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42章 Message042:
    城堡有闲置不用的吗?

    在现代确实有,还有很多,一是城堡的舒适度不够,二是维修费太高;但是在中世纪,有哪个败家子敢这么做?特别是在拉斐尔的介绍里,这座城堡和牛津城堡一样,是很少见的城市城堡,就建在剑桥城的一隅,离剑桥大学不过几条街的距离。

    连奥古斯特在剑桥的城堡都只是位于郊区。

    欧洲大部分的城堡其实都是如此,离群索居的建在偏远的郊区或者充满田园风光的乡下。这与城堡一开始的军事功能有关,也与贵族们坚信只有这样才能逃避世俗的压力有关。

    贵族们有钱有闲,完全不介意过着两地来回倒腾的分裂日子:当他们需要社交、工作的时候,他们会尽情的在城市里享受狂欢;当他们需要度假、安静的时候,他们就会回归乡下的城堡or庄园,去享受狩猎,红酒,以及从麦田走过的美丽姑娘。

    说不上来到底是城市城堡更好一点,还是郊区城堡更好些。

    但就奥古斯特要去上学的情况来看,还是像亨利这样,在城里有一座离大学很近的城堡更好一点。

    当然,最好的是自己本身拥有一座学校。

    “你可以和理查申请,像沃尔西大主教一样,在剑桥大学内建立一所属于你的学院,随便你要叫什么名字,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只要你高兴。这种城堡学院也不是没有先例,牛津的杜伦学院就是如此。”

    “杜伦学院?”奥古斯特倒是知道杜伦大学,那也是英格兰一所享誉全球的老牌名校,没想到如今只是牛津的一个学院。

    “是的,我们今天在餐厅里穿的那些统一的黑袍,就是和杜伦学院借的,那是他们学院学生的统一服饰,黑袍上还会绣着名字和专业,借给我的那位同学我记得好像叫乔治,感谢他。”留给拉斐尔的时间只有一下午,他本事再大也没办法无中生有,幸好他总能找到合适的东西来代替,“如果你想,你可以让你未来学院的学生都穿上黑袍,然后再给他们发放你说的什么金红色、银绿色的围脖
盛宠腹黑妻。”

    拉斐尔已经考虑了很多东西,只等奥古斯特点头去实施了。

    在看到奥古斯特蓝色的眼睛里闪过强烈的扎挣情绪时,拉斐尔又补充了一句:“别太感谢我,我也有我自己的所求。”

    “!!!你说,你说。”奥古斯特不怕拉斐尔求他,就怕拉斐尔不求他。

    拉斐尔送的不是城堡,是梦想,是奥古斯特童年最瑰丽又触不可及的天马行空,他真的不知道他有什么是能够回报给拉斐尔的。

    “还是你告诉我的,不要小看一个名校的能量。我也想拥有这样一个可以源源不断给我提供专业人才的学院,他们会对学院有很强的归属感,对我有足够的忠诚度。可理查不是傻子,在我已经拥有了如今的这一切的当下,我不能再进一步了,你明白吗?”

    害死沃尔西、克伦威尔等人的理由有很多,其中却有一条是一样样的——他们的权势已经威胁到了理查二世。

    虽然理查二世无心政治与议会,觉得它们只是令人头疼的税收工厂(引自《英格兰简史(英)》),但理查二世身为一个国王该有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本能还是有的,他对于权臣的处理总是简单粗暴,敢冒头就弄死,然后再重新培养一个任劳任怨给他做事的打工佬。

    若不是拉斐尔确定理查二世的性格就是如此,他都要怀疑这是不是理查二世的套路了:先把脏活、累活儿都推一个人干,等养到民怨沸天、对方的钱袋和野心也都到了极限后,就二话不说在对方还没有能力造反的时候弄死对方,不仅自己想要的政治诉求得到了满足,还能把权臣贪污的钱收归皇室,又因为斩杀“奸臣”而赢得了一波民心。简直是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然后,周而复始。

    克伦威尔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拉斐尔却无意成为这个未来。不过,这种“无意”并不是打算谨小慎微的给理查二世利用一辈子,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这么做。比起受制于人换得的太平,拉斐尔更想自己成长为对方无法连根拔起的参天大树,让理查二世心甘情愿的养肥了他,却又再也没有办法撼动。

    开一所影响力很大的学院,甚至脱离原来的学校,最后演变成一所欧洲知名大学,这本身就在拉斐尔的大计划里。他需要能与理查二世叫板的底气,人才来源便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项。

    “理查不会想看到我这样收买人心的。”拉斐尔对自己走悬空钢丝一般的现状心知肚明,“所以,我需要借你的名义开学院,借着剑桥在你的领地内为我的行为进行有效的掩饰。教授和生源我已经有了打算,你只需要对外说他们是威廉介绍的就好。”

    全英格兰都对前任国王威廉三世,也就是黑太子,有着盲目的信任,总觉得他无所不能。理查二世也是其中的一员,他绝对不会怀疑的名单上就只有黑太子一个人的名字。

    “没问题!”奥古斯特几乎想也没想的就同意了,他对于经营一所学院没什么兴趣,他只对拥有一座霍格沃茨感兴趣。他很高兴他能和拉斐尔各取所需。他会尽他所能的帮助拉斐尔完善这个计划,好比,“一定要开设医学科目!”

    一直到现代,一所综合大学的评判标准,都和他们所拥有的医学院的江湖地位有着很大的关系。

    “当然
试睡后遗症。”拉斐尔点了点头,“再一次感谢你救下了巴拉尼医生。”

    这位就是奥古斯特的那个犹太家庭医生,后来借给了拉斐尔去搞“全国疫病防御和排水系统的建立的必然联系”的宣传工作了。忙到不可开交,却每天都很兴奋,因为他坚信他正在创造医学历史的奇迹。

    然后,这对叔侄就霍格沃茨该有的样子进行了彻夜的讨论。

    奥古斯特兴奋的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实现他所有的想法,如果不是设计草稿都还没有完成,他甚至都想不去伦敦了,恨不能直接改道去剑桥。

    如果真这样,大概乔神父就要闹了,他的娇弱程度让人无言以对。

    咳。

    拉斐尔也纵容了奥古斯特的这种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或者可以说他早就料到了奥古斯特会如此,根本没打算阻止他:“很好,那我们来列个单子吧,把你还记得的或者无论如何都想要变成真实的东西写出来,你之前并没有和我讲的太详细。”

    奥古斯特摩拳擦掌,搜肠刮肚的努力回想着他还记得的内容。

    首先就是新生入学要搭乘霍格沃茨特快前往学校。

    “我的人目前还研究不出来火车,”不要说火车了,他们现在连蒸汽动力的应用都还只是停留在理论阶段,这是没办法一蹴而就的,“暂时可以用有轨马车代替,也不需要接全国各地所有的学生,先开辟一条从伦敦到剑桥城的路线看看情况。分两种待遇,贵族和富商子弟需要付钱,能享受一流的马车和服务;家境贫穷但有才华的学生可以免费,不过待遇会相对差点。”

    拉斐尔也可以让所有人都享受到一样的待遇,但那样的结果却只会招致贵族阶级的不满。对于贵族来说,他们注定要与众不同,为此完全不介意多花钱。甚至会觉得那些多出来的钱让他们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这笔钱基本就等于是帮贫穷的学生付了车费,多出来的部分也足够维持起马车的养护和人工费。

    拉斐尔不指望依靠这个东西赚钱,却也不想赔钱。

    “还有贫穷的学生?”奥古斯特一愣,他一直以为中世纪只有贵族才能接受教育。

    “贵族也分有钱的贵族和穷贵族,而且贵族只占全国人口的1%,你以为他们有多少孩子?还要刨去更愿意接受家庭教育以及注定要送去当骑士、教士的那部分。这些人可撑不起全国的大学。”

    就像是中国的魏晋时代,教学资源被世家把持,却不代表着就彻底没有寒门了。

    中世纪的欧洲也是如此,甚至早已经有了奖学金的雏形,有不少贵族都很乐意自助一两个学生,以便将来为己所用。

    “等以后学院经营起来,或者等有了你说的火车,咱们就可以试着把‘直接送到学校门口’的理念推广到全国了。”好比在全国主要城市设立站点,让学生就近上车,一起去学校。他们甚至可以和剑桥一起搞,毕竟目前来说他们的学院还要挂靠在剑桥名下。

    这样的理念是独一份的,说不定能给学院带来意想不到的生源。

    然后就是新生渡湖,老生搭乘马车进入城堡的环节
绝艳天下之农门弃妇

    “是个城堡就有护城河,渡河是没问题,但是……”拉斐尔不得不给奥古斯特讲述了一下中世纪护城河的河水构成成分。

    具体有什么就不多说了,只能说奥古斯特在听完之后当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差点吐出来。

    “渡湖没有魔法支撑,本身听起来就挺危险的,放弃吧。”

    下一步就是分院帽了。

    “我没办法给你找到一顶会说话的帽子,但我可以在新生欢迎会上请到木偶表演的大师,假装帽子会说话。或者规定学生在确定了自己的专业时,必须戴上这顶帽子填写表格。”

    “可以。”

    就这样,餐厅、禁林、湖泊、有求必应屋、温室、魁地奇球场、画着梨子油画后面的厨房、哥特式的建筑风格都一项项的被确定了下来,拉斐尔尽可能的找到了各种现实中会有的东西来代替奥古斯特的魔法世界。拉斐尔甚至表示可以在学院外面,建一个类似于霍格沃德的供学生放假去玩的商业区。

    看着一条条写在羊皮纸上的单词,就像是奥古斯特的梦正在被一项项的建立起来。

    当奥古斯特畅想完的时候,他抬头看向窗外,发现东方已经白了,黎明就要破晓,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累,依旧精神奕奕。

    拉斐尔也真的陪着奥古斯特疯了一晚上,提出了各种可行的计划与设想。

    当能写的都写完了,能补充也都补充完了之后,拉斐尔道:“现在,让我们来算一下这些东西所需的投资吧。”

    “投资?”奥古斯特傻眼了,对啊,这些东西都要改造,到底要花多少英镑?

    拉斐尔快速给出了答案,早在一开始列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在算了,当然,是在另外一张纸上,奥古斯特并没有注意到。

    如今看到结果,奥古斯特差点被那一串数字给吓的倒仰在床上。

    奥古斯特很有钱没错,但有钱也不代表着他现在就能花。事实上,奥古斯特每年能动用的英镑数是有严格规定的,在他成年之前,他对于他的财产只有拥有权,没有支配权。他只有一定比例的零花,足够吃喝玩乐,养骑士和唱诗班,甚至是窝藏外国逃犯。

    但让奥古斯特一下子拿出修建出霍格沃茨的英镑,那就是天方夜谭了,连替奥古斯特保管着应急钱的老管家都拿不出来。

    给黑太子写信申请,倒也有可能得到唠叨爹的同意,但更有可能是唠叨爹杀回来告诉奥古斯特,你知道你老子在前线打仗,在钱财方面有多缺捉襟见肘吗?你小子倒好,在英格兰搞风搞雨不说,这还准备让咱们爷俩破产去喝西北风?

    奥古斯特眼睛里的亮光一点点的黯了下去。

    拉斐尔却抬手,狠敲了一下奥古斯特的额头:“我觉得我还挺有钱的,也不至于因为年龄不够而被人限制。”

    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拉斐尔根本没打算让奥古斯特掏,他说送奥古斯特一个霍格沃茨,当然不会只送他一个城堡就完事,他会复原奥古斯特所有的梦。不过,他为此要付出多少,他也不会假惺惺的一点都不透露。他又不是圣母,他做这么多就是为了得到奥古斯特的喜欢
萌宠之天降妖妻

    奥古斯特果然已经快要被这份惊喜弄到窒息了,他说:“算我入股好吗?我每年都会给你一部分钱,直至成年后一次性结清。”

    “怎么入股?”拉斐尔很高兴能够和奥古斯特有越来越多的联系。

    “五五?”奥古斯特尝试着提出了一个分配方式,其实如果不是怕拉斐尔以为他在见外,他是想先让拉斐尔垫一下,日后全部还给他的。就像是现代人结婚那样,一方出房,一方装修。呃,怎么感觉越说越奇怪了。

    “好的。”拉斐尔并不关心具体的数额,他只想要一段能一直没完没了需要和奥古斯特保持联系的关系,“那预祝我们成功了,合伙人。”

    “等等,说了这么多,都是我想要的,你想要什么呢?这是我们的学院。”

    我们。

    拉斐尔相当满意奥古斯特的这个形容,他假装沉吟许久,然后道:“说实话,我也有一些想要的布局,但是和你的希望起了冲突。所以,不如这样吧……”

    “恩?”奥古斯特洗耳恭听。

    “我们以你到了年纪上学为期,来一场比赛好了。为争取到自己心仪的东西而比赛讨好对方的竞争。你令我开心一次,我就退让一个点给你。反之,就是你让给我一个点。怎么样?要不要为了我们的学院努力一把?”

    “要!”

    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对拉斐尔更好了,奥古斯特很开心。努力去争取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拉斐尔勾起唇:“那么,比赛从现在开始?”

    “开始!”

    奥古斯特点头点的很痛快,然后在下一刻就卡住了壳,他发现问题再一次回到了最初——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取悦拉斐尔。

    或者说奥古斯特其实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取悦任何人。

    “你可以慢慢想。”拉斐尔不着急,他只是提示性的点了点自己的脸颊,他觉得只要一个脸颊吻,他就可以答应奥古斯特一个点。

    但奥古斯特却生生没看懂。

    或者说,在奥古斯特的潜意识里,他并没有觉得日常的亲亲算什么取悦。那反而是他占便宜比较大吧?毕竟拉斐尔可是英伦第一美人。

    奥古斯特一直想到了伦敦都没能想到该怎么做,这让他苦恼极了,苦恼着苦恼着就……睡着了。

    一晚上没睡的小孩子能有多大精力?他能撑到这一刻已经是个奇迹了。

    到了汉普顿宫后,还是拉斐尔把奥古斯特抱下的马车,他对此已经越来越有心得了,抱的又稳又舒服,绝不会吵醒奥古斯特。

    很难说拉斐尔纵容奥古斯特一夜没睡,是不是早就在期待这一刻了。

    在拉斐尔最隐秘的内心里,他觉得他这样就像是披荆斩棘打败骑士的恶龙,开开心心的把属于他的小王子送到了他城堡的床上。

    恩,比起当骑士,拉斐尔.中二病晚期.莫蒂默更欣赏的还是力量强大、又富可敌国的恶龙
直男被攻略手册

    不过,在拉斐尔最早的设想里,他并没有料到在未来的某天,他会遇到一个有着璀璨如阳的金发、养着一头傻鹿、心心念念要变成巫师的小王子,但奥古斯特确实如拉斐尔听过的童话故事那样,皮肤如雪,红唇如玫,有着连游吟诗人都没办法赞美出来的容颜。

    晚安,我的小王子。

    一觉到天明。

    几乎没怎么睡的拉斐尔已经在一大早就赶去了伦敦市,投身于没完没了的工作里。奥古斯特则和管家开始了正式的人员安排。之前就已经提前送来了一批仆从进行准备,如今需要奥古斯特做主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几件,他甚至依旧可以一边欣赏着在草坪上训练的骑士们的胸肌,一边办公。

    乔神父正在软磨硬泡:“别让他们去温莎城堡了,好不好?”

    汉普顿宫的地方足够骑士训练了,还能更好的保护奥古斯特,最主要的是,乔神父觉得如果欣赏不到这样的男色,他会像失去了雨露浇灌的玫瑰一样枯萎而死的。

    “不是所有人都去温莎,当然会留下一部分。”依旧是换班制,“你没注意到这些骑士数量有所减少吗?”

    不是少了一点半点,而是大部分人已经直接绕道前往温莎城堡了。

    玛丽小姐给城堡给的很痛快,一如拉斐尔说的,她根本不敢在城堡里养太多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腾出来的速度自然很快。

    乔神父终于开心了,招呼着傻鹿和他一起去找朱莉,在来的路上他们就已经在合计该如何举办他们在伦敦的第一场别开生面的舞会了。

    当天很晚的时候,拉斐尔才从匆匆回来,带着显而易见的疲倦。

    在布里斯托尔的时候,拉斐尔也很忙,但至少那个时候他能看着奥古斯特办公,那会让他心情好很多,还充满了动力。如今面对那一群不是老到秃顶、就是肚子大到连扣子都没办法系上的贵族大臣,拉斐尔烦躁的都想要毁灭世界了。

    “汉普顿宫离伦敦市还是有点远。”奥古斯特在照常等到拉斐尔后,如是说。

    “所以?”拉斐尔心想着,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搬走的,想都别想!每晚回来是对于拉斐尔来说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我们还是搬去你的房子住吧。”

    我们!

    拉斐尔再一次因为这个词而开心了起来,他说:“为了这个提议,我可以让给你一个点。”

    奥古斯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拉斐尔在说什么,他也很开心,得到自己想要的装饰不是重点,而是他真的找到了一件让拉斐尔开心的事情。

    “你想先修哪一部分?”

    “大礼堂,必须和教会学院那个大礼堂一样!”哪怕被说是抄袭,奥古斯特都再所不惜。

    “没问题,而且我们可以比他们弄的更大些。”拉斐尔早就算过面积了,城堡里的大礼堂明显更贴近奥古斯特的要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