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恐怖 > 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第44章 墓鬼〔八〕
    清丰县的胡同街子向来鱼龙混杂,各色人都齐全。叫卖的商贩也不压低了嗓音,一个比一个大嗓门,这个时候靠的就是一门子清亮的叫卖口号吸引顾客,所以声音嘈杂,一些小动静根本点不起水花来。

    粉头儿打扮的油光水滑,涂得脸蛋红彤彤,眼儿水翘翘。倚在独间儿的,木板围成的临时棚子口的小腰门,路过的只要年纪到了数的男子都会被那抹了香粉的手帕子给挥上几把,送上秋波。

    叶小天埋着头,往里面走,就正巧被一个粉头给拦住了,她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但言行举止带着风月中人惯有的搔首弄姿。葛布裙上绣了艳丽的红牡丹,衬得涂脂抹粉的脸越发艳丽,她揪着香帕把叶小天给拦住了,“好哥哥是去哪儿,要不到月儿这坐坐,喝杯茶再走?”

    这地方叶小天也是头一回来,但他知道镇上唯一的一间儿当铺就在里边儿。他被人抓住时身子一抖,瞧见是个粉头,才舒了口气,“不坐,让让,我走了。”

    原本月儿只是见叶小天长得俊俏,才顺手拦住他,毕竟女子爱俏嘛,总比那些又老又丑的家伙顺眼。

    见他刚刚战战兢兢好似做贼似的,又朝着当铺方向去,月儿修得细细的眉毛往上一挑,“好哥哥是看不上月儿了?月儿长得也不磕碜吧,自认这香粉胡同里,挑不出第二个比月儿年轻貌美的娘子来?真不想试试吗?”

    月儿顺势贴到叶小天身上,声音粘腻腻的,拉着他的手就往她那胸脯上走。叶小天哪里见过这阵仗,忙用力推开月儿,吓得跑了。

    看着叶小天跑的那么快,月儿颇是不满,哪有这般不识趣的浑仔?果然是年纪轻,不知女子的好处。

    香帕子换了手,掌心里赫然是一个小布袋。她嘴角一勾,得意地回了棚子里,才打开那个布袋。

    “这是什么。”月儿疑惑的看着布袋里面的铜钱,拿出来瞅了瞅,大概能看出有些年代。可铜钱这东西,即便是有些年代,也不值当几个钱。

    难道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不是什么,只是你不该拿的东西
鬼王的炸毛妻。”

    棚子里有些阴暗,传来的女声阴柔冷酷,月儿惊慌回头,却没看见人。突然,肚子剧痛,月儿低头,入目皆是鲜血和流出来的肠子。

    她想叫,嘴巴才张开,一张涂红描眉的纸人脸就凑在她的面前,咔嚓一声,嘴里涌出鲜血,半截儿舌头从嘴里掉了出来。

    月儿倒在血泊里,嘴里呜呜哭泣,下身污秽了一滩,眼睛惊恐地瞪着那拿着把裁纸剪刀的纸人。

    纸人从月儿手里拿到铜钱,不太灵活的身体令她就像皮影戏里那样动作。它那闪烁着寒光的剪刀再一次逼近了月儿的心口!

    鲜血喷洒,一根玉质骨刺穿透了纸人的身体,将它撕开成了两半。这一次,它连惨叫声也没有来得及发出。

    月儿呆呆地看着一个画里走下来般的女子,目光怜惜地看着她,但与那温柔如观音般目光相反的是,女子浑身是血,一只恐怖的断手正伏在她的肩上,渗着鲜血。

    犹如来自炼狱,披着画皮的恶鬼,又似被恶魔缠身的玉面菩萨。

    她想要逃走,却没有办法逃走。这一幕比那纸人还恐怖万倍,她却只能呜呜挣扎。

    “闭上眼睛。”女子柔柔的声音悦耳动听,月儿已经恐慌到了快要疯了地步,哪里听得进去。

    素手遮住了她的眼睛,一颗圆呼呼似药丸子的东西塞进了月儿的嘴里,入口即化。她感觉有什么揪着她那流出来的肠子往里塞,痛到麻木,反倒是感觉不出什么来了。

    那手拿开的时候,月儿不由自主睁开眼睛,就见那美丽的女子正拿着针线缝她那破了口的肚子。她的手艺显然不太好,最简单的平针也缝得扭曲得像毛毛虫。比起能在一块白帕子绣出娇艳的牡丹花的月儿,差了不是千万倍的距离。

    本来这恐怖的一幕本该令月儿害怕不已,但她却放松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自己被缝合的伤口在愈合,嘴巴里也渐渐不痛了。

    她明白了,这是在救她。

    “我这勉强能看吧。”

    甄湄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又往月儿嘴里塞了颗回血丹。她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必须赶去叶小天那里,怕再出了什么变故。

    刚要站起来,手却被月儿拉住了。

    她张着嘴,剩下的小截儿舌头在里面动,却发不出声音来,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甄湄只能拉下她的手,安慰道:“没事了,等会儿你就好了。”

    她拿出几块银锭子放到月儿的身边,“拿着钱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别回来了。”

    月儿眼睁睁看着甄湄离开,她的手虚握了握,那只手是热的。那个女子不是鬼。

    可她是被鬼缠上了?

    月儿想告诉恩人她被缠上了,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她甚至不曾回头。月儿只能呜呜叫着,看着那滴滴答答的,深红的血从恩人身上流下来,刺得人眼睛生疼。

    才不过一会儿子,叶小天已经跑得没影了
重生之婚然天成。甄湄没找着人,回到叶家老宅,也没有找到叶小天。她心里发闷,终于明白,她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草戏班子也人去楼空,不要说玉娇娘,连个守门的都没留下。

    所有的线索全断,剧情也被打乱了。大人物没有出场,主角不知所踪,草戏班子几人也有了问题,那几个跟她一起进来的玩家更是从头到尾没漏过面。而她自己看起来,已经暴露了。

    更重要的是,白起的断手也不知被藏到了哪里去了!

    一切被打回到原点,甚至更糟。甄湄感觉自己就像白忙活了一场,手中的铜钱咯得人生疼。如果她不救月儿,叶小天逃不了,就算他跑了,她还能藏在暗处,顺着纸人找到幕后之人。一切,不过源于心软。

    她没办法看着一条生命就那么走了,在她分明能够救她的情况下漠视一切,即便月儿只是个剧情人物。

    在虚无之间,无谓的心软是夺命的侩子手,同情怜悯更不应该出现,即便是队友,在利益冲突时,也随时可以捅刀子。

    甄湄蹲在叶家荒废的院子里,抱着自己胳膊,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幼稚而固执的小孩,坚守着一份不该属于她的责任。她明白,在她刚刚进副本时,她在故事未曾展开时,还有提前布局,还有百分之十的几率完成任务。

    那么现在,恐怕连百分之一都勉强。或者说,只是一个无解的死局。

    她现在唯一的去路,便只有,那个所有人都将去的墓地了。找到支离破碎的白起,或许就是她唯一的生路。

    “我还是不得不按照你设计的路,一直走下去。”甄湄喃喃道,突然袭上心头的恶心感令她捂住了嘴,胃酸逆流而上,弄嘴巴里全是酸水。终于,她崩溃地把自己的头埋入双臂中,低声哭泣。

    阵阵朔风送来,荒芜的院落里,梧桐树叶掉下了最后一片树叶。甄湄感觉自己的头顶被轻拍,像是在安抚她。

    她泪眼朦胧地抬起头,脸颊上的泪水被拭去,粘腻滚烫的液体沾染到了她的脸上,不过是越抹越乱。

    那只她寻了许久的可恨的断手出现在她的面前,修长的手指捧着她的脸,拇指擦去她嘴角沾染的血迹,淡成一抹嫣红。就如同,他正蹲在她的面前,细心的为她打整狼狈的面容。

    这是不同于d903的温柔,分明是属于同一个人,可d903是从来不懂得收敛和温柔的,他更喜欢得寸进尺。

    这只手,是一个将军的右手,它拿过刀枪剑戟,它摸过冰冷的死尸,它经历过无数的风雨。它是d903,却又不是。

    这种感觉来的那么直接,令甄湄连反抗都忘了,久久的,安静。

    直到甄湄反应过来,她现在应该发火,应该狠狠地抓住那只可恶的断手扔得远远的,把它剥皮拆骨,煮成骨头汤吃掉。而不是像个受委屈的小姑娘,贪恋着一点点施舍的温暖的时候,她的手被牵住,然后整个人被拉起来,带着往叶家祖屋里走,力气大的惊人。

    他要带自己去哪儿?

    这真是说不出的诡异画面,一只断手牵着她走,血还在往下滴,就像流不尽似的。

    “你究竟是谁
反派皆男神[快穿]。”甄湄硬着声音道。“你想起来了,是啊,这一次,你有记忆了。”

    断手自然不可能回答她的问题,但甄湄憋不住自己的怨气,她恨恨道,“别以为我还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欺骗,我不爱你了,你也别想再利用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

    她被牵得一个趔趄,这让她更加恼恨了,“放开我!”

    甄湄也想象不到自己会有这样小家子气的时候,她一向注意自己的形象,处世成熟,从五岁开始,她就已经习惯了如何做一个名媛淑女。

    如果她成熟点,就应该和白起谈交易如何双赢,不管他目的如何,只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只要能够走出这个虚无之间,爱情算什么。

    或许再冷静一点,跟他划分距离,从此不再动心,只当他是个任务对象。远离这个危险的人。

    但或许是刚刚的安抚让甄湄的委屈彻底爆棚,她完全忘了那些冷静理智,就想撒泼。她就想大闹一场,就想闹个痛快。

    手上牵引的力量一松,她忽然被推倒,整个倒进一张床上。

    胸口衣襟被拉开,然后传来些许刺疼,那是指甲划在肌肤上传来的微辣的感觉。

    缓慢地,划出一个字。

    乖。

    四周幽幽鬼火冒了出来,按住甄湄胸口的手离开了,它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只笔,沾着血,在空白的墙壁上写下狂放的字迹。

    “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甄湄红着脸扯紧自己的领口,明明是自己占理,却偏偏感觉自己理亏一样。她坐起身,尽量使自己的身板挺直,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话,“你究竟是谁?”

    “白起。”

    “……,我是说你的真实身份!”

    “白起。”

    那些血字就像在嘲讽甄湄一样,她几乎是咬着牙道,“那你怎么知道d903。”

    “梦。”

    “那我呢?”

    “梦里。”

    甄湄被这些答案弄得想吐血,她感觉那只手就像在故意整她,讽刺道,“你只有一只手了,还会做梦?!”

    “几千年了,我一直在等你。”

    “你究竟是谁?来自哪里?那些梦里的一切,是真实还是虚假。我想知道答案。”

    “我想知道,梦里的你,会不会出现。但没想到,一梦,就是几千年。”

    梦?

    甄湄想起上一个副本,她跟d903从头到尾做的最多的事……

    脸,彻底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