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32章
    叠翠院今天来了几个客人。

    其中就有霍家未出阁的几个姑娘,从五姑娘霍婉到十姑娘霍妤,一起结伴前来叠翠院探病。

    虽然大病一场,不过霍姝的身体一向健康,休养了段日子,差不多好了。

    只是霍五老爷不放心,让她在叠翠院里多休养些日子,霍姝自然没意见。

    霍家五房,所出的姑娘就有十二个,其中前头四个已经出阁了,五姑娘霍婉是三房的嫡女,今年春天及笄后,与太常寺卿李大人的嫡次子李敏贤定亲,婚事定在明年秋。六姑娘十月份及笄,还未说亲,而十一姑娘、十二姑娘年纪还小,没有过来。

    霍姝客气地接待这群姐妹。

    霍家长房、五房是嫡出,二房、三房、四房则是庶出,不过庶出中,就数三房最有出息,霍三老爷官至四品,使得三房的几个姑娘的身份也水涨船高,在亲事上挑选的余地不错。

    只是今日,五姑娘霍婉面带愁绪,虽然也在笑,可笑得非常勉强。

    霍姝看在眼里,倒也没冒然询问,她坐在铺着湖蓝色祥云坐褥的罗汉床上,还有些苍白的面容笑眯眯的,身后的窗格外阳光正好,金菊绽放,那耀目的金色为她镀上一层灿烂的光泽,出尘脱俗,教人难以移目。

    长房的八姑娘霍妍看了一眼,心中暗叹,这位七姐姐果然是他们霍家容貌最出色的女儿,听母亲说,当年的虞氏容貌亦是不俗,求娶者众多,最后却被才华洋溢的五叔给捷足先登,娶回家了。

    她意味不明地看了眼五房的九姑娘霍妙,朝霍姝笑道:“八妹妹这叠翠院布局甚雅,听说这名字还是五叔取的,五叔的才华,在这京中世家子中是难得一见的。”

    霍姝微挑眉,“是么?”

    “这是当然了,八妹妹不在京城,自然不知道……”霍妍当下极为热情地为霍姝详说了下霍五老爷在京城.的名气及年轻时的风雅事迹。

    霍妙端坐在一旁,细细地品着茶,尝出这茶是父亲收藏的御赐贡茶,父亲平时都舍不得喝,没想到会让人送过来。这让她感觉到父亲想要补尝这姐姐的心情比自己想像的要深,想到母亲平时的作派,不由得有些发愁。

    这段日子,她也看出父亲对这姐姐有多好,好到让她心里开始不舒服起来,终于发现这姐姐的归来意味着什么。好在,祖母似乎并不喜欢她,直到现在,仍没有让她去春晖院请安,只让她在叠翠院里好好养病。

    一个风寒需要养多久?虽然看着是体谅晚辈,实则是一种不喜的态度。

    “九妹妹,你说是不是?”霍妍突然转过头来,笑盈盈地看着她。

    霍妙愣了下,抬头看过去,就见霍妍不知何时已经坐到霍姝身边,两人看起来就像好姐妹一般,一个姝丽一个娇俏,如两朵姐妹花,在阳光下肆意地绽放。

    霍妙很快收起心中的异样,笑得有些腼腆道:“八姐姐刚才说什么了?我没听清楚。”

    霍妍撇了下嘴,重复了一遍,“我刚才和七姐姐说,很快就是中秋了,听说中秋节那日,懿宁长公主要在金菊园办赏菊宴,给好些勋贵府第和朝中官员的闺秀发邀请帖,咱们家应该也能收到请帖,到时候姐妹们可以去那儿赏菊
贱到份了。金菊园的菊花素来有名,年年都会推出新品种,今年应该也不虚此行,是不是?”

    霍妙点头,赞叹道:“我前年去过一次,金菊园的菊花确实品种繁多,不虚此行。”

    霍妍眼睛转了转,突然有些神秘地道,“其实,我还听说了一个消息,听说懿宁长公主这次办赏菊宴,目的其实是要为卫国公世子择选一位淑女为妻。”

    在场的姑娘听到这话,脸上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真、真的?”六姑娘霍娟讷讷地问。

    六姑娘霍娟是霍家二房的嫡女,二房在霍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因霍二老爷无心仕途,一心打理靖安侯府的庶务,比起毫无建树的四房的姑娘来说,霍娟在霍家还是比较受重视的。

    “这是当然,我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霍妍一脸骄傲地说。

    霍妍是长房嫡女,消息向来比其他人灵通,听罢,众人没再怀疑她,而是开始浮想联翩。

    但凡了解京中勋贵府第的人,都知道卫国公世子代表的是什么,嫁给他又意味着什么,纵使知道自己没希望,可姑娘家少年时期,哪个没抱着点梦想?京城中梦想嫁给卫国公世子的勋贵姑娘海去了,甚至听说有些姑娘到了说亲的年纪,却为了卫国公世子,迟迟不肯说亲,只为了那么点微乎其微的希望。

    霍姝眨了下眼睛,将众姐妹的神色尽收眼底,当下明白那位有过几面之缘的聂世子的受欢迎程度,心下忍不住有些感叹。

    看来识货的人不少啊。

    老实说,她也挺喜欢聂屹的,毕竟长得那般俊美的男子,生平罕见,要是没有点想法,还真是自欺欺人。只是虽有想法,却因为见面不多,感触不深,只停留在一个朦胧美好的印象中,霍姝还没有生起什么特别的男女之情,纯粹是抱着一种欣赏态度。

    美人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是让人欣赏的,不管那美人是男是女。

    因为这个消息,在场的姑娘都有些心不在蔫起来,唯有五姑娘霍婉眼眶一热,差点落下泪来。

    她的异样很快就被旁边的六姑娘霍娟发现了,小声道:“五姐姐怎么了?”

    五姑娘眼眶红红的,发现在场的姐妹们都看过来了,终于忍不住,勉强道:“我身体有些不适,先走了,七妹妹好好休息,改天再过来看你。”

    说着,不待霍姝回答,她就起身离开了。

    其他的姑娘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纷纷跟着告辞离开。

    霍妍和霍妙是最后离开的。

    霍妍似乎对霍姝一见如故,霍姝在养病期间,她来了几次,每次都会给霍姝带一些小巧的物件或吃食过来,表现得善意十足。霍姝投桃报李,对她也甚是亲切。

    霍妍这番表现,让霍妙心情复杂。

    按理说,她和霍姝才是嫡亲的姐妹,可霍妍的表现,好像霍妍才是五房的姑娘一样,让她心情非常郁闷
穿越你大爷的!。更郁闷的是,她没办法和霍姝像她们两人那般自在相处,总觉得隔了点什么,姐妹之间只有一种非常客套的面子情。

    霍妙见霍妍赖在那里不走,眼神有些幽怨,瞥了她们一眼,失落地离开了。

    霍妍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每次看到霍妙那幽怨的小眼神,她都有些不适应,不过就数这次心情最爽。

    她起身,对霍姝道:“你好好休息,尽量在中秋前养好身体,到时候我们就能去金菊园赏花了。”

    霍姝朝她笑着点头。

    霍妍离开后,叠翠院很快就安静下来。

    邬嬷嬷端来一盅冰糖梨子酿过来。

    这冰糖梨子酿是将梨子的果核挖掉,塞上冰糖,置于干净的盅中放到火上蒸到梨子酥烂成浆,口感清甜爽口,霍姝自小到大最喜欢这道秋日的甜食,现下还在养病中,能吃的东西不多,每天最盼在就是这冰糖梨子酿了。

    邬嬷嬷见她吃得幸福,心里也开心。

    如今小姐归家,虽然在这府里的待遇比不得在虞家方便自在,幸好当家的靖安侯夫人并不是个苛刻人,想要什么也方便,厨房那边不敢待慢。

    “对了,嬷嬷,刚才五姐姐看着很不对劲,发生什么事了?”霍姝边吃边问。

    邬嬷嬷摇头,转头看向艾草她们。

    艾草也摇头,无奈地道:“还不曾听说什么消息。”

    他们刚回霍家,就算身边有什么擅长打探消息的人,现阶段也没办法打探出来。

    不过很快的,霍姝就知道五姑娘霍婉为何如此了。

    李家来退亲了,退亲的说法是男女双方八字不合。

    “鬼才相信八字不合,要是八字真不合,先前干什么去了?定亲的时候,怎么不说八字不合?”霍妍嗤之以鼻,恨恨地道:“明明是李家背信弃义,那李敏贤与一个女子不清不楚地在净山寺私会,被女方的家长捉到逼婚,李家为了遮掩这丑事,被逼无奈之下,没办法拒绝,方才说八字不合。”

    霍姝和霍妙都惊呆了。

    霍妍依然是愤愤的,“而且更过份的是,那李家原是不想放弃和五姐姐的亲事,还想将这事瞒着,等五姐姐嫁过去,再让那女子抬成妾,可惜那女子的家人是个不饶人的,哪里肯吃这个亏,如果李家不退婚娶他们姑娘,就要将这事闹大,方才让李家松口。”

    听到这里,霍妙目瞪口呆。

    霍姝想了下,说道:“这亲事不结也罢!”

    霍妍大为赞同,“李家欺人太甚,不结也罢。”

    霍妙却犹豫道:“这样好么?五姐姐要是被退亲了,以后说亲可就难了。”在她心里,他们侯府的姑娘金尊玉贵,纵使是个庶出的,也十分拿得出手的,只要靖安侯府不松口,那李家也不敢背信弃义。

    “那种明知道自己有婚约还去招惹其他姑娘的男人要他作甚?这种人品有瑕之人,以后定然不堪大用,不退婚留着膈应自己么?”霍妍厉声道,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霍妙
[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

    霍妙被她看得眼眶微红,“八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担心五姐姐……”

    霍妍哼了一声,余怒未消,讽刺道:“难道就只有你担心,我们不担心不成?”

    霍妙眼睛迅速地凝聚起水雾,然后掩着脸起身跑出去。

    霍姝:“……”

    霍妍抹了一把脸,冷笑道:“我知道,她又去找祖母告状了。”然后转头看向霍姝,声音冷冷的,“八妹妹自来就得祖母宠爱,你看着吧,很快祖母就会为她作主,倒是要连累你了。”

    霍姝哦了一声,眉头未挑一下。

    果然,临近申时,霍姝睡了个午觉起来,就听说老夫人派她的贴身丫鬟青绫过来叫她去春晖院,同去的还有霍妍。

    樱草伺候她穿衣,嘴皮子利索地道:“未到申时就来人了,不过邬嬷嬷说小姐病体未愈,还在歇息,不敢来打扰您,所以让那位青绫姐姐离开了。”

    霍姝打了个哈欠,脸蛋红扑扑的,睡眼朦胧,哪有丁点的病态?

    她瞄了一眼梳妆台上的铜镜里的人,对丫鬟嬷嬷们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的认识又深了一层,唇边绽放出欢快的笑意。

    “是呢,我现在身体还没好,还要仔细养养的。”

    邬嬷嬷绞了干净的帕子过来给她净脸,听罢笑道:“小姐好生养病,待身体好了,再去给老夫人请安。”

    霍姝笑盈盈地应了一声。

    ***

    春晖堂里,霍妙眼睛红肿地挨在霍老夫人身边,五夫人戚氏坐在下首,时不时地拿帕子抹眼泪。

    靖安侯夫人带着女儿坐在旁边,霍妍的脸耷拉着,闷不吭声地坐在那儿。

    穿着豆绿色比甲的丫鬟青绫走进来,朝老夫人请安后,如实在禀报叠翠院那边的意思:“奴婢过去的时候,七小姐还在歇息,听说病体未愈,怕过来将病气传给老夫人,就不过来了,待她身体恢复健康时,再过来给老夫人请安。”

    霍老夫人耷拉着脸,一下一下地拍抚着孙女的背,并不说话。

    靖安侯夫人笑道:“娘,姝姐儿那孩子是个有心的,她这次大病一场,看着怪可怜的,我去看她几次,常说等病好了,就过来给您请安。”

    霍老夫人掀眼皮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没再捉着这话不放,有些不满地道:“妍姐儿,你这当姐姐的,怎地说话如此重?”

    霍妍听得不平衡,“祖母,我哪有……”话还没说完,就被母亲严厉地瞪了一眼,只好委屈地道:“祖母,我以后会注意的。”

    霍老夫人脸色微缓,语重心长地道:“你们都是霍家的姑娘,应该彼此守望相助方是。”然后又拍拍眼睛红肿的霍妙,柔声道:“妙儿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