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30章 Message030:
    拉斐尔在布里斯托尔堡住了下来。

    奥古斯特也不再怕他,反而每天主动凑上去,两个人头顶着头的嘀嘀咕咕。

    老管家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能让奥古斯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所以他只能理解为,果然不愧是帝国最巧言善辩的马奇伯爵,只要他想,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任何一个人的爱。

    黑色长发的青年安静的坐在壁炉便,膝盖上摊开放着一边金线书,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边的金发正太聊着天。

    为了搬去伦敦,奥古斯特公爵阁下彻底变成了一个大忙人。

    毕竟这次不单单只是去伦敦参加国王的婚礼那么简单,而是更类似于比较正式的搬去伦敦生活。虽然说奥古斯特每年肯定还是要回布里斯托尔几次,巡视领地啊、晋升骑士什么的,但毕竟是生活重心是要转移到伦敦了。

    对于奥古斯特这种“有的是钱”的大贵族来说,他搬迁搬的最重要的不是物品,而是人。

    家具汉普顿宫内有更好的,衣服在伦敦可以重新做最流行的,有钱都未必能买到的昂贵手抄书也可以重新拥有更全的……但是人怎么办?

    就拿最简单的仆从来说好了,奥古斯特身边大到管家、小到园丁,都是黑太子为奥古斯特精心挑选过的,就这样了依旧出现了当年害的小傻瓜版奥古斯特差点便成坑爹儿子的往事,可想而知如今剩下的忠仆有多难得,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在汉普顿宫再复制出这样一套班子的。

    换言之,奥古斯特要搬走,就必须也把大部分的仆从带走。可是仆从们基本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他们走了,他们住在这附近村庄里的家人怎么办?一起打包?去了伦敦之后又该怎么安顿?

    虽然这些事情有老管家和专业顾问会替奥古斯特规划考虑,可也需要奥古斯特自己做出最后的敲定。

    仆从其实还好说,类似于厨子李那种,把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起带走也就算是解决了问题,厨子李的妻子和女儿都可以在比布里斯托尔大了不止一倍的汉普顿宫找到适合她们的工作,以后李的女儿的择偶标准还可以从乡下放眼伦敦。皆大欢喜。

    可是骑士和见习骑士们怎么办?

    骑士们是奥古斯特的雇佣兵,本身就是背井离乡,在布里斯托尔为雇主卖命和在伦敦卖命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但重点是骑士们怎么安置。汉普顿宫很大,却并不适合用来当练兵的地方,总不能让别人去做客时,也和奥古斯特一起欣赏骑士们人鱼线吧?

    见习骑士们就更复杂了,他们的父母大多都是奥古斯特三个郡县封地内的小领主,是奥古斯特的贵族附庸,送他们到奥古斯特这里学习,有点类似于家住在地级市,把孩子送去省会城市的感觉,心里上并不会觉得离的有多远。

    但是乍然搬去伦敦,也许冷酷的贵族父母对次子无所谓,但对于孩子来说却未必能够接受
修真按摩师

    拉斐尔就是个好例子。王太后作为他的母亲,对他不好吗?不可能呢。可是拉斐尔依旧养成了如今这么一个性子。见习骑士基本都处于在一个即将中二叛逆的敏感时期,一个处理不好,就是一大堆可以预见的灾难。

    奥古斯特愁的一宿一宿睡不着,白皙的脸上都出现了青色的黑眼圈,搬家可真是个麻烦事儿。

    拉斐尔长叹一声,从背后很自然的搂住了奥古斯特,与他尽可能的肢体接触:“我想让你搬去伦敦,是为了能更好的照顾你,而不是给你增加烦恼。”

    “我也想和你一起去伦敦……”照顾你。后面的话奥古斯特没有说出来,因为如今他和拉斐尔之间明显是拉斐尔照顾他更多一点。有此朋友,夫复何求?!“虽然麻烦了点,但是我觉得值得。也不会后悔。”

    “那你努力,我会精神上支持你的。”

    拉斐尔不会主动给奥古斯特提供帮助,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也同意玛丽小姐的一些观点,好比奥古斯特需要去学习、需要去成长。

    这些麻烦的事情,奥古斯特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会经历很多次,甚至更加严重,把如今的第一次搬家拿来练手刚刚好。

    当然,拉斐尔也不是全然看戏,他也会给奥古斯特一些建议:“你知道温莎城堡吗?”

    奥古斯特当然知道。他一直觉得温莎这名字有一种很优雅的感觉。而从十二世纪上半叶开始,温莎城堡就成为了英格兰王室的主要行宫之一。温莎城堡所在的自治市镇温莎市,与伦敦其实只有大概20英里左右的距离,马车一小时就能够跑到。

    黑太子的嘉德骑士团,就是在他还是英格兰国王时,于温莎城堡的一次比武会上成立的。

    说起来,嘉德骑士团的名字来历也是因为这次贵族集会。

    黑太子本来是打算叫圆桌骑士的,鉴于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骑士狂热者,他一直想象传说中的亚瑟王那样掌握一支世界上最优秀的骑士团。圆桌骑士这样富有意义的称呼,无疑是个好名字。

    但偏偏在那次开场前的舞会上发生了一件事,在黑太子和一位女伯爵跳舞时,伯爵所穿的吊袜带突然从裙子里掉了出来,看到的贵族和骑士无不在嘲笑这位女伯爵。黑太子一时生气,就把吊袜带捡起来并戴在了自己的佩剑上,并表示“心怀邪念者该感到蒙羞”。这句话后来还被特意刻在了骑士团成员的蓝金色徽章上。

    黑太子因此决定:“别管什么圆桌骑士了,我要成立嘉德骑士。”

    嘉德正是吊袜带的意思。

    后来这位女伯爵成为了王后,生下了奥古斯特。伦敦的贵妇们曾风靡一时的纷纷希望自己的生命里也能遇到这样一段浪漫的爱情。

    咳,扯的有点远。

    说回温莎城堡,那里曾是黑太子练兵的地方,绝对是个适合让骑士生活的城堡。在黑太子退位后,温莎城堡移交到了理查二世的手上,那个时候理查二世还和自己的第一任王后凯瑟琳处于蜜月期,为了讨好王后,理查二世在重修温莎城堡时,在最显眼的吊桥门上刻上了代表“阿拉贡的凯瑟琳”的石榴标志
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后来帝后失和,凯瑟琳前王后在被迫离婚前,设法让理查二世同意了一件事,把象征了他们感情的温莎城堡交给了玛丽小姐管理。

    名义上温莎城堡还属于国王,但它实际的主人其实是玛丽小姐。

    而玛丽小姐……

    “她更适合在边境的城堡练兵、圈养骑士。在伦敦附近反而放不开手脚。如果你懂我的意思。”拉斐尔进一步介绍道。

    “!!!”

    奥古斯特秒懂,玛丽小姐其实怕理查二世忌惮她。如今玛丽小姐能和理查二世还算“和平”的相处,是因为理查二世根本没把玛丽当回事儿,一直觉得她就是个小姑娘,顶多倔强了一点,爱顶撞了他一点,却并不会造成什么威胁。所以他可以纵容玛丽,不会真的动怒于玛丽一次次的与他争执。

    可一旦理查二世觉得玛丽小姐其实早已经成年,有了自己的小心思,那玛丽小姐的那些争吵就会从父女不和,上升到挑战王权。那事情就大了。

    奥古斯特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了,他离长大到构成威胁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再加上他的骑士团其实挂着的是嘉德骑士团预备役的头衔,对于理查二世来说,那是他相依为命的哥哥的武装力量,他不会感觉到威胁,只会有被保护的安全感。

    “我可以拿我在边境的城堡和玛丽私下交换!”奥古斯特名下的产业有很多,一处边境更大的城堡他还是能够还得起的。

    拉斐尔一愣,他其实想说的是反正温莎城堡玛丽也没用,她那么疼奥古斯特肯定愿意借给奥古斯特。

    没想到奥古斯特却无师自通了这种利益交换的方式。比起打感情牌,明显是这种大家不吃亏的方式更好些,互惠互利,还不伤感情。以玛丽小姐的脑回路来看,她也不会觉得她这样是被奥古斯特划分界限,反而只会欣慰于奥古斯特与日俱增的交际技巧。

    为什么拉斐尔如此笃定?因为刚巧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住的地方解决了,却只是第一步。

    真正的麻烦还在后面。

    本地的社交圈奥古斯特并不想就此落下。

    贵族这个阶级是很矛盾,内斗的厉害,却又在关键时刻异常团结。奥古斯特不可能放任他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人脉圈子再次回归与他生疏的状态。奥古斯特不傻,他深知这些都是日后他在伦敦站稳脚跟的资本。

    所以,布里斯托尔这里势必是要留下一些心腹和骑士,替奥古斯特作为沟通的桥梁,也替他管理他的封地。

    剑桥离布里斯托尔相对来说远一些,奥古斯特明显就能够感觉到他对剑桥的控制有点力不从心,没有布里斯托尔和格洛斯特那般如臂使指。他绝对不能等他搬去伦敦后,让布里斯托尔变成第二个剑桥。

    可是,留谁也就因此变成了一个大问题。

    有些人受家庭拖累,没办法跟着奥古斯特走;有些人却一心想去更广阔的空间闯荡。但谁也不会、也不敢对奥古斯特这个公爵阁下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很容易就弄巧成拙,滋生没必要的怨恨。

    他才九岁啊qaq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复杂的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