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36章
    乾清宫里,庆丰帝放下狼豪笔,看向像个侍卫一样身姿挺拔地站在御案前的少年,忍不住失笑。

    “听说今日懿宁在府里举办赏花宴,你现在怎地还不过去?”庆丰帝面带笑容,语带调侃,这轻松的模样,也唯有在卫国公世子聂屹面前才会有。

    总管连青亲自给两位奉上茶,目光往御案前的少年看一眼,又睃了一眼御案上的帝王,两人不愧是甥舅,卫国公世子那长相,和皇帝起码有五分相似,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其实是父子。

    外甥肖舅,在卫国公世子和皇帝之间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庆丰帝格外疼爱这外甥的原因。

    聂屹淡淡地道:“今日是中秋节。”

    庆丰帝抬手端起花鸟红釉茶蛊的手顿了下,一双威严的眼睛落满了笑意,当下便道:“行,那就陪朕去御花园走走罢。”

    聂屹应了一声。

    连青总管面上也是笑盈盈地吩咐准备帝王的仪仗,心里明白现下皇帝的心情是非常愉快的,也唯有卫国公世子有这能奈让皇帝保持愉快的心情。

    作为乾清宫的总管,多少也知道今日懿宁长公主在公主府举办赏花宴的目的,卫国公世子是今日的主角,懿宁长公主甚至为此特地进宫,对皇帝千叮万嘱,让他今日莫要将卫国公世子招进宫伴驾。

    只是他也没想到,皇帝是没有招卫国公世子进宫伴驾了,但是卫国公世子却选择在这种时候进宫来了,那不疾不徐的模样,仿佛并不将公主府里的赏花宴放在心上。

    但是,这无疑是将皇帝放在心上的,皇帝的心情自然愉快。

    这就像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最敬重的还是自己这舅舅一样。

    甥舅俩往御花园而去。

    因是中秋,御花园里也早早摆上了各类品种菊花,搭成很多别致的景致,整个御花园以金菊为主,满园煌煌金色,绚丽灿烂。

    后宫的妃嫔们听说皇帝带着卫国公世子去御花园赏花,顿时心思涌动,纷纷打扮得美丽动人,急忙往御花园赶去,想和皇帝来一个美妙的御花园邂逅。

    只是往这儿赶的妃嫔太多了,那不叫美妙的邂逅,而是故意使心计了。

    这种心计光明正大,是后宫中常用的后段,无伤大雅之下,太后和皇后都是不管的。

    聂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一张好看的俊容紧绷,显示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好。

    庆丰帝欣赏了会儿外甥难看的神色后,终于大发慈悲地道:“时间差不多了,世谨快去公主府罢,省得懿宁知道朕留了你这般久,要怨上朕了
异世杂货店。”说到这里,他拉过外甥,故意压低声音说:“听说懿宁将这京城里适龄的贵女和官眷都请去公主府了,你好好看,看中了哪个姑娘,就过来和朕说,朕给你们赐婚。”

    少年俊美的面容上浮现了几缕红晕,然后将脸板得更紧绷了。

    庆丰帝哈哈大笑,在他肩头拍了拍,方才让他离开。

    直到离开了皇宫,聂屹的神色终于恢复正常。

    他坐在马车里,漫不经心地听着元武的禀报,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一对玲珑玉佩。

    这对玲珑玉佩小巧、精致,玉质并不算顶好,看起来更像是给小姑娘家佩戴的东西,不过从外观来看,玉身润泽光滑,显然是被人把玩了许久了,已经沾上那人的气息。此时那对玲珑玉在修长如玉的手中翻转,因那手太过好看,反而衬得这玉添了几分瑕质,越发的不出众。

    元武瞥了一眼,他跟在主子身边的时间有近十年了,很早以前就发现主子随身携带着一对不起眼的玲珑玉佩,在无外人的时候,时不时地拿出来把玩一番,已然形成一种习惯。这种习惯非常地奇怪,但主子从来不说原因,他也不好胡乱揣测。

    总之,只要主子有闲瑕心把玩它们时,不是他正无聊的时候,就是他在思索事情的时候。

    元武非常尽职地将今日来公主府参加赏菊宴的名单说了一遍,说到靖安侯府时,还重点说了靖安侯府来了几个姑娘。

    说完后,他睃了一眼主子,发现他的神色仍是未变,一时间拿不准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

    公主府前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好些公侯府第的马车。

    懿宁长公主是当今皇帝一母同胞的妹妹,身份尊贵,连太后所出的泰宁长公主还要退一射之地。

    是以今日的赏菊院,但凡收到请帖的人都很给面子地携带家中的儿女一起过来。

    靖安侯府的车马抵达公主府时,公主府门前的巷子里已经挤满了今日与宴的各府的马车,整整等侯了两刻钟的时间,马车才进门,然后在二门前停下,女眷们坐上公主府的小轿,男人们则被引去男宾专门歇息的地方。

    下了轿后,靖安侯夫人带着几个夫人以及一串姑娘,在公主府的嬷嬷的引领下,去了花厅给懿宁长公主请安,也顺便让懿宁长公主见见府里的姑娘。

    花厅里,已经坐了很多妇人。

    懿宁长公主坐在上首位,她的下首位置是泰宁长公主,身边还围了几个宗妇的王妃和郡王妃,皆是身份尊贵。还有一些文雅闲静的姑娘,特地陪伴坐在长辈身边的,听大人们说话。

    懿宁长公主容貌艳丽,是个不可多得的美貌女子,因公主之尊,身份尊贵,身上又多了一种雍容华贵的皇室气度,恰好压过过于艳丽的容貌,反而使她尊贵端仪,妩媚天成,一双凤眸含笑时,桃花潋滟,敛容时,不怒自威。

    此时懿宁长公主面上带着笑,看着亲切自然,也教一些过来给她请安的小姑娘们轻松不少。

    懿宁长公主正和泰宁长公主说话,听说靖安侯夫人过来了,转头朝旁边的永郡王妃笑道:“嫂子,你家阿婷是个有福气的,听说前儿又诊出喜信了,靖安侯夫人教导得好
[综]挡我者,死。”

    永郡王妃含笑道:“当不得公主如此称赞,不过靖安侯夫人却实是个不可多得的贤良人。”

    周围的人听到她们的话,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泰宁长公主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下,不由得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泰宁长公主育有一儿两女,长女和长子是龙凤胎,素来深得她宠爱。因长女新阳郡主痴恋卫国公世子,她也有觉得卫国公世子是个不错的,意成全女儿,所以她今日带着三个儿女早早地过来,目的是想让三个儿女与懿宁长公主这姨母亲香。

    她一直以为懿宁长公主这姐姐是明白她的意思的,哪知现下听她的语气,好似更满意靖安侯夫人所教养出来的姑娘。

    想到这里,泰宁长公主忍不住狠狠地剜了一眼永郡王妃。

    永郡王妃正和懿宁长公主说话,没有看到,不过在场其他人倒是看到了,然后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就算对卫国公世子夫人这位置有想法,也不愿意在泰宁长公主面前显露分毫,省得要教她记恨。

    说话间,靖安侯府的女眷已经进来了。

    花厅里的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靖安府夫人后头的几个姑娘身上,目光凝了下,方才若无其事的调开。

    只是虽然调开了,依然忍不住拿眼角去觑着,心里有几分触动。

    懿宁长公主惊讶地指着像万叶丛中一点红的霍姝道:“这孩子生得好生俊俏,怎地没见过?”

    靖安侯夫人不意外懿宁长公主会特地问,实在是霍姝这张脸往人群中一戳,没有人能忽略得了,周围的姑娘长得再鲜嫩,也要被她比下去。

    当下微笑道:“是我们府里的七姑娘,先前一直住在外祖家,上个月方才回京。”

    懿宁长公主是个喜爱漂亮小姑娘的,当下招手道:“难得见到个新面孔,快快过来给本宫瞧瞧。”

    霍姝看向靖安侯夫人,得了她颔首后,落落大方地上前。

    花厅里留在长辈身边的姑娘们看得眼睛都要红了,还有霍家的几个姑娘,到底年纪还小,面上多少露出了些许异样,霍妍、霍婉纯粹是惊讶,霍妙和霍娟抿着嘴,心头万分不是滋味。

    懿宁长公主拉着霍姝的手好生打量一番,叹笑道:“本宫一直以为自己活到这把年纪了,应该看惯了这世间美色,哪知这世间还有如此俊丽的小姑娘,倒是让本宫惊艳万分。”

    说着,懿宁长公主拉着霍姝问了几句话,问的都是一些平常的,霍姝一一答了。

    懿宁长公主放开她后,又将霍妍叫到面前,拉着她问话。

    在场的人见状,明白懿宁长公主虽然惊艳于霍姝的容貌,不过是一种天然对漂亮小姑娘的喜爱之心,但她心里最满意的还是靖安侯府长房的姑娘,特别是靖安侯夫人所出的姑娘,只因嫁入永郡王府的长房姑娘霍婷素有贤名,让霍妍这当妹妹的,也受益几分。

    只是先前她特地将霍姝叫过去的行为,依然显得非常特殊,今儿来到公主府的姑娘,能得她这般特地点名询问的,根本没有多少,有的都是身份尊贵或者在外有贤名的
[射雕]郭靖,骑上来

    是以,霍姝回到靖安侯夫人身边时,众人的目光依然若有似无地落在她身上。

    这时,懿宁长公主身边伺候的一个丫鬟过来,在懿宁长公主身边低语几句。

    懿宁长公主面上露惊讶之神,然后就是纯粹的喜悦之情。

    正当众人好奇那丫鬟说了什么时,懿宁长公主眉眼带笑,开口道:“我那不孝子来了,快去将他叫过来给长辈们请个安。”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的人都精神一振,双目灼灼地望向花厅门口处。

    过了一会儿,就见一个穿着宝蓝色暗紫纹云纹团花锦衣、腰间缠着青金双环四合腰带,左边挂着靓蓝色金丝纹荷包,右边挂着羊脂玉佩的少年缓步走进来,修眉凤目,面如冠玉,身姿修长挺拔,气质皎皎如月,带着些许清冷之泽,更添了几分特殊的□□。

    只一眼,便教人移不开目光。

    如果说先前霍姝进来时,如那初升的朝阳,明亮灿烂,夺人心魄;那么这少年就如那夜空中皎洁的朗月,清华矜贵,一样地吸引人。

    懿宁长公主看到儿子,眼里不禁带上笑意,再看周围的那些人的神色,心里更是骄傲。

    今日的客人都来了一大半,懿宁长公主原本有些担心这儿子不会来了,以往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干过,以事忙推了。哪知他今天竟然真的来了,让她心里非常高兴。

    聂屹走到懿宁长公主面前,给母亲行礼请安。

    霍妍还在旁边站着,离卫国公世子非常近,近到她能清楚地看到他一举一动有多迷人,整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面带薄晕,有些晕晕乎乎的。

    周围的那些姑娘看到卫国公世子的真容时,也脸红了,终于相信传说中关于卫国公世子貌比藩安、宋玉之类的传言。不过等看到霍妍还在那里杵着,原本对霍姝生起的嫉妒,悉数传移到她身上,恨不得将她踢开,换自己上。

    “你怎地现在才来?”懿宁长公主嗔怪道。

    “先前在宫里陪舅舅。”

    泰宁长公主忙道:“原来是这样,世谨来了就好,先前本宫就听到丹阳和你表妹新阳提起你,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聂屹听到这话,淡淡地看了一眼泰宁长公主,没说话。

    泰宁长公主面上微僵,周围的那些妇人低下头,掩饰眼里的笑意。

    泰宁长公主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表现得这般明显,谁不知道她打的主意?可偏偏聂世谨不接话,也没想过和那位新阳郡主妹妹亲近,泰宁长公主纵使深得太后宠爱,行事霸道,也拿这外甥没辙。

    聂屹露脸后,给足母亲面子,很快就告退了。

    他转身离开时,目光淡淡地往人群中扫了一眼,抬步离开。

    在场那些被他扫一眼的妇人和姑娘们,忍不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