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阁下> 第2章 Message002:
    英格兰,格洛斯特郡,布里斯托尔。

    布里斯托尔是一座临海城市,英格兰西南部最大的名誉郡,临近格洛斯特郡,拥有一条贯穿全城的埃文河,连接着布里斯托尔海峡海岸。

    如果这些名词实在是太过陌生,可以直接理解为,布里斯托尔正对着大西洋。在新航路开辟前后,布里斯托尔在整个英格兰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在未来的某一天,它会一跃成为仅次于伦敦的第二大城市,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当然,在十五世纪中叶的现在,布里斯托尔还没能见证它的辉煌。

    奥古斯特正是这个名誉郡的领主,简单来说,他拥有它。

    包括布里斯托尔在内的三个郡,及其周边的附属领地,都属于奥古斯特一个人。即便奥古斯特只是个八岁大的孩子。

    作为曾祖父是国王,曾外祖父是国王,祖父是国王,祖母也曾统领过英格兰一段时间,父亲是国王,舅表伯父也是国王,叔父还是国王的“国王专业户”家庭中的一员,即便奥古斯特再怎么年幼,他名下能够拥有这一切,好像也不是一件多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家族历史太复杂,您只需要记得,如今英格兰的国王是疼爱您的叔父,法兰西国王是您的舅表伯父也就可以了。”家庭教师对奥古斯特如是总结,“这样一来是不是觉得很清晰了呢?”

    奥古斯特:……一点也不,好吗?!

    比血亲更复杂的,是奥古斯特坐拥的财富。

    奥古斯特出生后的第一年,就在英格兰获封了格洛斯特公爵,以及另外两个表示国王荣宠的爵位。独立于父母之外,他拥有一个名誉郡和两个郡县的付税征收权,三座古堡,十一个庄园,以及不胜枚数的坐落于全国各地的房产。如果奥古斯特想要亲力亲为的去丈量他到底多有钱,那么哪怕他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在羊皮纸上算个十天半个月,也是算不完的。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

    作为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穿越者,奥古斯特在恢复了现代记忆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自己到底有多少财产。这个逻辑有什么问题吗?没有问题!

    犹记得在还没穿越之前,奥古斯特和一个情况比较特殊的“短信之友”聊天的时候,曾饱含深情的讨论过。

    ——何以解忧?

    ——唯有暴富!

    对方第二天难得十分鸡汤的继续了这个话题——如果从下一刻开始,你会拥有花不完的钱,无论你做什么糟蹋自己的事情都会支持你的家人,以及一个完全不需要奋斗就能成功的人生赢家之路,你就一定会觉得很爽吗?

    穿越之后,基本已经完成了这个前提假设的奥古斯特,终于可以很负责任的回答对方:

    对啊,敲爽der~

    波浪线都能随时具现化出来的那种荡漾
[洪荒封神]妖妃

    奥古斯特如今的人生,就是每天中午从能够躺十六个成年人都不嫌挤的大床上醒来,面对着忠心帅气的美老年英伦男管家递上来的问候,在古堡上下几十个仆从的服侍下,开始一天以吃喝玩乐为最高追求的米虫生活。

    他一点都不想改变,就是这么没有追求,让封建主义的糖衣炮弹来的更猛烈些吧,腐蚀他吧,他承受的住!

    “阁下,阁下……”

    管家温柔却坚定的唤醒声,伴随着极轻的拍抚,让还在香甜美梦中的奥古斯特觉得自己仿佛正躺在小船里,而小船则置身于碧波之上,一浪一浪的拍打摇晃,不至于翻船,反而晃晃荡荡的让他更加想安睡了。

    只是那一遍遍重复的声音实在是恼人,奥古斯特最终还是不得不屈服于儒雅的老管家的持之以恒下,在一片完全的黑暗里睁开了双眸,睡眼懵惺,迷迷糊糊。

    软糯如法式甜点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刚刚苏醒的沙哑:“恩?已经早上了吗?”

    “是中午了,阁下。”

    溺爱孩子的老管家从不觉得自家阁下的一天从中午开始有什么不对,毕竟阁下该学的东西从未落下,他只是和常人的作息规律相差了几个小时而已。

    贴身男仆在奥古斯特适应了一会儿卧室中的黑暗后,这才示意两个女仆缓缓拉开了右侧的落地窗帘,让正午温暖的阳光缓缓铺洒进了宽敞大气的房间里,从波斯的小羊毛地毯,到猩红的天鹅绒帷幔,再到餐桌上精美莹润的东方瓷器,最终这才一路照到了帷幔后穿着丝绸长睡衣、只从被角露出一只手臂的奥古斯特。

    小小少年,拥有一头袭承自父族的比金子还要耀眼的卷发,一双来自母族恩赐的比爱琴海还要蔚蓝的人畜无害的眼眸,他从高床软枕上慢慢坐起,脸上带着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金色的光辉仿佛赋予了他一双圣洁的翅膀,堙没于牛奶一般白皙丝滑的肌肤之下。

    新提拔上来伺候公爵阁下的小女仆,不顾形象的张大了自己的嘴巴,那让她显得很蠢,但她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寻求身边第一女仆的认同。公爵阁下每天醒来都是这样一幅美景吗?

    他仿佛睡在绽放的花丛中,犹如一幅经典的油画,哪怕实际上并没有,旁人也可以想象。

    第一女仆瞪了一眼小女仆,希望她能快点收起她的乡下样子。若不是最近城堡里严重缺乏人手,又架不住对方是女管家的亲戚身份,怎么会轮到这样的厨房女仆来丢人现眼?她就是太心软了!

    公爵阁下还在锲而不舍的想要赖床。

    每天总要来上这么一场拉锯战的,布里斯托尔堡的大小仆从都已经习惯了。但是今天老管家难得没有继续纵容下去,因为:“国王陛下的使者就要到了。”

    国王?什么国王?哦哦,他二叔,英格兰的国王,一个结婚有瘾症患者
最强机甲制造师

    “叔父又离婚了吗?”奥古斯特一边在贴身男仆的伺候下洗漱,一边不咸不淡的询问道。

    老管家正在给奥古斯特摆盘,雕花镶金的餐盘里放着奥古斯特比较偏爱的肉类,全熟,真是个奇怪的爱好。老管家正在想尽办法把负责装饰的绿色蔬菜摆弄的更加不那么显眼,好寄希望于奥古斯特能混合肉类一起吃下肚。

    忙着手上工作的同时,管家还不忘回答奥古斯特的问题:“您又忘记了吗?这次的王后没有离婚,只是去世了。”

    奥古斯特点点头,他依稀有点印象了。上任王后在终于给他的叔父理查二世生了个儿子后就撒手人寰了。

    所以,这次使者来不可能是因为国王又要离婚……

    那就只能可是再婚了。

    “……还不到三年,叔父又要结婚了吗?”

    “是的。”老管家恪尽职守,他不会妄议主人,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家族里的这位国王还是多有非议的,对方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据说这次是一个公国的公主。”

    “这是第几任王后了?四?五?”

    “如果顺利的话,才是第二任呢。”老管家提醒奥古斯特道。

    奥古斯特在没有回忆起自己曾是个现代人的前八年人生,一直过的有点浑浑噩噩,虽然如今好不容易正常了,却也不会有人对他偶尔的遗忘感到惊讶。老管家更是会尽职尽责的提醒自家的小主人,让他不失体面。

    国王与前面两任王后的婚姻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得到国王和国王制定的法律的承认。国王为此甚至不惜和教皇闹翻,被开除教籍也在所不惜,打死不愿意承认他前面两段失败的婚姻。

    “哦。”奥古斯特不甚在意的点点头,他的叔父是个结婚狂,总是在结婚,又总会离婚,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奥古斯特不甚在意的吩咐道,“把礼物准备一下。”

    老管家沉默了一下才道:“以前您是因为‘身体问题’而没办法参加国王的婚礼……”

    奥古斯特懵懂的时候,说好听了叫脑袋混沌,说不好听了其实就是个小傻瓜,那样状态下的他当然可以用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出席国王的婚礼,反正他总会有下一次婚礼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今非昔比了,国王可一直在期待能够看到他恢复正常的侄子呢。

    “……这次您必须出席,来自王太后的温馨提示。”

    奥古斯特一愣,然后才在一个激灵下,彻底清醒了过来。这回的刺激有点大,让他感觉自己犹如赤-身于冽冬之中,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四肢百骸一片寒凉。

    好一会儿,奥古斯特才用极小的、仿佛生怕吵醒什么怪兽的声音,小心翼翼道:“参加婚礼要去伦敦,对吗?”

    “是的,阁下。您,不想去吗?”

    奥古斯特当然不想去了!

    因为、因为他曾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得罪了一个变态,一个深受国王信赖、手握重权的变态,据说那个变态如今就在伦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