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44章
    少年一双凤眸明亮温润,如一汪沐浴着秋光的清泉,波光微潋,明眸耀目
[黑子的篮球]爱哭鬼和扭蛋机

    霍姝在那一双凤眸凝视之下,觉得自己心律都有些不正常,终于厚着脸皮,将揣在袖子里的那罐糖渍青梅拿出来,拔开封着的软木塞,将被糖水渍得青翠欲滴的青梅倒在一个锡红色小盘上,用旁边红漆流银镶边的小盒子里整整齐齐摆着的长短一致的木签扎了一颗青梅递给他。

    聂屹非常坦然地接过,放进嘴里。

    霍姝看少年漂亮的嘴唇微启,红的唇,白的齿,青的梅,简单的颜色,却凝聚成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让她脸红心跳,赶紧移开目光。

    果然,她的猜测是对的,这少年对她很有好感呢。

    糖水渍过的青梅入口甜滋滋的,咬一口,脆爽的青梅肉沁出微酸的汁水,很快被糖水中和,口感非常清新,并不腻味。

    聂屹尝着这青梅,觉得它的味道和对面的少女格外地贴切。

    都是如此这般酸甜可口,教人欲罢不能。

    聂屹请她入座,亲手为她倒了一杯茶,茶香在空气中升腾,说道:“方才在窗口看到艾草姑娘进果脯店,看到将军府的马车后,知道你应该在,所以就冒味让元武请你过来此地一聚。临江仙的茶点在京城中颇有盛名,也顺便邀请姑娘过来尝尝新鲜。”

    听到他的解释,霍姝笑道:“谢谢,我还是第一次来临江仙呢,回京的这段日子,从姐妹们那儿听说过临江仙,却一直未得空过来,今日倒是托了聂公子的福。”

    聂屹微垂眸,唇角蕴着淡淡的笑容,使他看起来美好而润和。

    临江仙主要是以茶水出名,然后是佐茶的各色点心及小食。

    元武用一个黑漆托盘将盛放在甜白瓷的盘碟中的点心端进来,点心做得很精巧,份量同样不多,它品的不过是个味,并不重量,被巧妙地摆成各种精致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味口大开。

    恰巧就要到晚膳时间了,霍姝原就有些饿,当下不客气地执象牙筷尝了一些点心,脸上露出吃到美食的满足欢喜的神色。

    吃了一会儿,霍姝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发现回到京城后,两次见面,这位聂世子好像都专门让人给她准备了很多新鲜好吃的东西,难不得这就是他对自己的印象?

    一个好吃的姑娘?这是不是印象不太好?

    想到这里,霍姝觉得自己要矜持一些,将手中的象牙筷子放下,朝对面的少年笑道:“临江仙的茶点和小食确实不错,谢谢聂公子。”

    聂屹见她停筷,说道:“临江仙最出名的是由一百零八道点心组成的荟萃盘,每日只限量供应两桌,霍姑娘如有意尝尝,可以让元武继续上。”

    霍姝:“……”

    她当然愿意尝了,那么好吃的东西,每样就只有一小口,一百零八道压根儿就不是事!可姑娘家这么能吃,会不会太吓人?

    霍姝忍着依依不舍,矜持地道:“多谢聂公子,不用了,刚才吃了那些,已有几分饱了。”其实连垫肚子都不够!

    聂屹看她,倒也不勉强,随意地说道:“过几日,听说是贵府老夫人的寿辰。”

    “是啊,我这几日也在忙着给祖母准备寿礼呢
(家教)绝宴。”霍姝捧着茶盅说。

    聂屹执袖为她倒茶,和她聊了一些她回京后的事情,仿佛对待一个普通的朋友,带着淡淡关怀,守礼而真诚,实在教人讨厌不起来。

    霍姝觉得越和这少年接触,越能发现他身上的优点,仿佛这锦绣之城所有的灵性都涌到他身上,让他如此的优秀出众,让人实在无法拒绝的存。

    霍姝掐了掐手掌心,觉得自己果断地决定要朝他出手是正确的。

    直到元武敲门提示,聂屹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此时夕阳喧天,天色已经不早了,不好留她太久,起身道:“我让人送霍姑娘出去吧。”

    “不用了。”霍姝婉拒了,“马车就在下面,不必如此麻烦。”

    聂屹看着她,没有再坚持。

    与聂屹辞别后,霍姝带着丫鬟离开。

    登上马车时,就见临江仙的一名店小二捧着一套雕红漆凌霄花的各式精巧的匣子过来,里面装着的是临江仙的各式点心。

    霍姝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元武,明白这应该是聂屹吩咐为她准备的,顿时有点尴尬,怀疑聂屹是不是已经知道她比平常的姑娘很能吃的事情,所以临行走了,还让人给她准备一些打包带走。

    艾草伸手欲接过,那店小二忙道:“姑娘,这东西重,小心一些。”

    艾草有了心里准备,接过后,果然发现它非常沉,只得分几次搬上车,朝店小二客气地谢过,顺便给了打赏。

    店小二得了打赏,高兴地走了。

    接着,艾草吩咐车夫离开。

    送霍姝回靖安侯府的仍是今早去接霍姝的将军府的马车,车夫也是将军府的人,所以倒不用担心什么。艾草想着,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湘妃竹卷帘中恭敬地送他们离开的元武,在心里叹了口气。

    回京城这么久,艾草如何不知道这位卫国公世子在京城的地位及受欢迎程度,这京城中想要嫁他的世家贵女不知多少,她家小姐在那些宗室贵女及公侯府的姑娘中,算不得什么,没有优秀到能让懿宁长公主一眼及相中为媳的程度。

    艾草能感觉到卫国公世子对她家小姐是特别的,这缘于当初在云州城外的援手相助,看他的模样及气质,不像那等奸猾恶劣之徒,应该不至于为了欺骗个小姑娘做出这等把戏吧。

    所以,她实在不明白卫国公世子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此频频示好又为什么?她家小姐虽是个万事不愁的,可一个年轻的姑娘,被这样优秀又俊美的少年如此特殊对待,难保她不会暗生情愫。

    要是小姐生了情愫,这少年最后却不会娶她,那得多伤心?

    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接触,现在也不要这般对她特殊相待。

    霍姝盘腿坐在马车里铺着的猩猩红坐垫上,开心地将几个点心匣子一一打开,里面精致的点心整整齐齐的码放着,终于安慰了她先前没办法放开肚子开吃的遗憾。

    至那先前那点尴尬,反正现在已经看不到人了,他也看不到自己在做什么,就放开肚子来吃吧
(花样)成为病娇头儿的人生

    霍姝招呼心情复杂的丫鬟一起品尝,“这可是临江仙的点心,有钱都排不到号买,非常好吃,一起尝尝吧。”

    艾草:“……”

    点心确实很好吃,但艾草心里仍很不是滋味。

    ***

    聂屹站在二楼雅厢的窗口,目送将军府的马车离开,最后目光落到不远处的一条街上打马经过的人。

    那人骑马朝着临江仙赶来,与将军府的马车隔着一条街道交错而过,彼此没有遇到。

    马上的人跳下来,伸脑袋往临江仙里头张望。

    后头的一辆马车好不容易赶过来,一个小厮从马车里跳出来,凑到他身边,小声劝道:“少爷,您就别看了,临江仙的规矩素来严,您就算来了,也不能一间一间去找人,指不定此时那霍姑娘应该已经走了。”

    “胡说,才多久时间?不是说先前霍七姑娘的丫鬟还去买果脯么?”高崇皱紧眉头。

    他最近一直派人盯着靖安侯府,想要找机会去接触靖安侯府的姑娘,可侯府的姑娘哪是一个外男能随便接触的?守了好些天,一直没找着机会,让他越发地想念霍七那张娇容。

    直到今儿将军府派人接霍七去将军府,才让他等到了机会。

    只是好不容易机会来了,他却被外祖母召进宫,算着时间急急忙忙地出宫,哪知道还是没赶上。

    临江仙虽只是个茶楼,但能在京城开茶楼的,哪里能没点背景?特别是临江仙的规矩多如毛,却没人能让它破规矩,可见临江仙背后的人不好惹。高崇虽然生气,可也不能破坏临江仙的规矩,让小厮进去打探一番,仍是没能打探出靖安侯府的七姑娘来临江仙做什么,几时离开的。

    高崇生气之下,忙翻身上马,就要沿路去追,说不定人还没走远,能在路上追到呢?

    小厮在后头迈着两条腿追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有马车啊,赶紧跳上马车。他家少爷觉得马车慢,直接夺了人家的马,英勇无比地翻身上马追过去,只是骑马速度虽快,但在这大街上纵马,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小厮正想着,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高昂的马的嘶鸣之声,接着是一道喧哗声响起,心头咯噔了下,忙探头张望,当看清楚那边的情况时,小厮目龇俱裂。

    他家少爷连人带马一起翻到碧波湖了。

    还有,少爷不会泅水啊啊啊!!

    元武站在窗口,正巧看到碧波湖边,高崇骑着马摔进湖里的一幕,终于忍不住噗的一声喷笑出声。笑过后,他忙捂住嘴,偷偷看了一眼立在窗前的主子,见他面上的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不过高崇竟然蠢得能骑着马摔进湖里,可见平时有多疏于训练,宗室子弟虽已无□□时期的克俭勤学,可也不能连最基础的骑射都不通吧?

    高崇是京城有名的纨绔,看着就是个没怎么精通骑射功夫的,偏偏他又要逞能,这不直接骑着马摔进湖里了。

    ****

    霍姝回到靖安侯府后,将自己带回来的临江仙的点心都给各房都送了一些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霍妍收到叠翠院让人送来的点心,看到匣子上的凌霄花的标志,就知道这是临江仙的点心,惊讶又羡慕地道:“七姐姐今天竟然还去了临江仙。”

    临江仙的点心每天都是限量的,想买要排队很久,每次只能买几样带走,多的就没有了,除非在临江仙预定一桌荟萃盘,可每日只有两桌荟萃盘,据闻排号都排到明年了,哪里能奢侈地随便吃?

    这一匣子,虽然也不多,但听说霍姝竟然每房都有送后,可见她这次带回来的有多少。

    霍妙盯着那匣子点心,转头对母亲道:“娘,将军府难不成在临江仙定了荟萃盘招待七姐姐?”

    五夫人撇了下嘴,“谁知道。”

    就算定下荟萃盘,也不至于用来招待个外甥女吧?将军府没得这般奢侈。

    霍妙若有所思,猜测不到霍姝怎么能带回这么多临江仙的点心,还每房都送去一匣子。

    每房送了一匣子点心,还有给长辈的,最后只剩下两匣,霍姝心疼坏了,只是再心疼,也不能自己独吞,不过这东西过了明路,就不怕旁人拿这事情说话。

    心疼的霍七姑娘让艾草将这剩下的两匣子点心收起来,打算留着以后慢慢吃,就叫樱草传膳,“饿死了,我今晚要吃两碗饭!”

    樱草瞅了一眼邬嬷嬷。

    晚上不宜多食,可她家小姐的饭量一向大,晚上一般只给她吃一碗,佐些汤水,半饱就行了。可今天霍姝舍出了这么多点心,而且这些点心还是托了聂屹的福才得到的,心疼得厉害,只好化心疼为食欲了。

    邬嬷嬷狠狠心,只给她吃一碗半饭,佐上一些汤水,也就吃了个六分饱。

    吃了个六分饱的霍七姑娘不敢暴饮暴食,只好摸摸匣子上的凌霄花,忍痛让艾草将它锁到柜子里,眼不见为净。

    **

    翌日,霍姝去春晖堂给长辈请安时,不仅得到姐妹们的感谢,还听说了一个消息。

    泰宁长公主的长子高崇昨日骑马经过碧波湖,连人带马摔进湖里了。

    听说后来折腾一番,好不容易才将人捞上来,人捞上来时,都已经昏迷了,肚子鼓胀,显然是喝够了湖水。如今虽无性命之碍,可要休养段时日方行。

    这人可真够倒霉的。

    “不过半个月,就落湖两次,看来这高崇的运气不乍样啊。”霍妍幸灾乐祸地说。

    霍妙难得赞同她,细声细气地道:“听说高公子大街上纵马,实在太危险了。”

    霍婉、霍娟等人亦是赞同,对高崇落水一事,面上都没有同情。

    霍姝见状,明白这高崇在京城的姑娘们心中有多不受待见,不过他上次在懿宁长公主府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