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我在B站做菜的那些日子> 第37章 找上门

我在B站做菜的那些日子 第37章 找上门

    事实上,柯小航带着星际快递员出来买生活用品是出自另外一番意思。

    这位神秘莫测的外星人来他家好几天了,可是,柯小航愣是一次都没看到他洗澡,衣服也总是那一套。

    可能外星人和他们生活习惯不一样,可柯小航觉得有点难受。

    现在是夏天啊,都穿短袖裙子,吃个饭,出个门,就是一身的汗,黏糊糊的冲洗一番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清清爽爽的多舒服。

    柯小航现在租的房子各个房间都有空调,可还没有到最热的时候,柯小航还是有点舍不得用。

    即便现在手头有不少钱了,柯小航还是很抠的,除了自己家的人,外人他可真的舍不得多花什么钱。他这是看不下去了,只好拉着这位神秘的外星人出来买衣服。

    可能外星人身上没有他们这边的货币?

    或者对他们这边的语言不通?

    柯小航猜测应该是后者,即便这位星际快递员说话的时候不那么结巴,那一股怪怪的腔调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盛世美颜

    相处了半天,柯小航发现这位身材高大,看似冷漠不好相处的外星人是个特别害羞的人。

    买衣服通常都是要试试,不试套着也行啊,和对待自己不同,柯小航买的还是低档货,很少到专卖店,把外星人带到专卖店买质量稍微好点,款式得体合身一些也算是一种尊重。

    看到标价小几千,多一点上万,柯小航心里就颤抖的厉害,他选的还是普通的男装品牌,可既然选择了就好好挑选,穿戴舒适就好。

    “这里人太多了,我回去穿。”神秘的外星人不接受试衣服。

    服务人员微笑的解释:“先生,我们这里有独立的试衣间,保密性很好。”

    外星人很倔强:“我回去穿也是一样。”

    柯小航没办法,只好拿了两套觉得顺眼的在外星人身上比了比,还别说,外星人虽然蒙着严实,身材很不错,骨架子好,衣服比划着不去看脸貌似也不错。

    服务人员心里也嘀咕,这位顾客还真奇怪,包裹的密不透风,不憋的慌吗?有良好素质的服务人员依旧保持完美的笑容。

    表示,她们一点都不八卦。

    挑选好衣服,付完钱,又去买了其他的生活用品,把全套都买好,两人手上拎的东西快挂不了了。柯小航看了下时间,快到吃饭点了,不能再继续逛了,得回去做直播。

    对于外星人提出要去超市买龙虾螃蟹的事,柯小航表示明天再去,他要做的卤味的食材配料昨天都买好了,今天就不去了。

    外星人对虫子一类的食物很痴迷,被拒绝了后,看起来有点失落。

    “那我们明天去吧,像小龙虾和螃蟹的海鲜我们这边还有很多其他的品种,明天我带你去,随你挑怎么样?”看到外星人失落的样子,柯小航有点不忍。

    “好!”外星人满口答应,一扫方才的落寞。

    柯小航:“……”

    这脸变得可真的够快的啊。

    “……等等,你家好像来人了。”戴着口罩,外星人怪异的腔调吐出的话语,声音都嗡嗡的。

    柯小航有些疑惑,回头看向身后不远处垂头似乎在想什么事情的外星人。

    “你怎么知道我家来人了?”应该不可能啊,他搬来这里可没几天,又没有很朋友,他平时也是独来独往的,妹妹也不会带同学回来。

    会有什么人到他家里来?

    “……我在你家放了几个纳米仿生摄像头,可以监控你家里的一举一动。”外星人慢吞吞的解释。

    “……”

    柯小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综漫之血海修罗

    他就知道,他的怀疑没错,他家果然安装了监视器!

    “你放心,只是在卧室,厨房和房子附近,卧室卫生间我没安装,不会侵犯你家人的*。”外星人这次语速很快。

    “来你家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是上次想要抢你主播系统的那个女生。”

    “!!!”是她!

    柯小航惊吓不已,手里的提袋都掉在地上,他不是怕那个女生,而是担心家里的弟弟,柯小航不敢想象那个女生会怎么对他弟弟。

    妹妹这两天还在期末考试,不在家里,他今天刚好又出来,弟弟一直都放在家里,柯小航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不怀好意的人找上家门。

    柯小航脑门突突的直跳,脑子里嗡嗡的作响,眼睛都红了,鼻子里喷着粗气,过于愤怒的他瞬间爆红了脸,一副陷入了某种可怕的魔障中。

    他两只手握成拳头,指骨捏的咯吱作响。

    冒充星际快递员的玄冥被小主播突然从一只乖顺的小绵羊秒变愤怒的小公牛转变有点束手无策。

    “你,你没事吧……”这种随时都像是去杀人的凶狠模样着实怪吓人的。

    他还想告诉小主播不用担心,那几位还没进小主播家里,还是在门外,可小主播理都不理会他,突然撒开脚丫子狂奔起来,玄冥就就得一阵风从他身边刮过,小主播就不见了。

    等他回神,只能看到一个绿色出租车喷出的尾气……

    貌似,好像,他被小主播抛弃了……

    或者是遗忘了?

    玄冥心情有点复杂,他看了看挂满两只手的购物袋,还有地上散落的几个袋子,又看了看人来人往的马路,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的滋味。

    马路上,玄冥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从被遗失马路的消极情绪中缓过神来,他把柯小航掉落的几个购物袋捡起来,按照记忆,徒步走回去。

    身上没有一分钱,只能靠走回去了。

    早上那会儿有多高兴,这会儿就有多失落。玄冥泄气了似的走在回小主播家里的路上,时不时看看小主播家里的情况。

    他现在还在路上,终端无法登录,自然是不清楚直播间的观众们的反应了。

    “啊啊啊啊!怎么又是那个女的!烦死了,好想弄死她啊!这几天都没看到她出现,我还以为她真的放弃了!”

    “好过分!居然趁着主播不在家找上门,希望主播的弟弟不要有事。”

    “而且还带了两个人来,这是什么意思?她这是想要动手抢吗?话说那个心机快递员这次也算是做了好事,及时通知了主播,不然留主播弟弟一个人在家里真的太可怕了。”

    “感觉还是主播这边安全措施不够到位啊,主播不是搬到好的地方来住了吗?怎么可以随便放陌生人进来?这也太不安全了
美色可餐。”

    “……我觉得主播有点不对劲啊,一听到消息,人都变成那个样子,就跟我们星际好多异能者异能□□似的,人都陷入疯狂了。”

    “对啊,主播弟弟不是还没发生什么事嘛。”

    “可能主播太担心他弟弟了吧,这才那么激动。”

    “可我觉得不太像,主播不像是那种不冷静的人,虽然和看主播直播节目不长,可你们想想上次遇到那个前任主播,主播根本不是这种一遇到事情就理智全无的人。相反我觉得主播是个很聪明也很理智的人,他今天这个样子,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我猜想主播一家人以前可能受到了某种可怕的伤害,才把主播变成这个样子。”

    “……其实我也有感觉,主播家里貌似除了主播正常一点,主播的弟弟妹妹貌似都有点不正常。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你们别和主播打小报告啊。因为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是在家里,主播妹妹貌似看起来很正常,可是有几次出去,我看到主播的妹妹看别人眼神很不对,特别是看到男性。”

    “这个我也有注意到,可惜当时大家都注意到吃的方面,我也没想。一旦有男性接触,或者碰到主播的妹妹,她就露出很怨恨,又很嫌弃的目光。”

    “你们说这个我还真的没注意,不过心机快递员来主播家,我感受到了妹妹的排斥,像是防贼一样防备快递员。”

    “哈哈,明明那么伤感的话题,我还很想笑。默默的怜惜星心机快递员三秒钟!”

    “经过你们一提醒,我也发现了,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主播弟弟看起来好好的,怎么也说不正常,主播听了不知道有多伤心。”

    “主播弟弟貌似有六岁了吧,我不清楚主播位面六岁的孩子是什么概念,但是一个小孩整天不出门,不哭不闹,也不和外面沟通,就算出去玩,也是一个人玩自己的,我不知道主播怎么养小孩的,可看到别的小孩都聚在一起的啊,,就主播弟弟一个人玩,难道没问题吗?”

    “……可能主播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主播也很辛苦啊,把弟弟妹妹带大也挺不容易的。你们看和主播一样大的孩子都上学,主播还得出来打工呢。”

    “上次主播辞职的时候不是听那老板说主播连文凭都没有,听起来很鄙视的样子啊,当时觉得很刺耳。”

    “主播也没有双亲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许那个时候主播家里遭遇到困境吧。”

    “我们也别瞎猜测了,主播也不容易,他很在乎他的弟弟妹妹就好,我们只是旁观者,不要多说什么了。”

    “嗯,说的对。无论主播的弟弟妹妹怎么样,主播都一如既往的疼惜他们,这就很好了。”

    “咦?”

    “喔嚯⊙w⊙!”

    “这是什么鬼?”

    “主播你,你这样……哈哈!天啦,明明那么悲伤难过,为什么我突然想笑~”

    “心机快递员被抛弃了,看他那样子,貌似没反应过来。”

    “……我就看到他孤零零的站在路上,期盼的望着主播,可惜主播气疯了,根本就没想起他,彻底把他给忘了
[快穿]玩山寨游戏之后。”

    “哈哈,不行,我笑的肚子痛了,这就是报应啊,谁叫他早上那么得意,看这下终于吃到苦头了吧。”

    “你们这样真的好吗?主播这也是有事担心他弟弟,心机快递员也不容易,你们别嘲笑他了。不行,我先去笑一会儿……”

    那天张雪柔从那天脏兮兮,又很破旧不堪的小巷子里走出来后,脑子里就一直想着那个叫柯小航的男生家里变得有钱的事。

    听邻居的几位大妈哪里得知,柯小航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了,三个小孩缩在二十多平方的小房子里,里头看起来寒酸极了,屋子黑黑的,通风采光都很不好,这样一个没钱的家里突然有钱还搬到市里的学区房住,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肯定是得到了不少钱。

    而且就是最近这段时间,柯小航在小餐馆里打了两年多的工,工资那么丁点,想去市里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一夜暴富除了特殊手段,张雪柔越想越有可能就是柯小航耳朵上的那枚耳钉就是主播系统!

    还有从大妈那里得知,柯小航家里伙食变得很好,家里那么穷,哪有钱吃好的,主播系统需要直播拿手绝活,估计这个柯小航就是靠这个赚了不少钱!

    张雪柔恨得牙痒痒,这个主播系统是她的,却被一个品味低劣的人拿到手!

    可恶!

    她一定要拿回来。

    回去后,张雪柔左思右想了一番,她绝对上门把那枚耳钉拿回来,如果柯小航识相的话给一批钱他,不识相她有的是办法让他屈服。

    托了关系打听到柯小航住宿的地方,张雪柔带了两个追求她的学长一同前往,这两位学长学习不怎么样,吃喝玩乐在行,还练了跆拳道,打架斗殴都有一手。

    张雪柔事先编了一套小地痞欺负校花的事,成功的挑拨了两位年轻人的英雄救美的激情,他们表示一定会为张雪柔赴汤蹈火。

    和门卫说是柯小航的同学,加上一副好面孔,张雪柔进入小区很容易,然后她就敲响了柯小航家里的门。

    家里只有柯小东,小孩听到声音后,从猫眼里看到外面有位漂亮的大姐姐。

    “我哥哥他不在家。”柯小东听到这位大姐姐说来找他哥哥的,连忙在里头喊到。

    “哦,没事没事,小弟弟你把门打开好不好啊,我可以到你家里等你哥哥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哥哥说。”张雪柔声音柔柔的,挥手让两位学长走到旁边去。

    门上还有猫眼呢。

    “……我哥哥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你等一会儿吧。”柯小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哥哥以前总是叮嘱他,不要给陌生人开门,除了自己家人以外。

    外面的坏人可多了。

    柯小东很听哥哥的话,他抱着小黑脚下垫着凳子,看着猫眼。

    张雪柔有点傻眼,她听声音屋里的小孩应该还小,可怎么就那么多心眼呢
重生到六零

    “小弟弟你快点开门啊,姐姐我爬楼梯脚都快爬断了,现在很累,让我去你家歇歇,喝口水吧。”张雪柔让自己的声音更温柔动听。

    “哥哥说不可以给陌生人开门的。”柯小东哼了哼。

    “可我是你哥哥的朋友啊,不是陌生人,你要是不给我开门,你哥哥回来看到我站在门外,到时候可要生气责骂你了。”

    才不会呢,哥哥从来没有骂过他。

    柯小东心里想着。

    “你等我哥哥回来吧。”

    门外的张雪柔气的直翻白眼。

    这小孩太可恶了。

    “小弟弟你开下门了,我带了好吃的棒棒糖,你把门打开我就给你,一会儿我带你去吃冰淇淋和炸鸡,可好吃了……”

    再好吃也没哥哥做的好吃,而且哥哥会做很多好吃的,比街上的便宜。

    “我不会给你开门的,我要听哥哥的话……”

    “砰!”张雪柔气的对着门就是一脚,她好说歹说,讲了一大箩筐,连一个小孩都没搞定,她肺都快气炸了!

    门内的柯小东愣愣的看着被踢的砰砰响的木门,害怕的退了退,紧紧的抱着小黑。

    大黄目光警惕,凶狠的盯着木门,站在柯小东的身边,摆动尾巴。

    一旦有任何危险,它就扑上去。

    “喂!里面的小孩!你给我听清楚了,你哥他就是个贼,他偷了我们雪柔的东西,识相点就快点开门放我们进去!否则的话,等你哥回来,我们可就往死里打!”

    “砰砰!”拍打声,脚踢的声音不绝于耳,柯小东缩到客厅里,藏在沙发后面,吓得不敢说话,,蹲在地上,抱着同样很警惕的小黑,抿着嘴,眼泪都快要留下来了。

    大黄还留在门扉那里,对着门板,发出疯狂的咆哮声。

    呜呜,哥哥你快点回来,家里有坏人来了。

    “里面还养了狗?我去,听声音感觉很恐怖啊。”

    “怕什么,难道你们两个大男生还害怕一条狗,瞧这没出息的样子,早知道我就不带你们过来了。”

    “哎不是啊,现在好多人养狼狗藏獒,体型很庞大,会咬人的,最近新闻里不是说把人咬死了吗?”

    “切!那是有钱人才买的起了,就柯小航那个穷酸劲,怎么买的起,顶多也就是一只小土狗,你们再犹豫的话,我打电话叫别人了啊。叫你们做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指望你们什么啊,还想当我男朋友……”

    “……可听声音很有力气,也很浑厚,不像是小狗啊。”

    “算了我们把门先撞开,我还不信我们两个男生搞不定一只狗,那东西对雪柔很重要,我们不要耽误时间了。”

    然后又是一阵的撞击声,木板被撞的哐哐响,好像随时会被撞开
大侦探,你媳妇又在吃醋!GL

    大黄依旧对着门咆哮嘶吼。

    “好了,快了一会儿就开了。”两个男生满头大汗,一副邀功求表扬的得意样子。

    张雪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干的不错……”

    柯小航打的回家后,一口气没歇着,跑着登上了六楼,他在楼下就听到他家大黄的狗吠声,还有像强盗破门而入的敲打撞击声。

    “你们在干什么?”柯小航喘着气,满头大汗,汗珠子从脖子一颗颗的滑落。

    他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下面走上来,盯着门口的两男一女。

    柯小航直直的盯着门口的三位,目光里带着浓浓的不善,这种兴师问罪的样子令两位学长很不爽。

    张雪柔有点心虚,往旁边躲了躲。

    看了一眼破烂不堪的门板,柯小航心里是怒气冲天,他一步步来到走道上,目光凶狠的盯着两位不以为然的男生,二话不说,上去就是给对方肚子一脚。

    “嗷!”那个学长打的成虾米一样痛的缩起来,另一位要扑扑过来,柯小航疯的一样沖撞过去,扣住对方的腰猛力的朝着墙壁磕。

    “卧槽!”这不要命的打法可是把两位善于打架的学长给吓傻了,他们是不怕打架,可这样拼命的打法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

    “喂喂,好好说话……”见打不过,一位只好求饶,柯小航占了上风,才不管那么多,他就是要打得他们满地求饶。

    “啊啊啊啊……”张雪柔尖叫的捂着嘴,吓得花容失色,慌慌张张的踩着高跟鞋往楼下跑。

    天了,太可怕了。

    还以为找到两个打手,没想到会是两个脓包,她得赶紧跑。

    “想走?做了坏事还想离开?”柯小航对这个找事的女人恨之入骨,其实上来那会他都想弄死这个女人。

    张雪柔正慌乱的跑着,突然她的头发被人抓住,头皮撕扯的疼痛让她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她刚要去护着脑袋,紧接着腹部就重重的挨了几拳头,打的她连吐几口苦水,等抓住她头发的那只手放开,她整个人如同失去了魂魄,奄奄一息的泛着白眼躺在咯死人的台阶上。

    太疼了。

    疼的她都叫不出来,只能拼命的流眼泪。

    两个揍的很惨,很蒙圈的男生原以为够惨了,看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被狂揍,简直心如刀割。

    他们看柯小航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禽兽。

    “卧槽!不是吧,你连女生都打?你怎么下的了手啊你?”

    柯小航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眼里的戾气还没散去,他冷冷的看了眼两位男生,不屑说:“她做了坏事,就应该受到教训,难道就因为她是女的,就不能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