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5章 Message005:
    “您很怕我?”

    还是青年主动开口,他虽然在笑着,眼睛却一错不错的紧盯奥古斯特,显然是不想放过奥古斯特有可能会有的任何反应。像极了一些在进食前有逗弄猎物的恶劣习惯的大型食肉动物,利用内紧外松麻痹猎物,增加娱乐效果。

    见始终奥古斯特紧抿着嘴不答,漂亮的唇线都褪去粉嫩的颜色后,青年才再次用轻柔的声音开口:“为什么呢?莫非您之前就通过哪种特殊的方式,提前偏面的了解过了我?”

    青年的声音轻飘飘的就像是鹅毛,语言背后透露出的寒意却重如千斤!

    奥古斯特顺应着小动物求生的本能,一边极力掩饰自己已经炸毛的心,一边道:“有谣言说你有些奇怪的爱好……”

    对,没错,就是这个!

    秉承着不见棺材不落泪,哪怕对方有一丝的含糊,都坚决不主动交代的精神,奥古斯特越挫越勇的说了下去。

    “……您喜欢男孩子吗?”

    青年本从容淡定的烟灰色眼眸,闪过了片刻的错愕,他大概也没能料到会是这样一种展开:“男孩子?”

    奥古斯特化却被动为主动,把谎言说的更加圆满。他微微昂起堆满绸缎褶皱的胸膛,尽可能的模仿着想要假装成熟的孩子会有的语态道:“是的,但是看到您同样意外的表情,我是不是可以做出大胆的假设,我们之间存在一些误会。”

    一瞬间,春暖花开。刚刚那种对方明明在笑着,但气压却反而越来越低的气氛仿佛只存在于奥古斯特的幻觉里。

    自救成功!

    爱古斯特甚至开始镇定的邀请对方坐到他对面的那把椅子上,拥有烛柱式尖顶的哥特木椅,充满了年代感。一个只有在穿越后才知道的小常识,中世纪的时候,连贵族家里都不会有很多把椅子,只有家里的主人和主人尊贵的客人可以坐到象征着权利与尊贵的高靠背椅子上。

    青年入座后,和奥古斯特解开了误会。

    “您所了解的那位兴趣特殊的大人,最终没能以国王使者的身份前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主动请缨代替了他。”

    奥古斯特矜持的点了点头,有部分金色的卷曲发梢不那么老实的贴到了白皙的脸颊上,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洋娃娃了。

    “我是拉斐尔.莫蒂默,诺福克的拉斐尔,因为您的父亲而获封了马奇伯爵。”

    拉斐尔的话很短,信息量却很大。

    得益于胎穿的优势,奥古斯特迅速提炼出了这句话里他所能够知道的全部隐藏内容。

    a.拉斐尔果然和奥古斯特的祖母伊莎贝拉王太后有关,拉斐尔出生在诺福克郡,那里的赖辛堡正是王太后安享晚年的地方
专横

    b.拉斐尔大概确实是私生子,因为王太后——全世界都知道——的情夫正是罗杰.莫蒂默,第一代的马奇伯爵。

    c.拉斐尔对奥古斯特的感觉,要么很好,要么很糟。很好的可能是奥古斯特的父亲给了奥古斯特马奇伯爵的爵位;很糟……也是同样的理由。这就要看蛇精病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解读角度了。

    与之一起复苏的,还有奥古斯特和拉斐尔的某次短信交流。

    ——我大哥在离开家之前,为我争取了一个爵位,是我母亲已故情夫的,我大概该叫那个人父亲。他这是在暗示什么?羞辱我?可怜我?

    ——他明明是脑袋缺了根弦,对养个白眼狼如此积极。

    奥古斯特当年自动把爵位理解为了一笔财富,兄长把母亲情夫的遗产留给了同母异父的弟弟,中二的弟弟却觉得大哥这是在侮辱他。谁会无聊到拿一大笔钱去侮辱一个根本无法威胁到自己利益的人?跪求也这样侮辱侮辱我好不好?!

    这种逻辑到底对不对,奥古斯特不知道,但他感觉拉斐尔同学是吃了这一套的。

    也就是说,拉斐尔对大哥黑太子的感官至少是没有那么糟的,奥古斯特作为黑太子唯一的孩子,成了直接受益人。

    哈利路亚,感谢自己曾经的仇富与毒舌。奥古斯特在心里开始赞美上帝,他感觉他的整个世界都亮了。

    在接下来的下午茶闲聊里,奥古斯特也进一步的证实了这件事。

    拉斐尔对奥古斯特的态度,一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他就是把奥古斯特当做了一个亲戚家的孩子,要是小盆友好玩就逗弄两句,要是太熊就拜拜。

    奥古斯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装起了小孩子,大概由于他本身智商就不算特别高,所以装的很成功。

    宾主尽欢。

    按照礼仪,在初冬的天气早早暗下来之后,作为城堡的主人,奥古斯特对拉斐尔发出了晚餐的邀请。

    “我的荣幸。”拉斐尔还是那副时刻在保持微笑的礼貌模样,只是这一次,他的笑容好像变得没那么高深莫测了。他变得像个极为合格的长辈,甚至问了所有亲戚来时小孩子最讨厌听到的那句,“你今天的功课做完了吗?”

    奥古斯特作为一个正常的八岁小少年,自然是有功课,哪怕他是公爵,也逃脱不了学习。甚至因为他是公爵,他需要学的更多。光语言就是最起码的入门三科:英语、法语以及拉丁语。

    据说将来还很有可能要加上西班牙语、德语、意大利语和希腊语。

    想起这份沉重的未来,奥古斯特的表情就垮了下来,他对拉斐尔说:“如果你继续这么聊天的话,我想我们就没办法愉快下去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哪里不懂,我可以帮你。”拉斐尔对奥古斯特眨了眨眼睛,寓意极深。

    帮忙写作业吗?!奥古斯特的蓝眼睛睁的更大了。这个可以有!

    老管家却咳嗽了一声,表示这个真没有
随身空间之叶子依

    老管家对奥古斯特总是言听计从的,只除了学习这一件事,他觉得学习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对于拉斐尔这次的提议,老管家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开始对拉斐尔有了一些不满,怎么可以撺掇我们家可爱的阁下不好好学习呢?!

    拉斐尔是个面面俱到的人,只要他想,他总能照顾到所有人的感情,所以他赶忙对老管家补充道:“当然,我相信奥尔的学习肯定很好,毕竟他这么聪明。”

    奥尔是奥古斯特的昵称,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顿下午茶下来,拉斐尔就开始用表示亲近的昵称称呼他了。

    老管家的神色稍霁,用一种谦逊的炫耀语气说起了奥古斯特的学习进度。

    在听到说奥古斯特的英语很好之后,拉斐尔的神色暗了暗:“除了这三门以外,没有考虑再增加一些语言吗?”

    “目前还没有,不过快了。”老管家回答的滴水不漏。

    奥古斯特走在最前面,他有点不明所以,却还是本能的觉得围绕语言展开的这个话题很危险。

    幸好,大厅很快就到了,帮助奥古斯特摆脱了危机。

    在中世纪的建筑里,“大厅”无疑是最重要的生活场所。对于除了奥古斯特.宅男.公爵以外的人来说,他们一生中待在自己家or别人家大厅的时间,绝对多过卧室。后世的大部分学者也都赞同大厅是一个家族的象征,因为能够彰显地位的壁炉就在那里。

    壁炉在中世纪是一种艺术品,由专门的艺术家打造,不少贵族对外炫耀的话题里,总是少不了他们天价的壁炉。壁炉具有能够供热的实用性,对于冰冷的城堡来说也是重中之重。

    所以,拥有壁炉的大厅,便自然而然的有了超然的地位。

    布里斯托尔堡的布置,和其他到了十四、五世纪顺其自然过度到居住功能大于军事功能的城堡一样,也有一个哥特式的大厅,充满了朴素庄重的挺直线条,镶嵌着多种彩色玻璃的窗户赋予了房间神秘的紫色,带着说不上来的宗教圣洁。

    大厅内,巨大的九层餐具柜靠墙而立,就在靠近屏风的地方。

    柜子上覆盖着精致的编织垫,利用绣着家徽的图案,来为单调的城堡大厅增加了明快的色彩,或者,呃,让大厅变得更加阴冷肃穆。

    奥古斯特的城堡大厅里采用的就是前者的路线,在老管家gaygay的审美下,充满了童趣与生活气息。

    被特意设计过的威严家徽仿佛在哭泣。

    晚餐还在准备中,奥古斯特就领着拉斐尔参观了一下他的成套餐具,顺便不着痕迹的打听了一下拉斐尔离开的时间。

    拉斐尔目前来看是一个极好相处的人,言语幽默,气质优雅,但为免自己小号被扒,惨遭掉马,奥古斯特熊熊燃烧的颜狗之魂也只能假装它并不存在,艰难的与美人拉开了距离。

    然后……

    奥古斯特就被告知,美人未来的一段日子,其实都要住在布里斯托尔堡里。

    天!要!亡!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