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网游 > 电子竞技没有直播> 第35章 |1.01防盗

电子竞技没有直播 第35章 |1.01防盗

    康明coming:战队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拥有六位优秀的职业选手,是一支即将活跃在守望先锋赛场的职业战队,将于下周泰普杯首次登场,敬请期待。详情见图,谢谢支持。

    这是康明发过最正经的微博内容,语气严谨没有恶意卖萌甚至字里行间都看不出一个“鸽”字,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齐全,并且还配有图片。粉丝觉得难以置信!仿佛被盗号!

    wo康宝:这绝对是代笔,他只是复制粘贴!

    康明回复道:“我还点了上传图片和发布。”

    微博长长的图片新闻宣布战队正式起航,这个名字随意的战队,终于有了一篇正式的宣传通告。

    战队照片、队员简介、战队基地,一应俱全,除了成绩一片空白,算得上是合格的战队公文。

    无论是队长、指挥、队员的描述都写得刻板又官方,但是照片拍得可爱,搞得粉丝心情异常兴奋,纷纷评论:“康明从哪儿找这么多小鲜肉”“康老板开后宫”“我不信,这一定是ps的胜利,等一个线下赛”。

    等到他们饶有兴致的将长微博拖到最后,突然发现了一个画风不同成员
美人善谋

    红白的队服和其他队员别无二致,但是这名选手的拍摄角度却不是其他队员那样的大正面抱臂照,他微微侧身,只露出四分之三的侧脸,显得清秀又温柔。

    名为dl的选手,不仅连id都非常简单,简介夹在其他官方的描述之中也显得与众不同——

    dl:实力输出选手,活泼可爱自信强大,擅长半藏、麦克雷、源氏,常驻康明直播间,作为战队唯一的主播,直播间地址是:beling.tv/1234

    评论一脸喵喵喵:“为什么要在战队简介里一本正经做广告?”

    “玩半藏的不就是云云吗?我赌一个金玫瑰,dl的简介是康明自己写的。”这条评论被康明单独转发了出来,并且回复道:你猜错了,我只是口述,没有动手,金玫瑰帮我刷云云直播间谢谢。

    康明光明正大帮dl骗花的行为被粉丝疯狂转发,并且一传十、十传百,为广大路人粉科普了无数关于dl的信息。

    “写作dl读作云云”“康明给他骗了几百万的嫁妆”“声音好听啊半藏贼溜”“开车就是岛田兄弟再也没有什么我”,各种拉郎配的粉丝终于在有生之年又找到了新的cp,疯狂搜集关于am战队信息的粉丝,终于等到康明大发慈悲地转发圈出所有成员的微博。

    而郧昀的账号异常简单,am-dl,任何点进去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崭新的账号。

    这是康明要求郧昀注册的微博账号,在这个信息无比发达的社会,没有个社交平台账号的年轻人,康明觉得难以想象。

    郧昀想解释自己经常登录推特,能够获取相关信息,但是想了想,国内由于网络问题,确实不怎么使用这个东西,也就随手进行了微博注册。

    不然,康明动不动就是“每日运动时间再加二十分钟”这种体育教师型威胁,郧昀还是有点害怕的。

    当郧昀再次登上自己的微博,亲眼见证了之前是零的粉丝数以一种恐怖的趋势暴涨,这些名为“我与康明解衣袍”“coming北鼻”的id,他一看就知道他们从哪里来。

    郧昀的新微博很简单,除了默认发送系统消息,就只有一条公式化地转发,他点开那些热情的评论,看着欢快地打招呼的康明粉丝,觉得心情十分好。

    这些粉丝就像直播间的弹幕一样可爱又亲切,郧昀简单地用微博默认表情回复着那些求眼熟的评论,对于提问的问题简单地做出解释。

    回复了几十条之后,发现这些评论还在不断增长,他只好又发了一条微博。

    am-dl:感谢各位的热情,很多问题我会慢慢回复,如果没有及时回复会统一说明,谢谢么么哒!

    然后郧昀开始点开那些提示的私信,有问好的,有询问半藏怎么玩的,还有探询*的。能回复的他都简单地处理掉,很快就看到一条简短又清晰的问句。

    mi战队:郧昀?daylight?

    郧昀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很久,康明虽然经常在直播间叫他本名,但是云云这个称呼已经成为了一个代号,除了战队的人和泰普杯官方,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写法
摄魂王妃

    ……他知道自己是daylight。郧昀抬手打字,心里回荡着无数的波澜和疑惑,每一条都带有过去留下的惶恐,手上发送的消息却无比简短。

    am-dl:你是谁?

    泰普杯的宣传相当低调,直到小组抽签完毕的第二天,官方才放出赛程具体的名单。

    a组:mi、degr、lgh、ume

    b组:laur、godr、j.ky、king

    c组:rtk、qwq、yeah、hih

    d组:am、str.7、omo、bw

    一共十六支战队,将进行为期四天的比赛。郧昀熟悉的队伍不多,但是每一组都非常均衡地拥有一支知名战队,在他加强复习过去的比赛录像之后,对这些战队的作战风格有了大体的认知。

    degr的选手.枪法好,拥有多年fps游戏的基础,无论是大招的管理还是小技能的协同都做得相当漂亮。

    laur的选手英雄池算是国内第一深,他们没有固定的套路,中途变阵是战队的日常,正因为英雄池给予的强有力支持,无论是输出位还是辅助位,都没有唯一的选择,六个队员能够打任何位置。

    也就是,六个自由人。

    这两个被卢筱安列为头号劲敌的战队,强不是没有理由。郧昀觉得,degr的实力来自多年的积累,不是任何战队能够随便效仿和跟随的,但是laur的战队风格,几乎可以在守望先锋立于不败之地。

    没有永远不败的套路,掌握更多的英雄,拥有越深的英雄池,就能在游戏不断更新和改变之中,快速调整自己战队的战术。

    比其他战队更快,就能比他们更强。

    am现在能够稳定发挥的套路只有源氏安娜,如果要面对更大的挑战,这样单一的战术被人识破之后,只能任人鱼肉,他们完全可以向laur学习,开发多种套路。

    “我觉得半藏不错。”林民宇回顾着国外杯赛的录像视频,“节奏虽然慢,但不是不行。国内使用半藏失败的战队,很多都是由于缺乏经验丰富的半藏选手。我们有郧昀,完全可以开发一套半藏核心的战术,基本上欧美、日韩都有使用半藏的高手,他们打出来的效果比国内的好很多。因为少见,也是一种机会。”

    守望先锋大部分是战术和套路的博弈,如果面对强劲冷僻的战术没有相应的克制方法,战局崩盘、军心大乱的比赛不算稀有。

    张烨的比赛录像比他们看得都多,关于各个英雄数据的分析和战队个人的能力,都建立了专门的数据库。在他们所有的体系里面,安娜和源氏是胜率最高的,然后麦克雷、死神屈居第二。

    而半藏这样冷僻的英雄,除了训练赛之外,他们还没有机会去检验这套体系的可靠性,但是从国外战队百花齐放的战术来看,半藏具有极大的潜力,在国服如此歧视半藏的环境下,更容易出奇制胜。

    因为大多数战队,不会去考虑敌军出现一个半藏应该怎么应对。

    张烨说:“我们优先练习这个战术,但是半藏很多时候比较依赖查莉娅的大招配合
楼兰令。按照郧昀平时的积攒能量的速度和训练赛情况来看,平均半藏2.5个大招的时候与查莉娅充能速度持平,然后是半藏1.5个大招的时候与莱茵哈特充能速度持平,那么,我们需要两个坦和他配合,并且保证三个人活到最后。”

    半藏想要在团战里活到最后,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考验的不仅仅是选手的个人实力、对地图的理解,更看重团队的配合和关键时刻的取舍,甚至敌人如果疯狂起来拿起多坦的阵容,刻意去针对半藏,这个英雄不得不换。

    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英雄,但是在守望先锋,风险往往伴随着机遇,想在杯赛中尽可能走得足够远,他们必须做好多种战术方案。

    除非实力悬殊,没有一个战队能固定一种战术保持胜利。

    官方最近在进行大幅度的调整,源氏核心的战术绝对会受到重创,就像安娜崛起一样,新英雄如果出现,如今定型的战局又将面临重新洗牌。

    强势英雄遭到削弱,弱势英雄一旦修改得过于强大,那些执迷于强势英雄和单一套路的战队,在后期讨不到半点好处。

    他们必须拓展英雄池,习惯和不同的英雄配合,无论是热门的还是冷僻的,半藏、托比昂、黑百合、秩序之光,都必须有适用的套路。

    要的不是在一场比赛里刷刷脸熟然后战败退场,而是持续不断的保持胜利走向巅峰。

    郧昀说:“我的观点永远是拓展所有人的英雄池。不要求每一个英雄都能达到职业水平,但是每个位置至少要掌握三个英雄。守望先锋一直在改变,很多站在巅峰的战术已经不再是主流,对于终极技能的削弱倾向会越来越明显。谁也不能保证暴雪会不会在比赛中途进行大面积的英雄增强和调整,我们的抽签排到最后一组,还有时间去练。”

    郧昀的态度很坚决,说道:“如果不想输给别人,首先,我们不能输给自己。”

    “祝你比赛顺利,但是这个比赛和韩国的比赛时间有冲突,所以我只能看录播了。我很快也要开始比赛的修罗场,等你的好消息。”——发件人:gim。

    gim的态度没有改变,也没有异常,这让纠结了不少时间的郧昀松了一口气。

    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考虑和gim莫名其妙发展起来的友谊,他们不算得关系良好的朋友,但也不是萍水相逢的路人,因为文化和地域的差异,这辈子可能只会在网络上产生交集。

    但是郧昀还是会觉得困扰,gim应当是一个本性傲慢的人,但他从来没有在gim身上感受到任何狂妄的情绪。

    gim谦逊、低调,甚至理智,即使郧昀明白人会在不同的情景下做出不同的反应,还是无法将他熟悉的这个gim和那个令他焦躁的麦克雷联系在一起。

    就像是一种伪装,和生性爽朗的康明没有共通之处。

    郧昀虽然很感谢康明的安慰,但是康明,永远不会打字嘲讽任何一个外挂和对手,礼貌又克制,立于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主播楷模之首,哪怕是讨厌使用半藏的玩家,也不会出声抱怨,这就是他们本质的区别。

    他点击邮件回复,简单地祝福gim比赛顺利,心里却一直在想关于康明的事情
浮世经

    康明是他的老板,更是他的朋友,但是郧昀,却并没有做到坦诚相待,他心里埋藏的往事,就像一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

    曾经他认为,重新进入职业赛场,换个游戏就算是新生,但是微博那条私信,令他不得不面对现实:电竞职业圈一直是同一个战场。

    有人认出了他。

    对于郧昀来说,这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他活跃的赛场,已经度过两年前漫长的时光,那个冷清的职业圈,已经没有太多人继续坚持,当年的定妆照风格,比九十年代的发廊海报更加夸张,即使是郧昀自己,也不一定能在st的战队宣传照上认出哪一个是自己。

    哪怕作为战队核心,他一向站在最居中的位置。

    这两年,郧昀变化很多,am的定妆照更加贴近真实的长相,所以,这条来自mi战队成员的私信,更像是一场风暴的开始,郧昀必须要做好应对一切准备。

    他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告诉康明。

    是康明的战队,他们的战绩永远和康明息息相关,那些喜欢他的人、讨厌他的人,会盯着am的每一场战斗,无论是胜利还是战败,am的一切都会反映在康明身上。

    他是名人,容不得任何污点。

    “因为输不起所以污蔑对手是外挂的daylight”,这样的名声在哪一个游戏的圈子里都是带着黑历史的笑柄,让郧昀觉得头痛。

    他第一次,为自己两年前的做法感到后悔。如果当时,再理智一点,都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守望先锋客户端左下角弹出coming上线的提示。

    不过几秒钟,郧昀就收到了康明的组队邀请。

    所以,要不要说呢?郧昀感觉到心中的摇摆不定,他不像康明夸奖的那样强大自信,他也担不起康明倾注的喜爱。

    郧昀害怕康明在知道一切之后,露出震惊又失望的眼神。

    康明最近的直播变得越来越随性,粉丝大多都要狂躁起义的时候,突然发现每次都会出现声音好听热衷半藏的dl随车坐陪。那些因为心爱的主播放鸽子受到的伤害,在一瞬间被治愈。

    谁叫这是国服少见又厉害的半藏啊,这么珍惜的物种居然出现在康明的车上,那么宽容大度的观众总要给云云一点面子。

    自从上次的中挪混血主播成功激怒了康明,dl的地位在粉丝心里更加巩固。

    不过令他们不太爽快的是:musta还是在康明同一平台混得风生水起,因为中挪混血有颜值,一个摄像头能解决很多问题。

    世界就是这么多颜值控,多少人愿意为了那张脸,选择忍受他的用词拖沓的说话方式和爱甩锅的脾气。

    守望先锋在万圣节这个特殊的日子,更新了一项大型资料片——万圣节惊魂夜。

    不仅官方将好莱坞地图更改成夜间的万圣节主题,新增了无数特定的活动皮肤和表情,还开启了一个新奇的大乱斗
萌宠记(娱乐圈)

    官方把游戏里的英雄拉扯出来演绎了一篇平行空间的爱恨情仇,视频也做了、故事也讲了,展开了一场令人惊讶的小团体打僵尸活动。

    乱斗仅限四位玩家参与,只能选择四名英雄:麦克雷、士兵76、安娜、半藏。

    康明的双人车,刚好能顺利承担两个输出位。

    一个麦克雷、一个半藏,为了游戏成就,他们从简单模式开始慢慢虐待只剩骷髅的僵尸们。

    这个模式简单又机械,郧昀打过简单模式,觉得并不算难,普通模式也只是将boss的血量抬高、攻击加强,但是困难模式就开始讲究大招的管理和配合,所以变得有些难以轻易通关。

    麦克雷和安娜就是核心,半藏只要能够在安娜麻醉针睡到boss的时候开大,平时出现失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们晚上才开始训练,要不开开直播啊?”康明建议到,“你群里的小姑娘都要哭了,天天私聊,让我放你出来。”

    郧昀听到这句话,惊讶得手上的箭都凝滞了半秒。

    他告诉过群里的观众,自己加入的是cld组建的战队,结果在名字曝光之后,连带着康明的马甲也被扒得干净。

    郧昀以为,康明会选择退出聊天群,没想到他居然还待在里面?

    “不好意思,我叫她们不要打扰你!”自己家的观众自己负责,郧昀向康明表示歉意。

    康明其实挺喜欢被郧昀的观众打扰的,这群看起来疯癫狂乱的小姑娘,居然在私敲的时候非常上道,不搞骚扰,直接总结出一套郧昀的喜好。

    “影刃喜欢吃烧烤,不愿意运动,总是晚上十点准时睡觉,早上八点起床问好,白天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每晚七点准时开播,不吵架不撕逼,但是也不喜欢跟瞎bb的人深入交流。”

    不错。康明心情良好地点了申请加为好友,给“一个月亮”添加专门的备注:云云情报站。

    不爱运动这一点在康明每天的监管之下得到改善,但是烧烤摊子什么的,离铃芯花园实在太远,他最近琢磨着搞个烧烤架回来弄一点自助bbq,反正煮饭阿姨也请了,要不在找个烧烤大师?

    然后十点睡觉这一点,康明觉得郧昀只能慢慢改变。

    即使是他,在曙光杯也差点陪laur大战到天明,坐在职业赛场上,没人可以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康明觉得破坏一个年轻人规律的作息非常遗憾,但是,他不得不说声抱歉,然后看着郧昀因为训练或者比赛,将睡觉时间无限延后。

    电子竞技是一件残酷的事情,郧昀如果是为了梦想,为了胜利,只能做出让步和牺牲。

    “没事。”康明宽宏大量地说道,“你的小粉丝挺可爱的。”

    弹幕一片爆发:康明夸别人的粉丝可爱?那我们不可爱?我们要闹了!

    就像圈养的争宠小萌物集体炸毛,听到最喜爱的主播夸别人家的观众,立刻跳出来要求解释
[快穿]男闺蜜系统

    “行行行,你们超级无敌宇宙第一小可爱!谁也比不上你们!”康明对他家这群闹腾的粉丝无话可说,总是纠结在奇怪的地方,“云云开播了,喜欢半藏的过去点个关注,先说好,不准过去捣乱。”

    郧昀重新打开直播间的时候,觉得就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他还在为了加入战队努力练习英雄,现在的自己,马上就会参加第一场正式的职业赛。

    这次观众超级多,郧昀刚刚开播就被弹幕的问题刷屏。

    “会用半藏啊,最近战队在练习半藏体系。”这是回答弹幕问比赛会不会用半藏的。

    “下周一最后一组比赛,康明好像不解说,我不知道啊。”这是问什么时候比赛顺便询问康明会不会解说的。

    郧昀一一解答问题,发现很多康明的粉丝因为在隔壁直播间被无视之后,跑到他这里来求答案,他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进行了回答,但是大部分关于康明的提问,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

    郧昀并不了解康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知道的东西,还没有康明家的死忠粉多。

    康明是一个很英俊帅气的有钱人,做着主播,是他的老板,心情好的时候会上台进行解说,热衷监管战队日常锻炼,对于训练赛的关注度取决于康明是否有空,这些和大众知道的事情没有什么差别的信息,第一次让郧昀觉得有些迷茫。

    康明喜欢什么颜色,康明喜欢吃什么,康明最爱什么英雄,康明日常穿什么风格,这些问题齐刷刷地在他直播间跳动,但是郧昀根本一无所知。

    他诚恳地说:“这些问题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可以直接去问康明。”

    然而,令他诧异的是,这句话刚刚说完,每一问题的答案都出现在了弹幕上。这是一条因为太长被分为两段话的弹幕,发送者都是同一个人。

    宝宝才三岁:康明喜欢红色,喜欢吃煎饼,最爱麦克雷,日常休闲解说正装。打扰云云了,不好意思!

    “谢谢。”郧昀认识那个id,是康明直播间里长期出现的房管,被誉为康明头号粉丝。

    他的谢谢说完没有两秒,另一边的康明收到了房管的提醒:太多粉丝过去云云哪儿捣乱提问了!

    在一个主播的直播间不询问另外一个主播的相关问题,是一种基本的弹幕礼仪,像这样在云云直播间说的全是康明相关的问题,让康明手下的房管非常头痛。

    康明对云云好是实话,但是这种情况直播间全是关于自己的话题,绝对不是他的本意。

    他想为云云培养忠实的观众,如果观众总是在直播间关注康明,显然就是喧宾夺主。

    宝宝才三岁本来不该说康明的喜好,但是站在一个粉丝的角度,还是为康明有些不值:战队给你建了,人气给你拉了,连康明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在她提醒康明之前,仍旧是做出了回复。

    有心人自然会记得,没有心,那说什么都没有用。

    “三岁,你把那些捣乱的都给我封了!屮,不对,云云,云云,你给那个‘宝宝才三岁’一个房管,她干活贼利索
军户家的小娇妻!”康明终于反应过来自家大总管在郧昀那儿不管事,果断发布号令。

    回过头就看到弹幕风向一片和谐,纷纷称赞大总管去给云云管事了,不错不错,顺便问一句,康明你私吞的嫁妆什么时候给。

    康明简直要被他们逗笑了,轻声吐槽,“你们真是够了,什么嫁妆?行行行,给给给。”

    这群家伙竟然还记得几天前一起开车的时候,他让大家刷给云云的花直接刷给自己的事,说实话,他确实忘了。

    然后郧昀的直播间,炸起熟悉的金玫瑰,属于大土豪cld的名字,牢牢地占据总榜第一。

    弹幕齐刷刷地刷过:“这是康明骗的嫁妆!”

    “谢谢康明的……礼物。”郧昀看着那些齐刷刷写嫁妆的家伙,完全不知道康明直播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康明忽然说道:“这样一点也划不来啊!你们送给我,平台要抽成,我再送给云云,b站又要抽成!还不如我直接给他买好吃的算了。”

    “不用不用。”郧昀说,“康明是我老板,每个月记得发工资就行。”

    愿望简单又朴实,直播间除了cld的金玫瑰高高悬挂,又摸来了几只康明家的小金主,她们一边刷花一边弹出高级弹幕飘红醒目地说:以后我们就是你娘家人,受了委屈跟我们说,帮你怼他。

    和谐又混乱的场面搞得郧昀不知所措,只能更加认真地玩半藏,回报观众的厚爱。

    帅得惊动超管的影刃直播间,被直接扔上了首页推荐,不明真相围观群众一来就觉得这个房间卡到炸裂。

    “这谁?怎么以前没见过”“哪儿跳槽的大主播?”这样的疑问一出现,就被现场观众热心回复。

    “这可是康明的男人!”“超人气组合am的主c”,他们说得理直气壮,似乎认为哪怕是不知道am的人,也应该知道康明和他的战队。就是这么自负又任性。

    弹幕太多太乱,郧昀放心地将直播间交给房管照看。

    万圣节打僵尸虽然是机械的模式,但是每一次失误都可能不能通关。

    “暴雪搞这个活动是想出pve?”卢筱安站在郧昀背后看了很久,半藏打僵尸简直轻松,都是一群活靶子,按照规律的路线移动,稍微预判能力强一点,就能箭箭爆头。

    pve是游戏的一种模式,和守望先锋的电脑对战差不多,但是万圣节这种固定套路的红名僵尸,只能算是角色扮演游戏里面定时刷新的小怪,没脑子、模式化,和fps游戏的本质有着极大的差距。

    不过,游戏商的想法,谁也没办法猜。

    柳三平打开电脑,发现这个模式通关成就居然送喷漆,顿时欣喜地说:“来嘛卢筱安,我们也组队打。”

    郧昀被队伍里野生的安娜搞得有点焦急,他总是吃到安娜的激素,但是严格来说,激素给麦克雷,可以直接削掉boss大半的血量,更加容易通关。

    但是他们遇到的三个安娜,就好像对半藏非常青睐,总是要将终极技能扔到他身上,就算郧昀故意站在远离安娜的墙角,告诉对方将激素给麦克雷,都能看到那个蓝色的安娜,特地蹦蹦跳跳走过来给他打上一记鸡血
妻味无穷1社长先生,心别急

    即使他和康明相当努力,但是这一局,又是一场战败。不得不说,万圣节惊魂夜的困难模式,主要是在考验麦克雷和安娜的配合,一个午时已到锁定全图敌人,一个纳米激素和麻醉针给对方向,就能轻松通关。

    “康明等一下。”郧昀有点受不了路人的安娜,完全不明白他们如此热爱给半藏打鸡血的心情,“卢筱安、柳三平你们点我进组,先把困难过一遍。”

    康明是不怎么喜欢卢筱安的,既然是郧昀的要求,入队也无所谓。

    但是他发誓,这个讨人嫌的家伙敢在直播间说出什么话来,他一定要教卢筱安做人。

    结果四人车竟然相当和谐友爱,重点是卢筱安根本不说话,就柳三平一直在语音频道咋咋呼呼。

    柳三平:卢筱安奶我奶我!治疗棒在cd要死了要死了!

    柳三平:咦boss出来的时候有动画那我站过去是不是可以合影?

    康明无视掉这个吵杂的队友,在boss登场动画的间隙问道:“云云你收到了多少金玫瑰,快继续感谢我!直播间要暴动了,说我私吞你的嫁妆!”

    “什么嫁妆啊?”郧昀被他的一声委屈的喊话搞得哭笑不得,“谢谢cld的十束9999金玫瑰,我全都收到了。”

    柳三平听到郧昀感谢的话,瞬间闭嘴安静,问道:“为什么你和老板都在直播……”

    康明在语音频道笑了笑,发现这个咋咋呼呼大惊小怪的家伙,终于后知后觉,说:“没关系,输了你背锅,几十万观众看着呢,死了多少次给你记得清清楚楚。”

    作为万圣惊魂夜里最不应该阵亡的士兵76,柳三平压力很大,他抱着划水的心态随便在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在老板的威胁暗示下,柳三平的士兵76变得相当勇猛,以一杀十,冲在打僵尸的最前线。

    士兵76与邪恶势力共同登场的画面出现在两个直播间,这种和boss抢镜头的做法得到了弹幕一片哈哈哈哈。

    在柳三平再次被路霸打死之后,boss终于被康明一个激素午时已到清场,困难模式宣告通关。

    “打竞技吧。”卢筱安觉得这样的固定的模式玩过一次就没什么意思,“还不如竞技冲分,把排名弄高点。”

    柳三平倒是兴趣盎然,说:“别啊,我觉得好有意思,竞技都打腻了!”

    康明问道:“云云想玩什么?”

    “安娜?”郧昀在万圣节乱斗里打了无数场半藏,“要不再打一下乱斗,我玩安娜。”

    于是再次进入乱斗模式,卢筱安率先拿起半藏,让出了安娜的位置。

    因为队伍里有卢筱安和柳三平,康明的密聊从左下角出现。

    ing:云云,你想不想打国际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