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24章 Message024:
    说好的婚礼成了认妹仪式。

    大概正应了那句有情人终成兄妹吧……咳,中世纪的贵族们没听到这么洋气的理论,只能摆出一副始料未及的表情。更有人当场就想摇晃着国王瘦弱的肩膀咆哮“你几把在闹哪样啊?谁会认自己的未婚妻当妹妹,你倒是给我举个例子出来”!

    理查二世很淡定,他之前杀妻再娶,不也没有先例可循?但他还是照样做了啊,因为他是国王他说了算!要什么前例?!

    不仅如此,理查二世还煞有介事的给安妮公主戴上了一顶精致的宝石王冠,封了她一个“国王的姐妹”这种奇葩头衔。

    至于婚礼……

    国王表示,什么婚礼?我有说过吗?误会了吧?我们之前一直在准备的就是认妹仪式啊,看我真诚的眼神!哦,你说请柬上的内容啊,那是实习侍从官犯的一个小错误,我已经口头批评过他了,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吧,谁还能一辈子不犯错呢?

    背锅侍从官:没错,是我印错了。

    “英格兰和克里维斯的关系,就像是我和安妮一样,是兄弟,是姐妹,愿友谊长存,亲情永驻!”理查二世还即兴来了段慷慨激昂的演讲,顿时就拔高了这个认妹仪式的神圣感——

    ——个鬼哦!

    面对国王这样的睁着眼睛说瞎话,教堂下面的贵族们能怎么办呢?唯有鼓掌而已,还要纷纷点头附和,是是是,亲情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羁绊,是上帝赐予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克里维斯小公国派来参加公主婚礼的使者,对此也只能咬牙认了,毕竟是他们家公主先表示不想结婚的。

    是的,是安妮公主主动对理查二世提出来的。她没说这个主意的来源,理查二世也不想追究,只很高兴的当即就拍板同意了。

    奥古斯特看了眼拉斐尔,他百分百肯定这是拉斐尔做的,他自己都承认了,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拉斐尔目视前方,没有说话。

    说动安妮公主其实很简单,她并不是那种想不开的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同意用假画像来促成这桩相当于把自己当货品交易出去的联姻。她也许曾因为痴迷理查二世而做了些蠢事,但退团保智商啊,等她意识到爱情就是一场海上的泡沫,还没有一块面包来的有实用价值后,她就果断抽身了,

    安妮公主就这样高高兴兴的说服了国王,高高兴兴的成为了王妹,她甚至给每个“亲戚”都准备了见面礼,奥古斯特和拉斐尔也没落下
爱久见人心

    拉斐尔挺直着脊背和奥古斯特并排坐在观礼席的第一排,看上去再一本正经不过,但是在衣袖有技巧的遮挡下,他其实一直在悄悄把玩着奥古斯特的小肉手,仿佛那是一个多么好玩的玩具,他的嘴唇近乎没动,却也清晰的发出了声音:“你的生日愿望成真了。”

    吹灭生日蜡烛用以许愿的传统由来已久,虽然在中世纪的时候那其实只在神圣罗马帝国流行,可却不代表英格兰的贵族们就对此一无所知了。

    奥古斯特生日那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老管家的殷勤期待中,吹灭蛋糕上的蜡烛。他闭眼许愿,再次对上帝说,希望仁慈的他能够阻止理查二世这场注定不能给任何人带来幸福的婚姻。即便奥古斯特心里很清楚,上帝并不负责帮人实现生日愿望,但他还是许了。

    然后,拉斐尔就用事实告诉奥古斯特,神做不到的事情,我能。

    “开心吗?”拉斐尔问奥古斯特。

    奥古斯特低头,心头有百般的滋味,他说:“明明应该是我让你开心的。”

    “我很开心啊。”你开心,我就开心咯。

    奥古斯特很认真的想,拉斐尔要是再这样甜下去,他就真的要控几不住记几的去日他了!这种想法超危险der!严肃脸!

    理查二世还在很认真的进行着他的认妹仪式。之前对婚礼的准备什么都没白瞎,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头而已。仪式结束后的宴会照常举行,精致的法兰西菜肴,一直跳到天明的舞会,甚至连最后把食物施舍给教会粥棚的步骤都没有落下。

    贵族们想开的速度比新出炉的王妹还快,毕竟他们本就不太想祝福这场婚姻,能不结自然最好,他们也没觉得白来,国王认妹也是件大事,对吧?!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比一开始参加婚礼时更加高兴了一点点的笑容。伊丽莎白小姐迫不及待的派人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真的没有出席婚礼的王太后;包子王储还有些懵懂,只傻乎乎的喝着儿童饮料;玛丽小姐依旧板着脸,不过她破天荒的和她的男伴跳了第五支舞,这位男伴严格来说也算是皇室成员,他的外祖父是威廉二世的兄弟,据说他会继承兰开斯特公爵的爵位,到哪都爱带着一朵象征了家族的红玫瑰。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在这样一片祥和里,其实也有不和谐的音符,托马斯.克伦威尔部长便是其中之一。

    克伦威尔是理查二世的宠臣,作为国王鹰犬的资历比拉斐尔还老。他获封了埃塞克斯伯爵,为理查二世张目,做过不少挨骂的事儿,好比力促国会通过了一系列有关于宗教改革的法案,也好比让玛丽小姐恨之入骨的,没收了英格兰境内大大小小四千座教堂的财产。

    简单来说,这位大人的权利地位曾比拉斐尔更高。

    一个“曾”字,道出了多少辛酸。克伦威尔没什么根底,唯一的倚仗便是国王的宠爱,人生如履薄冰,一步踏错,便是万丈深渊。

    然后,他就真的踏错了。

    这事儿其实才过去没多久,但却是理查二世最痛恨的——正是克伦威尔帮助安妮公主在画像上造了假,公主是他推荐的,画师也是他推荐的
我心荡漾 下部

    可想而知,当理查二世满怀激动,带着昂贵的女士黑貂皮大衣,乔装去罗切斯特先睹美人风采时的心情有多卧槽。说好的“超越了马特小姐,就想太阳遮蔽了月亮的光辉”呢?这几把也是真的敢吹啊!

    马特小姐是法兰西如今一个红的如日中天的女歌剧家,美到模糊了性别、震惊了欧洲,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为她疯狂。

    理查二世心知肚明所谓的“超越了马特小姐”肯定是经过艺术加工的说法,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加工!渣的特别纯粹的理查二世,吓的连夜就乘船跑回了伦敦,顺便厌弃了胆敢欺骗他的克伦威尔。此前屈居第二的拉斐尔便趁势崛起,成了新的权势顶峰。

    克伦威尔骑虎难下、束手无策,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硬着头皮继续用新教公国的友谊来说服理查二世。他坚信等结了婚就好了,日久生情嘛。

    结果等啊等,却等到了国王和公主拜把子的消息。衬的之前进退两难的他宛如一个智障,不得不看政敌与政敌把酒言欢。

    最终,克伦威尔还是没能忍住,他叱咤伦敦这么多年,对旁人的权利挑衅早就没了什么耐心,他走到拉斐尔身边,诘问他:“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拉斐尔无辜反问:“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部长大人。我该说什么?”

    “我曾以为你虽然与我不和,但也只是新教内部权利更迭的问题,没想到你竟然会去对保守派摇尾乞怜!”克伦威尔年轻时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深深的得罪了天主教派,也就是旧教、保守派,随便怎么称呼。他只能把自己标榜为彻头彻尾的新教派,促进和克里维斯的联姻,也是想进一步加深新教在英格兰的影响。

    如今这个计划说成功也成功了,说失败却也失败了。盟友拉来了,功劳却没算在克伦威尔的头上。

    克伦威尔还听说,拉斐尔为了巩固地位,甚至不惜帮助诺福克公爵等保守派重新接近理查二世,令国王的信仰再次受到了动摇。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面对克伦威尔气急败坏的咒骂,拉斐尔连眉毛都没皱一下,因为克伦威尔对于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他干嘛要把一个将死之人看在眼里?拉斐尔优雅一笑,欠身,并未打算做任何解释,只是说:“您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那么恕我失礼,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不等克伦威尔回答,拉斐尔已经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了,一如他说的,他并不在乎克伦威尔说了什么。

    各种重要的事情.奥古斯特阁下,正在等着拉斐尔过来找他,并神神秘秘的说:“我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你猜到了我就告诉你。”

    这种伪命题换成谁都会生气,只有拉斐尔特别,因为他已经猜到了:“理查说等过几天事情结束就补上之前的承诺,带你去鹿园,对吗?”

    “你怎么知道?”奥古斯特一脸见鬼的表情,这也太料事如神了。

    拉斐尔抬手,用冰凉的手指坏心眼的捏了捏奥古斯特的脸颊:“你以为是谁提醒的理查?”

    “啊啊啊,我要在伦敦住到地老天荒啊,不回布里斯托尔了!”奥古斯特特别严肃的开始考虑起了这件事的可操作性,毕竟布里斯托尔没有拉斐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