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13章 Message013:
    奥古斯特无辜的眨眨眼,一双水汪汪的蓝眸里充满了无辜与天真的味道,他抱着还有一丝热气的牛奶杯,连气息都仿佛透着奶味:“因为父亲写信提到过啊,他总在抱怨缺钱、缺钱、缺钱。”

    这不是奥古斯特在糊弄拉斐尔,而是话唠爹真的很喜欢抱怨缺钱。哪怕他其实并不缺钱,他也坚持“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和“财不外露”的准则,不断的为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们搜要着他们应得那一份。烈士的性命是无论用多少英镑都换不回来的,烈士的家属和终身残疾的士兵有权用这笔钱得到更好的生活。

    拉斐尔挑眉,上下打量了奥古斯特一下,又打量了一下,却迟迟没有说他到底信了没有,直至奥古斯特再一次坐立不安,他才轻轻的道了声:“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

    奥古斯特竖起全部的防御工事准备应敌,敌人却根本没打算在今天发动总攻。

    拉斐尔只享受了一把被奥古斯特时刻关注的大明星感,等享受够了,他就抬手捏了捏奥古斯特滑嫩如鸡蛋的脸颊,表示话题结束,他们可以换一个了:“要先吃点东西吗?我让厨房准备了一种比较便于携带的棒国料理,名字好像叫包子,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棒子怎么就那么脸大呢?包子是中国的,谢谢!”奥古斯特想也没想的就反驳了回去。

    拉斐尔再一次笑的意味深长起来,双眼微眯,像极了一只偷了腥的狐狸:“抱歉,口误,不过没想到奥尔你连这么冷门的东西都知道呢。”

    “……”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啊,万里无云,一碧如洗。

    看着再一次缩回洞里的小松鼠,拉斐尔没说话,只是开开心心的投喂了起来。他让厨师准备了好几种馅料,目前来看,奥古斯特的口味更偏北方一些。

    在了解到拉斐尔其实很喜欢吃中餐后,奥古斯特就又把中餐厨师李请了回来,对于这种出尔反尔的销假行为,奥古斯特充满了歉意。但李却……喜极而泣,宁可放弃已经成行的伦敦之旅也要回到城堡工作,他至今都没相信奥古斯特当初所说的“这不是辞退”的安慰。如今,李带着她混血的女儿也跟着车队里,准备完成父女之间有关于伦敦和蓬蓬裙的约定。

    奥古斯特总是抵挡不住“皆大欢喜”的魅力。

    吃饱喝足,车内就再一次恢复了安静,奥古斯特无所事事的摸来看去,仿佛突然对这辆他乘坐过多次的马车升起了浓厚的兴趣与探索欲。据说打造马车的木头和装饰物都大有来头,好比先代英格兰国王的纯金袖扣,金丝打造的柔软座垫什么的,连脚踏都是同样的质地。

    但是不管奥古斯特哪次从他的探索里抬头看去,拉斐尔总在微笑的看着他,仿佛拉斐尔比他还要无所事事,而他比马车更有趣
渣受遭遇鬼畜攻

    气氛总这么尴尬也不合适,于是,在与拉斐尔对视到第五次的时候,奥古斯特主动开口:“你在看什么书?”

    “《亚瑟王之死》。”

    “哦,骑士小说。”

    “是的。”

    之后他们就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几分钟后,拉斐尔谈起了一个更有延伸性的话题:“说起来,我有个朋友,很特殊的朋友,曾经和我说过一个理论,有关于骑士小说和亚瑟王的。”

    “是什么?”奥古斯特摆出一副很感兴趣听下去的表情,哪怕拉斐尔要和他讨论这个世界上最无聊的话题,他都能“充满积极”。

    “他以为我不知道圆桌骑士是虚构的,特意提醒我,圆桌骑士只是小说,并不是真正发生过的历史。亚瑟王只是五世纪一个普普通通的国王,但他却因为骑士小说成了我们生活的时代里最伟大的英雄,被贵族和平民趋之若鹜。”拉斐尔陷入了回忆,嘴角挂着真正的笑意,他问奥古斯特,“是不是很独特?你之前听谁说过这种话?”

    奥古斯特并不觉得这话很独特,因为他就听过,从他自己口中……

    ……以及他买的《给我的孩子们讲中世纪》里。

    ——十二世纪,诗歌叙述着骑士传奇;十三世纪,传奇改为了散文。但它们都有一个万变不离其宗的共同点,它们都是假的。不少现代人都以为兰斯洛特真实存在过,这就是传奇的力量。说不定未来人还会以为龙傲天和中二病真实存在,你要加油哦。

    上辈子的讽刺都成为了这辈子奥古斯特抬不起头的原因。

    “我的这位朋友与那些至今还以为幻想中的骑士精神真实存在的虚伪贵族完全不同……”拉斐尔没等奥古斯特回答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每一个音节里都都充满了“他是那么的单纯不做作,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的骄傲。

    你到底在骄傲什么啊,摔!

    总感觉话题越来越危险的奥古斯特,不得不再次祭出了他的终极大招——睡觉。本来只是装睡的,结果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

    在车队抵达伦敦郊区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车队走到外伦敦区的里士满后,就不再前行了,他们并不着急去国王所在的怀特霍尔宫,因为……奥古斯特在伦敦有自己的住宅,准确的说是王宫。

    汉普顿宫。

    自这里被皇室没收、整修过后,就一直有英格兰的凡尔赛之称。

    一百年前,汉普顿只是一座庄园的名字;

    几十年前,红衣大主教沃尔西斥巨资对庄园进行了改建,用七年的时间将它变成了全英格兰最奢华的建筑群;

    十九年前,黑太子在位的最后一年,他在“最后的疯狂”里做了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以沃尔西富倾公侯为名,要对这位嚣张一时的红衣大主教进行财产来源审查,为了保命,沃尔西把庄园献给了黑太子,汉普顿庄园变成了皇室财产;

    六年前,理查二世与罗马教廷彻底闹翻,他一气之下就把自己苦心孤诣扩建了十多年、刚刚才修建好的汉普顿宫,送给了年幼的奥古斯特
[复仇者联盟]过度反应

    简单来说,这座毗邻泰晤士河、远望伦敦、拥有1280个房间的当世最奢华王宫,仅仅是奥古斯特阁下三岁时收到的生日礼物,之一。

    不过,直至即将年满九岁的今天,奥古斯特才第一次踏足这里。

    汉普顿宫是典型的中世纪末期风格,有属于哥特式的塔楼、尖顶,也有着英格兰最著名的对称红砖美学,庄严大气,又不失质朴。一进门,就是整整三道庭院,这仅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整体的建筑风格都是十分开阔宽敞的那种,为的是让宫内能够在阴雨连绵的伦敦也享受到足够的阳光,华丽又气派。

    可惜,这些奥古斯特暂时都无缘得见,比起欣赏不需要门票的汉普顿宫,他更倾向于在睡梦中徜徉现代生活。

    马车一直驶过三个庭院,直至寝宫前才停下。骑士长安德烈下马,在他准备像之前在布里斯托尔堡那样把熟睡的公爵抱起来时,拉斐尔却挡住了安德烈的手,他没说话,眼里的意思却很明确,他来。

    拉斐尔不假他人之手,一路把奥古斯特抱到了差不多占了三层一半面积的寝室。汉普顿宫的仆从几个月前就已经在为迎接公爵而做着各种准备,全新的被褥,拍到最蓬松的枕头,以及垫了不知道多少层的舒适床垫,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让奥古斯特能够继续安睡,一觉到天明。

    第二天早上,伴随着悦耳的鸟鸣和第一缕阳光,奥古斯特难得起了一个大早,睡足了之后他反而变得更加懒散,一直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直至他敲响了室内的金铃,招来了老管家和……拉斐尔。

    “!!!”你怎么还在这里?奥古斯特的眼睛如是说。

    拉斐尔就像是能听到奥古斯特的心声,他主动道:“我们到里士满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招待一下你舟车劳顿的可怜叔父在这里先住下。”

    对此,奥古斯特能说什么?他自然只能说不介意啊,随便住,这里多的是房间,想住到什么时候住到什么时候。

    然后,拉斐尔就说了一句,好。

    好?好什么?卧槽,跪求不要把我的客气话当真啊,你在伦敦又不是没有家!奥古斯特不能赶人,只能暗示:“其实我有点害怕你睡不惯,毕竟还是自己家更舒服。”

    拉斐尔表示赞同:“是的,你说的太对了,在住到你右边房间的那一刻,我就一种好像回到家的感觉,很舒服,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qaq等等,你说什么?你住在哪儿?右边的房间?奥古斯特肯定是住在主卧的,而主卧的旁边……是女主人的卧室啊啊啊,两个房间之间还有个畅通无阻的内门。这几把是谁同意的?一千两百多个房间,难道就找不出一个客房吗?

    奥古斯特看向老管家。

    老管家默默的低下了头,别看我,是我没用,我对不起阁下您。

    他从昨晚开始就是一脸的生无可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