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22章 Message022:
    决定为奥古斯特的生日大操大办,这是理查二世的主意。但真正执行这个计划,并且把想法完美变成现实的,却是拉斐尔。

    黑发青年无疑是极优秀的,这体现在方方面面,大到替国王处理朝政,小到为侄子精心准备一场宴会。大厅的布置奢华又不失品味,仆从的服务热情又井然有序,客人们无不交口称赞,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预订公爵阁下的下一次宴会邀请了。

    奥古斯特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他两辈子是一直都很想要个这样的宴会的,高朋满座,古堡香槟。拉斐尔点出了让奥古斯特心花怒放的精髓——只为他。

    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咋地?

    也许在举办过无数次之后,奥古斯特会开始厌烦这样充满了虚假笑容和形式上和谐的宴会,但至少在他从未拥有过的此时此刻,他很喜欢这个独特的生日礼物。每一处都正正好的符合了奥古斯特的期待,无不体现着拉斐尔的用心与喜爱。

    奥古斯特受到环境影响,这些年也渐渐变得越来越热情奔放,当他激动的想抱着拉斐尔亲亲时,他就真的扑过去把小叔抱了个够。

    头一拱一拱的:“耶尔我要和你当一辈子的家人!”

    拉斐尔本来还挺享受的,听到这句话之后唇角的弧度微微有所下降,他道:“可是我不想和你当家人啊,怎么办。”

    奥古斯特一愣,然后就笑了。自古中二多傲娇,他懂!

    不给拉斐尔辩解的机会,奥古斯特继续道:“你是不是偷了我的想法,要不然怎么能把我最想要的都一丝不差的准备出来。”

    因为这也曾是我最想要的——这话在拉斐尔的喉头几经辗转,最终还是压了下去,他的眼神重新回到那个强大到仿佛无所不能的伯爵阁下频道,矜持的对奥古斯特笑了笑:“请把这当做与生俱来的天赋。我已经自动加大了你将来要给我的回报程度。”

    奥古斯特一时为美色所迷,来不及思考就已经点了头:“当然没问题!哪怕现在要亲亲也可以哦!十个够不够!”

    拉斐尔笑了:“我选择继续把这个惊喜留在日后。”

    被拒绝的公爵阁下有点小失落
爱你如焚。金色的呆毛耷拉了下去,表情中对亲亲的渴望却反而更加高涨,都快要溢出屏幕了,真的好想亲啊好想亲!

    越是不让做的,越想做,无外如是。

    然后,想干就干的公爵,左右环顾,见四下无人,便快如闪电疾如风的亲了上去。拉斐尔的面颊有点凉,但却细腻滑嫩,还轻微的有些弹力,简单来说,口感一级赞!就像是亲了一块果冻,带着香甜到恨不能让人一口吞下的气息。

    大概奥古斯特的速度真的很快,连一向武力过人、警惕机敏的拉斐尔也没能反应过来,面对被偷亲一事,他的态度特别正直:“这是你偷亲,不算在奖励里。”

    “可以可以!”自觉占了便宜的公爵阁下,如今基本就是“你是美人你说了算”的痴汉状态。

    这对叔侄没能腻歪多久,真正的宴会就开始了。

    宴会嘛,总离不开跳舞和吃食,在还不怎么流行自助餐、无法把两者完美融合在一起的中世纪,贵族们一般会选择先在无比长的长条桌上吃饭,然后稍事休息(绅士们抽烟,女士们换装补妆),再开始舞会。

    餐桌桌面由猩红为底、金色为边的刺绣羊毛布覆盖,边角自然垂落,直至地面。羊毛布之上,还有加另外两层较短的白布。

    奥古斯特以前看英剧的时候就好奇过这种布置是为了什么,如今正式破案,餐桌上多铺的白布,是为了在切面包用的木板被端上来后,更好的保护长桌的底部。也可以被当做餐巾放到膝盖上,解放双手,自由就餐。当然,每个人的餐盘中都还有正式的纯白餐巾,叠的就像是主教的帽子,照顾到了贵族们的方方面面。

    长桌的尽头,有一个座面是封闭成箱式的高靠背椅子,那是国王的座位,象征着尊贵与威严。椅背上有橡树叶与百合花的拱券浮雕,好看是好看,坐上去的舒适度却不提也罢。其他人的椅子就摆放在台子的下方,形成一种群星拱围的感觉。

    当所有人就坐后,就可以正式就餐了。

    英格兰的料理富有无穷无尽的创造力,等级森严的就餐礼仪也是不遑多让。

    奥古斯特在这里说的自然不是大家基本都知道的那些什么餐刀餐叉的摆放,和吃什么时必须要用几号刀叉的小儿科。他要说的是在中世纪时期,贵族们对不同肉食的切割方式都是不同的。

    为此甚至有人专门出了书,来具体的讲述这项贵族们必会的技能。好比在罗素的《教养之书》里,尽是诸如“驯服这只螃蟹”、“断开那只麻鸦的关节”、“展示你的母鸡”等看起来有些搞笑又有些古怪的话。

    中世纪的人们相信,在餐桌上对食物进行完美的切割,是一种骑士技巧的另类展示。在与国王同桌而食时,这种特殊的装逼技巧会达到顶峰,贵族们都想给国王留下自己勇武过人的深刻印象。甚至他们从小接受教育时学习这样的就餐礼仪,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在皇室举办的宴会上展示自己。

    奥古斯特带来的见习骑士中,有个小男孩能把小牛的头切出十六个步骤,并且切线十分完美。令奥古斯特叹为观止,都忍不住想为这门行为艺术鼓掌了。

    当然,没鼓成。奥古斯特右手边的拉斐尔及时制止了他。

    奥古斯特不需要对理查二世展示什么,但他需要让在座的大贵族们看到全新的他,击破之前流传的格洛斯特公爵是个傻子的肆意八卦
一品贱奴

    拉斐尔当然为奥古斯特特意准备了这样的展示空间。在一道道的美食里,会有一道特定的只能由国王or地位高的大贵族切割的肉食。也不知道拉斐尔是怎么和理查二世说,让国王同意了让奥古斯特代劳。这给了在座的贵族一个国王很重视奥古斯特的信号。

    拉斐尔做的还远远不止如此,他不是个做好不留名的类型,他为奥古斯特做了多少,奥古斯特就肯定知道多少。

    好比在切割方面,就是拉斐尔帮奥古斯特作的弊。

    切割怎么作弊?

    这个就要解释一下了,中世纪所谓的切割,其实和大众理解里的那种直接切,是不同的。贵族们不止要切,还要复盘,就是在切完之后重新摆盘,还要摆出高贵又漂亮的样子。简直有病。但这种有病的做法,却广为流行,哪怕是到了现代也一样。

    奥古斯特得到了一只皇室标配的白天鹅,由于工程量巨大,需要提前准备,这也就给作弊留出了空间。

    在菜品被端上来的时候,已经是即将完成的半成品了,奥古斯特需要做的步骤仅仅是“提起天鹅”。

    “提起”是中世纪有关于最后一步切割的专业术语。

    被重塑好的天鹅,头戴金色王冠,微微弯曲的脖子上挂着精致的花环,鸟喙甚至都镀了一层金。姿势庄重又矛盾,就像是芭蕾舞里濒死的天鹅,透着一种面对死亡的哲学。

    咳,这话当然不是奥古斯特说的,是赞美他的那些贵族们用抑扬顿挫的咏叹调说的。

    奥古斯特不准备对此发表任何意见,有些吐槽他只能留到自己的肚子里。

    在体积庞大的天鹅身体里,藏着用烤燕麦粥组成的类似于馅饼的东西,酥皮为盖,盖上还配有皇室御厨苦心孤诣弄出来的面天鹅装饰。奥古斯特的任务就是提起这个盖子。在提起的瞬间,匣中物便会弹跳而出,引得在座的宾客惊喜的笑起来。

    好吧,没什么好惊喜的,这种事情大家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可他们依旧会很给面子的表示出适当的惊喜与笑容。

    宴会的重头戏圆满结束,奥古斯特在英格兰最顶级的圈子里有了一个十分完美的亮相。

    大家都在赞美公爵阁下天使的容颜、优雅的仪态以及超神的切割技巧,虽然流于表面,但这种形式对于初入社交圈的奥古斯特来说却是最重要的,那会为他以后的贵族人生打下坚实的基础。

    拉斐尔费心准备了这一切,给奥古斯特、也让奥古斯特给别人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回忆。

    宴会之后是舞会,伴随着燃烧了整整一夜的盛大烟火、唱诗班集体吟唱的《赞美颂》以及在圣诞树下堆积成山的双重礼物,奥古斯特迎来了他九岁的人生。

    拉斐尔搂着奥古斯特一起站在阳台上看礼花,他在他耳边低声说:“圣诞礼物送完了。准备好拆你的生日礼物了吗?”

    “!!!”

    【妈妈我要娶这个男人!】的九宫格再一次开始在奥古斯特的脑海里魔性循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