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19章 Message019:
    讲真,奥古斯特是怀揣着一颗准备宫斗、成为斗士的心,启程前往伦敦的。123言情、起-点仿佛同时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英格兰王宫的常驻人口是四个认,加上奥古斯特、拉斐尔和常年不在伦敦的王太后也才七个,召唤神龙的格局倒是够了,可宫斗……谁斗谁?

    四个只适合当宫斗道具的老弱病残,外加一个更热衷于在外面“拯救世界”的拉斐尔,数来数去就只剩下冤家一样的理查和玛丽父女了,他俩倒是积怨已久,可玛丽小姐是个奉行“能正面怼就绝不哔哔”的奇女子,国王又如何?她不高兴了照样甩脸色
好想和你纯纯爱(宠溺)!根本不需要技术含量!

    家庭琐碎,一地鸡毛,每天都能听到理查二世中气十足的吼声在汉普顿宫顶上回荡。

    吼声翻译过来的大意是:我是你爹,你是我女儿,你敢不敢给我点面子,不要什么事都告家长(老祖母王太后)?

    玛丽小姐往王太后虽娇小却显得格外伟岸的身后一站,分分钟就能摆出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jpg”的脸。

    理查二世就更生气了。

    如此循环往复。

    奥古斯特作为吃瓜群众,可以说是大开眼界,生平第一次见人能把宫斗斗的这么简单粗暴,又富有生活气息的。服气。

    不仅如此,那天,在好不容易看到最有潜力成为白莲花的伊丽莎白小姐,陪王储玩游戏的时候被王储一不小心推倒之后,还没等奥古斯特脑补完伊丽莎白小姐是准备走默默流泪把痛苦一个人背路线,还是走明背暗嚷嚷路线,伊丽莎白小姐姐就已经自己爬起来,气势十足的撸起袖子,扯过王储的包子脸就是一顿狠捏。

    包子王储配合态度极其良好,任捏不说话,最后红着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问:“利兹你不生气了吧?那下次还陪我玩吗?”

    伊丽莎白小姐很不争气的说:“当然玩啊。”

    整个王宫里就两个孩子,哪怕一时生气,最后总还是要和好的。没办法,这是玩友之间的共生关系,就像是上学时一起去厕所的友谊那样坚固。别看玛丽小姐如今一副日天日地日空气的霸道总裁样,前几年她也是很热衷于和伊丽莎白小姐一起与布偶娃娃喝下午茶的。

    这条珍贵的情报来自于拉斐尔伯爵的友情赞助,他话里有话的对奥古斯特道:“不玩娃娃了,不是因为她不喜欢了,而是因为有更好的代替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拥有一张标准洋娃娃脸的公爵大人,歪头,眨巴眨巴蓝眼睛,不是很懂。

    彼时拉斐尔正伏案处理着小山一般高的文件。

    年关将近,国王已经自说自话的给自己安排了一个会放到明年二月情人节之后的新婚+蜜月长假,身为国王之下第一人的拉斐尔便只能默默承受起了他这个年纪所不应该有的辛苦工作。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不忘时刻关注奥古斯特的学习,一边工作一边监督侄子的拉丁文阅读能力,简直感动英国好小叔!

    但他的侄子奥古斯特却依旧在百忙之中还不忘走神,这让他心理有点小不平衡。

    和奥古斯特相处的越久,拉斐尔的表情就越多变,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只会微笑的二级面瘫了,他咬牙切齿道:“不要告诉我你忧伤没有宫斗的理由,只是因为无法合情合理的和伊丽莎白抢王太后的茴香糖,有点丢脸。”

    奥古斯特鼓着一张包子脸,认真讲,这就是事关茴香糖的战争啊!

    “那种白色小药丸到底有什么好吃的?”拉斐尔充满了不解,反正他就很不喜欢吃,“你知道它最初只是传教士为了方便给孩子喂药而研究出来的糖衣吗?”

    “我造啊。”但他还造除了茴香糖,中世纪也没别的什么糖果可吃了
穿越未来之填坑。而且糖不是重点,重点是爱!三个孩子里,祖母必然要有一个偏爱!那个人只可能是他!

    拉斐尔:“……她不是私下里又多给你了一盒吗?”

    “她给了所有人!你敢说你没有?”

    “我敢说。”

    奥古斯特:“……”

    拉斐尔揉了揉奥古斯特翘着呆毛的头:“好了,不开玩笑,我知道她每个人都会多给,这是维持家庭和谐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让每个孩子都坚信他or她是最受关注的。说实话,值得你学习,毕竟长辈之间也存在谁是孩子的最爱的竞争。”

    “对啊!”奥古斯特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我应该让祖母知道她也是我的最爱!”

    至于怎么表达这种爱,公爵阁下在和伯爵大人反复讨论之后,自认为自己想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好主意——讨好人嘛,不外乎投其所好,王太后一把年纪了,不缺钱也不缺爱,仅剩下的兴趣就是甜食了。奥古斯特刚巧知道怎么做牛轧糖。

    奥古斯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尝试着和微博上的美食教学视频学做了不少东西。冰激凌啊抹茶芝士什么的,结果,咳,黑历史不提也罢,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只剩下了牛轧糖。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拉斐尔刚巧也提起了牛轧糖……的祖宗。那还是十字军东征的时候,从东方带回来的一种类似于点心又类似于糖果的东西。原材料是核桃和蜂蜜,传入法兰西后有所改进。奥古斯特如今想要再次改进,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与无厘头。

    简直是瞌睡了就被递了个枕头。

    “我爱死你了,耶尔!”奥古斯特主动抱住了拉斐尔,还脸贴脸的蹭了蹭,软乎乎的。

    拉斐尔一脸不明白奥古斯特到底顿悟了什么的表情,但也趁势挑眉,环胸,似笑非笑道:“抱一下就完了?”

    “恩?”奥古斯特一愣,那你还要什么?

    拉斐尔抬手,用白皙细长、戴着一个男士戒指的食指,在自己吹弹可破的脸颊上点了点:“我觉得不管我做了什么,能让你这么兴奋,都值得一个吻。”

    奥古斯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美人你这么主动,小心我把持不住啊我和你讲,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美人却还在无知无觉的催促:“快点,我看到你吻王太后了,别假装业务不熟练。”

    奥古斯特终于意识到了,拉斐尔美人根本就是中二期还没过,别人有的,他必须有,别人没有的,他也要有。

    既然如此,也不算是他在占便宜,对吧?资深同性恋奥古斯特同志,在差点把一颗老鹿都要跳出来的刺激里,心一横,眼一闭,就……

    ……没吻住。

    美人躲开了。

    奥古斯特:exm?

    “先攒着吧,我下次要一起兑换个大的。”拉斐尔老神在在道。

    没亲到的奥古斯特,突然有点小失望呢
重生空间之仙缘仙居。他盯着美人白里透粉的脸颊口干舌燥,正应了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哪怕这个建议明明一开始是拉斐尔提起的,可最后被撩的挠心挠肺的反而是奥古斯特。但他也只能点头同意,顺便腹诽,大的?怎么大?大保健吗?咳。

    然后,奥古斯特就这样兴致勃勃的带着他的老管家去搞牛轧糖的发明制造了。

    玛丽小姐也终于有了机会,在私下里和拉斐尔面谈。具体谈话内容不可知,唯一能透露的是他们讨论奥古斯特的那部分。

    “你到底和布丁说了什么?”

    “我只是在给他找点事情做。”拉斐尔觉得奥古斯特之所以爱胡思乱想,归根到底还是闲的。就像是当年的十字军东征,后世有不少学者对于十字军东征的理由猜想里,都不约而同的加了一条——给骑士阶级找点事情做。

    当然,十字军东征还有很多其他更加神圣的理由,可依旧无法掩饰在征战开始前,教会就已经对骑士们因整日游手好闲而闹出来的社会问题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骑士们有事干了,内部矛盾自然也就不那么尖锐明显了。奥古斯特也一样。

    “但愿你还记得与我的约定!”说完,玛丽小姐就离开了。

    那天晚上,拉斐尔变成了整个汉普顿宫里最忙的人,他前后分别与好几个人进行了一场秘密对话。

    然后在紧随其后的某天早上,终于有事情发生了。

    就在王太后休息好,准备与大家一同前往鹿园的时候,真正的家庭大战爆发了。导-火-索是一封理查二世过去写给第二任王后安妮.博林的情书。

    安妮公主在当天下午抵达了汉普顿宫,带着信狠狠的闹了一场,据说她因为这封情书而在女伴面前丢尽了脸。

    这还不算完,善于作死的理查二世在情书的最后还写了日期。

    那个时候他可还没和第一任王后离婚呢,准确的说,那个时候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甚至还没有破裂。虽然全天下都知道第二任王后是未婚先孕,和国王奉子成婚。但至少在这封情书暴露之前,玛丽小姐一直以为父王是在和她母后分居多年、提出好几次离婚而没能如愿后,才忍无可忍的出轨了第二任王后。

    王太后本就不喜欢儿子的多情,对第四任王后全无好感,如今见对方引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她也怒了。

    捅了马蜂窝的理查二世,变得根本不像是个国王,在未婚妻、女儿和母后三人间来回的周旋游走,道歉道的头都快抬不起来了。

    但安妮公主依旧咄咄逼人,让连番大戏在汉普顿宫上演。

    理查二世有着所有渣男最显著的劣根性,他可以为了情趣伏低做小的哄你一时,却不会一直忍耐哄你一世。特别是他还需要哄母后和女儿,对于未婚妻的三分忍耐降到了一分,怒气值最终冲破了理智,他对未婚妻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借故拂袖而去。

    奥古斯特无语问苍天,看来他期待已久的猎鹿之旅看来是没戏了,国王已经没有心情在把鹿肉当做新婚礼物送给自己的小妻子了。

    鹿又招谁惹谁了呢?

    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