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动漫 > [综]用富江体质攻略的可能性> 第十四章 重逢奈落

[综]用富江体质攻略的可能性 第十四章 重逢奈落

    第十四章重逢奈落

    第二天天亮,几人终于赶到里陶的地盘。在过一座悬吊木桥的时候,他们遇到了里陶的傀儡陶器的阻挠,甚至趁几人不备,掳走了戈薇。情况十分危急,里陶掳走戈薇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个答案,呼之欲出。

    ——是为了灵魂。

    夜弥十分担心戈薇的状况,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他是神器,可以划出一道‘线’,这条线会让妖怪无法靠近。

    他分不开身,又担心戈薇,便对犬夜叉说:“快去救戈薇!这里有我!”

    犬夜叉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快速的朝着山顶跑去。傀儡越来越多了,怎么砍也砍不完,夜斗想要让夜弥神器化,也被夜弥说道:“夜斗,救戈薇!这里我能应付!”

    夜斗皱着眉,仍然不肯走。夜弥一边战斗,一边说:“现在救戈薇才是最重要的!”

    一旦灵魂被拿走,就是死亡。

    夜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复杂。

    的确,对付这种不断重生的傀儡,神器的一线是最管用的。夜斗看到夜弥的一线成功的阻拦了那些傀儡,这才略微放下心,然后听夜弥的话跟着犬夜叉朝着山顶的方向去了。

    等两人走了之后,夜弥对那些傀儡陶器伸出手:“一线!”

    地上白色的光让那些傀儡陶器不敢靠近他,他步步紧逼,很快,那些傀儡陶器便被消灭干净。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而正在此时,一阵狂风席卷而起。

    他的鼻尖闻到了一股香气,不知怎么,意识恍惚不清,就昏倒在地。

    神乐看着地上的夜弥,勾起嘴角:“终于抓到你了。”

    她跟了他那么久,终于找到机会下手了。

    这还得多亏了那个被掳走的女孩,分散了他们的注意。神乐看了夜弥一眼,不清楚奈落到底为什么要抓他,不过……既然是奈落的命令,她只有执行。

    而另一边,夜斗赶到了山顶。

    犬夜叉比他先来一步,却终究慢了,桔梗的灵骨已经被烧制成功,身体成型,目前就差灵魂了。

    夜斗没能来得及阻止,戈薇的灵魂便被那具用陶土做的身体吸走。

    等到戈薇的魂魄全部被吸走,桔梗才从长长的睡眠之中醒了过来。

    她醒来的第一眼,看到了犬夜叉。

    “犬夜叉……你应该被我封印了才对?”

    随后,桔梗又看到了抱住戈薇的夜斗
重生在极品婆家

    “神明大人……?”她皱了皱眉,“不对,祸津神?!”

    桔梗再也没了顾忌,她是巫女没错,可已经复生了,唯一支持她的,就是对犬夜叉的恨意而已。

    至于是不是神明,都不重要了。

    桔梗和犬夜叉一阵缠斗,夜斗喊着戈薇的名字。可戈薇就像人偶一样,听不到任何人的话。

    桔梗正要对犬夜叉动手,犬夜叉不敌之时,戈薇却忽然睁开了眼,大量的魂魄从这具身体里出去,回到戈薇的身体里。桔梗抱住自己的身体:“灵魂……不要!”

    最终,桔梗那边也只保留了少部分灵魂。

    ……如果所有的灵魂都被吸走,她会无法动弹的。

    这个念头涌上心头,桔梗带着恨意看了一眼犬夜叉,然后拖着受伤的身体离开了这里。

    ——不能再靠近那个女孩。

    而犬夜叉还是担心的追了过去。

    里陶刚刚被桔梗重击,躺在地上,快要消散。她尖锐的笑声起来:“虽然大部分的灵魂已经回去了,但只有阴气的怨念,已经好好融合在骨灰和泥土所作出的身体当中。虽然生前是强大的巫女,现在只依靠怨念行走的……妖怪罢了。”

    里陶尖锐的笑声回荡在夜斗的心头,她虽然最终消散了,可说得每一个字,都让夜斗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如果夜弥继续追寻之前的记忆……会跨过那条线,继而从神器堕落成妖。

    神器堕落,不光光只是堕落而已。

    就像里陶所说,会真的只靠执念存活。

    夜斗冰蓝色的眸子望向山下的方向,内心的不安更深了。

    ——都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夜弥还没有过来?

    …………

    ………………

    夜弥做了一个梦,五十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做过梦,却偏偏,这个梦如此熟悉。

    又是那个黑暗与鲜血堆积的屋顶,却又好像和之前的梦境不大一样。

    林曦哭泣着,似乎抱着年幼的他说着什么话。

    他的神情早已麻木,脸上无悲无喜,他梦到林曦对他说:“别死,好好活下去。”

    活着……是如此让人感到痛苦,林曦自己也选择了去死,为什么却偏偏要他活着?

    林夜弥垂下眸子,满是黑暗,而林曦却亲吻了他的额头,带着疼惜:“小夜,活着并不只有痛苦。”

    林夜弥睁开了眼睛。

    再次醒来,夜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掉了,他穿着最华丽、最柔软的和服,看周围的房间,也布置得也十分雅致
妻本贤良。甚至让他有了几分还在梦里的错觉感。

    ……奇怪,他刚刚梦到了什么?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夜弥呆愣愣的,摸到了脸上湿湿的泪水:“为什么……哭了?”

    他想不明白,觉得这跟他生前的记忆相关,又不敢深入去想。

    ——他已经让夜斗患上了恙,不能再让自己更加刺伤夜斗了。

    于是,只有死死的克制着自己。

    夜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以至于忽略了周围浓浓的血腥味。

    重新意识到的时候,他开始戒备了起来。

    如果只死两三个人的话,是不会有这么浓,而且不散的血腥。

    他想要站起来,但身上软软的没有力气,不知道被动了什么手脚。

    ……为什么要绑架他?目的是什么?

    很多疑问在他脑子里,驱之不散。

    此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那个人穿着紫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如海藻一样,猩红色的眸子看上去几分阴冷。整个房间,血腥味最浓的是他……可很奇怪的,夜弥并不觉得害怕。

    他清澈的眼神让奈落有些玩味:“不记得我了?”

    夜弥问:“我应该记得你吗?”

    奈落轻轻的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容,让他俊美的脸上少了几分阴冷,多了些柔和。

    奈落蛊惑似的说:“我们是最亲密的人,我是奈落。”

    他的话语,像是来自地狱的罪恶之花,诱惑着每个经过的人停留。

    夜弥的眸子闪了闪:“对不起……我大概是忘了。”

    奈落的眸子里闪过几丝复杂。

    失去记忆的他,倒是挺有意思的。

    之前夜弥虽然很温柔,但仍然能感觉到有薄薄的屏障。

    他把这些东西全部屏蔽在外面,然后小心翼翼的缩起自己的壳,还要掩饰着自己其实并没有这么做。

    现在的他,却多了几分真实感。

    但无论怎样的他,奈落都深深的爱着。

    “夜弥,我很高兴能再见到你。”奈落握住他的手,在慢慢用力。

    夜弥感觉到有几分危险感,却发现原来自己的脚上套上了很细的一根链子,细如丝线,几乎没有重量,所以刚刚他醒来的时候没能第一时间发现。

    虽然很细,却将他套得死死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

    奈落玩弄着他的手指,与他十指相扣,然后……手上的力气忽然加深
华医

    十指连心,他又是个怕疼的,很快,夜弥便疼出了声。

    他想叫奈落放开他,可抬头看去的时候,那猩红色的眸子里满是黑暗和扭曲。

    夜弥被吓了一跳,心头的不安更深了。

    奈落看着他:“你在害怕?”

    夜弥被疼得惨白了脸:“你为什么要锁着我?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是最亲密的人吗?”

    奈落轻轻的笑了起来:“正因为你是我最珍贵的,最亲密的东西,所以我才要锁着你。”

    这是什么逻辑?

    夜弥的脸色更白了:“放开我!”

    这种话,根本不会有什么作用,奈落忽然狠狠咬住了他的手腕:“记得吗?我可是咬在了相同的地方。”

    夜弥小动物般的警觉,这里不能说话,他不能说不知道。

    奈落用右手抚摸着他的脸,冰冷的手指,以及那极其诡异的深情,都让夜弥心惊。

    “记不起来吗?”奈落猩红色的眸子被一阵黑暗所包裹,“是不是让你和当时一样疼,你就会记起来?”

    他咬住了那里,直到被咬出了血,鲜血随着手腕流下来。

    而奈落舔了舔那里的位置,从手腕,一直到手指。

    他的动作渐渐变得不像是啃咬,反而像是*。夜弥却觉得毛骨悚然,眼前的画面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他试着叫奈落的名字:“奈落?”

    那亲密的口吻,仿佛……回到了五十年前,他和他最亲密的时候。

    奈落的心像是被裹了蜜,可下一秒,他就变得黑暗。

    ——不能对这个人心软。

    ——总有一天,他会离开你。

    ——你看,他现在不是做了那个祸津神的神器吗?

    ——他笑得那么开心,而且早就已经忘记你了。

    奈落低低的笑声带着几分阴冷和凄厉,让夜弥的心头忽然闪过一丝难受。

    他看着奈落,而奈落的笑容带着几分黑暗的味道。

    奈落在他耳畔轻轻的说道:“夜弥,我抓住你了。”

    一如那个夜晚,鬼蜘蛛将他带回山上。

    他第一次尝到了好喝的粥,第一次有人对他说喜欢,第一次感受到了柔软。

    ……这个少年,他曾小心爱护。

    只是那份邂逅,最终成了毒/药,只余深深的执念。

    从此,永坠地狱,也在所不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