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4章
    霍姝也觉得这少年好看极了。

    先前在马车里,因为光线暧昧,看得不甚清楚,只是惊鸿一瞥,已是惊艳万分。现下近距离再看,才知道这少年容貌之俊丽,少有人能及得上,一身矜贵清雅的气质,缓步而来,如朗月入怀,渊亭岳峙,湛湛君子,皎皎洁之,如厮至此。

    霍姝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热,少女心终于苏醒,差点忘记自己此时是男装打扮,下意识地就要将教养嬷嬷教的那套女子的美姿仪展现出来,给对方一个好印象。

    幸好,她及时克制了,表现得很爷们,没有丢虞家儿郎的脸。

    她现在可是顶了表弟虞从烈的身份,是虞家的十三郎,不是霍家七姑娘。

    “今天真是多谢虞公子相助,若无虞公子相助,恐怕这次的损失不少。”谭老板一脸感激地说,将带来的礼物奉上。

    虞家在西北一带声威赫赫,曾随太.祖打下大夏江山,自大夏立国以来,忠心耿耿,为大夏镇守西北,不教那狄蛮子轻易南下犯边,是连皇帝都放心信任的忠烈之家。

    这次得了虞家军相助,谭老板为人圆融通透,加之主子发话,自然要拿出些诚意来。是以在客栈里简单地梳洗后,便带了礼物过来致谢,至于随他一起来的主子,心中虽不解,却也不敢过问,尽好自己的本份。

    谭老板感激不尽,霍姝客气地应了两声,这种事情时常发生,虞家施恩的人不少,自不在意。她一边应付着谭老板,一边暗暗地睃了一眼那随同谭老板一同而来的少年,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那少年不急不徐地站在那儿倾听,身姿如松,秀颀如竹,从容淡定,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有些人,天生便是人群中的焦点,如天上的日阳,难以忽略。

    谭老板诚心诚意地说了好些感激的话后,才给他们介绍这少年,说是一起结伴去云州的友人之子,幽州人氏,姓聂,名屹。

    谭老板是商人,身上有商人的特征,可这少年通身的气质却极不简单,俨然不是商户人家能培养出来的人物
梦鹊仙。霍姝和卢侍卫对谭老板口中的友人之子有些怀疑,不过只是萍水相逢,自也不好深究这些。

    名叫聂屹的少年朝霍姝拱手感谢,清冽的声音道:“听闻威远将军府的虞家儿郎个个豪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多亏了虞公子出手,在下感激不尽。”

    霍姝爽朗地道:“聂公子客气了,烈年纪尚小,与诸位兄长相比,烈还差得远。”

    丝毫不亏心地将表弟虞从烈的身份拿来用了。

    聂屹看她半晌,突尔微微一笑,那双清冷的凤目仿佛碎落了漫天的星光,又似冰雪消融,皑皑暖风徐来,衬得那眉目如裁,色如春山,无一不好。

    晓是卢侍卫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见状都要惊叹几分,更不用说霍姝和艾草了。

    直到谭老板和聂屹告辞离开,霍姝仍是有些晕晕乎乎的。

    倒是艾草很快就清醒过来了,作为一个尽职的丫鬟,虽也受惑于皮相之美,可这些比不上她家姑娘重要。看了一眼仍晕晕乎乎的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姑娘终于有了迟来的少女心。

    算了,去准备水给姑娘沐浴要紧。

    **

    聂屹和谭老板出了厢房,谭老板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年,只见他神色清冷淡然,哪有先前在屋子里的那般色若春山的笑颜,整个人如那冰雪之上的青松,傲然而冷冽。

    难得见到这位主子的一笑,真是奇了。

    谭老板知道这位主子素来行事有度,往往教人猜不透他的用意,虽不明白他先前为何要跟着去给虞家送礼,想来自有自己的用意。

    随着主子回了他们下榻的厢房,就听到主子开口道:“你去查查虞家的十三少虞从烈。”然后又见他顿了下,继续道:“还有虞家的一位表小姐,年纪和虞从烈相仿。”

    “表小姐?”谭老板有些懵。

    这时,就见主子看了一眼过来,那双凤目清清冷冷的,并不见波动,却让他心下微悸,不敢再多言。

    等主子进了厢房歇息,谭老板的目光忍不住转向守在门口的侍卫扈兴。

    这位是主子的贴身侍卫,多少知道点什么吧?

    “扈侍卫,公子是何意?”谭老板低声问道。

    若是要查虞从烈,倒也没什么,毕竟主子这次来西北,本就是有任务在身。可去查虞家的一位表小姐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那表小姐牵扯到什么事情中去了?

    “不知道。”扈兴非常干脆地说,“公子让你查你就查,不用多问。”

    谭老板想想也是,便抛开疑问,赶紧下去安排了。

    **

    霍姝趴在松香木的浴桶里,由丫鬟给她搓背,一边掬着水一边说:“艾草,刚才那位聂公子长得真好看,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呢。”

    艾草手上不停,嘴里道:“是挺好看的
因缘断仙。”

    “幽州的人都是这么好看么?哪天我也要去幽州,去看看那边的美人。”心里已经在畅想着幽州府的大街上都是美男子美姑娘的情形了。

    艾草翻了个白眼,“姑娘,咱们府里的郭大厨就是幽州人氏。”

    霍姝顿了下,神色有些纠结,无法将郭大厨那胖得像一坨发酵过度的白面包子的大叔模样代入刚才的美少年,瞬间幻灭。

    毫不留情地打击了自家小姐的丫鬟利索地帮她擦完背,便捧了柔软的棉布过来给她擦身,然后将她推到榻上,在她身上盖着一件狐皮毯子,拿出一瓶散发着清雅花香的雪肤霜,挑了一点雪白的膏状物在手上,均匀地匀开,然后涂抹到她身上,为她保养一身肌肤。

    被狐皮毯子盖着的女体纤细匀称,胸前已经发育,两只小兔子形状优美可爱,腰细腿长屁股翘,肌肤白腻细嫩,无一不好,唯有后背左肩胛骨处有一道蝴蝶状的疤痕,这是她小时候被狼咬的伤,当时伤得太重,事后虽用了好药,但仍是留下了这道疤。

    艾草摸摸那道去不掉的疤,忍不住心疼地问道:“小姐,当时遇到狼群时,你害怕么?”

    “唔……忘记了。”

    “怎么会忘记了呢?”

    “不好的事情,我一向不记在心上的。”霍姝理直气壮地说,说完后,想到什么,又道:“哦,对了,当时我好像还遇到狼窝里的一头奇怪的小狼崽呢。”

    “小狼崽?”

    “是啊,小狼崽挺凶的,还挠了我一爪子。”

    主仆俩一问一答,最后话题已经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将雪肤霜涂抹得差不多了,艾草看着自家小姐那一身晶莹粉嫩的肌肤,心里有些自豪,不枉她日日为小姐仔细做保养,将自家小姐养得美美的,作为贴身伺候的丫鬟,日日看着也舒心不是。

    所以,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都是一样好这等美色。

    “好了么?”霍姝趴得有些不耐烦了。

    她不喜欢每天花那么多时间来保养,觉得非常浪费时间。作为一个从小在糙汉子堆中混大的假小子,生命力顽强,只要给点阳光就能茁壮成长,偶尔思想上也有些跳脱,喜好自然和寻常的闺阁女子不同。

    但架不过外祖母发话,还有尽职的丫鬟每日一脸严肃地捧着一堆东西等着她临幸,只好就范了。

    终于保养完后,霍姝拥被而起,打了个哈欠,换上月白色绣竹纹的寝衣,揉揉眼睛就上床歇息。

    香草轻手轻脚地收拾好东西,抱了床被子到外间的榻上,吹了蜡烛,便也跟着上榻睡觉。

    半夜,月入乌云,天地间一片黑暗。

    床上熟睡的人突然睁开眼睛,黑暗中,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熠熠发亮,无半点睡意。

    霍姝拥着被子坐起身,伸手掀开帐幔,探头往外瞧了瞧,然后望向黑暗中的承尘,倾听屋顶上的动静,辩认来者的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