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9章
    今儿是云州知府夫人霍氏的寿辰,虽然葛季宏并不欲大办,可架不住下面的人欲在上峰面前表现,是以在这一日,云州城有头有脸的人家都携着家中女眷过来给知府夫人贺寿。

    一大早,知府后宅就热闹起来。

    霍姝被艾草特地打扮一番,发上插着鎏银镶珍珠的珠花,穿上粉色冰梅暗纹的湖绸褙子、底下系着石榴红绫裙,腰间挂着雪缎荷包,脚上是一双大红底绣鹅黄色云玟的绣鞋,鞋尖尖处缀着一颗硕大的南珠,走动时露出鞋尖一点的南珠,珠身圆润,光华微闪,明珠生晕。

    艾草喜欢将她家小姐打扮得美美的,特别是在这种日子里,站出去绝对要炫花一群人的眼睛。

    当葛琦过来找她时,觉得眼睛快要看不过来,特别是看到虞家竟然用南珠来点缀鞋面,可将她羡慕坏了。

    这位在虞家长大的表姐可真有钱。

    葛琦虽然也是在锦绣堆中长大的,可葛家诗礼传家,在士林中颇有清名,自是比不上勋贵侯府的富贵豪奢,且家风以清正为主,葛家姑娘们也不慕奢华打扮,葛玲便是如此,素来打扮清雅低调,极符书香世家姑娘的打扮。

    葛琦自幼得父母宠爱,性子较为骄娇,喜爱漂亮衣裳和珠宝首饰,因她年纪还小,打扮得珠光宝气也不过份,反而添了几分可爱,可细看时,身上的派头却是比不上霍姝身上的富贵
修神外传

    霍萍当年嫁入葛家时,虽有十里红妆,可葛家并未分家,葛季宏这些年在外做官,虽有下面的孝敬,可需要打点的也多,并不能供得起妻女如虞家对外孙女这般挥霍。

    虞家镇守西北,守着一条贯通西北与东南的商路,来钱快,自然能养得起这般富贵的姑娘。

    霍姝见她盯着自己绣鞋上的南珠,笑道:“表妹喜欢南珠?我记得我那里还有两颗,是外祖母给我顽的,若是表妹喜欢,待会儿让人送去给表妹顽儿。”

    葛琦有些脸红,忙道:“不用不用,我只是看看。”葛家的家教在那里,到底不好意思随便要人的东西,她虽然骄娇,可也明道理的。

    霍姝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转身便吩咐艾草将那两颗南珠单独放着,等离开时,再送给葛琦作留念。

    她素来大方,并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难得遇到一个性情相投的表妹,送礼也爽快。

    葛琦是过来找霍姝一起去给霍萍祝寿的,现在有了和她性情相投的表姐,她完全就不想理仙子般没人气的姐姐了——她姐姐也不喜欢她这不通文墨的蠢物去打扰,她才不想理会讨厌的姐姐呢。

    葛琦拉着霍姝就往今儿接待女客的花厅而去。

    到了花厅,就见花厅里已经坐了很多今儿过来与宴的夫人,霍萍坐在中间的主位,正笑盈盈地与旁边坐着的两位夫人说话。

    两个姑娘进来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场的女眷都是来过葛知府家的,也见过葛知府的两个千金,这会儿看到一个生面孔,而且还是如此貌美富贵的姑娘,自然都暗暗打量,猜测这位是哪家的姑娘。

    “哎哟,这个姑娘好生标致,教人一看就欢喜,是哪家的娇娇?”一位穿着香色地百蝶花卉纹妆花缎褙子的夫人看着霍姝笑着问道,暗暗地打量一番,忍不住在心里抽口气,只觉得这进来的姑娘模样气度都是一等一的好,身上的派头更是极奢华尊贵,可见来历不凡。

    这云州城里显赫的人家不少,可也不像这姑娘般富贵,一些家中有适龄儿子的夫人都忍不住细看起来。

    霍姝落落大方地站在那儿,笑盈盈地和葛琦一起上前给霍萍祝寿。

    “是我娘家的侄女,特地大老远过来给我贺寿的。”霍萍回答道,然后慈爱地对两个姑娘说道:“玲姐儿在荷花池那边招待朋友,你们也一起去玩罢。”

    霍姝和葛琦都是贪玩的,自然不喜欢待在这里听这些妇人聊天,齐齐应了一声是,又手拉着手一起走了,分外亲热,看得那些夫人们纷纷说笑表姐妹俩好得跟一个人似的,霍萍心里却听得有些无奈。

    到底仍是介意母亲所说的霍姝的命格,担心她命太硬,会累及丈夫和孩子,若不是五哥亲自求了她,她也不会将这侄女叫过来。

    在场的这些夫人知道霍姝是京城靖安侯府的姑娘后,多少打消了先前的念头,暂时按捺下来,继续和身边的夫人们聊天说儿女经。

    **

    两人进了垂花门,远远地便听到一阵娇声笑语传来
寂灭万乘

    正是阳春三月,春花烂漫,葛玲带着几个交好的官家千金在花园中的一处临水的亭子里吟诗作画,周围还有一些并不好此道的姑娘在喝茶聊天。

    亭前摆了一张长案,案上备了笔墨纸砚等物,若是谁得了一首诗,或画了一副画,便供一群志趣相投的姑娘们赏悦。

    葛家是书香门第,葛玲家学渊源,素来喜爱诗书,颇有才气,交好的也是一些知书达礼、胸有文墨的姑娘,只要对方的才气能入她的眼,纵是身份低一些,她也能给个眼神,像妹妹葛琦这种贪玩不爱读书的蠢物,压根儿就不会多给个眼神,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也一样。

    葛琦一看到这边的情况,就忍不住翻白眼,扭头想走,被眼尖的一个少女叫住了。

    “琦妹妹来了,过来一起喝杯茶。”

    在场的姑娘常来葛家,都是认得葛琦的,见她到来,纷纷笑着招呼。

    葛琦听到这话,只得拉着霍姝过来,在她耳边小声道:“若是她们叫你去吟诗作画,你不必理会,咱们等会儿去捞鱼划船。”

    霍姝笑嘻嘻地应了一声,作诗她确实不会,就不去附这份风雅了,徒惹人笑话。

    待两人过来,亭子里的那几个姑娘的目光忍不住落到霍姝身上。

    “玲姐姐,这个妹妹好生标致,是哪家的?”一个相貌颇不俗的姑娘惊讶地问道。

    看着那排排站一起的两个少女,其中那打扮富贵的姑娘如同一朵盛放在阳光下的牡丹,明丽灿烂,在阳光下绽放属于她的耀眼光华,瞬间就将身边的葛琦衬得像绿叶一般。

    葛玲漫不经心地抬眼看过来,说道:“是外祖家的表妹姝姐儿。”

    “哎呀,那岂不是靖安侯府的……”那少女轻掩着唇,看向霍姝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同了。

    于是很快地,便有同样不喜欢吟诗作画的姑娘过来拉霍姝和葛琦去玩,隐隐透着一种巴结讨好的姿态。在座的姑娘们都知道云州知府夫人出身侯门,娘家侄女自然也是侯门千金,自然愿意交好。

    当然,也有一些自诩才情,不愿意同流合污的,冷眼看着。

    葛玲作好一首诗,抬眸看过来,见妹妹和表妹在几个姑娘的簇拥下跑去池边捞鱼,似是自言自语地念了一声:“都是些不通文墨的蠢物罢。”

    已然将妹妹和这位表妹归为同类人了。

    霍姝和葛琦在荷花池边用小网兜捞鱼玩儿,葛玲和一群姐妹们隔着花丛吟诗作画,彼此互不相干,一时间处得挺和谐的。

    这时,荷花池的对岸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声。

    众女抬头望去,就见池的对岸来了几个华服公子,其中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一个穿着紫红色梅兰竹暗纹锦袍,腰间系着真紫色绦带的少年最为出众。

    清风绿柳,惠风和畅,那俊美的少年站在春日煦煦的阳光下,身姿如松,丰神俊秀,一双上挑的凤目淡淡地看过来,虽未有多余的神色,却如那谪仙一般,教人恍惚之间,魂牵梦萦,无法移开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