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27章 Message027:
    不管是何种活动,最重要的存在意义,最后总能被奥古斯特归类为吃。猎鹿之行也是一样的,篝火烧烤,油滋滋、香喷喷的全鹿宴才是最令人期待的。

    鹿肉的味道还是不错的,肉质鲜嫩,口感极佳,有点类似于牛肉,多汁味美。用罗素书里的话来说就是:“与热乎乎的牛奶麦粥一起食用,将它呈献给陛下,是令人愉悦的享受”。再夸张一点的说法就是:“这是属于上帝的美味佳肴,是伟人的食物。”

    奥古斯特是没尝出来那么多感触啦,他只是单纯觉得烤成金黄色的油酥皮不错。

    谢天谢地这一次的宴会不再是有关奥古斯特,公爵阁下只需要表现的说过得去就行,贵族那一套繁琐的礼仪就交给他叔父理查二世来装逼吧。

    鹿肉作为一种高级红肉,在狩猎后的宴会上具有一种等级划分大于吃肉本身的仪式性。仿佛每个参与其中的贵族都生而知之的明白自己属于哪个等级、切割鹿肉时该遵循何种角度顺序以及不同的人会得到不同的哪一部分的肉。

    奥古斯特可以负责任的说,他就不知道。

    为奥古斯特上菜的贴身男仆对奥古斯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看来奥古斯特需要学习的课程又要加上一项了。

    ……在中世纪像装个逼都不容易。如果有幸能回答现代,在看到哪个种马文的小说里,说从未接受过礼仪教育的主角,却能表现出令仍惊叹的贵族仪态时,他一定糊那本书一天!中世纪的装逼,并不只在言行举止啊,他们蛇精病连什么人吃什么部分的肉都有严格的制度啊,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你来蒙一个我看看!

    要不是奥古斯特是个小孩子,兼之又有人所共知的那傻乎乎的七年,以及拉斐尔坐在他身边似笑非笑的对他人的威胁眼神,奥古斯特早不知道要被群嘲到什么份儿上了。

    心好累。

    咳,从别人的八卦里,奥古斯特顺便明白了一件事,他之前遇到的鹿之所以都那么一脉相承的傻,不是因为幕后团队准备的不走心,而是太走心。

    为了狩猎能力不同的贵族们都能体会到不虚此行的乐趣,鹿园管事将鹿和其他猎物按照品种、温驯程度等人为的分了好几个等级,圈养在不同的区域。鹿园管事事先已经和贵族的骑士们沟通过了,什么样的水平去应付什么样的区域狩猎,这样大家都满意,还安全。

    奥古斯特结合多方信息,默默给自己今天遇到的情况评了个级……大概和三岁的包子王储是一样的。

    此种待遇可不多见,连小女孩遇到的都会更高级点。

    或者这么说吧,奥古斯特觉得管事那里的等级划分大概是这样的:超危险——危险——普通——弱——比奥古斯特和包子王储更弱
兄弟鬼事

    就傻成斑比那样追着奥古斯特要吃的鹿,放眼整个鹿园,大概也就仅此一头。

    奥古斯特无处可以宣泄这种被小看了、且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只能应付这种等级的残酷现实,最后只能气的猛戳包子王储的脸。王储喝着碗里的牛奶麦粥,有点懵懂的仰头看着堂兄,任由堂兄揉扁搓圆,好脾气到让奥古斯特反而有点不舍得继续下手了。

    拉斐尔不得不在与人谈笑的空档,把奥古斯特的手从王储的脸上拿了下来,顺便在他耳边提醒:“一会儿的甜点是由鹿角和覆盆子果冻制成的,你要是不想吃,就最好现在多吃点。”

    “!!!”鹿角和覆盘子果冻是什么鬼?!

    “还有一道果味馅饼,但里面放了肉馅。”拉斐尔一脸沉痛的表示,今天的甜点基本都不在奥古斯特的食谱上,“驯鹿奶酪倒是还不错,口感像糖浆,也没有奇怪的辅料。”

    奥古斯特虽然没有直接说嫌弃,但明显加快了吃肉的速度,想要尽快吃饱,逃脱甜点的噩梦。

    最终,甜点没上来。

    因为宴会在进行到一大半的时候,助兴的游吟诗人没按照套路的开始了编故事,指桑卖槐。不过奥古斯特的肉也没算白吃,在别的贵族不得不饿着肚子围观由此展开的骂战时,奥古斯特已经酒足饭饱,用最饱满的精神状态,闪瞎了一群劳累一天并不善于忍耐的贵族的眼。

    游吟诗人在含沙射影着帝国风云,好比国王突然认了未婚妻当妹妹,其实是因为他劈腿了别的美人。凯瑟琳.霍华德,一个胸大无脑、与“水性杨花”第二任王后同出诺福克公爵府的知名花瓶。

    但这话语里背后所代表的其实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三角恋,而是宗教之争。

    场面变得很难看,越来越多人被拉下了水。包括拉斐尔,他宗教立场的飘忽,成为了别人攻讦他的手段。

    拉斐尔曾成功做到让新教的人以为他是新教支持者,让天主教派的人以为他是天主教支持者。有人讽刺他这是投机,借此来暗喻理查二世,希望他能不要再继续摇摆。

    理查二世在宗教信仰上,真心不是一个多么立场坚定的国王,谁对他有利,他就信谁。第一任王后是天主教,所以为了顺利娶到第二任王后,理查二世就选择了新教;后来为了娶第三任王后,他又拒绝承认他和第二任王后的新教婚礼是合法的;如今嘛,他认了新教公国的安妮公主当王妹,貌似又有向新教倾斜的意向。天主教派不愿意看见好不容易拉拢回的国王琵琶别抱,就也学着克伦威尔,找了个美人来引诱花心的国王。

    新教一看,这还得了?能忍?开撕吧!

    然后,就撕了起来。

    江湖谣言,拉斐尔便是这次帮凯瑟琳和理查二世从中牵线的人,所以拉斐尔也不幸躺枪。

    奥古斯特没关注其他,只默默在心里记下了一笔,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这大概就是他叔叔又要重新开始亲近天主教派的前奏了,奥古斯特在很多事情的决策上也就要开始有一些变动。好比→_→他封地里那座停停修修、修修停停的百年教堂,大概又可以开始动工了。

    最后吵到国王动怒,宴会才终于不尴不尬的草草结束
我心荡漾 下部

    王太后精神不济,早早的回宫睡下了,没看到这场大戏,倒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理查二世一路阴沉着脸,直到回了王宫也没有好转,只叫上了拉斐尔去他的书房,完全没管自己的子女们是否还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饿着肚子。

    幸好,玛丽小姐对此颇有经验,还没回宫就已经让人备好了热热的食物。

    即便玛丽小姐嘴上的话依旧不好听,但伊丽莎白小姐和包子王储还是一起笑嘻嘻的给了玛丽小姐一个大大的拥抱。玛丽小姐还在努力嫌弃着他们有失体统,却也没有拒绝那份在寒冬中的温暖。

    外面是白雪皑皑,王宫内是壁炉焰焰。有钱就是好!【喂。

    奥古斯特也被强迫着一边烤暖,一边喝了些燕麦粥。玛丽小姐坚持认为奥古斯特并没有吃多少东西。

    “我还不知道你吗?竟喜欢些奇奇怪怪的东方菜。”玛丽小姐在没见到奥古斯特之前是很想他的,但等见了面、见多了之后,就变成了想数落他,从“早睡早起能害死吗”到“不许挑食要营养均衡”!

    包子王储胆子大一点,在玛丽小姐这么说之后,还敢和回到王宫后又缩回壳子里的伊丽莎白小姐交头接耳,嘀嘀咕咕。

    玛丽小姐横了他一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在说我坏话!”

    包子王储就这点好,从不撒谎,他大大方方的交待了:“玛丽你明明也更喜欢吃法国菜,奥尔怎么就不能有所偏爱了?我觉得东方菜挺好的。”

    奥古斯特终于回想起今天下午他觉得不对劲儿的地方是什么了:“你们都知道我喜欢吃中餐?”

    “为什么不?”王储奇怪反问。

    “你以为王宫最近每天餐桌上固定会有的几道中国菜是为了谁才出现的?”伊丽莎白小姐一唱一和。

    “……”奥古斯特以为那是为了照顾拉斐尔的口味啊,他还为此庆幸了好久。

    玛丽小姐直接上手捏了捏奥古斯特滑嫩嫩像布丁的脸颊:“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傻布丁。父王有事没事就爱把你挂在嘴边,你的那些小爱好你还以为是个秘密吗?我敢打赌你这次肯定也带着你的床头读物,《马可.波罗游记》,恩?”

    “!!!”奥古斯特的心中突然有一种很不好、很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决定垂死挣扎的问一句,“耶尔、耶尔也知道了?”

    “他当然知道啊,我一直觉得他喜欢上中餐是受你影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奥古斯特的脑海里被这一个字霸屏了。他其实早就该意识到的,拉斐尔认识以前那个他,甚至可以说是很了解那个他,他当着拉斐尔的面骤然改变了自己的兴趣爱好,甚至可以说尽力掩饰着自己过去的喜好。这不明摆在告诉拉斐尔,我有问题吗?

    最可怕的是,这个有问题是出现在手机已经剧透过奥尔穿过来的这个敏感点上。两者前后相差不到一年,他恢复智商又恰好在一年前……

    妈妈,救命qaq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