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恐怖 > [修仙]天道至尊> 第45章 天道四十四
    剑冢是剑的归宿,但凡灵剑折损至不能修复,都会被存入剑冢。

    而灵剑有灵,即便折陨它们身上会残留自己主人身上的剑意,因此原本是万剑归墟的剑冢,确是剑修磨炼自己剑意的绝佳去处。

    剑宗弟子想要进入剑冢,除了师门开恩之外,至少也要灵寂中期才有资格进入剑冢。

    云华资格足够,所以他去的时候,没有受到半点阻拦。云华进了剑冢以后没多久,便听到了孔雀的声音。

    叶映的金丝孔雀低头认真啄着地上的乾坤袋,那乾坤袋里掉出来不少丹药,孔雀一边啄丹药一边摇头,像是在嫌弃这些丹药档次太差:“叽咕!叽咕!”

    云华走到孔雀面前的时候,它用爪子将乾坤袋一下刨到自己身下。然后抬头看向云华,像是什么都没法发生一样的无辜:“叽咕?”

    “……”云华将视线转向一边,果然在一把巨剑之后,叶映靠着巨剑在打坐。坐姿标准,面带平静,看模样好像已经入定,但是走近了以后云华却听到了小小的呼噜声。

    而这个呼噜声,就是叶映那里传过来的。

    云华无奈的走过去:“咳咳!”

    “师尊!我有认真在参悟剑意,刚才就是领悟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所以我不是在睡觉,师尊请相信叶映……”原本打着小呼噜的叶映立刻坐正,双手握决,开始说谎。

    叶映一长串话说出口却没等到自己师尊的戒尺,这才敢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叶映顿时松了口气,他擦了擦嘴边不存在的哈利,有气无力的说道:“原来是云师弟啊,吓死师兄我了。”

    云华不觉莞尔:“叶师兄。”

    叶映咳了两声,那模样要多正经有多正经,要不是云华之前看到了叶映是怎样睡觉的,听叶映语气里满满的真诚,说不定就真的信了:“云师弟,我适才在领悟剑意,还未消化。现在正需要清净的环境来参透,师弟你看,你要不换个地方?”

    剑冢里的剑虽然多,但是巨大的少啊,找到一把叶映就不想花费时间找第二吧。

    叶映对云华眨眨眼:师弟你给我腾个地方,好让我继续同周公有约。

    “好。”云华无奈的点点头。

    他转身走了两步,看到叶映那只金丝孔雀正蹲在地上在用眼睛看着他,云华扭头对叶映好笑的说道:“叶师兄参悟剑意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师兄可以试着找找自己的乾坤袋,看看还在不在身上。”

    借着说‘哦’的时候,叶映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右手慢腾腾的在怀里一淘:空的!

    叶映顿时清醒了,他乾坤袋里才换的丹药啊:“叽咕!肯定是你!!”

    叶映的那只孔雀立刻站起来,在它身下的正是叶映的乾坤袋。孔雀偏着头看了叶映一眼,然后拔腿就开跑了,“叽!咕!叽咕叽咕!”

    叶映顿时怒了,追在孔雀身后:“你跑,你以为你跑得掉吗,这是你明年的口粮,吃完了你明年吃西北风去吧!还跑?还敢跑!你给我站住!”

    看着一人一鸟在剑冢里鸡飞狗跳的离开,云华好笑的摇了摇头
我的邻居是女妖

    叶映师尊是剑宗的执法长老,为人严谨,对自己的弟子更是严厉。叶映这样,也难怪执法长老总是揪着不放,不过叶师兄这一人一鸟,想来也经常让执法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剑冢大到随便两个剑宗弟子走进来,转一天都未必能碰面。龙泉在剑里待了三年,早就习惯了自己现在的状态,看到剑冢里遍地的断剑,顿时心有戚戚:【好多断剑啊……遍地都是……】

    “我不会让你来这里。”云华笑了下:他倒是没想到龙泉居然也会怕。

    龙泉点点头【嗯,我就知道云华粑粑对我最好!】

    天道钟爱的主角嘛,肯定时最后的赢家,她作为主角的剑,怎么都不会有事的!

    “……”云华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果然是错觉,龙泉依旧是无法无天,什么都不怕的龙泉。

    耳边听着龙泉絮絮叨叨的话,云华在剑冢里找到了一处还算不错的地方,那里被人清扫出来,应该是以前有人来这里领剑意过。云华在那里坐下,刚闭上眼开始运转体内剑意就立刻将眼睛睁开:他在运转剑意的时候,居然感受到了剑冢里有相同的剑意在召唤他。

    剑冢这里,有同真一子传承有关的灵剑!

    如果有人曾经获得过剑祖的传承,那么剑宗应该会有记载,可是剑宗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云华立刻顺着自己体内剑意共鸣的指向,慢慢的往那可能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云华遇到好几个同门师兄弟,他们都在闭目打坐,云华没做声,继续顺着体内剑意指引往前走。

    直到云华走到了剑冢里,一个他从未去过的角落。

    这里有许多断剑被随意的丢在一起,有的叠来有人高。而这些断剑看上去都是锈迹斑斑,很明显,这是剑宗很多年以前收集的灵剑,因为它们年岁久远,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灵性,这才被堆放在剑冢的角落里。

    但是那种淡淡的天罡剑意,正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云华蹲下来,顺着体内剑意的指引,一把一把慢慢的挑拣这些废弃剑。

    有的剑身古朴,有的剑身华丽,但这些都是废剑,而且没有找到有天罡剑意的残留的废剑。

    云华在那里找了许久,终于在快到底的时候,找到了那柄召唤他的剑。

    这柄剑已经不能用锈迹斑斑来形容,因为即便是剑柄上,都全是锈。而且剑身有许多地方破碎,随着云华将剑拿起,居然直接掉落不少剑碎。这是一柄破败不堪的剑,早该作为尘土,可是在云华拿起剑的瞬间,这柄剑居然闪过一道光,散发出最后一道灵气,抖落剑身上的些许剑锈。

    云华终于在剑身上看清了这柄剑身上的些许纹路,那上面有一个古篆,云华用手从那个字上摩挲了两下,应该是个‘霄’字。

    等云华还想继续查看的时候,一道宛如遥远时空而来的声音陡然在云华的脑海中响起:‘……帝剑既折,终不能止……悠悠苍天,为之奈何……’

    这个声音在云华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没了半点痕迹,但云华认得这个声音,这是剑祖真一子的声音
大明骑龙。而与此同时,云华想起了在水晶宫里晶霞仙子的那些话:那个人留下了传承。

    云华陡然醒悟,晶霞仙子口中的那个人和真一子的关系定然不一般,而他在惊鸿岭那间密室里,接触到的或许不只是真一子的传承。

    因为他曾经对晶霞仙子秘境里的瑶山溪口感到熟悉!

    ——他曾经离黄泉尊者追寻的事情,晶霞仙子守护的传承,非常非常的接近。

    云华发现他或许知道晶霞仙子怕的是什么了,只需要他在细想就可以知道。但是偏偏这时候一道声音想起来,将云华的思绪打乱,再要去寻找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踪迹:“云华!云华!听不听得到!”

    云华顿了下,将鬼箭羽给他的传音玉符从乾坤袋里取出来:“有什么事?”

    鬼箭羽的声音从玉符里传出来,打头阵的话就是抱怨:“我说你怎么做事的,我才告诉你那阵法才多久,那里居然就坏了。要不是你听话没丢我给你的传音符,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联系……”

    他唠唠叨叨说了很久,就在云华想要将玉符直接丢一边的时候,鬼箭羽咳了两声终于说到了重点:“跟你说个事儿,我师尊好像知道我已经生了二心,现在他把我给甩了。我联系不到师尊,当下在合欢宗红绫前辈这里待着。红绫前辈以前跟着……咳咳,红绫前辈同法智禅师并肩云游多年,一定知道些什么。”

    云华‘嗯’了一声:“你现在查到了什么?”

    鬼箭羽从玉符里传出来的声音有点奇怪,一句一换:“如果红绫前辈没记错的话,哦,不!红绫前辈当然不会记错啦,啊!我们说正事!黄泉尊者第一次出现,应该是在二十三年前的并州!”

    并州?

    并州是云华被剑宗发现的地方:“……”

    鬼箭羽等了半天没等到云华的回话,云华手里的玉符不断传来他着急的声音:“云华,云华,我说你是不是哑巴了?回话!”

    鬼箭羽一连串的声音将云华从思绪里拉回来,云华淡淡道:“我知道了,我这边也发现一点事还需要去惊鸿岭确认一下,我们之后再联系!”

    “之后联系个毛,我现在就要说,我跟你说我觉……”得我师尊马上就要去你们剑宗了。

    千里之外,在合欢宗红绫女房间内的鬼箭羽话还没说完,他手中的玉符裂了一道口,坏了!

    鬼箭羽嘴角一抽,知道这道玉符大概是在晶霞岛秘境的时候被风廉的兽魂损伤,再被他这么一用,就完蛋了。

    这太不合时宜了,他刚刚才说重点啊!

    他就知道他运气不会好,鬼箭羽惊胆战的看了看旁边用眼角在瞥他的红绫女,鬼箭羽识时务的露出无比可怜的模样:“它坏了……”

    红绫女点点头,俯下身勾起鬼箭羽的下巴,挑眉对鬼箭羽恶狠狠的吐了一个字:“修!”

    伴随着红绫女这句话的,是被她摔得啪啦啪啦作响的鞭子。

    鬼箭羽浑身一震:“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