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都市 > 婚事凉凉> 第九十五章 宣告所有
    “你真不用去医院看看?确定哪也不疼?”齐翘觉得还是去看看的为好,栽下来的那个角度实在有些叫人浑身都不爽。

    凉凉摆手,她忘记自己坐在扶梯口了,打了那么久她几次都以为肯定要输了,看都不敢看,心脏骤停,结果这个时候赢了,转播回来当时主持人特别激动,说着什么七个赛点,什么赛点不赛点的这些凉凉不懂,但是她知道赢了,张猛赢了!

    “我哪儿都不疼,我浑身都舒服。”好像披着被子出去跑一圈,心情欢畅,怎么办?

    齐翘比比自己的脑子,这是摔坏了吧?

    “你别管她,她偶像赢球了,就好比她赢球了,高兴的自己姓什么都要忘记了,不信你问她,她现在恨不得自己姓张啊。”苏洛淡淡然的道。

    追过星的都这样,恨不得抱着照片晚上拥偶像入怀,神经到一定的程度就自然康复了。

    这病呢,无药可医。

    “那个打乒乓球的?”齐翘好奇的探探头,也没有看见,谁来着?叫什么?张猛?这名字……

    “我以前也看乒乓球比赛,不过就看陆康的,我爸妈最喜欢他,那个时候他多火……”现在的谁再火也没火到那个程度吧?

    苏洛无语,陆康?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了?

    “凉凉想不想出去跑一圈?”

    凉凉点头。

    苏洛呵呵的笑着,疯了,果然疯了!

    徐凉凉拿着电话,看了几次想打都没有打出去,怕张猛不接,他现在应该很忙吧,又怕打扰到他,自己一个人捧着电话像是一只掉进米缸里的老鼠一样,幸福且充实。

    电话响。

    凉凉抓着电话就跑出去了,齐翘的声音还在半空飘着呢。

    “凉,你鞋……”

    穿了一双不一样的,穿了一只拖鞋穿了一只运动鞋,你要不要这样?

    徐凉凉哪里还管什么鞋,没有任何形象可言就冲了出去,冲进倒是挺大的,一股脑的冲到楼下,宿管阿姨还一愣呢,这孩子看着身体挺单薄的,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吃了什么大补药似的,就愣是有一种,一个锤子砸过去,徐凉凉可以把锤子顶回来的感觉。

    这么高兴,中奖了吗?

    “是我是我是我……”整个人胡言乱语当中
诱婚,独宠萌妻

    接电话直接开口是她。

    张猛当然知道是她,电话就是打给她的,不知道她有没有看,但是取得结果他很满意。

    真的站在赛场上,看着为你加油的观众,那种感觉和电视机里是完全不同的,他自己肯定看不到,而是别人转给他的,当时打的胶着的时候,观众台上有一个观众,脸颊两边都贴着国旗,热烈的欢呼着,最后眼见着就要输,他只能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声都发不出,因为觉得也许就是不可能了。

    这场比赛张猛并不认为是他职业生涯打的最好的一次,但打的不差。

    徐凉凉深呼吸一口气,她必须深呼吸,不然自己就要憋死了。

    “祝贺你。”实至名归。

    张猛不缺别人的祝贺,不缺别人的夸奖,但是就是想听她的声音,想要和她分享一下。

    陆康靠在墙边,咬着冰棍,这几天的天气就是不好,他浑身不舒服。

    “比赛这是打好了,所以有闲情逸致来煲电话粥了?”闲凉凉的出声调侃。

    电话那边徐凉凉一愣,那声音实在过于清晰,她听的一清二楚的。

    张猛说了一句:“以后打给你。”

    挂了电话。

    陆康叫张猛来自己房间,几个教练都在,张猛跟了进来,陆康今天是为了找茬的,大家表现都很不错,不错当中也有问题,韩国队也算是经常交手了吧,打成这个样子,你们是准备集体都退役吗?不然打成这样,能看吗?表扬归表扬批评归批评,主要说说张猛的问题,张猛身上的问题太严重。

    明知道处在关键时刻,那个球不能那样打,你依旧犟,依旧这样打,输了呢?

    陆康单点,拿张猛出来溜溜。

    这场论功,按道理来说张猛算是功臣,上面领导当时都夸了张猛,确实临阵不畏,这个年纪不容易,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可以说将来有接班的了,一旦队长退役以后,有接班人的,技术水平各方面都很不错,都在标准线上以上。

    李铁和张猛站在原地说话,身为张猛的教练,他不能只看着陆康训张猛,既然陆康做了坏人,这个好人就必须他来做,不能打击孩子的积极性。

    正面的还是要夸奖一下,这场球真是悬啊。

    “陆康吧,说的也对,打球还是要有些变通……”陆康的话他不能给推翻。

    张猛点头。

    李铁拍拍张猛的肩膀:“好小子。”

    还是骄傲。

    投注进去那么多的心血,不会不希望他打出来成绩的,点石成金的那种感觉真是不错。

    一旦选择了这种工作,图的肯定不是名利,名利这块来的太慢,说实话和张猛相处的时间绝对比自己孩子相处的时间久,和自己儿子也没有任何的分别了,你看着他好,看着他站在顶端,看着他荣耀,那种感觉很欣慰,付出多少不求回报,但孩子争气,家长还是会觉得欣慰的
一念苍穹灭

    张猛他们吃过饭以后就准备休息了,和家里通了电话,乔立冬也没有多说什么,怕打扰孩子休息,简单两句。

    老虎被张猛送到了朋友家,因为他暂时没有办法照顾,但是宠物店他不放心,他就是那种,我不养我不心疼,我一旦养了,我就会好好养着,老虎的腿脚问题,它不能一直架着轮椅,因为很容易水肿,每天的运动量也是要固定的。

    朋友敢说,自己谈恋爱对女朋友都没有对一条狗这样上心过,定闹钟,早上到时间带着下楼去放,上午要上班就给送到母亲家,拜托母亲照顾,晚上给接回来,顿顿给做好吃的,还得主意不能太咸,营养又要足够。

    看着吃饭喝足的狗,叹口气。

    “你比我生活的都幸福。”

    张猛在微信里让他每天给拍个照片。

    “你主人后天就要回来了。”

    老虎似乎听懂了,咬咬被子,高兴庆祝一下。

    真是搞不懂,养狗就养狗吧,倒是养一条名贵品种的呀,养个土狗算是怎么回事儿?这腿脚……

    就说张猛的脸和个性完全不成正比,看着特别冷酷的那种,这种面相呢,应该就是花心的,偏偏他就单纯的很,看看他养狗就知道了。

    张猛回来第一件事过来朋友家接老虎,蹭了教练的车,李铁人在楼下等着呢。

    老虎这个撒欢,张猛抱着狗坐电梯,朋友按着电梯的毽子和张猛说话:“我妈都说我,我对她都没这样上心过,我说你家的这个下次千万千万别找我,影响我多少事情。”

    加班都不敢,约会就更加别提了,又不能说他必须回到家里去陪一条残疾狗,这人生可真是……

    张猛摸摸老虎的头:“他是不是对你不好……”老虎突然就叫了一声。

    “真是一对白眼狼,白眼狼拜拜……”朋友又说了一声让张猛慢走,电梯门合上,他回了房间。

    李铁见张猛抱着老虎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抱着的是孩子呢,以前也没见他养过这些东西,突然之间就养上了,还是这样的小狗,心肠有点软啊,这样其实不太好,这些孩子都单纯的很。

    “老虎……”李铁叫了一声。

    送他们回去,反正坐在旁边的人也不会不好意思,既然都上车了,还能知道不好意思四个字怎么写?只能认命的又给送回去,路上老婆打电话,按时间也应该到了,李铁无奈的说着:“臭小子让我陪他去接狗……”

    师母:……

    笑了笑,还能说什么呢,算了算了,你看着开吧,只要人能平安回来,管着是几点呢。

    张猛抱着老虎进门,老虎回到自己家,马上就开心了,气氛就是不同,别人家终究是别人家。

    张国庆再提让张猛买车这事儿,张猛倒是真的有点动心了,不是因为他爸说,而是因为带着老虎不方便,坐飞机的话,实在是怕吓到狗,看看老虎这身份就知道了,一定没坐过飞机,也有听说一些不太好的新闻,想了想,抽空就开着队友的车带着老虎回上中了
兴唐闲人

    这样挺好,什么都不用担心,省得来回折腾,开车也不是很累很远,能接受的程度。

    张国庆今天没去单位,他干到这个位置上不存在请假不请假,去不去都没人管,坐镇家中,张猛说回来,带条狗回来,他接下来有活动又要飞,没有办法照顾,也不能永远让朋友管,别的人又不放心。

    一大早的遛完狗,他起的有点晚,早饭也没有吃带着老虎就上路了。

    “我说,你这是养狗还是养孩子呢……”队友看见张猛这打扮,无语死了,还弄了一个包背着,不就是一条狗?

    “嗯。”应了一声,车门开着呢,透透气,感觉差不多了把狗放进去,副驾驶的位置,老虎不会乱来,它虽然活泼却很懂事,很聪明,有些话好像真的能听懂。

    因为老虎腿脚的问题,附近的服务站张猛就必须停,带着下去透透气,吃点东西喝点水,放放小便。

    他自己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耐心,做了以后才知道,原来他其实挺好的,挺有耐性的。

    开车到家天都黑了,乔立冬这边电话不敢一直打,怕孩子开车接电话不方便,可这开的也是够慢的了。

    张国庆拿着筷子吃饭呢,他这中午就没吃上,饿了。

    “你这次别再找一些没用的说。”乔立冬提前打预防针。

    张国庆翻着白眼,他是有多无聊,专程找儿子的茬?

    “等他回来一起出去吃吧。”

    有人上楼,蹬蹬蹬,乔立冬竖起来耳朵听,上楼了,不是!

    张猛下高速,乔立冬的电话打进来。

    “刚刚出了上中的高速路口。”

    乔立冬在家里坐了能有十分钟,实在坐不下去了,就下楼去接了,站一会儿就站一会儿,母亲盼着儿子的心情,可能儿子这辈子都不能了解,也不对,等他成家了,有了孩子,心细致一些的话,还是能感受到的,心粗就没办法了。

    等啊盼的,拐过来一辆车就探出头去瞧。

    张猛转弯车子开进来,乔立冬看见了,其实这车她没见过,但有一种感觉,就是这辆了。

    果然就是。

    张猛从驾驶室下来,乔立冬走上前,儿子又去旁边开副驾驶的车门,把狗抱下来,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乔立冬伸手接过来,张猛在电话里之前是说了,让她帮忙照顾一段,这怎么还是……

    “开这么久。”

    张猛嗯了一声,他提都没有提,这一路上他是不停的喂老虎吃东西喝水,外带着放小便,乔立冬就以为儿子开的慢呢,或者路上可能车多?开的稳当一些?

    让儿子先上楼,自己在后面跟着。

    “你爸实在等不了了,先吃了,中午就没吃饭
兵荒马乱耍流氓[仙魔]。”

    张猛的鞋踩在楼梯上,母子俩一前一后,有邻居下楼,遇上了打声招呼,不太认得张猛,倒是认得乔立冬,都多少年的邻居了。

    张国庆听着好像是上来了,坐正身板,有开门的声音,果然是。

    张国庆目光就围着老虎转,虽然腿脚有点不好,但是小玩意儿还是挺有意思的,比那个坐着吃饭的家伙强多了,至少不会顶嘴。

    乔立冬给张猛夹菜,看的张国庆眼睛疼,多大的孩子了,他是自己没有手还是不会吃饭,还需要你给夹?你就惯吧,看你能惯出来好孩子不。

    “车买不买?”

    张猛说以后再说,他想买自己就买了,现在真的是手里还有富余的钱,也足够用。

    乔立冬把带鱼剔出来肉放到张猛的碗里。

    “妈,我自己会。”

    乔立冬笑笑,知道儿子不耐烦,可她陪着儿子吃饭情不自禁自就做了,收了筷子,笑笑,你自己吃吧。

    “那场球可打的不错……”

    张猛笑笑。

    他回到家和父母几乎是不谈球的,因为父母对这些方面也是不懂,怎么谈?怎么沟通?无非就是父母说些什么,他听着就是了,乔立冬呢现在张国庆坐在这里,有些话也不能说的太多,就让儿子多吃饭。

    吃着饭呢,外面有人敲门,乔立冬出去开门。

    “哦哦,进来坐吧。”乔立冬让开身体。

    是陈倩。

    说是大姑让她送过来一些吃的,乔立冬不明白,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大姑好好的突然给他们送什么东西?

    这东西还真不是大姑自己要送的,陈倩这丫头心眼多着呢,鬼着呢,眼睛一转就是一个主意,她知道乔立冬家条件好,真正的那种好,原本张奶奶对她不来电,关心也不是很多,陈倩不太喜欢这家人,就算是张猛球打的好,一个人支撑家里也就那样吧,但是大姑嘴里透露出来的消息,陈倩都没想到,原来底子这么厚,那住的也不是新的小区,看着也不像是那种特别有钱的人,有点像是靠儿子起来的。

    陈倩拎着一袋子的苹果,乔立冬心想这肯定不可能是大姑掏钱买的,长辈掏钱买东西送到晚辈家里来,这不是开玩笑嘛,别人送的,要么就是……

    乔立冬脑子转的也是够快的,一想就想明白了,原来这是探路石。

    果然很快大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陈倩要过生日了,她准备给陈倩在酒店里摆一桌,让大家都来。

    乔立冬:……

    谱儿可真大,你自己的闺女过生日,你自己给着过就是了,还麻烦大家做什么?一个晚辈过生日,还要他们亲自过去?

    但是电话都打过来了……

    陈倩看着张猛,张猛的话实在有点少,她说了半天他都不回答一句,只能转移话题,陈倩一脸的讽刺看着老虎,觉得这种狗……又不是好的品种,又是残疾,养这种狗做什么?

    嘴上说的却是……

    “好可怜,腿是怎么没的?”

    张猛站起来去厨房盛饭,乔立冬回头看了儿子一眼,大姑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她特郁闷,知道了她会去的
土豪的铁拳无双

    “张国庆你把水给儿子倒一杯……”那个鱼可能有点咸。

    张国庆听到站起来去给儿子倒水,这儿子回了家他就成了奴才了,亲爹还得给儿子倒水,真是稀奇啊!倒!

    陈倩有些尴尬,没听到她说话?

    伸手要去摸老虎,你说这狗也是奇怪,平时脾气特别的好,谁摸一把就摸一把,从来不会发脾气,陈倩一伸手它叫了一声,陈倩怕狗也不喜欢这种狗,看起来就很便宜的狗,她喜欢那种雪白雪白看起来非常好看的。

    “啊……”

    被狗一吓,自己也没有多待就走了,乔立冬这边刚放下电话,陈倩一叫唤,大姑肯定能听到啊,当时还通着电话呢。

    回到家,大姑就说乔立冬也是够了,想让她帮着张罗张罗,毕竟乔立冬这些事情她很拿手的,结果乔立冬就仿佛没听见似的,各种推,完了还弄一条破狗吓唬到陈倩了。

    “她家突然养哪门子的狗?”

    陈倩说没有后腿,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反正也不怎么好看,脾气也不好。

    “这是没咬到你,不然我非找她说理去不可。”

    陈倩笑了笑,她觉得张猛家好,特别的好。

    大姑家她第一次来她觉得也好,那是一种新奇的世界,可是这个世界你待得时间一长,就会觉得其他的世界更好,乔立冬家里的摆设,每一样她都喜欢,如果能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是不是会更加好?

    至少吃穿不愁,你说同人不同命呢?

    那些出生就出生在有钱家里的,一出生受到的一切他们都没有办法比,哪里是他们这些孤儿可以比的,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可凭什么?大家都是人啊。

    她哪里差?

    她成绩这么好,长得也不算差,凭什么她要当孤儿?盼了多少年,以为会有小说里的情节,万一她真的是被人故意扔掉的,或者是父母非常了不起的,最后一定会回头找到她,不然丢掉她为什么呢?她脑子这样的好,身体也没有残疾,哪里都好好的,可做过梦了就该醒了,盼了这么多年,盼到最后梦境破灭了,孤儿就是孤儿,哪里有那么多的想法,被扔就是被扔,现实一些也许是因为她是女孩子,也许就是不愿意要她,聪明怎么了?聪明不能当饭吃。

    想要好好过日子,就得靠自己,她年轻,她青春,她想要荣华富贵,她想要大房子想要无数的钱,她想要张猛!

    陈倩回了自己的房间,大姑家的房子大是大却很普通,装修的也不是特别豪华,陈倩躺在床上,她脑海里想着乔立冬的那个家,生出无数个想法。

    走马观花一样的,她闭不上眼睛,那就像是一幅美景,吸引着她,不由自主的就想迈开腿走进去,为什么那不是我的家呢?

    *

    “今天忙不忙、”

    凉凉一愣,忙?她没什么可忙的
地狱公寓之爱子心切

    “不忙。”

    “那我十点过去接你,晚上也许会回来的晚些,也许不回来,可以吗?”

    砰砰砰!

    不回来?

    “哦……”

    张猛坐高铁过来的,只是和乔立冬说出去接个人,有个朋友要过来,乔立冬也没有多问,以为就是儿子的队友或者是认识的朋友要来家里玩玩,这也没有什么。

    “记得下午几点吃饭吧?”

    已经通知家里的亲戚了,张猛可不能放鸽子,不然能气死他爸。

    “知道了。”

    嘱咐完孩子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乔立冬忙自己的,张国庆也从来不管张猛有什么朋友和什么朋友一起玩,那是他自己的自由,喜欢交朋友这是好事儿,不孤单。

    张猛挂了电话转弯。

    凉凉换着衣服,穿什么样的衣服合适呢?

    换来换去,拿着衣服出神。

    张猛的车开了过来,径直开了过来,没有躲闪没有躲避,而是直接停在学校的门前,这个时间进进出出的学生,如果谁撞上了肯定会看到,他的车过来,徐凉凉人就在门前了。

    远远地看着那辆车,看着那辆车出神。

    微微的眯着眼睛,觉得太阳有些刺眼。

    “我看到你的车了……”凉凉的手机响,接了起来,快速走了过去,副驾驶的车门被推开,她深呼吸一口气,坐了进去。

    她知道自己上车,现在上车,说不定又会被传成什么样了。

    坐上去,带上车门。

    “不要紧吧?”张猛问她。

    凉凉摇头,不要紧的,除了你都不要紧的!

    路过蛋糕店他拿着皮夹子抽出来两张递给凉凉:“你进去买点吃的,我要开车带你回上中,大概要一个半小时。”

    按道理来说,这才一个半小时,不至于饿,但是他让买,凉凉以为他没有吃早饭,没有接那个钱,解开安全带。

    “我有钱。”

    推开车门下车,张猛的视线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进了店里,看着她的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凉凉站在窗边和服务员说着什么,然后服务员动了一下,她拎着袋子然后从里面推门出来
挤过幸福之门

    “你要不要先吃?”

    不着急的话,可以先吃一个。

    张猛笑,倒车的功夫借着看后面,顺带着右手落在她的头顶揉了一下。

    “买给你的。”

    “我吃过饭了……”刚吃过不久啊。

    “面包又不是饿了吃的,闲来无事也可以吃,对了,你找找旁边应该有个小袋子,你拿出来。”

    凉凉纳闷,旁边?她的旁边吗?哪里有东西?

    翻了一下,被他挤在了座椅的角落里,拿出来。

    “是什么?”

    “是个手镯,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凉凉拿出来,她看到过,在别人的手上看到的。

    卡地亚四钻的手镯,多少钱她目前还算不出来,但是据说很贵,怎么知道的?因为公司里有个模特戴过,据说是很贵的。

    “这个……”

    “又不要?”张猛挑眉,打着方向盘左转,“当时看见就觉得挺适合你的,现阶段来说也没有送过你什么,我觉得做人家女朋友,男朋友送了东西,你就乖乖收下,抱着喜欢的心情就好了。”

    “很贵。”凉凉说。

    “送礼物看送的人自身的情况,我觉得可以达成正比那就还好。”

    “我觉得有点贵。”

    “喜欢就好,贵不贵的另说,记账上,等你以后发财了,你也可以送我贵的礼物,我也收。”

    “好。”

    张猛开车出上中高速路口,车子停在路边,他伸手和凉凉要了一个面包。

    凉凉吃了一个半,张猛吃了两个。

    “你手里的给我就可以。”

    张猛不想开新的,反正也喝不掉,她的那个还剩了不少,他直接喝了就是了,凉凉把自己的水递给他,他一口气喝干。

    “晚上带你去玩。”

    “去哪里玩?”

    “一会儿就知道了。”

    张家的亲戚也都是比较靠近的,都是张猛的直属亲属,叔叔大爷的,就是个家宴,难得孩子回来了,加上比赛打的实在不错,张国庆选的地方也比较好,团团圆圆的一起吃个饭。

    张奶奶提前就到了,菜她自己点,挑自己喜欢的来。

    “今天小龙带女朋友过来。”

    张奶奶笑笑,大孙子带未来大孙媳妇来,好事儿啊,她这红包应该准备着了
狼性总裁的特工悍妻

    张龙带着女朋友进门,谈恋爱都谈两年了,一直听说有这人,第一次带到大家的面前来,准备要结婚了,姑娘长得不难看但是也说不上特别的好看,很顺眼,可能话有点少,和乔立冬打了招呼,乔立冬出去接个电话,张国庆正好进来,张国庆高兴啊,这是老张家的大孙子要结婚了。

    “人怎么样?我看着挺好的。”远远他瞧见了。

    “进去吧,等着给你介绍呢。”

    乔立冬是没有说出口,心里想着,那姑娘的面相她不是觉得不好,就是有点瞧着忧郁的那种呢,脸特别的瘦又窄,看着有点单薄,孩子第一次把女朋友带来了,她一个当婶娘的,不好说别的话,反正就自己心里想想,和张国庆她也不会说,省得张国庆总说她这个那个。

    圆圆这孩子,人接哪里去了?

    张猛停好车,凉凉不解,来吃饭吗?

    特意从凉州跑到上中为了来吃饭?

    难道……

    是他朋友有什么事情,带着自己来的?

    突然就有点紧张,衣服穿的是不是有点不妥当?

    她穿的是短裤,早知道换条长裙好了。

    “走。”

    张猛拉着徐凉凉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肘处,拍了拍她的手。

    人都到齐了,就不见张猛,主角还没来呢,屋子里都是聊天声。

    “你给圆圆打个电话……”张国庆催乔立冬。

    “打什么电话,孩子还能不知道时间,没到你打一百个电话有什么用,到了自己就上来了,不用你催。”张奶奶出声。

    席梦看了一眼张奶奶,脸上还有笑意,心里却怎么样的也笑不出来,她感觉张奶奶好像对张猛更加好,从张龙嘴里知道这个堂弟特了不起,其实人家出席她也知道,但亲眼看见了,怎么就有点不舒服了呢,兴许是自己多想了吧。

    “嗯,说是到了,马上上来。”乔立冬笑呵呵的说着。

    包间里讲着话呢,外面有人推门,大家扭头,并不是张猛,而是服务员,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第二次有人推门,这次大家的集中力不是那样的强,进来的人却是……

    乔立冬笑着的脸,马上就要掉下来了。徐凉凉她还不至于不认识。

    凉凉浑身都发凉,没料到是这样的场合,没有和她说,她只是以为他朋友什么的……腿微微的有点抖,人就僵在门口,走不动了,张猛揽着她的肩膀,搂着她进来的,凉凉现在走路并不是用自己的腿而是他身上的劲儿,她脸上好像冻住了,完全没有任何的表情。

    乔立冬闭闭眼睛,张猛!

    你这个混账孩子。

    “这是圆圆的朋友?进来坐……”张奶奶先出声的
逸红尘

    张国庆听见儿子来了,扭头去看,和乔立冬的表情如出一辙,等看清搂着的那个人是谁,张国庆这肺都要气炸了,上次闹过一次还不行,还要来是吗?

    是他找茬吗?

    “你……”张国庆要出声,乔立冬的手压在他的手背上,乔立冬用了力气,她用了力去拧了张国庆一下,这么多人面前说圆圆,那就是不给孩子脸,打亲儿子脸,她做不出来。

    她不想她儿子不开心,不高兴。

    “妈,要不今天就先别吃了吧。”张国庆喘着气,回家说。

    是啊,这么多人呢。

    在家里怎么样都行,外面不行,得给他留脸。

    当人家父母当到这个份儿上也是悲剧,还得看孩子的脸色。

    “怎么了?”

    张奶奶就觉得这两口子脸色怪怪的。

    “介绍一下,我朋友徐凉凉,我奶奶……”张猛一圈介绍下来。

    “朋友?女朋友还是朋友?”张奶奶问。

    平白无故的带回来,那就一定不是朋友这么简单,不过张猛这小子……

    这小姑娘看着可不大呀,这以后长着呢,现在带回来会不会有点着急了?叫人笑话。

    张猛的大爷叔叔则是有点替张猛尴尬,说孩子单纯也不过就是如此了,你们是能结婚还是怎么样?带回来,才多大,变数多多,这能说明什么啊,就给带回来了。

    “我这里说一声,我家凉凉没有父母,就是你们认为的那种没有父母,家世交待清楚了……”

    全部人:……

    张猛捏捏徐凉凉的手,徐凉凉都不敢出声,现在这场合……

    席梦看了一眼徐凉凉,今天谁都知道张龙要带她回来,结果张猛又带了一个回来,没有父母,那不就是孤儿?

    “先别吃了,回家。”张国庆起身。

    “国庆啊……”

    除了张奶奶没人劝,因为大爷也好叔叔也罢,都觉得张猛脑子抽了。

    “妈,我们先回去了。”

    张奶奶叹气,回去吧。

    张猛的车跟在后面,张国庆今天难得开了车出来,回去乔立冬开回去的,怕他出事儿,这人脾气有些时候挺大。

    等到张猛进门,张国庆这脾气就绷不住了。

    “你要干什么?你要翻天?”

    这么多人面前你搞什么?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啊?

    张猛拉着徐凉凉的那手就没松开过
特工重生-逆世女仙尊

    “我不干什么,我就是带人过来认认门,介绍一下。”

    张国庆喘着气,介绍一下?没有父母?这是怕他脸丢的不够光。

    乔立冬坐在沙发上没有出声,反正无论张国庆多大声,张猛都是那副脸,他也不着急也不生气,恋爱是他自己谈的,他想让家里知道怎么了,也不是才刚刚接触。

    “我说不行。”张国庆喊。

    乔立冬拉着丈夫的手,她看向徐凉凉。

    “我和你谈过吧,他人单纯,你就骗他就蒙他……”

    “我……”

    “妈……”

    “今天这话我原本是不打算说出口的,我不认为伤害人是一种本领,她今天受到的伤害都是你张猛带来的,如果你不带着她来,她就不会受到这些委屈,你明知道家里不同意,你还是这么做了,我就想知道圆圆你急什么?你们又不是马上能结婚,还是你们要马上结婚?她大肚子了吗?”

    最不好的估计就是这种可能了吧,如果是真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猛要说话,徐凉凉拉了他一把。

    “我没有怀孕。”

    “那是为什么,你解释解释给我听。”

    乔立冬又坐了回去,她倒是想听听,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说的话,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我们俩互相喜欢,他想让我认识他的家人,我也想认识,就是这样而已。”

    徐凉凉以为自己会觉得狼狈,可乔立冬说她的狼狈都是张猛不计后果弄出来的,徐凉凉不能让张猛扛这样的罪名,他带着她来,她也愿意来的,她不觉得受到了什么委屈,人呢,有喜欢的肯定就会又不喜欢的,她安慰着自己,她不能躲,不能退缩。

    “你喜欢的不是还有他的钱吗?”

    凉凉吸吸鼻子,点点头。

    “嗯,我喜欢钱,我可喜欢钱了,因为小时候穷怕了,我想没有人会不喜欢钱的吧,叔叔阿姨也会喜欢,喜欢钱又不是什么错,我的未来还有很长,我明白阿姨说的话,张猛的条件摆在这里,我不能虚伪的说我希望他什么都没有,我喜欢他的时候就是单纯的喜欢这个人,他也是单纯的喜欢我,其实阿姨和叔叔也没有必要这么生气,人生那么长,我们俩能不能走到最后,谁都不知道,如果有那么一天,自然而然的也就分开了,无需两位插手,但是现在我们的感情甚好,阿姨和叔叔做了什么,只会让我们更加的靠近。”

    乔立冬觉得肝疼。

    好个小丫头片子,好个能说会道。

    张国庆则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这是被人教育了?

    他需要别人对他来说说教吗?

    “张猛他是个单纯的人,所以会在这样的时候把我带过来,并不是个过激的行为,也并非是没有考虑妥当……”

    在我徐凉凉的心里,谁都可以受委屈,但是他不能,你不能这样说他,他不会带给我任何的委屈
血之时代

    乔立冬:……

    这个丫头片子……

    嘴真是会说啊,现在知道她儿子怎么被迷住了,又好看又会说,她要是个男人,她也逃不过。

    “妈。”张猛叫他妈。

    早晚都会知道,与其从别人嘴里知道,不如从自己嘴里说清楚,孤儿就孤儿,省得在问,就是没有父母。

    乔立冬觉得肝还是疼。

    “先坐吧。”

    场面有点难看了,过激的话也不能继续说,没怀孕这就好,等等,这是重点吗?

    坐什么坐?

    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

    徐凉凉坐在一边掉眼泪,张国庆刚刚那气氛他还能说两句,现在张猛不吭声,不呛自己,加上他没养过女儿,徐凉凉哭吧,那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你说他这么一个大人好像欺负了一个小孩子似的?

    徐凉凉说的也是没错,那以后成不成没人清楚,现在大动肝火的……

    不管了,他不管了。

    摔门回了房间。

    这口气不知道怎么就泄了,莫名其妙的就没有了,真怪。

    他每次骂张猛都是越骂火气越大的。

    乔立冬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可真是她养出来的好儿子啊,直接就捅到亲戚的面前去了,你说圆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何必呢?

    “阿姨,我说过的,我是缺少了家庭教育这一块,可是我以后会好好的……”

    哎呦,哭的这叫一个梨花带泪的,乔立冬又不是心肠硬的人,也没有遇上过这样的场合,以前都是因为事情让她恼火,现在你说,除了两个人谈恋爱,似乎也没有其他的,谈恋爱再说白一点,无非就是给女孩儿买点什么,可……

    脑子乱死了。

    “阿姨并不是那个意思,人的出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我只是觉得你过去……”

    那些不清不楚的,她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谈恋爱也不行。

    张猛抓着徐凉凉的收,挑着眼梢:“过去也没有什么。”直接一笔抹掉,他太清楚他妈的个性,索性直接抹掉。

    乔立冬迎上儿子的眼神,她看见了一双眼睛,她儿子那双被她总夸的眼睛,被称作特别漂亮的眼睛,那里面一点杂质都没有,一闪一闪带着光。

    是,张猛看出来他妈心软了。

    乔立冬眼神一晃,收了回来,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