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恐怖 > 重生之绝命毒医> 074 像是十六岁吗
    这是和多少人有关系啊。宫传璟捂住自己的脸有些不忍直视。

    带好帽子,拉上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拿出手机来低头玩,跟在了两人身后。

    两人进了名为未满的酒吧
重生之超级测谎师

    宫传璟被拦在了门外。

    “为什么?”她皱眉。

    “请出示身份证。”侍者完美微笑说道。

    “你瞧着我这样,像是十六岁吗?”宫传璟昂首,一副十分*的模样。

    “不像。”侍者仍旧笑的完美,下一句话让宫传璟黑了脸,“像十二岁。”

    “我,和刚才那位是……”宫传璟思考了半天,才憋出这句话来,“我是他嫂子。”

    侍者很想继续维持自己的完美微笑,可惜失败了。

    “小朋友,请你离开。”侍者尽量不让自己去叫保安,毕竟客人在门外。

    无奈。宫传璟去商场买了一把折叠小板凳,展开摆放在侍者面前。买了一包瓜子,撕开。坐在小板凳上面磕起了瓜子儿。

    铺了一层卫生纸,磕出的瓜子壳就放在侍者脚前,慢慢堆起了一座小山。

    纵使宫传璟眼神再好,在五光十色的酒吧里面紧紧睁着那么一个目标还是让她有些受不了。

    万一近视了怎么办?她还要留着自己的天眼呢。

    刚闭上眼睛,她就觉得自己腾空了起来,下一刻,飞了出去,屁股痛。

    睁开眼睛寻找罪魁祸首,好吧,是酒吧的保安。侍者小哥哥受不了她了。

    这个世界啊,等她拿到分红了,换成小钢镚,一个一个她要将他们砸出满头包来。

    裹紧羽绒服,蹲在路边都快要睡着了。

    迷糊中,又是一脚,她侧倒在了路边上。真的要怒了。

    “小嫂子,还真是你啊。”耳朵里面灌进了谢佼惊喜的声音,宫传璟听到更加想要去死一死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宫传璟咬牙切齿,感觉就躺着好了,这么堕落一想,她也没翻身,就侧躺了起来。

    谢佼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连忙将她给扶了起来。他开始以为是自己眼神出问题了才伸出脚来踢她的,万一是个要钱的,到时候喊她嫂嫂就尴尬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啊?”身旁的女伴自顾自的玩起了手机。

    “你大哥把我赶下车了。”宫传璟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尿急。”她的笑容突然凝固,直勾勾的看着谢佼。

    “怎么办?”没想到宫传璟会说出这话来,谢佼瞬间就有些慌乱了。

    宫传璟二话不说就往酒吧里面冲,被侍者成功的给怼出来了。

    “你干什么呢?”谢佼一看就怒了。一个箭步上去扶住了宫传璟。

    “不好意思,未成年不得入内。”侍者脸上完美的微笑已经变成了完美的冰冷
综穿之古剑系统你伤不起

    “把你们经理叫出来。”谢佼那颐指气使的模样看的宫传璟想哭,她是尿急,等你们理论完了她下半身可能就已经被打湿了。

    “小哥哥,其实我是想要提醒你,金爵酒店四零三房间,你的帝都美术学院女朋友正在和别人嘿咻。”宫传璟无奈使用了杀手锏。

    一听这话,那侍者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也没质问宫传璟什么,直接穿着制服就跑了。

    谢佼一脸疑惑看着宫传璟。

    “我瞎说的。”充满丢下这四个字,宫传璟就跑进去,没给谢佼反应的时间。

    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了,况且,她的尿意是真的来了。

    进了洗手间释放,想到谢佼的死相,她有些心软了,要不然还是尽量让他死的好看一点吧。

    发愣呢,就看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

    主角之一是她那个钱大伯母的女儿。她脑袋痛,眼睛辣,关键是男猪脚又换人了。

    她心好累啊。

    “别心急嘛。”宫倩颖低声,红唇在男人耳边喃语,“在这里多没情趣啊。”

    “难不成你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高贵的玩意儿吗?”那男人丝毫没给她面子,将她压在了洗手台上。

    宫传璟要疯了。如果直接推门出去,估计……没什么好估计的,那画面美不美她不知道,反正肯定是无法想象的。

    于是清了清嗓子,给谢佼打了个电话。

    “你在哪里啊?”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洗手间里面响起,那两人的动作随着这么一声的响起而止住了。

    “好,我立马出来找你。”宫传璟故意压低了声音,正常声音的话说不定宫倩颖能听得出来。

    然而,宫传璟高估了那个人廉耻心。

    动作就停了那么一下,就又继续了。宫倩颖怕,但是已经睁不开男人的桎梏了。

    看来自己这一身是不能要了。

    捂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眼睛来,宫传璟出了隔间,看到眼前那一幕活色,她眼睛看向了脚底。

    “好小啊。”无意间小声嘀咕,却让宫倩颖和那男人都听清楚了这三个字。

    一时间,两人都被冻住了。

    罗蔺低头看了看自己‘凶器’,又看了看宫传璟。

    宫传璟不以为意撇了撇嘴,可惜的是罗蔺看不到。

    慢条斯理洗了手之后,在罗蔺整装追上来之前,她已经一路小碎步跑掉了。

    是个男人都吞不下这口恶气。

    留下头发凌乱,一脸茫然的宫倩颖撑着洗手台,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