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四十五章
    似乎在军营待过的人都有一手快速吃饭的绝活。赵成义飞快地把所有的食物都解决了。

    阿顺收拾了碗筷,打算拿去院子里洗。赵成义说:“还是我来吧。你陪我说说话。”

    阿顺哪里会和赵成义客气,给赵成义指了在哪里拿干净的草木灰,在哪里舀水后,就蹲在赵成义身边看着他洗碗了。阿顺心里记着祁明诚对他的嘱咐呢,知道不能把家里过于隐秘的事情说给赵成义听,只是他略微一琢磨,赵家、祁家人一直都是坦坦荡荡的,家里似乎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

    于是,阿顺就什么都说了。

    秋冬时节卖卖炭,平时卖卖豆腐,家里两位秀才爷,那边的姑爷也是个秀才,玉珠儿身体健康乖巧活泼……哦,阿顺说得最多的就是祁明诚了。他一个劲儿地对着赵成义推销着自己的老板,迫切地想要让赵成义知道,祁明诚是一个很好的主子,寄希望于能利用祁明诚的人格魅力把赵成义留下来。

    “大哥,我们老板是不是真的很不错?你就留下来跟着我们一起干吧!”阿顺真诚地说。

    赵成义已经沉默着把碗洗干净了,打算拿去厨房里放好。见他径直朝厨房走去,阿顺也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赵家的厨房是单独建的,只要细心一点,哪怕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人也知道厨房在哪。

    就在这时,王根推开了院子的大门。他走在前头,后脚还跟着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头子。

    赵成义眼睛一亮,把一叠子碗筷塞到了阿顺手里,对着王根快步迎了上去,然后握住了那位老头子的手,非常开心地说:“祁六爷爷?您是祁六爷爷吧?多年未见着你了,爷爷身体还这么硬朗!”

    王根打量着赵成义。

    祁六爷爷却已经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哦,是你啊!我能吃能睡好着呢!”

    王根认出了赵成义,立刻将右手握拳对着赵成义的肩膀砸了一拳:“你小子!当初竟然一声不吭就走了,现在见着我也不先问个好!你不会是在外面发达了吧?对了,你是特意找过来拜年的吗?”

    祁六爷爷见王根和赵成义说上了话,他就转身找上了阿顺,说:“喏,给我拿些千张。”

    阿顺扭身就去拿千张。

    过年时,其实赵家的豆腐生意已经不做了,但村里人都习惯了在他们家买豆制品,祁二娘琢磨着蚊子腿再细也是肉,于是就少做了一些在家里放着,如果有人上门来买,总不会让他们空着手回去。

    王根一手抓着赵成义的胳膊,估计是打算和赵成义畅谈一番,不过他没忘了把祁六爷爷带到家里来的目的,于是说:“阿顺,你顺便数个五十文钱给祁六爷爷,我刚在他家里把一只猪崽定下了。”

    王根出门的时候身上没有带钱,看好了猪崽后,他原本打算回家拿了钱再走一趟,结果祁六爷爷说他还要买千张,于是就跟着王根过来了。这样他顺便把买猪仔的定金收了,就不用王根再跑一趟
[火影]炮灰的逆袭生活

    阿顺数了钱,收了祁六爷爷的大豆,又给他换了一些千张。

    祁六爷爷走到院子里时,赵成义正和王根聊天。

    赵成义又对着祁六爷爷迎了过来,一脸热切地说:“祁六爷爷,您家的儿子都娶媳妇了吧?我估摸着虎子连娃娃都生了……唉,他小时候还抢过我的知了壳儿!那时我和他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村子里的小孩子都养得糙,小孩子要打架,大人们一般都不会插手,打着打着说不定就打出感情了。当然,也有那种大人之间互相看不顺眼两家打算老死不相往来,小孩却偷偷玩到了一起的情况。

    祁六爷爷之所以被大家叫做爷爷,是因为他辈分高,其实他几个儿子和赵成义差不多大。其中虎子就是祁六爷爷的大儿子,比赵成义大两岁。虎子媳妇已经给祁家生了两个大胖孙子了,如今第三个又在她肚子里怀着,因此祁六爷爷非常高兴地说:“虎子那时不懂事,现在当爹了,就稳重多了。”

    “那可好!”赵成义搓了搓手。他又问起了村子里当初一起玩过的那些小伙伴们。

    赵家人和村子中人的关系并不密切,赵老太太年轻时就没有走门串户的习惯。村里很多人第一次上赵家,都是在赵家开始做豆腐以后,他们是来换豆腐的。后来三郎、四郎成了秀才,那一阵子赵家也热闹了一会儿。但以前真的很少有人过来。不过,赵成义小时候却能和村里的同龄孩子玩得很好。

    赵成义这个年龄的人,几乎都娶媳妇生孩子了,像虎子这样的,马上都要有第三个孩子了。

    所以,面对赵成义的问题,祁六爷爷能说的无非就是些:谁谁大前年成的亲,当年就抱闺女了,谁谁成亲晚,直到前年才碰上自己的缘分,不过一点都不耽误他生孩子,如今孩子也有两个了……

    祁明诚走出了厨房,正倚在厨房门口,听着赵成义和祁六爷爷之间的对话。

    院子就那么大,祁明诚也没有刻意躲着,所以赵成义一眼就看到他了,忍不住对他说:“这是祁六爷爷,我那时最喜欢跟他家的虎子去小溪里摸泥鳅,祁六奶奶用面粉裹了做给我们吃,可香了!”

    说着,赵成义又看向了祁六爷爷,仿佛祁六爷爷能证明他的身份似的!

    祁六爷爷摇摇头说:“你们这些臭小子非要来我家吃泥鳅,费了不知多少油!一个个都欠打!”

    赵成义又立刻看向祁明诚。瞧吧,祁六爷爷也记得那些事情啊!这都不是他编出来的!

    祁明诚呵呵一笑,问:“六爷爷,我问您一句,您知道现在拉着你和你说话的这人是谁么?”

    祁六爷爷笑着说:“别看我都有孙子了,其实我脑子可清楚了!这年轻后生不就是……不就是,对了,后生啊,你是哪个村子的?你和我说一说你是哪个村子的,我立刻就能把你想起来了!虎子小时候能玩到一起去的人就那么几个,我记得有两个是下河村的吧?天天不知累地往我们上莱村跑……明诚小子,这后生是下河村的吧?过来寻你玩?你们好好玩啊,我家婆子等着我换了千张回去……”

    赵成义:……

    赵成义是少年时离家的,然后在西北那裹着砂砾的大风中迅速成长为了一位有棱有角的青年。他离开家时,比着赵大郎还要矮一个头,不说唇红齿白却也有几分俊逸,现在的身材却比吴顺还要再高大点了
[是美男+花样男子]妖精难为。最重要的是,在祁六爷爷看来,赵家的二郎早就已经死了,所以他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赵成义还想要再挣扎一下:“祁六爷爷,您再好好看看我,你瞧出了什么没?”

    祁六爷爷认真地想了想,说:“你这小子,瞧着挺有劲的,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吧?像你这么大的人都娶媳妇了,你还没有吧?瞧瞧你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没有媳妇帮你打理的……我老婆子娘家有个外甥女,我不瞒你,她腿脚有些问题,稍微有点跛,不过平时不大看得出来,人是很勤快的……”

    祁明诚忍着笑把祁六爷爷送出了院子的大门。

    赵成义在原地转了两圈,黑着脸说:“走,去找虎子!我不信虎子能把我忘了!”他的长相哪怕和几年前不同了,但也没有变到那份上吧?要是虎子都认不出他来,看样子他只能把虎子揍一顿了!

    祁明诚把院子的门关上了,说:“你要是想让整村的人来围观死人复活,那你就去找虎子吧。”

    王根和阿顺已经糊涂了,他们怎么就听不懂阿灯和老板之间的对话呢?

    祁明诚朝他住的屋子走去。

    当厨房里刚做好饭时,因为灶头是热的,祁明诚待在厨房里时并没有觉得冷。但今天厨房里没有留炉子,等灶内的那一点点火星灭了,温度就慢慢降下来了。祁明诚现在只想回自己屋子里去烤火。

    赵成义傻站在院子里。

    祁明诚站在门口喊他:“你过来,我们聊聊。小伙计、大管事、新东家什么的,好好聊聊。”他刚一个人在厨房里把赵成义说过的话琢磨了一番,如果赵成义的身份没有作假,那么大管事莫不是指镇国公?新东家就是指目前皇位上坐着的那位?那么赵成义现在做的那些事情会给赵家带来危险吗?

    撒过了好几个慌又不断被戳穿的赵成义闷头闷脑跟着祁明诚进了屋子。

    祁明诚关门之前,对傻愣在那里的王根和阿顺说:“你们回自己屋吧,把炉子点上。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忙。对了,你们不要多想,你们的阿灯大哥……貌似是玉珠儿她二叔!我先和他好好聊聊。”

    门关上了。

    王根和阿顺久久没有回神。

    阿顺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王根,说:“你拧我一把。”

    王根拧了。

    阿顺没有觉得疼,所以这是在做梦吗?这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梦啊!

    王根拧的是自己,疼得龇牙咧嘴的,吸着气说:“这比戏文里唱得还热闹!”

    见阿顺还呆着,王根就好心地在阿顺的腰间也拧了一把。

    阿顺痒得差一点跳了起来。他腰上的肉特别敏感,王根没用力,他只觉得痒。

    “我的娘哎!”阿顺抱住自己的脑袋蹲了下来,“玉珠儿的二叔……”

    阿顺抬起了头,眼里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玉珠儿的二叔不就是……不就是内掌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