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28章
    霍老夫人居住在春晖堂。

    靖安侯到春晖堂时,就见母亲正和大姐霍茹在说话。

    霍茹是老靖安侯的嫡长女,娇养长大,及笄后,就嫁给昌平大长公主的嫡长子尹智,膝下育有二儿一女
娇模成妻。昌平大长公主是个宽厚人,霍茹嫁入公主府后,婆婆慈善,丈夫体贴,日子过得十分如意,时常能回娘家探望老母亲。

    这会儿,霍茹和母亲正说起在云州城的妹妹霍萍。

    霍茹道:“听妹妹的意思,她会在中秋之前带三个孩子回京给母亲拜寿。”

    霍老夫人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高兴地道:“几个孩子中,我最担心的就是萍娘,也不知道她在那边如何了,一走就是几年,人不在跟前,实在放不下心。”说罢,忍不住叹了口气。

    霍茹安慰道:“娘,妹夫是个有本事的,况且还有葛尚书在,妹夫迟早会回京的,您就放心吧。”

    说着,见兄长靖安侯进来,霍茹忙起身,笑道:“大哥回来啦。”

    靖安侯给母亲请安后,笑着和大姐寒暄几句,询问几个外甥。

    “庆哥儿还好,如今有他媳妇拘着,人也稳重许多。就是庄哥儿贪玩了一些,前儿还打碎了他祖母房里的佛手,被他爹罚跪祠堂却依然不改。”说到顽劣的小儿子,霍茹就有些头疼。

    “男孩子嘛,自然是淘气一些,好好管教便是。”靖安侯说道。

    霍老夫人忙忙附和道:“本就是这样,庄哥儿年纪还小,可不能太拘着他。”到底心疼外孙。

    霍茹知道老人家疼孩子,没将母亲的话放在心上,都已经十五岁了,哪里还是小孩子?

    说了会儿话,霍茹见兄长显然有话要和母亲说,便笑着起身,说道:“我想起还有事要和承珏他娘说,我先去寻她了。”

    到底是已经出嫁的女儿,不宜插手娘家之事太多,这道理霍茹还是懂的。

    待霍茹离开后,霍老夫人询问长子:“可是有什么事?”

    靖安侯便将刚才得到的消息和母亲说了。

    霍老夫人听完后,脸色便沉了,半晌方淡淡地说道:“果然是个没福气的!只可惜了那陆家人。”然后又叹了口气,“可怜齐国公府的老夫人,都这把年纪了,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要怎么伤心呢。”

    靖安侯自然听得出母亲嘴里“没福气的”人指的是谁,没有接这话,只道:“姝姐儿的运气不错,幸好她的车队迟一步才过去,不然就是她出事了。”

    霍老夫人沉着脸不说话。

    靖安侯见状,也不再说什么。

    果然,不过一日时间,齐国公府的老夫人娘家侄子、侄孙在进京路上葬身崩塌的山道中的消息传进京城,齐国公府的老夫人承受不住这噩耗,当场昏厥过去。

    除此之外,据说当时还有靖安侯府进京的七小姐、卫国公世子在场,不过他们幸运地躲过一劫,现下已经一起同行回京。

    霍老夫人和齐国公老夫人年轻时是手帕交,两家的交情不错,听闻这消息后,忙忙打发人带了些药材去齐国公府探望。

    霍五爷下衙回家,去了靖安侯府的书房,直接问道:“大哥,姝姐儿没事吧?”

    “她没事
师妹太妖娆。”靖安侯说道,“虞家的车队距离崩塌的山道有几百丈距离,没有被波及,你放心吧。”

    霍五爷终于松了口气。

    靖安侯看他一眼,继续道:“不过听说姝姐儿后来是和卫国公世子一起回京的。”

    “既然在那儿遇上了,又是同路,一起进京没什么。”霍五爷不在意地说。

    靖安侯听罢,忍不住笑了下,这倒是霍五爷会有的想法,不过其他人就不同了,想得深一些的,还以为他们霍家这是要攀上卫国公府。特别是卫国公世子去年束发后,至今仍未说亲,这京城中明里暗里盯着卫国公世子夫人的位置的人可不少。

    靖安侯也是这般想的,当时遇到那种情况,需要拐道而行,卫国公世子和霍姝都要回京,走同一条路,那就是同行了。

    但架不住世上有心人胡乱猜测。

    过了几天,靖安侯府接到霍姝将要抵达京城的消息。

    一大早,靖安侯夫人就叫了今日休沐的长子和闲赋在家的次子一起去城外十里亭将多年不见的堂妹接进京来。

    霍五爷去春晖堂给母亲请安时,听了靖安侯夫人的安排,特地对靖安侯夫人致谢,“多谢大嫂。”

    靖安侯夫人看了一眼不远处五夫人有些僵硬的脸,面上笑道:“她是咱们霍家的姑娘,难得回家,自该如此。”

    霍五爷虽然有点想见见十几年未见的嫡女,可因今日还有事情要出门,只好叮嘱五夫人一声。

    五夫人戚氏将丈夫送出门后,抿了抿嘴,回到房里后,便气闷地坐在罗汉床上。

    “娘,怎么了?”霍妙进来就见母亲的神色不好,柔柔地问道。

    五夫人见到容貌妍丽、娇憨可爱的女儿,神色略好一些,将她叫到身边,抚了抚她的脸,说道:“你七姐姐今日抵达京城,先前你大伯母叫了珏哥儿、瑞哥儿去城外接她。”

    霍妙听了,惊讶地道:“这么快?”

    五夫人嗯了一声。

    霍妙见母亲神色有些郁郁的,不知她为何如此,忍不住道:“娘,七姐姐回来不好么?”

    对于这个素未谋的同父异母的姐姐,霍妙知道的不多,只知她自幼在外祖家虞家长大,祖母似乎并不喜欢提她,只有父亲偶尔会叨念上几句外,家里便无人提她了。

    长久以来,她已经习惯了自己是五房唯一的姑娘,所以对那从未见过面的姐姐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不快了,你爹一直盼着她回来,要不是老夫人……”五夫人忙忙闭了嘴,转而道,“你没看到,人还没回来呢,你爹就一天三回地问一次不说,还特特让我将叠翠院收拾出来,里头添的器具都是从他的私库里取的,可真够疼她的。”

    说到这里,五夫人不免有些讽刺。

    要真是这么疼,也不会因为老夫人发话,就十几年来不闻不问了。

    可想到叠翠院里摆的那些器具,心里就有些不高兴,觉得丈夫太过偏心
[陆小凤+武林]花兄你好,花兄再见

    霍妙听了,也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以前霍姝不在时,还没有想那么多,这会儿她回来了……

    ****

    霍承珏和霍承瑞兄弟俩于巳时便到了城外的十里亭处,等了约莫一个时辰,才看到卫国公府和虞家的车队过来。

    卫国公府的车队走在前面,让人想忽略也忽略不了,就和传闻中的那般。

    霍承珏转头看了一眼卫国公府派来迎接卫国公世子的管事,敏锐地发现还有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男人,是宫里的内侍,不用说也知道,这内侍是谁派来的,不由得心中一叹。

    这位堂妹第一次回京,哪想又是遇到山道崩塌,又是和卫国公府世子一起同行,光是这两样,就惹人注目了。

    霍承珏兄弟朝卫国公世子的车驾拱了拱手,便朝着虞家那边的车队而去。

    兄弟俩来到车前,霍承珏问道:“是七妹妹么?”

    这时,马车车帘掀开,露出一张明丽张扬的脸蛋。十四岁的姑娘眉宇间虽略有些青涩,却已经展现少女的绝世风姿,微笑时恍似那初升的朝阳,生气勃勃,充满了朝气。

    只是,当她掩唇咳嗽时,霍承珏兄弟二人才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宇间多了几分病容。虽是如此,却未折损她的容颜,那份苍白反而为她添了几分弱不胜衣的姿态,教人难以忽略她的美。

    这是……五房的妹妹?

    霍承珏兄弟都忍不住有些惊讶。

    “是大哥和四哥么?”霍姝一边咳嗽一边问道,暗暗打量这两位堂兄弟。

    霍家的人都有一副好样貌,霍承珏、霍承瑞兄弟五官有几分相似,皆是器宇轩昂,仪表堂堂,尽显公侯府世家公子的风姿气度,教人一眼便心生好感。

    “七妹妹生病了?”霍承珏关心地问。

    这时,霍姝又咳嗽起来。

    樱草忙为她拍背,艾草回答道:“回两位少爷,小姐心里挂念着老太爷,所以急着赶路回京,路上没有歇息好,所以才……”

    霍承珏兄弟两个见她咳得像快要断气一样,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心情都有些触动。

    等霍姝好不容易咳嗽完,开始询问祖父霍老太爷的身体,表现出一副十足的孝心。

    “妹妹不必担心,祖父的身体前些日子终于好转一些,现下虽然还未能下床,不过已经能吃得下东西了。”霍承珏安抚道。

    霍姝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长房的两个兄弟见这堂妹一副欣喜的模样,也忍不住跟着笑了笑。

    第一次见面的堂兄妹三个客气地互相寒暄几句后,霍承珏见前面卫国公世子的车驾已经离开了,便翻身上马,一起回京
混个王妃倾天下

    随侍在卫国公世子马车旁的元武往后头看一眼,见到霍家兄弟随行在马前旁边,不由想起车里的那位霍七姑娘还在生病,也不知道现下如何了。

    昨天世子知道她生病时,询问了几句,还让他暗中去寻个医术信得过的大夫,可见对她是十分关心的,明里暗里地看着,急她所急。

    不过想到这位霍七姑娘今年才十四岁,距离及笄还有一年时间,就想叹气。

    世子难得这般挂心一个女子,他也心疼世子这些年的遭遇,自然希望他能心想事成,快活一些。

    **

    马车里头时不时地响起咳嗽的声音,外头的霍承珏兄弟俩都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皱眉。

    他们可没听说这位堂妹身体不好啊,怎么这次病得这么重?听那咳嗽声,好像心肺都要咳出来一样。

    想到这里,霍承珏将黄管事叫过来询问。

    黄管事有心给霍姝卖个好,自然是挑好话来说,“七小姐这是累出病的,听闻老太爷生病后,她就急着赶回来了,一直未曾休息好。前几日山道崩塌时,小姐当时也在场,那崩塌的山道就在面前,小姐被吓着了,当晚精神就有些不太好……”

    听了黄管事的话,霍承珏心里对这堂妹多了几分怜惜。

    霍承瑞也有些怜惜她,他虽然不是以貌取人之辈,但这妹妹的容貌却是家里最漂亮的,看着就舒服,无形中就多了几分好感。

    马车里,霍姝咳得脸都憋红了,看得两个丫鬟不已心疼。

    好不容易终于缓过来后,艾草忙端了杯温水过来给她润润喉咙。

    霍姝神色恹恹地靠着一个大迎枕,对两个忧心的丫鬟道:“我没事,你们放心吧。”

    哪里没事?先前她们也以为她没事,所以听到她打喷嚏时,只是以为感染个小风寒,喝点药就好,哪知道这风寒越来越重,现下还在吃着药,又在路上,没办法好好歇息养病,以至于现在病得越来越严重。

    霍姝也没想到起初不过是打个喷嚏罢了,结果竟然演变成这样。她自幼身体就健康,一年到头都没生过一次病,难得生次病,哪知会病得这么严重。

    感觉头有些晕,霍姝摸摸额头,摸到一手冷汗,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咳嗽憋出来的,还是真的冒冷汗了。

    她安静地闭着眼睛一会儿,才睁开眼,慢吞吞地对两个丫鬟说:“哎,我觉得……我好像要发烧了。”

    两个丫鬟:“……”

    艾草反应过来,忙探手过去在她额头摸了摸,发现确实有些烫。

    樱草急得不行,就要去找人时,被艾草制止了,艾草说道:“稍会就要进城,回府后小姐就可以好好歇息,再下说了也没用。”

    霍姝见两个丫鬟焦急,她还有心情笑着安慰她们,“艾草说得对,不用折腾了,回到府里再说。”

    艾草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