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11章
    霍姝听到他的话,漂亮的脸蛋皱了起来,有些苦恼的样子。

    她烦恼时,就喜欢啃零食,白晳漂亮的手指捏着色泽玫丽的玫瑰糕,衬得那手指尖儿削葱似的莹白漂亮,宛若艺术品一般,教人赏心悦目。

    聂屹的目光不经意地往那纤纤手指移到她脸上,目光落到那一张一合的红唇上,眸色不禁深沉了几分。他的神色清冷,仿佛只是在仔仔细细地打量她一眼,被那样一双凤目认真盯着,让人忍不住瑟缩了下。

    这少年身上的气势太足,存在感太强烈,纵使不说话,也让人不敢忽略他的存在。

    半晌,霍姝开口道:“聂公子,来云州城的路上,我也算是帮了你们,你就行行好,当那时候没见过我吧。”

    霍姝打算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管如何,总不能让他将当时的事情透露出去。

    “为何?”聂屹问。

    “要是让家中长辈知道我女扮男装,还拎着鞭子去抽人,会对我很失望的。我答应家中的长辈,要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姑娘,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咳,总之,我不能让她失望。”霍姝老实地说道。

    这理由实在是……让人想笑,可看她认真的模样,又觉得实在不过,不忍拂了她的意思。

    聂屹微微笑了下,说道:“好吧,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姑娘,不知姑娘芳名。”

    “我姓霍,家中排行七,名字不能说,请聂公子见谅。”她终于露齿而笑,笑得分外明丽可爱。

    姑娘家的闺名除了亲人外,不能轻易对外男道来。

    “霍七姑娘。”

    聂屹从容叫了一声,模样颇为体谅的样子,这让霍姝瞬间对他好感激增,觉得这位聂公子不仅长得好、家势好、脾气好,简直就是闺中女子梦想中的良人,如果他能像虞家的爷们一样,不纳妾没有通房,那更好了
无限之血统

    霍姝心里想着,对人表示好感的表现,就是给他递了一块云片糕,自己也咬了一口,然后不知道怎么地,就说到了吃的上来了,“我记得云州城里有一家点心铺子里的糕点非常好吃,比这些放了一天的好吃多了,点心铺旁还有一家卖馄饨的,汤头特别地道,馄饨馅大皮薄,各种馅都有,也很好吃,附近还有一家卖早点的,那儿的油条非常棒……”

    因今天要宴客,所以府里的点心都是前一天采购好的,因天气也不热,放上几天也不会坏,可到底不如新做出来的好吃。

    霍七姑娘嗜好美食,好不好吃,她都吃得出来。

    小姑娘的声音清脆悦耳,像风铃一般,纵使喋喋不休,依然好听极了。

    聂屹捏着一块云片糕,他的口味极挑,并不喜欢吃这些放久了的糕点,可在小姑娘递过来时,就忍不住慢慢地吃下,光是听她说话,就能让他有一个好心情。

    霍姝,素素……

    心里默念着这个久远的记忆中浮现的名字,他的眸色渐渐地变得黯沉。

    艾草端着沏好的果茶过来,当看到假山亭子里不仅有她家小姐,还多了个男人时,差点吓得手中的茶壶都掉了,等看清楚了在坐的少年是谁时,艾草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自然不担心自家小姐吃亏的,毕竟以她的武力,可不是一般的闺阁姑娘,能让她吃亏的人极少。她比较担心的是,自家小姐万一又被美色所惑,做出不好的事情来,那就不好了。

    谁让这位聂公子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很容易让人冲动地犯罪的那种。

    而且,这位聂公子在这里,那小姐女扮男装顶替十三少爷身份的事情岂不是暴露了?艾草有点担心起来,要是老夫人知道,小姐又要被罚了。

    “艾草,过来给聂公子倒茶。”霍姝见丫鬟过来,忙说道。

    艾草应了一声,低眉顺目地过来给两位倒茶,然后就听着她家姑娘素手捧着粉瓷茶盏,声音清脆地继续说着吃的东西,顿时无言以对。

    对着这么一个俊美如画的公子,小姐和他聊的竟然不是琴棋书画这些雅物,而是食物,难道聂公子长得让她很有食欲?

    艾草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太懂自家小姐的思考方式。

    等霍姝将她对云州城所知的美食都说了一遍后,就听到对面的美公子道:“霍姑娘这次在云州待多久?”

    “待姑母生辰过了,过个几日就回虞州城了。”然后很自然地回问了一句,“聂公子呢?”

    聂屹垂眸道:“还有些私事,会在云州城多盘桓些时日,不过在下对霍姑娘先前说的美食颇为喜欢,会去尝一尝。”

    霍姝一听,如同找到了知音,击掌笑道:“那聂公子可要仔细尝尝,若是你发现还有什么好吃的,也可以告诉我一声……哎呀,还是算了。”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和外男交往过密,霍姝闭上嘴,当自己没说。

    聂屹微微一笑,“霍姑娘放心,如果发现好吃的,自然会推荐给霍姑娘的
网游之武侠派。”

    霍姝笑了笑,并未将这话放在心上。

    聂屹坐了会儿,很快就告辞离开了。

    虽然云州城民风开放,可该守的礼还是要守的,若是被人看到,虽也不会说什么,但若是有心人拿来说事,倒也不好。

    直到他离开,艾草悬着的心终于落回肚子里,转头看她家小姐笑眯眯的样子,一副吃到了什么美食的小模样,忍不住道:“小姐,您以后莫要再做那种事情了,您瞧,这次就漏馅了吧,刚才那位聂公子怎么说?”

    霍姝喜滋滋地道:“他说就当这次是第一次见我,真是个好人。”

    艾草没她乐观,虽不啻于将全天下的人都想得太坏,可也没随便将一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当成好人,就算那人长得像个谪仙也一样,应该抱有谨慎的心态。

    当下她说道:“如此甚好,只希望小姐您记住这次教训,聂公子是个一诺千金的君子。”

    “他长得这般好看,虽然气势强了一些,却是个心肠好的,你莫乱操心。”霍姝说。

    艾草差点想以下犯上瞪她一眼,她这般操心是为谁啊?

    “对了,那位聂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小姐知道了么?”艾草想起就问。

    “不知道呢。”

    艾草简直不可思议,“刚才你们聊了那么久,没互道家门?”看她一脸无辜地摇头,一副“这很重要吗?”的表情,艾草忍不住扶额,难不成刚才他俩都聊吃的去了,实在让她想捂脸。

    等霍姝吃完了攒盒里的点心时,就见葛琦垂头丧气地过来了,对霍姝道:“刚才我过去时,那位京城来的聂公子已经不在了,听那些人在那里吟诗作词的,好生没趣。”

    所以还不如过来找霍姝一起玩呢。

    霍姝听到这话,略有些心虚,心虚中又有几分开心,觉得自己明明要避过来的,却在这里遇到那位聂公子,实在是幸运。

    她果然像外祖母说的那样,是个有福运之人。

    ***

    另一边,聂屹离开假山的亭子不久,就见赵云卿寻过来了。

    “世谨,你方才去哪里了?”赵元卿好奇地问。

    世谨是聂屹的字,据闻是当今皇帝亲自所取,意义不凡。

    聂屹缓步前行,并未搭理他。

    赵元卿暗暗摸摸鼻子,虽然心里好奇得要命,但不敢探究,省得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

    这位主秘密来到云州城时,他原是不知道的,哪里想到他突然让人给自己递信息,让他帮忙弄张知府夫人寿宴的请函,今儿还一副贵公子模样过来,简直是来抢他风头的。

    他一出现,所有姑娘的目光就会落到他身上,反而将他这个貌比宋玉的美男子给无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