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9章 Message009:
    到最后,拉斐尔也还是没能猜到奥古斯特最近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过很快的,坐不住的奥古斯特阁下,还是在某个辅导功课的晚上,主动把自己的目的给卖了:

    他在很认真的想要对拉斐尔好。

    对一个人好的方式,在奥古斯特看来,就是去了解对方需要什么、想要什么,然后……给予。反正绝对不能是那种自以为是的“我都是为了你好啊”的方式。

    于是,奥古斯特就不出意外的卡在了“了解拉斐尔”这一步上。他对拉斐尔的了解是很偏面又浅薄的,除了知道对方是个蛇精病以外,他甚至都不知道拉斐尔来布里斯托尔到底要做什么。顺其自然的,一个傻到家的主意就这样诞生了——奥古斯特笨拙的想要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来了解拉斐尔的喜好。

    是的,从拉斐尔角度来看的那些出现在背后的眼神、古堡闹鬼事件等,统统只是因为奥古斯特在关注他。

    等这么做了有几天之后,奥古斯特才意识到,这种“观察”只能被读作痴汉。他根本什么都观察不到。拉斐尔伪装的很成功,如果不是奥古斯特确定他曾连续几个月不断的听拉斐尔讲他想怎么血腥的杀掉一些人,他也会以为如今的拉斐尔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贵族。

    一计不成,便再生一计。

    奥古斯特开始一边暗中关心拉斐尔的生活,一边试图拐弯抹角的从拉斐尔口中打听到他到底想要什么。

    “关心生活”这点,奥古斯特自认做的还是很成功的。他早上起不来,晚上却能熬夜熬到很晚,于是,每当拉斐尔忙碌起来需要晚归的时候,奥古斯特就会抱着一本骑士小说,等在大厅的壁炉前,盖着毯子,喝着热饮,一直等到拉斐尔回来。

    奥古斯特在关心人方面是个彻头彻尾的生手,因为上辈子自母亲去世后,他就一直都是一个人,并没有谁需要他的关心。

    他只能以己度人,回想自己孤身一人时最渴望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万家灯火,他只想要一个愿意一直等他回家的人。他甚至干出过为了假装家里有人,出门前就打开客厅的灯,一直亮到他晚上回来为止。这样一来,在走到小区时,就能看到一栋栋亮起柔光的房子里,也有属于他家的那盏灯,泛着温馨的昏黄光芒,仿佛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一直、一直的在等着他
相公是把剑

    所以奥古斯特几乎每晚都会等拉斐尔,但是又不想拉斐尔发现,便把贴身男仆推了出去。拉斐尔冷了一夜回来,看到温暖的壁炉,彻夜等他的仆从,一定会很高兴。

    有次十分惊险,差一点就被发现了。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拉斐尔一直没回来,纵使熬夜小达人奥古斯特也没能熬住,一直睡到拉斐尔走进城堡。仓促间藏的不算完美,但大概是光线问题,拉斐尔并没有发现。

    至于从拉斐尔口中打听他到底喜欢什么……

    这就彻底难住奥古斯特了。

    作为一个母亲早逝的孤儿,工作又是很少需要交际的地理杂志摄影师,奥古斯特上辈子与人交流的经验几乎为零,大部分工作都是编辑通过网上告诉他的,作为一个手速比脑速快的网瘾少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有技巧的说话。也就是传说中的社交障碍。

    他这辈子仅八年的儿童生涯所说的话,已经快是他过去身为一个成年人所说过的话的总和了。

    依靠这辈子为期不到一年的礼仪课家教的教导,奥古斯特尝试了数次,才终于勉强的迈出了第一步——赞美拉斐尔。

    礼仪老师说,在与人聊天的时候,讨论天气和赞美对方无疑是个不错的开始。

    可奥古斯特还是搞砸了,他对拉斐尔的赞美,好像反而让拉斐尔僵硬了许久,这可是很少见的,这个世上还长袖善舞的拉斐尔都接不上来的话。

    莫名有点小骄傲是怎么回事。

    咳,最后,忍耐力有限的奥古斯特,终于决定还是直白的问吧。反正也快过圣诞节了,他可以拿圣诞礼物作为筏子来打听拉斐尔的愿望。

    被壁炉的火光照的小脸红扑扑的公爵阁下,以一个只有他自己觉得不会被人发现目的的语气,对拉斐尔.临时家教.莫蒂默道:“耶尔!”

    拉斐尔的法文叫法是拉法耶尔,出身法兰西的王太后便用“耶尔”来当做了拉斐尔的昵称。苏美尔语里闪耀、光荣的意思,充满了王太后对拉斐尔寄予的希望。只有很少的人才能这么称呼拉斐尔。

    拉斐尔放下手中的金线手抄书,勾唇,故意凑近道:“恩?”

    拉斐尔靠的实在是太近了,作为一个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奥古斯特虽然往日里很大胆的喜欢看男色,实则却是个在上辈子连手活儿都很少做的纯情boy。乍然和理想型如此近,让他顺利变成了一个小结巴,金色的呆毛迎风招展。

    拉斐尔很有耐心的看着奥古斯特,继续用一种说不上来的磁性嗓音,上调着音调,再次“恩?”了一声。

    奥古斯特猛地低下头:“今天、今天天气挺好的哈。”

    “……”

    尴尬,往死里尴尬,奥古斯特都替自己犯尴尬症的那种尴尬。

    “噗。”拉斐尔再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他一把抱过轻的仿佛是一根羽毛的奥古斯特,让他叉开腿坐在自己的膝上,脸对着脸道,“我是你的叔父,你有任何想说的事情都可以直接告诉,好吗?不要怕
BOSS,你温柔点。”

    这个体位真的很容易让理论上的绅♂士开始满脑子黄色废料啊,小叔!

    奥古斯特整个人都彻底僵住了,像是中了石化咒。就是哈利波特里的那种能让人变成石头的石化咒,他很喜欢那个童话故事,所以总觉得银色和绿色才是贵族的颜色。当然啦,现实是,在英格兰三头金红色雄狮才是皇室的标志。

    拉斐尔与奥古斯特认识也快有两个月了,他觉得更亲近点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于是他就用高挺的鼻尖蹭了蹭奥古斯特白皙小巧的鼻尖。

    然后再次用温柔到仿佛能把人融化的了低沉声音说:“好不好,奥尔?”

    “……好。”奥古斯特的声音小到几乎等于没有。

    “那告诉我,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拉斐尔诱哄道。

    稀里糊涂被抢走了节奏的奥古斯特,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把自己卖了,拉斐尔想要什么、最近在做什么一个字都没打听到,他自己最近在干什么、想要什么倒是和盘托出了。

    拉斐尔听后的震惊不比奥古斯特少。

    这种关心人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富有创意呢,不过……

    “我很喜欢。”拉斐尔就势就亲了一口奥古斯特粉嫩的脸颊,如雪花落在脸上,那么轻,那么凉,却又带着冰雪消融时的温度。

    奥古斯特:突然有一种自己被占了便宜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不对不对,拉斐尔这么好看,如果一定要说谁占了谁便宜,也是他占了啊!自暴自弃的公爵阁下,索性色心大起的回亲了拉斐尔,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美人的脸颊可真香!不是人造香水的那种矫揉刺鼻,而是一种带着冬日凌冽之气的清新,有些温凉,却不至冻伤。

    然后……叔侄俩就来回亲了个爽。

    奥古斯特欲哭无泪,总觉得这个走向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算了,反正他一开始就没对自己的智商抱有期望,已经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

    对了!他要问拉斐尔的喜好!

    “圣诞节快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奥古斯特从拉斐尔身上吸取了经验教训,决定打直球。

    “这种事情是可以直接问的吗?”

    “我之前不了解你啊。”奥古斯特理直气壮。

    “我们正好可以深入的了解一下。”拉斐尔笑的一身正气。

    “对!”奥古斯特很高兴拉斐尔能如此上道,连珠炮一样的开始发问,“那你平时有什么喜好?偏爱吃什么?穿什么?有没有什么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完成的心愿?”

    拉斐尔:……这些和圣诞节礼物有一便士的关系?

    虽然这么想着,但拉斐尔还是笑着回答了奥古斯特的问题:“我其实比较喜欢吃中餐。”

    “……啊?”奥古斯特一双杏仁猫眼里,堆满了大写的“你逗我”的绝望,他再次确认,“中餐?”

    拉斐尔继续凑近,仿佛连呼吸和心跳都能够彼此感受到的近:“对啊,我一直很好奇中餐是什么味道
随身空间之抗日柔情似水。你不喜欢吗?”

    “还、还好吧,我更喜欢法国菜。”奥古斯特有点气短,他的眼睛控制不住的看着右下角,这是人撒谎时的下意识反应。但奥古斯特觉得自己撒谎撒的挺完美的,毕竟如今全欧洲都喜欢法兰西的东西,从建筑风格到日常服饰,连法语都是贵族必学的语言,和拉丁语一样重要。

    英格兰前面几百年的官方会议记录,甚至用的一直都是法文。后世学者翻开这些羊皮纸资料,一定会很想哭的。研究英格兰历史还要掌握法文和拉丁语,真的很考验人。

    “你喜欢法国菜?”这句话在拉斐尔嘴边玩味了很久。

    那种让奥古斯特觉得危险的阴柔再一次席卷全身,他挣扎着从拉斐尔腿上下来,撂下一句“很晚了,我先去睡了”就跑走了。

    拉斐尔单手托腮,看着短腿公爵跑远,想着对方对什么叫心虚还真是一无所知呢。

    第二天早上,奥古斯特看到了姗姗来迟的、由老管家烫好的伦敦报纸。

    在奥古斯特上辈子的历史里,欧洲的报纸诞生于十五世纪中叶,所以他也拿不准在这辈子的架空世界里,报纸的出现到底是历史的产物,还是拉斐尔的又一“发明”。不管如何,这样一周一次、只记录全国乃至全球大事的报纸,极大的方便了奥古斯特的死宅生活,帮助他更全面的了解了整个中世纪的欧洲。

    至于熨烫报纸,奥古斯特以前只在英美剧里看到过,当时百思不得其解有钱佬的奇怪生活,这辈子才知道熨烫报纸最初其实是为了不让油墨沾到贵族的手上。

    活字印刷术刚刚传到欧洲的前一百年,技术还是很落后的,油墨沾手便是缺点之一。

    这个月报纸上最重要的新闻,还是没完没了的英法战争,再没有哪家表兄弟阋墙能闹到这种可怕的地步。这份伦敦报纸媒体业的祖宗,早早的就深谙了多年后英国小报的八卦色彩,报道完英格兰的战争优势后,还不忘从精神上打击法兰西的国王,谣言说他疯了。

    “啧,上次他们说的还是舅表伯父重病不起呢。”奥古斯特半依在床上,一边评价一边翻到了第二页,那里是伦敦本地最重要的新闻摘要。

    国王婚礼正在积极筹备,安妮公主待嫁之心迫切。

    马奇伯爵(拉斐尔)临时成为国王使者,前往布里斯托尔关心城市排水系统重建。

    尊贵的格洛斯特公爵阁下(奥古斯特)已确认会出席国王婚礼,这将是他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

    ……

    ……

    城市排水系统是什么鬼?

    “这是伯爵阁下这次的工作。”老管家道,“在第三版有十分全面的详细解释,还附上了伯爵的个人喜好。”

    “……”早知道报纸会剧透,我之前到底为什么要犯傻?

    新闻变旧闻,奥古斯特对着老天伸了个中指。我有一句妈卖批,我一定要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