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都市 > [阴阳师+剑三]一见钟情> 第72章 间隙之五

[阴阳师+剑三]一见钟情 第72章 间隙之五

    关于樱花醉这件事情,白晴明……他当然是,不知道的。

    不比记忆全在的黑晴明,什么都忘记了的白晴明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处理这对一看就不是常物的双剑。且先不说上面涌动着的清澈灵气——看样子还和自己有点关系,就只是那美丽精致的卖相,就已经足够引得那些达官贵人竞相追捧了。

    但是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中?

    说是他人委托从前的自己加持灵力,这似乎能够说得通。但是——

    白晴明还是觉得奇怪。

    这对双剑虽然开着樱花,但是不管从装饰风格还是其他方面来说,都与平安京所流行的风格相差甚远,反而与之前被摆放在了石桌上的笔墨纸砚颇有些微妙的相似
那就来直播宫斗吧

    所以说,这也是从前的自己喜欢的人留下来的东西?

    白晴明这么想着,却又有了一些不确定。

    按照一般女性的标准来推测的话,女子应该都不怎么喜欢这些刀剑之类的东西吧?何况,正常人会把刀剑——还是这种一看就不是什么凡品的刀剑留在别人家里吗?

    ——然而这种事情,难道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吗少年?

    通过因为彼此之间同出一源的的灵魂特质而理所当然的相连在一起的梦境得知了这件事情的黑晴明简直都想要叹气了。

    为什么我的半身在这种小事上会这么的蠢?

    明明就是一身邪魅狂狷的大反派气场,妆容也偏向于妖异鬼魅的深蓝发色的青年,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是近乎于懊恼了。

    或许说的更加的准确一点,那应该被称作为恨铁不成钢。

    平时看你很聪明,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犯傻呢?——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当初到底是谁坚持要把这对双剑留在这里、又是谁暗搓搓的想着给七娘一个惊喜的啊!

    黑晴明表示自己很不满。

    比起辛辛苦苦跑去挖地,还要先解封了清姬的,最后得到的也只不过是一把鸾歌凤舞的自己来说,在家里就能够挖到一对樱花醉的白晴明运气简直不要太好!

    所以说,为什么白晴明那个失忆了的家伙就能够轻轻松松的拿到被七娘珍爱着、同时还有着特殊意义的樱花醉,而有着记忆,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爱慕之人是谁的他就只能拿着一把鸾歌凤舞在睹物思人?

    真是不公平啊。

    这么想着的黑晴明,最后好像也只能够用“我记得七娘但是你不记得她”这种优势,来安慰自己了。

    然而这种安慰并没有起到什么显著的效果,在黑晴明入睡之后,更是完全变成了渣。

    回廊深深,些微的阳光怯怯的照射下来,映照出颜色浅淡的光。

    黑晴明便站在这阳光下。

    这不是自己的梦境。在注意到这显然是偏向于明亮风格的坏境之后,黑晴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然后再想想自己的梦境能和谁的联系起来,事实也就差不多出来了。

    这里……是白晴明的梦境。

    黑晴明伸出手,五指张开,掌心朝上,仿佛想要接住阳光一般。

    他注视着自己被太阳照射着的手掌,眼中不见波澜。

    虽然正在被阳光照射着,却完全无法感受到任何暖意。

    并非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冬天的太阳,这样冷淡纯属正常。

    再看看边上的景色,黑晴明有点儿微妙的想着:今天白晴明的梦境,终于不是那种令人恼火的空茫大雾了吗?

    终于变得正常了一点啊
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派BOSS

    时不时的就会因为两者之间灵魂的联系而进入白晴明的梦境当中,尤其另一方还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防护自己的梦境,黑晴明表示这其实也是挺烦的一件事情。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白晴明今天干了什么又发现了什么从前的自己到底有多么的痴汉!!!

    这些事情,他全·部·都·知·道,成么?

    每天这么睡觉都不安稳,他也很绝望啊!

    黑晴明表示自己一点儿都不想在白晴明的梦境之中多呆,踏上长廊就开始准备寻找出路。然而这毕竟不是他自己的梦境,急于离开的黑晴明压根就没有发现,自己挑选的离开的路径,实际上,正好是白晴明这个梦境的脉络。

    于是不小心闯进了这里面的黑晴明——被迫的看了好多白晴明的梦境内容。

    基本全是关于过去的回忆。

    “啧,原来不是忘记了,而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吗……”深蓝狩衣的青年没什么表情的看着眼前出现的各种场景,那都是他所熟悉的画面。

    因为那正是原本的安倍晴明,所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黑晴明清楚的记得安倍晴明的全部记忆,而白晴明……他原本以为当初在安倍晴明拆分自己的自己讲很多的东西都分开了,既然自己拥有着安倍晴明的记忆,那么像是这种唯一性的东西,白晴明自然不可能拥有第二份。所以他对于白晴明失忆的情况毫无惊讶,甚至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但是现在看来,他从前的想法倒是错误的。

    至少在记忆这方面,安倍晴明并非是粗暴的分开——他选择了复制。

    分开之后的两个个体,黑晴明和白晴明,他们各自都拥有着完全的,属于安倍晴明的记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黑晴明清楚的记得一切,而同样拥有着记忆的白晴明则是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被什么影响了,导致他并没有接收到记忆。那所谓的失忆,便是因此而来。

    而他也迟早会恢复。

    黑晴明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拿蝙蝠扇敲着掌心。他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还带着一点的愉悦。

    毕竟好歹也是自己的半身,若是太过于无能,又或者是什么都不知道。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削减了游戏的趣味,我也是会很烦恼的啊。

    他如是说。

    然后毫不犹豫的踏进了长廊尽头的,最后一间房间。

    这是白晴明梦境的终点了。黑晴明无比清楚的知道,只要经过这里,就可以离开白晴明的梦境了。然后,他就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一个好觉了,而再也不需要被白晴明的梦境所烦恼——哎?

    深蓝发色的青年敲击掌心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一同止住的还有他的脚步。

    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他略略的睁大了形状美好的眼睛,硬生生的将那双狭长妩媚的眼睛做出了圆滚滚的效果来
(重生)亏我思君的情绪

    然而出现在黑晴明面前的并非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所见到的只是安倍宅那充满了野趣,就像是将荒郊野外的某一角给直接移进来一样的庭院罢了。唯一的不寻常,大概也只是现如今外面的气候正处在春意将尽夏日将来,而这里却是凝着白霜的秋天。

    不过想想这里是梦境的前提,这也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奇怪。

    但是看着庭院之中背靠背的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黑晴明的脸上几乎是不可抑制的浮现出愕然的表情来。

    怎么可能——

    说好的失忆呢?

    就算是记忆仍在,但是没想起来就是没想起来,现在这种情况算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这个场景黑晴明还是很熟悉的,他甚至还能够从那些属于安倍晴明的记忆之中扒拉出一模一样的片段来。毕竟背靠背这种事情,安倍晴明他真的干过不少次。起初的时候还是隔着树干两人背对着说话,但是后来就变成这样中间只有空气的情况了。

    毕竟七娘那么单纯,被哄了也是正常的事情嘛。

    当初回顾安倍晴明记忆的黑晴明就是这么想的,但是在现在当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大概就只剩下了不可思议了。

    白晴明也是有安倍晴明的记忆的,虽然他没想起来,但是在梦里的时候窥见一点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白晴明梦境里的这个片段,还被他自己修改过?

    当初和七娘靠在一起的分明就是安倍晴明本人,你在梦里把他换成自己是几个意思?

    黑晴明真的很想问问白晴明,你当真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啦?

    ——以及,我都还没这么干过成么!

    对于黑晴明的不满,白晴明表示他也很无辜啊。

    虽然每天都在做梦,每天醒来的时候也有点精神疲惫,但是,他压根就不记得觉得自己梦见了什么好吗?

    所以这种事情,你问我我问谁去?

    至少你还知道我梦到了什么,但是我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啊!

    早上醒来,依旧什么都不记得却精神疲惫的白晴明觉得,自己下次入睡的时候大概应该画几张符纸放在枕边了

    不然点些香料也是不错的选择。

    正好他昨天晚上找东西结果找出来一盒子的香和一个精巧的香囊,风格显著,一看就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也是亏得安倍晴明还附了小纸条,虽然上面写的基本都是“七娘送我东西我好开心”这种无意义的痴汉中心,但是这些香料都有着一些安神的效果。白晴明觉得大概会很适合现在的自己。

    带着香囊过完了一天,在傍晚的时候照例出门散步的白晴明并未想到,此次出门自己会遇见谁。

    他自然也不知道,此后的自己会走上和从前一样的道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