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38章
    “霍姑娘。”

    枫树下的少年朝她唤道,清冷的神色多了一抹温和,不若先前在花厅里的淡然冷漠。

    霍姝回过神来,脸上多了些惊讶,许是没想到让那丫鬟带自己过来的人会是他。不过想到他的身份,倒对他能支使懿宁长公主身边丫鬟的事情不奇怪了。

    “聂世子,是你啊。”霍姝惊讶过后,朝他笑道,并不拘束。

    主要是已经见过几次面了,也算是经历过几件事情,每一次聂屹都对她表现出极大的善意。对于向自己释放善意的人,霍姝也会回以善意,久而久之,对这样的人十分自在。

    聂屹的目光落到她脸上,看明白她的意思,唇角微微翘了下,一抚袖子,作了一个请的动作,“霍姑娘,请坐。”

    霍姝这才看清楚,那枫树下设着石桌石凳,石桌上摆着几个装着各式点心、瓜果的黑漆红底洒金海棠花攒盒,旁边还有一壶花密、一壶酒酿,石凳上已经细心地铺上石青色宝相花纹的坐垫。

    霍姝犹豫了下,方才走过去,坐到他对面。

    虽然不知他为何让丫鬟将自己叫过来,但想到他的身份,霍姝倒不至于觉得他会害自己。就算被人发现他们孤男寡女在此相会,到时候吃亏的也是他——毕竟要真是让人发现,就由不得他不娶她了。

    想到这里,霍姝顿了下,心里头多了几分古怪,忍不住看向对面已经施施然地坐下的少年,他身后火红色的枫叶薰染了他如玉的面容,真是越看越好看。

    刚才在金菊园,她听了一耳朵那些贵女们私底下唠叨着怎么不见卫国公世子,甚至听说新阳郡主一直在找他,希望能和他来个巧遇什么的,哪知道这人躲在这里,还特地让人将自己叫过来了……

    待聂屹亲自给她倒了一杯金菊蜜水,霍姝低头看向白釉青瓷菊梅茶盏里的蜜水,清亮的淡澄色液体,散发着淡淡的甜香,看着就诱人。

    聂屹又作了个请的手势,姿态优雅,面容俊美。

    霍姝说了声谢谢,就端起蜜水一口气喝光。刚才走了这么久,恰好她也渴了,这人真是体贴呢。

    正想着,就见他一边给她续水,一边道:“刚才的事情,我看到了。”

    霍姝愣了下,尔后明白他说的是什么,顿时脸上有些红,尴尬地道:“你、你怎么看到的?”她回想金菊园的格局,仍是弄不清他先前在什么地方,能看到金菊园发生的事情。

    “金菊园里有一个阁楼,周围植满了香樟树,园里的人看不到那里,不过在阁楼上,可以看到园里的情况。”聂屹倒没瞒她。

    霍姝恍然,不知怎么地,有些不太自在,低头慢吞吞地喝水。

    聂屹盯着她的优美的侧颜,眸色微深,继续用不徐不疾的声音道:“我见你似乎有些麻烦,所以就让人将你叫过来。你若是不想回去,可以在这里待着罢,母亲和靖安侯夫人那边你不用担心。”

    霍姝松了口气,终于明白他为何叫自己过来,抬头朝他灿然一笑,说道:“谢谢你。”接着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高公子是有点……黏人,我不耐烦,又不好驱赶他,所以只好制造点意外让他落水了,哪想他那么快就回来
小尸妹也是妹。”

    说到这里,霍姝挺无奈的。

    她哪里没看出高崇的意图,这种事情在西北时她可经历不少,不过西北是虞家的地盘,有男人这般纠缠她,不用她出手,她一群表哥表弟们就一拥而上将那人揍成猪头了,她不高兴,也可以直接将人揍飞。

    但这里是京城,她虽然刚回京,却知道京城和西北不同的,由不得她像在西北那般放肆。高崇是泰宁长公主的儿子,就算不耐烦他,也不能明着甩他脸,只好制造点小意外让他滚蛋。

    聂屹附和道:“你做得对。”

    见他赞同自己,而且没有觉得她将高崇暗暗弄下湖的行为很坏,霍姝高兴了,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说道:“聂世子,你真好。”

    聂屹有些不自在地微侧首,将石桌上一个装着各式由鲜花做成的精巧点心的攒盒推过去给她,说道:“这是公主府里的江南厨子做的点心,甜软可口,你可以尝尝。”

    霍姝素爱美食,只要她觉得好吃的,来者不拒,不管是江南江北的,压根儿就没有特别的地域之分。见攒盒里的点心果然是各种花的形状,栩栩如生,每个就一小口,看着就教人喜欢。

    她捡了玫瑰花、樱花、金菊等形状的点心吃了,吃得眉开眼笑。

    聂屹又将另一个攒盒推过来,这攒盒里的是各种鲜炸的花瓣,同样每一份都是极少的份量,每一朵炸好的花还保持完整的形态,光是看就像艺术品,可见公主府的厨子的心思之灵巧。

    霍姝吃得心满意足,对他道:“你也吃。对了,你不出现没关系么?我听说今儿来的很多姑娘都想见见你呢。”

    小姑娘说这话时,漂亮的脸蛋上的神色满是欢快,仿佛就是单纯地好奇,没有任何意思。

    聂屹端起一盏菊花酿,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没兴趣。”

    “为什么?”

    聂屹又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霍姝不知怎么地,心中微跳,感觉那一眼颇有深意。

    她努力回想这半年来的情景,甚至荒谬地产生了一种非常自恋的想法。当然,这种自恋的想法很快就让她丢开,反而觉得这少年真是太体贴了。

    他分明是见自己不耐烦应付高崇,才会将她叫过来歇息,为了不冷落她,特地坐在这里陪她吃点心喝茶。

    家世好,长得好,体贴人,简直就是姑娘家梦想中的夫婿人选。要说她不心动,纯粹是骗人的,在外祖母的教育下,霍姝也知道女子嫁人的标准,年纪到了,她也要嫁人的,可不能像在家里那般自在。

    她没想过不嫁人来挑战世俗规矩,那要看嫁个什么样的人。

    嫁人的话,虞家的表哥表弟们是个好选择,可惜那都是兄弟,哪能对自己兄弟出手?平南城倒也有好些选择,可是那些选择和卫国公比,就被比到天边去了。

    霍姝咬着一朵鲜炸的菊花,时不时地瞅他一眼,难以下决心。

    最后还是聂屹道:“听说前阵子你大病一场,可是大好了?”

    霍姝惊讶地看他,“你怎么知道的?”

    元武专门盯着靖安侯府,打听到的
男神不好嫁

    “听旁人聊天时听了一耳朵。”聂屹淡淡地道。

    霍姝没有怀疑,笑道:“现在已经好了,多谢关心。”

    聂屹扫了一眼她的脸,发现她的下巴尖了不少,可见这次生病,还是受了罪,人都瘦了。

    两人聊了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了,聂屹不好留她太久,省得被人怀疑坏了她名声,便道:“高崇应该不在了,你回去罢,若是有什么事,可以寻个小丫鬟找倩容。倩容就是先前带你过来的丫鬟,可以放心寻她。”

    霍姝听罢,感激地道:“谢谢。”

    聂屹一路目送她出了院子,半晌才转身离开。

    ****

    霍姝回到金菊园时,发现凉亭那边的人已经不多了,大多都去游园赏菊去了,不过霍家的姑娘倒是还在。

    霍妍似乎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沉着脸,霍婉在安抚她,霍妙和霍娟和旁边一个姑娘说话。

    见到霍姝回来,霍妍的脸色方才好一些,问道:“你怎地去了那么久?”

    “有点事。”霍姝朝她笑了笑。

    霍妍也没问什么事情,毕竟是在别人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要问,也不在这里问。她挽着霍姝过来,给她介绍周围围着霍家姑娘坐的几户人家的姑娘,都是靖安侯府的姻亲,关系比较亲近。

    霍姝一一和她们见礼。

    这其中,就有一个模样可爱、打扮华贵的姑娘十分惹人注目,她趴着凉亭的栏杆,一副沐浴着秋风懒洋洋的样子,仿佛这世间没什么能让她提起精神来。

    在霍妍的介绍下,霍姝知道这位是荣亲王府的嫡女——安阳郡主。

    荣亲王是当今皇帝的兄弟,掌管宗人府,深得皇帝信任,在宗室中有极高的威望。

    作为荣亲王府唯一的嫡女,安阳郡主出生时就被封为郡主,金尊玉贵地长大,可惜她生性懒散,不爱掺与姑娘家的事情,每次出席这些宴会之类的,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爱来不来,显得极不合群。

    这次也不例外。

    今儿懿宁长公主举办的赏花宴,荣亲王府也收到帖子了,作为荣郡王府的嫡女,也在懿宁长公主择媳人选中。安阳郡主不耐烦和一群姑娘赏花最后被人赏,原是不想来的,不想被震怒的荣亲王妃给赶过来了,而且是最后才到的,到她来时,霍姝正好不在。

    安阳郡主见到霍姝,眼睛一亮,都精神了许多,“这是谁家的娇娇?”

    霍妙微笑着柔声道:“是我七姐姐,刚从西北回来。”

    霍妍横了她一眼,挽着霍姝对安阳郡主道:“我五叔家的姐姐,以前一直住在外祖家,最近才回来
重生乱世有空间。”顿了下,又对霍姝道:“七姐姐,这是荣亲王府的安阳郡主。”

    霍姝朝安阳郡主行礼。

    安阳郡主将她打量一番,突然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

    在场的姑娘们都惊呆了,安阳郡主这模样,好像个调戏良家女子的纨绔子弟。

    霍姝却没在意,也伸手在安阳郡主的脸上摸了下,笑道:“挺滑的。”

    安阳郡主脸红了下,很快又懒洋洋地趴回原位。

    一番厮见后,霍姝见霍妍仍蹙着眉,问道:“你怎么了?”

    霍妍不高兴地说:“没事。”

    霍姝看向霍婉,霍婉委婉地提了几句,霍姝便明白了。

    原来是先前懿宁长公主在花厅里特地夸赞霍妍的事情传开后,今儿奔着卫国公世子夫人位置来的姑娘都将她当成劲敌来看了,刚才她不在,霍妍还被新阳郡主好一阵奚落,后来还是永郡王府的姑娘帮忙打圆场。

    霍妍是个急脾气的姑娘,被人这般奚落,却因为对方是郡主,不能太过份,心里那口气根本没办法咽下。

    “算了,我才不和她计较。”霍妍嘟嚷道,附在霍姝耳边小声说:“谁不知道新阳郡主一直痴恋卫国公世子,可惜卫国公世子对她从来不假辞色,新阳郡主甚至频频进宫想要制造偶遇,哪想卫国公世子深居简出,一次都没让她遇着……”

    当下霍妍用嘲笑的口吻说了很多新阳郡主倒追卫国公世子的二三事,都是新阳郡主一头热,并为此闹了不少的笑话,连累公主府的名声。当然,公主府的名声还有一半是高崇作出来的,这对龙凤胎兄妹,在京都可是声名大作。

    霍姝听着,眼里有几分异色。

    看来,那泰宁长公主似乎并不甘被懿宁长公主压着,想要将公主府再进一步啊……

    正说着,就见游园的姑娘回来了。

    丹阳郡主和新阳郡主也在,她们并行一起说话,新阳郡主的神色有些焦急,可能语气有些冲,接着丹阳郡主生气了,直接甩开新阳郡主的手,转身就走。

    在场的姑娘们面面相觑,没人敢上去劝架。

    新阳郡主好像也挺气的,但还是追过去,表姐妹两个很快消失在菊花架后头。

    “哎,她们怎么吵起来了?”荣亲王府的安阳郡主终于地提起了一些好奇心地问。

    户部尚书家的姑娘掩嘴笑道:“刚才听了几句,似乎是为卫国公世子之事。”

    卫国公世子向来深居简出,想要遇到他可不容易,丹阳郡主是聂屹的嫡亲妹妹,自然比其他人更多地和这位兄长接触,也不怪新阳郡主特地从她这儿下手。

    “聂世谨?”安阳郡主了然,捂嘴笑起来,“可真有趣,卫国公世子如今还未出现,看来他对今日的赏花宴没兴趣。”

    在场的姑娘听到这话,有些面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