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七十章
    祁明诚和赵成义一行人又开始赶路了。

    他们走得匆忙,祁明诚甚至都没有亲眼见到荣亲王一面。不过,祁明诚对此并不觉得遗憾,他现在要身份没身份,要功劳……各类计划还在肚子里没来得及实施,见了王爷指不定有多不自在啊。

    随着祁明诚他们越来越靠近西北,他们听说了不久前异族入侵的事,真真假假的消息有不少。

    这个事情有些奇怪。

    异族中多游牧民族,一般他们都会选择在秋季入侵景国。因为秋季牧草枯黄,异族这边的日子变得难过起来,偏偏农业民族又恰好在秋天收获,于是边境总会出现较大规模的冲突。相对而言,春夏季的边境都是比较平静的。对于西北的军户们来说,能顺利挺过秋冬季,就说明他们又挨过了一年。

    也是因为如此,兵将们休探亲假时,往往选择在春夏季节回去探亲。赵成义遵循传统,他赶回西北时,正是初夏的样子,抓紧时间好好训练下,很快就会迎来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染上血色的秋冬了。

    不过,此次的消息传得这样开,说明边境的冲突不是小冲突。异族为何在春夏时就选择进攻了?

    “莫非是西北大旱?”祁明诚如此猜测。

    虽说景国的中部才闹了水灾,但景朝那么大,西北之地向来又很缺水,指不定就已经出现旱灾的苗头了。若是草原上的草因旱情不够肥美,那么异族们会迎来灾荒之年,也怪不得他们会早作打算。

    赵成义摇了摇头,神情凝重地说:“异族是狼,一旦我们放松了警惕,他们就会扑上来。”

    早些年的西北军无比强势,异族从不敢轻举妄动。他们日子过不下去时,宁可选择继续北上,去河后国抢劫。“河后”是景国这边对极北处的那个国家的称呼,河后国和景国之间隔着草原、戈壁和大江,虽是邻国,但除了民间商人之间的走动,两个国家间平时根本没有什么接触,非敌也非友国。

    这些年,不知河后国那边的境况如何,但景国这边西北军的战斗力确实是下降了,于是异族也开始对着景国猖狂了。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异族向南入侵夺取政权的情况。赵成义因此忧心忡忡。

    祁明诚他们此时已经走到了江玛城。

    这座城就是祁明诚和赵成义初见的那座城,祁明诚是在这里把阿灯买下的。

    那时,赵成义随身还带着同伴的骨灰。祁明诚好心地借了一些工具给他,让他能够好好地祭拜一下自己的同伴。但其实,祁明诚之所以有那些工具,是因为他一路上还要给“赵成义”祭拜祈福啊
娱乐圈重生之隐婚蜜爱

    如今回想起来,整件事情真是挺逗的。

    “如果我那时没有把你们买下来,你们打算如何?”祁明诚忍不住问。

    赵成义想了想,说:“其实我们当时已经盯上了一个买主……只是脱身时会费劲一些。”

    两人正在泡澡。

    大家都因赶路疲惫不堪,祁明诚便决定要在江玛城中住上一晚。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洗漱了,就纷纷挤在院子里拿着井水先洗个了痛快。祁明诚先把自己从头到脚搓洗了一遍,然后又要了一大桶的热水,打算泡个澡缓解一下疲劳。赵成义见他如此会享受,也有些心动。最后两个人是一起泡澡的。

    两人待在同一个房间里。不过,他们要的是两个木桶,坐在各自的木桶里,泡泡澡、聊聊天。

    祁明诚把胳膊搭在木桶的边沿上,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说:“终于活过来了。我啊,现在才终于觉得这个身体是属于我自己的了。这几天太累了。我都不敢想象你们急行军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赵成义总是控制不住地把自己的视线投向祁明诚那露在水面上的胳膊。

    祁明诚锻炼得当,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胳膊看上去结实有力,让人一看就知道他的身体中蕴含着某种爆发力。不过,祁明诚本身并不是一个很健硕的人,恰到好处的肌肉使得他的身体极富有美感。

    祁明诚比赵成义要白一些,但这种白是很健康的那种白,而不是小白脸那种苍白的白。

    赵成义觉得有些热。

    一定是泡澡的水的温度太高了。

    赵校尉如此想到。

    他下意识地用手扇了扇,然而他的手是湿的,就甩了自己一脸的水。

    “你还有力气不?要是有,等会儿帮我按按吧。我今晚打算舒舒服服地睡一个觉。”祁明诚说。

    “好、好啊。”赵成义说。

    祁明诚如今已经很信任赵成义那手推拿按摩的功夫了。虽说每次按的时候,祁明诚都会疼得嗷嗷叫,但是按过之后,祁明诚就会觉得爽了。然后,他再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第二天保管神清气爽。

    泡过澡,祁明诚抓紧时间吃了一点东西,等消化得差不多时,他就迫不及待地去床上躺着了。

    赵成义见祁明诚累得连衣服都不想脱了,摇了摇头,主动上手帮祁明诚把衣服扒了,只给他留下了一条平角内裤。见到平角内裤,赵成义的眼角又忍不住抽了下。不管看过多少次,赵成义都欣赏不来这玩意儿。祁明诚觉得此时的人不懂贴身内裤的好,而赵成义又反过来觉得祁明诚这是一个怪癖。

    也不知道未来的弟媳妇能不能接受义弟的怪癖。赵成义简直是操碎了一颗义兄的心。

    “嗷……嗷……轻、轻点!”赵成义一上手,祁明诚就疼得受不住。

    “我轻点时,你又让我重一点,就没有比你更难伺候的了。都忍着!”赵成义故作嫌弃地说。他在这方面向来是非常强硬的,即使祁明诚疼得哭爹喊娘,赵成义也不会手软
空间之王妃升职记。动作太轻就没什么效果了,反正祁明诚就算觉得疼,也就只是疼这么一下子,等到按完了以后,总会让祁明诚觉得舒服的。

    “啊……哦……啊啊……”祁明诚胡乱地叫着。

    赵成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有着抬头趋势的小兄弟,觉得任由祁明诚继续这么叫下去,实在是有些不成样子,就塞了个枕头给祁明诚,说:“叫什么叫!咬着枕头不许再叫了!你不要影响我发挥。”

    祁明诚咬着枕头,眼中逼出了一滴纯生理性的泪水,真是太、太疼了啊!

    第二天,祁明诚神采奕奕地走出了客栈,他身后跟着精神颓靡的赵成义。

    鲁乙诧异地看着他们两个,觉得自己竟是发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赵成义没睡好。整个晚上,他不知道做了多少个乱七八糟的梦。

    先梦到自己娶媳妇了,赵成义掀开盖头一看,却看到了一张属于祁明诚的涂了胭脂的脸,他还非要学女人娇滴滴地说话,赵成义直接就吓醒了。然后,他又开始做梦,梦见一个美人在泡温泉,等到美人从水里站起来时,他竟见到美人有一对大胸,然后又有着祁明诚的脸。这绝对是个惊恐噩梦啊!

    从噩梦中醒来,赵成义抱着脑袋坐在床边,伴着祁明诚的呼吸声,认真思考了下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梦。他发誓,他想要照顾义弟一辈子,绝对不存在任何亵渎义弟的想法,那么会做这样的梦一定是因为身体太累了!于是,赵成义又坦然了。这回入睡后,他不再做梦,结果没睡多久就被叫醒了。

    鲁乙偷偷打量着祁明诚和赵成义,见赵成义打着哈欠去牵马,鲁乙以为赵校尉是在逞强,于是赶紧递了一个台阶给赵成义下,说:“头儿,你今天就陪着祁老板坐马车吧,好好陪祁老板聊聊天。”

    “嗯?”赵成义完全没有领悟到鲁乙的好心。

    在这种关键时刻,鲁乙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主动牺牲一下,于是接过赵成义手里的缰绳,说:“头儿,您这马我眼馋很久了。今个儿天气好,我想带着阿顺骑骑马吹吹风,您就让我美一美,如何?”

    为了让被/操劳了半宿的头儿乖乖去坐马车,让他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鲁乙容易么?

    赵成义依然不知道鲁乙都脑补了一些什么,不过他已经相信了鲁乙随口编造的理由,就笑着拍了拍鲁乙的肩膀,说:“悠着点,别把阿顺摔了。”然后,他打着哈欠,和祁明诚挤同一辆马车去了。

    一路顺利到了盂铜城,赵成义先把祁明诚领到了他的住处,然后带着鲁乙几个报到去了。

    赵成义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兵营里,因此他在军营之外的住处很简陋,而且屋子里一直没有添置什么摆设,各类生活用品也不齐全。如果祁明诚不来,这里估计要整年、整年地空着,确实不用赵成义费心打理。但既然现在祁明诚来了,祁明诚不能任由屋子里毫无人气,就带着阿顺几个收拾了起来。

    祁明诚想得很简单,他先把屋子整理出来,那么赵成义就能在这里招待客人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赵成义探亲归来了,他就该请几个关系好的同僚来家里吃顿饭。比如说那位欧阳千总,祁明诚已经听赵成义说起过很多次了,知道他们的关系肯定不错,那更要请他来喝个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