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都市 > 红楼第一狗仔.> 62|48.第一狗仔
    “公主既已经驱走闲杂人等,避嫌了,何不出来说话”贾赦提议道。

    三公主轻笑一声,随即便有嬷嬷将房门打开。

    在两名面色异常肃穆的嬷嬷开路之下,三公主才拖着长裙,优雅地走出来。

    贾赦瞧她这身正式的打扮,应该是寻了什么正经名头,来此处劳师动众地上香
炼神

    三公主移步院中的凉亭,当即便有婆子把软缎铺好,搀扶她们公主坐定。

    贾赦只带着鬼三和另一名密卫过来,这会儿三人便都面朝三公主,行了礼。

    “贾大人就不必客套了,面上敬着本宫的人太多了,你便不必拘泥于此。”

    这话乍听起来真大气,实则是在讽刺贾赦只是面上敬她,心里不敬。

    三公主高傲地扫一眼贾赦,方气度雍容的开口,给贾赦赐坐。

    嬷嬷便从屋子里搬出一把椅子,放在贾赦的身后。

    贾赦谢过,坐了下来。他坐在凉亭外的院子中,距离三公主有一段距离。此刻阳光正好照在他脸上,贾赦便垂下眼眸,微微眯起凤目,倒皮肤无暇透亮,睫毛浓密纤长的优点来。

    三公主目光冷静的上下打量贾赦一圈,微微抿了下嘴角,才开口问贾赦多大年纪。

    不及贾赦回答,她便先笑了,自问自答起来。

    “瞧本宫这记性,听说你二儿子都二十来往了,便算是十五娶妻生子,你而今也得有三十六七,何况你还有个已故的大儿子。”

    “三公主青春永驻,年年有今朝。”贾赦立刻恭贺道。

    “你——”三公主面色顿然难堪起来,怒瞪贾赦。

    偏偏贾赦说得是祝福自己的话,三公主没任何理由捉他话里的漏洞,去责怪他。

    但三公主心里清清楚楚,贾赦分明就是在讽刺的告诉她,谁都不会青春永驻,谁都有老的一天,她将来总有一天也会到他的岁数。

    三公主很快调整自己,让自己愤怒的情绪即刻平复下来。她转而依旧维持冷静高傲的态度,看贾赦的目光则从一开始的鄙夷嫌弃,渐渐在转为些许的好奇佩服了。

    “我终于有些明白,宋大人为何待你与别个不同。就凭你当下在我面前表现的一身胆识,我也欣赏你。”三公主爽快的说罢,嘴角便露出一抹笑意。

    贾赦也注意到这位公主的自称从“本宫”变成“我”了。不过她那抹所谓欣赏的笑容,贾赦看得清楚,并非真心,不过是虚伪的敷衍。

    “今日叫你来,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只是刚回宫,便听到了一些关于你和宋大人不好的传言。宋大人毕竟是我的舅舅,我作为小辈理该略微关心一二。您说是不是,贾大人?”三公主故意加重了“贾”的音量。

    贾赦只给三公主一个敷衍的微笑,点了下头,未说话。

    三公主本以为贾赦听到“不好的传言”,会就此句辩白一二,却没想到他一派淡然,根本不在乎自己嘴上的这些非议。这未免……有些不符合常理,他一个御史大夫,竟然不在乎流言如何。尽管外头并没有什么流言,这话她杜撰的成份居多,但男人不都该更重视权利和名誉么?

    三公主立刻意料到这个贾赦是个难对付的主儿,眸光更加犀利。她暗暗抓着腿上的裙摆,控制自己的情绪。

    “贾大人,你莫不是打算后半辈子,就耗在这种不当的爱好上了?这种事如果公布于众,你二人在朝堂上都脸面无光
天堂ol。宋大人根基深厚,倒还好说。你呢,势单力薄的,何况还是个御史大夫,该给那些纠察官员们德行的御史们做表率。”

    “劳烦三公主劝谏,下官知道了。”贾赦淡淡道。

    三公主见贾赦完全没有把她的话听进耳里,脸上没有半点羞愧之色,只是用一句“知道了”,来再次敷衍自己。

    三公主只觉得自己每次都打错方向,扑了个踉跄。她气得牙槽发酸,几乎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世上能让她如此把持不住情绪的男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宋奚,一个就是眼前的贾赦。便是面对着她的父皇,她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情绪波动。

    三公主有一瞬间竟突然冒出“他俩不愧是一对”的想法。但很快,她就把这个想法掐灭了。这二人在一起有违常伦,是绝不可能长久的。而且男男这种事儿,她又不是没见过,也没见哪个男人为了哪个男人,就不娶女人的。

    贾赦等了片刻,见三公主只是眯着眼盯着桌上的茶杯,便态度较好的微笑问:“既然三公主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那下官可以告退了么?”

    贾赦说罢,便起身准备告辞。

    嬷嬷们见状,立刻呵斥贾赦。没有公主的允准,自然是不许他走。

    鬼三警惕起来,忙抓紧腰间的挎刀,护在贾赦身旁。

    “好嚣张的随从,你以为你真能护得住你家主子?今天他的命便是交代在这,你也无可奈何,只有陪葬的份儿。”齐嬷嬷底气十足的喊着,眼睛里带着嗜血的杀气。

    鬼三正看眼贾赦,从自家老爷的眼里找到了不要轻举妄动的意思,遂才安稳下来,板着一张冷脸,断然不屑于理会那婆子。

    场面安静了会儿。

    三公主没说话。贾赦也没说话。

    但贾赦却一直眯着凤眼,看向三公主,嘴角勾起一点点弧度,样子似笑非笑。

    三公主被贾赦这副样子弄得心下生疑。片刻后,她忽然出声,呵斥齐嬷嬷:“本宫请来的贵宾,岂容你造次胡言,还不快给贾大人赔罪。”

    只是随口训斥一句,三公主显然没有真责怪齐嬷嬷的意思。

    贾赦笑着免了齐嬷嬷的赔罪,便拂袖告辞。

    出了宫门,一路走到法华寺门外。看着寺门口来来往往的香客,贾赦才暗暗缓了口气。

    鬼三也松了口气,跟贾赦道:“当时那屋子前后肯定有人埋伏,我能感觉到杀气。老爷只带了我们两个人进去,实在是下下之举。”

    “放心,她还没有随便杀我的能耐。而今这只是情敌之间的第一步,出言警告。”

    贾赦拍拍鬼三的肩膀,上车前看见那个小太监魏武志跟过来了。

    魏志武代她家公主传话,希望贾赦不要把今日的事说出去。

    “便是说出去,你家主子估计也早准备好百种方法狡辩了
最强调教。我没那么傻,做些无用事。痛快回去吧,尽量保重自己。”

    贾赦又让猪毛赏了他一锭银子,便转身利落地上车,回了荣府。

    魏武志拿着银子倒有些怔住了,直至马车消失,才赶紧转身跑着去回话。

    ……

    猪毛在路上听鬼三说了经过。到家后,他便气愤不已,一张脸涨得通红,只恨自己当时不在,恨不得挥刀再杀回去。

    “你啊,就是现在瞎厉害,等你见识了三公主的气派,能有现在一般的气势,我都佩服你。”鬼三笑道。

    猪毛嗤着鼻子,表示自己坚决护住,绝无二心,天不怕地不怕。

    “真的?”

    “嗯!”

    鬼三跺了下脚。

    猪毛立刻抱着自己的脚丫子喊疼,单腿跳着往后躲,“姓鬼的,你干什么踩我?”

    “抹脖子可比这疼多了。”鬼三用手掌砍了砍猪毛的脖颈。

    猪毛缩着脖子,瘪嘴再不吭声了。

    贾赦坐在窗边,手托着下巴看他们胡闹,嘴角扯起笑意来。

    转眼又逢休沐之日。

    林如海便打算在今天,简单庆贺乔迁之喜,基本是在家人之间进行,遂上午的时候就派人去荣府迎贾母等。

    因林府后宅内管事儿的就是几个婆子。王熙凤带着迎春赶早儿来帮忙张罗一些,转而又教黛玉一些管家的道理。

    王熙凤也是心疼黛玉,总结了她这么多年来管家的精髓。黛玉聪慧灵秀,学得很快,加之她之前在荣府时,就时常跟着迎春在王熙凤房里,手把手学着管家。这会子黛玉自然是能精中求益,很快领略要法。

    “我说林妹妹费些心在这上头也好,一则锻炼了自己的管家能耐,将来嫁出去是一把好手,二则分了精神出去,再不用为什么‘花落’‘春去’哀伤费神了。”迎春叹道。

    王熙凤直点头说是。

    黛玉便追着要打迎春,“好好地,说我什么,葬个花罢了,值得你笑话?”

    “可没笑话,但我觉得落花在土上,也没什么不干净的。不是有句话,‘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今年的花去了,来年会再有的。四季交替,花开花落,都是往复再来的,这些玩意儿哪值得你哀伤什么。葬花可以,你葬还美呢,我愿意看,只是说伤心要不得。”迎春解释道。

    王熙凤笑:“我俗气,不懂你们诗啊句的,只知道这日子大家都是一天天这么过的,你感伤春秋也是过,开开心心也是过,为什么不让自己开心点?”

    “正是这个道理。”迎春附和。

    黛玉红着脸,“我看出来了,你们俩都是被大舅教出来的好例子。人要向前看么,这道理我懂了,好了好了,快别啰嗦,赶紧选菜
斗帝神话。一会儿老太太来了,没得吃,我瞧你这个孙媳妇儿怎么交代。”

    王熙凤早习惯黛玉嘴刁,笑着应承,拿来菜单,和她们商量着选。

    迎春忽然想起薛家来,问有没有请。

    王熙凤道:“不能落下,到底是亲戚,我昨儿个派人送了消息过去。”

    黛玉也没意见。

    不多时,薛姨妈带着一双儿女先到了,随后贾母等女眷便都来了。女眷们就都在后院,而今正是阳春三月,看看景儿,吃些茶,都极好。

    林如海当初则因借着乔迁这茬儿,把左志秋和贾雨村给贾赦引来了。至于薛蟠、贾琏等后辈,林如海给他们另择地方,只打发他们随意便是。

    左志秋和贾雨村很珍惜这次的得见贾赦的机会,忙问他上次托人送过去的孤本杂记,贾赦可喜欢。

    贾赦点头道:“有趣儿,不过看完了还是要还给你们,听说这书还蛮值钱的。”

    “不必不必,几本书罢了,能值几个钱。”左志秋忙谦虚道。

    贾赦:“我只在乎内容,欣赏精彩绝伦的故事,其它的不稀罕。你们若真有心,就把书刊印出去,送给世人传阅,倒是天下文人墨客之幸了。”

    左志秋和贾雨村立刻会意,忙表示回头就会吩咐属下去做。

    几人又闲聊了片刻,左志秋和贾雨村对视一眼,便试探着问贾赦:“听说御史台在重审近几年的赈灾案,大人那边人手可够,可要大理寺帮忙一二?”

    贾雨村忙附和:“近月大理寺倒是清闲。”

    “也没什么太多的事儿,就是核查一下账目,对的上就行了。”贾赦看似随口不经意地说道。

    “可没有大人说的这样容易,对账重审是个细杂麻烦的活儿。”左志秋忙接着感叹,“要是近一两年的还好一些,再往前,就更麻烦了。”

    “是啊。”贾赦附和。

    左志秋和贾雨村心里都咯噔一下,听贾赦这意思,四年前的赈灾案一定会在审查之列。不过此刻瞧贾赦一派淡然的态度,应该还没有查到什么。

    俩人既觉得庆幸,内心又万分忐忑,

    左志秋忙给贾赦斟酒,说他最近又淘到几个杂记话本,十分好看,回头就派人给贾赦送来。

    “难为你有心。”

    贾赦笑了下,举杯和左志秋、贾雨村碰了一下。

    接下里,几个爷们还算相谈甚欢。

    消磨了近一个时辰,便在很愉快的氛围中结束。

    虽然说今天是为了庆祝林如海搬家,但林如海在宴桌上却不是主角,他一直暗中观察,做着陪衬。

    等左志秋和贾雨村二人一走,林如海便问贾赦:“是不是四年前的赈灾案遇到了瓶颈,需得从这二人身上入手?”

    贾赦惊讶片刻,转而觉得以林如海的才智,观察出这些并不稀奇
赤潮星河

    贾赦便坦白道:“赈灾案贪污是定了,只是还想看看幕后还有没有黑手。”

    “江洪榧已经死了,王子腾也死了,这案子背后难道还有比他们二人更厉害的人物?”林如海越发吃惊。

    贾赦:“未必有,且等着看吧。”

    林如海动了下眼珠子,接着探究的问贾赦:“你早就定了他二人的罪,这会子该不会是白遛他们?”

    贾赦笑,“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想探看,他们垂死挣扎时,还会使出什么能耐,倒有点让我失望了。”

    左志秋和贾雨村而今只知道一味地来巴结他,这似乎说明俩人并没有别的出路。看来只有江洪榧和那个幕后的人有些联系,而左志秋当时应该只是个小喽啰罢了。

    林如海无奈地笑了笑,“倒觉得你像是猫,抓了鼠之后,不立刻咬死,还让鼠以为有逃生的希望,实则早被猫玩弄于股掌之中,摆脱不了濒死的命运。”

    “又是猫。”贾赦笑叹不已。之前宋奚被个小太监说是公猫,而今他也被比喻成猫。这么算起来,他和宋奚有个‘猫儿子’倒实属正常了。

    林如海觉得贾赦笑得怪,问他笑什么。

    贾赦摇摇头,“只是由猫联想到一个人罢了,没什么打紧。”

    “说起来宋大人可有些日子不在京了,也不知到底外出做什么去。”林如海叹道。

    贾赦晓得林如海有此感慨,是因看出什么来了。便也坦然让他不必多想,宋奚自有他要办理的事情,办好了自然就回来了。

    “你倒是不担心。”林如海倒觉得自己真多余担心了。

    “人与人之间,还是要有点信任的。”贾赦既然选择相信宋奚,就会一直信下去,除非是出现了什么不值得让他再相信的事件。

    林如海冲贾赦拱了下手,表示佩服。目送他离去之后,又反思了下自己。内兄此般年纪,尚可谋得如此良缘,他又何必一直自暴自弃,觉得后半生了无生趣?

    隔日。

    贾母去外应酬,却未如往常那般高兴而归。

    而今因贾赦在朝堂地位举足轻重,荣府的门楣自然也高了。贾母在各世家妇之中也算是极有地位,被争相追捧的人物。所以近一段日子贾母每次出门,都是高兴回来,心情愉悦。

    今天这样却十分少见,大家见贾母沉着个脸,都不敢惹,气儿都不敢大声喘了,皆小心翼翼地伺候。就连素日在贾母跟前讨巧,嘴巴伶俐的王熙凤,见状也托词离开,躲着了。

    待贾赦一回来,贾母就把贾赦关在屋内,驱走了闲杂人等。

    “我问你,宋奚去哪儿了?办什么事而去了?”

    “不知道。”

    “那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民国岁月1913。”

    “你……”

    贾母用一脸‘我为你操碎了心’的表情,狠狠盯着贾赦。

    “他到底是人中龙凤,卓尔不群。欣赏他的人,只怕数不胜数,少不得有几个胆大心黑的,存着什么不轨之举。你怎么能就这么任由他跑出去,什么都不管不顾!”

    “他是奉命出京办事,我哪有权干涉皇命。再者说,能被人轻易就勾走的人,我也不稀罕要。”贾赦语气笃定道。

    贾母气得,指了指贾赦,“瞧给你狂傲的!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像个无知少年一般,以为天下事儿就只有是风花雪月?你自己也是个男人,男人那点心思你会不懂?你不管他着点,还指望什么一双人。哼,我老婆子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这世上有什么经得起考验的好男人!连自己儿子都算上!”

    贾母白一眼贾赦,一脸嫌弃。

    贾赦不禁觉得好笑,坐下来要喝茶。

    贾母见状更气,“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给我站起来,不许坐。”

    贾赦只好乖乖的站起来,示意贾母继续。

    “我的话你听没听进去?我让你看着点他。”贾母语重心长道。

    “好好好,您老说什么都对。”贾赦敷衍道。

    贾母:“你少愚弄我,我告诉你,不听老人言,早晚会吃亏。要不是看你对他动了真心,我也懒得替你操这份儿心。闹着玩多好啊,好聚好散,互不伤害。”

    “好,我知道了,您的话儿子一定谨记在心。回头等他回来了,您的这些问题我一定会问清楚。”贾赦正经给贾母行礼,解释道。

    贾母这才算稍微消了气,但还是一再嘱咐贾赦,一定要重视这件事。“这种事儿上,你粗心可不行。”

    “对对对。”贾赦附和。

    贾母这才点了头,示意贾赦可以坐下喝茶。待贾赦喝晚茶之后,贾母便微微伸脖子,问他关于三公主的传言是否为真。

    “她真喜欢宋奚?”

    “嗯。”

    “哟,”贾母嗤笑起来,微微用手掩着嘴,一脸讽刺,“也不看看辈分,她而今守寡回来,也没有要回北元国的意思,凭我这些年吃盐的经验,她八成是还存着这心思。要不要脸,论起来人家是她舅舅,对女人也不感兴趣,她这么厚脸皮的干什么,真是自作死。”

    “是啊。”贾赦附和。

    “虽说是公主,位份高,但她毕竟是女眷,爪子还伸不到朝堂上,干涉不到你们身上去。你也别太看重这件事,平常处之,我看她未必会有什么办法。”贾母鼓励贾赦道。

    贾赦忙应承,谢过贾母关心。

    贾母舒心了,缓两口气。转而微微犹豫了下,对贾赦道:“有件事儿开口了或许也没用,但我必须要开口,毕竟老二也是我生的
幽行。你得空就不能帮帮你二弟?我也不指望他能有多大的出息,让他坐稳了当下这个官儿,好好地和你弟妹过日子就行。”

    “我试试吧,但他的性子您是知道的,比谁都执拗。”贾赦说罢,又问起宝玉最近如何。以前他来定省,常见宝玉黏在贾母身边。最近几次却奇怪,都不见他的身影。

    “这孩子估摸是受了宋麓的刺激,这两天发奋读书呢,还学做文章,想写一篇好歹能通顺的,下次也可和人家切磋一二。”贾母提起宝玉的上进,乐呵起来,她是愿意看见宝玉多跟宋麓那样的学习。

    “妹夫搬家之后,他也没伤心?”贾赦问。

    贾母明白贾赦此问的意思,特意好好和他解释:“倒是念过几次林丫头,倒也没什么,这都住京城,离得也不算远,想见就见了。他也懂这个道理,没上次魔怔的厉害。”

    贾赦点点头,觉得宝玉若能这样最好。

    贾赦从贾母院儿出来之后,便收到猪毛递来的消息:原马新县县令丁安,在前往宁水县上任的路上,举家被杀害了。

    “这马新县离京城很近,便是和老爷曾经去过的蒲柳县毗邻。宁水县则在四百里外,乘马车只要两天的时间就能到。丁安一家主仆共计十六具尸首,都死在半路的一处树林子里。”

    “骇人听闻。”贾赦道,“是遭了山匪?”

    “据说路中央挖了个陷阱,头一辆车是栽进坑里去的。人不是死在一起的,林子里也有尸体。”黑猪接着道,“目前只知道这么多,递送消息的人第一时间来回复,其它的事宜还未作了解。”

    贾赦听黑猪描述案发的情形,便眯起眼睛来,沉思片刻,便问黑猪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黑猪:“约莫两个时辰前。”

    事情发生在京城地界,京畿府插手自然没人质疑。

    “去通知柳之重,让他立刻派人封锁现场,不许闲杂人等进出。”

    贾赦转念想,既然这件事关系到朝廷七品官员的死亡,大理寺也可以触动,又叫人往林府递一声消息。

    黑猪本以为这消息汇报完了,就没事儿了,没想到他家老爷竟有插手此案的意思。

    “老爷,这种山匪劫财杀人案交由官府的人处理便是。便是要写到《邻家秘闻》里,回头劳烦京畿府的人,抄一抄供词就是了。”

    “这案子不算普通。”

    而且贾赦很想把这个案子揽下来。

    贾赦把一身官服换了回来,就茶吃了两口点心,便匆匆进宫面圣。

    皇帝对于七品官被人举家杀害的事儿,也很惊骇。

    他也觉得是山匪作恶的可能性居大,不解贾赦为何执着此事。不过他知道,贾赦向来慧眼如炬,能洞察平常人所忽视的东西。此刻便是问,贾赦也只能回答一些推测的东西。倒不如直接允准,看他能把此案查出什么花儿来。

    皇帝这厢已经敲定,让贾赦暂代宋奚之职,襄理京畿府事宜。那厢才有刑部的官员来面圣,要呈奏丁安一家被害的事儿
美女说爱我

    “消息网果然厉害,比朝廷这些笨手笨脚的快。”

    皇帝直接打发走刑部的人,也不必见了,一切交由贾赦处理,他尚可放心。

    贾赦准备出宫后就立刻动身前往案发地。虽说到地方的时候,天可能已经黑了。但贾赦可以在附近村县住下,等第二天天一亮就能勘察现场了。

    可不巧,他才从太和殿走出没多远,就又来个小太监拦他。

    贾赦听说这次是十一皇子,毫不意外的笑了笑,请那太监带路。

    十一皇子穆瑞远正站在廊下,拿着小木棍儿逗鸟儿。

    听闻贾赦来了,他忙笑眯眯的丢了手里的东西,转而免了贾赦的行礼,请他在凉亭内落座,尝一尝他刚弄到手的春茶。

    贾赦喝了一口,叹好喝。其实只觉得味道多那么一点点清新,但具体滋味儿好在哪儿,有什么深度,他可说不出来。

    穆瑞远看会子贾赦,见他除了说好并不能说出其它,便感慨笑起来,“贾大人倒是个简单直白的性儿。”

    “让十一殿下见笑了。”贾赦道。

    “是你见外了才对。我和小舅舅一直关系要好,他欣赏喜欢的人,我自然也欣赏。以后和我不用这般客气,私下里我们就如朋友一般相处,不拘泥于规矩。”穆瑞远热情道。

    贾赦忙称不敢。

    “这么点事儿,别跟我磨叽,就这么定了。”穆瑞远爽朗的笑起来,接着又跟贾赦介绍了几样宫廷新点心,“都是些软烂,味道甜的,正好拿回去孝敬你家老太太。”

    穆瑞远说罢,就吩咐人准备了两食盒。

    贾赦谢过,心里却明白穆瑞远这是在警告或者提醒什么。这厮连贾母爱吃软烂甜的东西都知道,显然早就调查过他的家人。

    “对了,我听说御史台最近在审查户部历年来赈灾的事儿。我可早听说了,赈灾里头黑事儿多,油水多,钱最好贪。你可查出什么没有?”穆瑞远问。

    原来这就是穆瑞远叫他来德目的,果不其然。

    就从他刚刚说的这几句话里分析。他先是非常确定说赈灾款里面必会涉嫌贪污,然后才问有没有查出东西来。明显是有意提醒和催促,希望贾赦能从里面挖出个贪污案来。

    至于他指的是哪一桩贪污案,贾赦自然心知肚明。

    “还在查。”贾赦微微笑。

    “那你这手脚也太慢了,这事儿搁小舅舅来做,一目十行,立刻就能看出哪一桩里面有问题来。”穆瑞远看似随性嘟囔着一句,转而马上和贾赦致歉,笑着说自己并非恶意,“也罢了,毕竟小舅舅非同凡人,我也不该拿你跟他比。”

    “十一皇子说的极是。”贾赦慢悠悠地回了穆瑞远一句。

    贾赦此刻的心情是愉悦的,因为事情的发展确如他所料想的一般。

    穆瑞远没想到贾赦是个油盐不进,吃得了讽刺话语的主儿
英雄联盟之粉红军团。他愣了下,笑容里掺杂着对其的一丝佩服。之后也便不打扰贾赦了,最后只嘱咐让他不必担心外出的宋奚。

    贾赦聊表感谢之后,便匆匆告辞,查他的案子去了。

    穆瑞远望着贾赦绰绰离去的背影,眼色复杂。

    转而叹一声,自嘲的笑了一下。

    窗下挂着鸟笼的屋门这时候打开了。

    三公主穿着一身翠衣裙裳,利落地迈步走了出来。

    “三姐,真如你所言,是个厉害的。而且我发现我是越来越喜欢这个贾赦了,真有趣儿。”穆瑞远也不嫌脏,自在的坐在廊下。

    “没个正经。他有点本领还是好的,若是个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我才真为那个人不值。”三公主说到‘那个人’的时候,眉眼转低,神色自带了一抹伤情。

    穆瑞远拿一脸完全不能理解的眼神人,扫一眼三公主,便嗤笑起来。

    “别有事儿没事儿就笑,烦人。”三公主气道。

    “三姐,别怪我多嘴,有空多看看《邻家秘闻》,便知道人生苦短,做错决断的后果有多可怕了。”

    “混账,还轮不到你多嘴。”三公主责怪似得瞪一眼穆瑞远,转而也不嫌脏得坐在他身边,“提起这个《邻家秘闻》,倒激起我的兴致来,内容的确有趣儿,写得也够胆大。他能刺探到这么多官员家中的内情,而仍旧保持身份神秘,可见是个胆大妄为的怪诞之才。若被你招揽麾下,必有助益。这么稀有的人才,举世难寻,你得好好上心才行。”

    “你都说了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若被我简单地找到了,那他岂不成了简单的人物了。”

    “贫嘴。”三公主点了下穆瑞远的脑袋,便不和他多聊,随即带人去了。

    贾赦出了宫后,就直奔案发现场。因为赶路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了。到地方,他才恍然觉得这片林子眼熟。上次真颜部落和亲公主的时候,贾赦跟着那些和亲队伍走过这片林子。这林子过了再往南走一走,该就是松月县。

    此刻天已经大黑,贾赦也没什么必要大半夜的进林子里看尸体。贾赦便如先前盘算好的那般,和柳之重汇合之后,吩咐京畿府的衙差就近扎营,看守案发现场。

    之后,贾赦便带着其他人等去了距离林子最近的一处村子,租借了而一处民房。

    贾赦听了柳之重描述案发现场的情况,又听了仵作讲述验尸结果。

    林如海随后到了,跟贾赦道:“我派人跟这附近的村民打听了,说是这条道上的确有山匪,也抢过不少路人。有两次官老爷的家眷遭劫也在这里。可见这些山匪的胆子多大。”

    贾赦:“之前便有所耳闻。因为林子里的地貌沟沟壑壑,容易迷路,熟悉情况的山匪们很容易藏身逃脱。便是朝廷派几万兵马来剿匪,也只怕是劳师动众,却收效甚微。

    不过这丁安既然是因为调任举家搬迁,必定会随身携带一些财物,该会有保护钱财的常识。他为何不正大光明的走官道,偏偏反而选择走这样危险的小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