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15章 Message015:
    怀特霍尔宫,又称白厅。是英格兰政府的所在地,同时也是国王如今最主要的居住场所之一,地价……一直是英格兰之最。因为曾经的政府中枢——老王宫威斯敏斯特宫——就在这附近,如今威斯敏斯特宫依旧是政府中枢,只不过在一场大火之后,它寝宫的职能转变成了国会的法庭
一品贱奴

    理查二世喜新厌旧的毛病,不仅体现在频繁□□上,也体现在他不断更换住所上。

    比起到处都充满了历史味道的老王宫,明显是怀特霍尔宫和汉普顿宫这种走在时尚前沿的建筑更得陛下的心。

    理查二世能够拥有这样杰出的建筑,最需要感谢的还是沃尔西大主教,就是那位“慷慨”的把汉普顿宫送给黑太子的红衣大主教。在他疯狂敛财、富可敌国的人生顶点时期,他不仅出资修建了汉普顿庄园,还扩建了约克坊。

    约克坊就是怀特霍尔宫的前身,曾是历任约克大主教的官方住宅,如今是理查二世的心头好

    沃尔西,一位“就不利己、坚持利人”的“伟大”主教,曾雄心壮志的要打造出比国王更奢华的住所,然后,他成功了,再然后,房子收归国有了。他几乎可以说是倾一己之财力,为英格兰皇室贡献了当世最杰出的这两座宫殿。让我们一起为感谢他的付出而默哀三秒吧,他的故事充分告诉了我们一个人生真理——做人不要太嘚瑟。

    理查二世讨厌罗马教廷,与他童年时期沃尔西大主教的过分嚣张有着分不开的因果关系。

    奥古斯特抵达怀特霍尔宫时,右侧的部分还在修建中,修了好些年了,一如欧洲各地一修就是上百年的教堂。

    理查二世对于在一时激动下把汉普顿宫送给侄子这件事,其实还是很心疼的,但他拉不下脸再和侄子要回来,所以他正在致力于把怀特霍尔宫打造成比汉普顿宫还要奢华的王宫,据说设计图上的房间超过了1500间,不仅拥有汉普顿有的网球场,还拥有汉普顿所没有的保龄球场、斗鸡场和比武场。

    “比武场已经建好了,你最好让你的骑士们在伦敦期间也不要松懈训练。”玛丽小姐对提点道,“父王很有可能要和你‘娱乐’一下。”

    理查二世和他的哥哥黑太子一样,都对暴力美学有着异样的执着,只不过黑太子更倾向于亲自在战场上冲杀,而理查二世则喜欢坐在高处看骑士比武。这也是理查二世讨厌罗马教廷的理由之一,教廷一直很反对骑士之间粗鲁的比武,甚至几度出台了限武令。

    然并卵,骑士比武的风气依旧盛行,欧洲的大城市里随处可见各种比武场。骑士也以比武为荣,奥古斯特的骑士长安德烈是个中好手,只要他想,他可以不输掉任何一场比赛。

    奥古斯特给了骑士长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不是要安德烈必胜,而是要安德烈记得给他叔父留点面子。

    沉默高大如影子一样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保护在小公爵身侧的骑士长,全无异议的点了点头。

    玛丽小姐假装没有看到奥古斯特和他的骑士挤眉弄眼,只是忍不住搂了楼他的肩膀,再次亲切的称呼他为“哦,我的小布丁”。

    怀特霍尔宫是个十分庞大、复杂的复合型建筑群,拥有多重职能。布丁公爵在两位小姐姐的引领下,走的一双小短腿差点都要断掉了,都还没能走到叔父面前。觐见国王就是这点不好,你不能一路乘车到达房门口再停下。

    玛丽小姐时刻关注着奥古斯特的情况,每隔一会儿,她就要停下来关心的问上一句:“要不要我抱着你?”

    这话不是说说,是认真的。在玛丽小姐保守的冬裙下,藏着力大无穷的体魄
同体

    奥古斯特为了面子,忍痛拒绝了。不是他的面子,而是玛丽小姐的面子,她已经十八岁了,但她的父亲却毁了她母亲在世为她联系过的两桩很好的潜在婚姻。虽然奥古斯特并不觉得结婚才是女性唯一的结局,可鉴于玛丽小姐此时此刻尴尬的身份和现状,嫁出去绝对是个好选择。毕竟她的表格兼前未婚夫可是皇帝。

    不是国王,是皇帝,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

    在中世纪的欧洲,只有一个皇帝,那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剩下的各国国王,名义上都只是国王而已。哪怕强大的罗马帝国早已经不复存在,但唯一的皇帝依旧维持着皇帝的体面。比起当“玛丽小姐”,“玛丽皇后”明显更符合玛丽的身份。

    玛丽小姐的父亲是英格兰国王,母亲是阿拉贡公主,姨母是卡斯蒂利亚女王,教会承认了她父母婚姻的合法性,他的表哥也曾有意迎娶她,无论如何她都不该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玛丽停下脚步,抬手,敲了一下奥古斯特光洁白皙的脑门:“不要为我担心,好吗?请把操心的工作留给我,我可是你的教母啊。”

    是的,身为堂姐的玛丽小姐,同时也是奥古斯特的教母。

    西方的教父母和华夏理解意义里的干爹干妈不太一样,它更类似于一个双重保障,如果教子的父母不幸去世,那么,教父母将会成为这个孩子的监护人,他们有义务保护并照顾孩子长大。这是一份责任,也是一份荣耀。一般会由父母最信任的亲人或者朋友担任。

    奥古斯特的教父是理查二世,教母曾一度空缺,因为很显然的,连黑太子都对自己弟弟不稳定的婚姻状态绝望了。

    直至两年多以前,玛丽小姐刚刚年满十六岁,她就在黑太子的郑重拜托下,成为了奥古斯特的教母。

    同时也成为了理查王储的教母。

    这被很多人视为玛丽小姐和理查二世破冰的信号,她此前有很多年都从未和自己的父王说过一句话,对于成为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教母更是抗拒异常,最后也不知道是被谁说服,才勉强答应同时成为两个孩子的教母。

    一边让女儿当王储的教母,一边又让女儿当王储的女侍官,真不知道理查二世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奥古斯特很想同仇敌忾的与玛丽小姐站在一条战线上,一起谴责渣男理查二世,但是……

    这就是人类最矛盾的一面了,理查二世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但他却是个好弟弟,好叔父。

    在黑太子坚持退位的那些年,是理查二世独自为哥哥抗下了全部的责难,收拾了黑太子在位最后一年留下的各种烂摊子,甚至至今都在坚定不移的支持着黑太子去做他想做的事情。更不用说理查二世把奥古斯特视若亲子的种种例子,给钱,给钱,往死里给钱。

    好吧,理查二世并不太会表达感情,可对于他来说就是如此,他喜欢谁,就给谁英镑。因为英镑是他最喜欢的。

    在奥古斯特来伦敦之前,黑太子特意给儿子写信,用意之一就是叮嘱奥古斯特不要意气用事。

    【我知道你喜欢你的教母,我也喜欢她,谁不喜欢她呢?玛丽是个嘴硬心软的可爱姑娘,你母亲当年也很喜欢她。可是喜欢一个人有很多种表达方式,你要选择的是对她最合适的,你懂吗,我亲爱的?对于玛丽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和她的父亲重归于好,最起码表面上要让大家觉得玛丽重新被国王重视了起来,这样她才能要回属于她的一切……】

    玛丽小姐并不是一直都在受到虐待的小可怜,她也曾有过幸福的童年,被理查二世奉为掌上明珠的过去
爱狱(军旅)。八岁的时候,玛丽小姐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城堡和领地,享受着很多只有威尔士亲王才会有的待遇。

    威尔士亲王是王储才能够拥有的头衔。

    那个时候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称呼玛丽小姐为威尔士公主,换言之就是称呼她为皇太女。

    可惜,美梦被未婚先孕的第二任王后打破了,理查二世欢天喜地的秘密迎娶了第二任妻子,并在三个月后……再次得到一个女儿,也就是伊丽莎白小姐。

    说实话,那个时候父王失魂落魄的脸,是玛丽小姐最快乐的回忆之一。

    如今理查二世和第三任王后有了儿子,玛丽小姐的威尔士公主梦彻底破碎,但至少她应该有个其他爵位。比起婚姻,手握重权明显更可靠一些。

    【……而能够给予玛丽权利和财富的人,是理查。我不是要你劝玛丽原谅理查,他也不该被原谅,只是希望你能稍微缓和一下他们父女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至少要表面和谐,对吧?相信我,玛丽也需要一个和她父亲“和好”的台阶,她是个大女孩了,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奥古斯特决定私下里先问问玛丽的想法,然后再决定是否听从话唠爹的建议。

    路程在大脑里充斥着一堆事情的时候好像突然变短了,当奥古斯特终于走到会客厅时,他发现其实也没有多难。

    不过,等在那里的却不是理查二世,而是玛丽小姐的另外一个教子,理查王储。

    三岁的王储正襟危坐在高靠背椅子上,双脚悬空,却绷的笔直,很努力的在让自己的一张包子脸表现出威严的味道。

    理查二世临时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不得不让全王宫第二尊贵的人来暂时招待奥古斯特。

    “你们可以下去了。”王储对姐姐道。

    伊丽莎白小姐提裙行礼,一句话也没说的沉默离开了。至于玛丽小姐……她早就离开了,根本没打算看王储一眼。

    当金碧辉煌的会客厅里没有其他人后,王储终于恢复了活泼,他从座位上下来,小跑着到奥古斯特的身边,邀请他和自己一起玩:“父王说你是我的堂哥,你会和我一起玩。如果你和我玩,我就,呃,把最好的玩具给你。”

    “如果我不愿意呢?”奥古斯特逗着小堂弟,大人的错是大人的事,和孩子无关。

    包子王储咬着唇:“那如果我封你当子爵,你愿意和我玩吗?”

    “……我不愿意。”公爵阁下如是说。

    “你!”包子王储很生气,他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身份足够尊贵、年纪又比他大一点但不至于大很多的玩伴,他和他的父王都很喜欢对方,但为什么对方会不愿意和他玩呢?王储失望极了,“那我只能封你当男爵了。”

    “噗。”奥古斯特终于也绷不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