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四十三章
    梨东镇其实是个小地方。虽说这里有条梨东河,如果梨东镇的人想要走出去,那真是方便得很。但这片地方没有什么特产,又因为是丘陵地带,良田的资源也不是很丰富,于是这里少有外人过来。

    上莱村就更是小地方中的小地方了,从梨东镇上过来还要翻山越岭呢,谁没事愿意费这个劲?

    所以,见到阿灯,或者说是赵明,见他竟然能够找到自己的家,祁明诚心里立刻拉响了警报
[傲慢与偏见]贫穷贵公主

    阿顺一脸激动地看着阿灯,不知道他老板已经下意识想要把阿灯划为危险人物了。

    当然,其实祁明诚只是想不明白阿灯是如何找过来的而已,他其实并不是故意要怀疑阿灯。如果阿灯愿意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祁明诚出于对他人品的敬重,还是愿意给予他百分百的信任的。

    祁明诚看了看周围,知道阿灯只是一个人来了,而祁明诚这边有他、阿顺和王根三个。祁明诚觉得自己应该放轻松一点,就对阿灯说:“别在外头傻站着,你难得来了一趟,快进屋里来坐坐吧!”

    赵成义眼睁睁地看着祁明诚推开了那扇在他眼里有着特殊意义的院门。他原以为当自己千辛万苦回到家,推开这扇门时,家里会充斥着亲人的欢声笑语。然而事实上,除了穿堂的风,什么都没有。

    院子还是那个院子。

    十几年前,当赵家发生变故的时候,赵成义已经出生了。虽说那时他还不大记事,但他知道自己的家里原本有个大大的院子,可忽然某一天就换做了眼前这个小院子。院子里的那颗柚子树还是他们刚刚在这里盖了房子的那一年种下的。他们平时从来不给这柚子树施肥,因此柚子的味道总是很涩。

    在过去的那些年中,他做过多少次的梦,醒来时却只是想要再吃一口家里这并不好吃的柚子啊!

    赵成义下意识地打量着整个院子。他浑浑噩噩地在院子里走动,双脚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哦,水缸也没有换,还是他熟悉的那个。那边是新垒的猪圈吗?围墙上是不是还有他当年调皮刻下的印子?

    院子里的积雪早就被勤快的王根扫到了角落里,但赵成义依然觉得自己仿佛全身都泡在雪水里。

    他浑身发冷。

    祁明诚推开了自己住的那间屋子的门,对赵成义说:“按说你是客人,又是第一次上门,我应该在堂屋招待你。不过,火炉点在这个屋,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吧。这是我的房间。我去给你泡杯茶。”

    那是我以前住的屋子……赵成义在心里想。他快要被自己各种复杂的情绪压垮了。

    “老板,我去泡水就行了,您陪着阿灯哥多聊聊呗!”阿顺机灵地跑去了厨房。

    祁明诚见阿灯还站在院子里犯傻,正好他手里拿着刚洗好的四角内裤需要晾,便也离开了屋子。因为觉得大家都是男人,祁明诚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把内裤摊平搭在了院子里的晾衣绳上。

    祁明诚在赵成义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说:“进屋吧。”

    赵成义就像是个雪人,祁明诚轻轻一拍都仿佛能把他拍垮了。他浑浑噩噩地进了屋子,没心思打量屋内的布置,像一块石头似的坐在了火炉旁边,问:“这屋子的原主去哪里了?他们一家人呢?”

    “原主人?我不知道啊!”祁明诚用一根木棍子拨弄着火炉中的炭,试图让炉子烧得更旺一些。木棍子的最前端有一点点燃了,祁明诚赶紧把木棍插/进了灰里,于是那一点点火星又迅速消失了。

    祁明诚是真的不知道屋子的原主是谁,他单知道赵家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至于十几年前这里又住着谁,估计也就赵老太太知道了?于是祁明诚说:“我娘应该知道,不过她去我妹妹家做客了
[综]下一站主神。”

    “那你娘什么时候能回来?”赵成义焦急地追问道。

    祁明诚终于觉出了赵成义的情绪有几分不对,抬头看着他,略带歉意地说:“我娘是前天走的,怎么也要在我妹妹那里住上七天八天吧?怎么,你不是来找我的,而是来找这屋子原本的主人的?”

    “这里原本是我家!”赵成义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流血的时候没有流泪,此刻眼眶却红了。

    这……这个事情完全超出了祁明诚的想象!怪不得阿灯能一路找到这里来呢!

    阿顺端着一碗糖水从厨房中走了过来,他见祁明诚微微张着嘴,似乎很诧异,而阿灯却红着眼,眼睛里都泛着血丝。阿顺一时也不知道这两人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傻笑着说:“那个……”

    祁明诚赶紧说:“这样吧……我妹妹嫁得不算近,需要翻两座山才能到,现在出发去她家,肯定要在半路上过夜了。不如你就留一个晚上,明天一早我陪你去妹妹家找我娘,她应该知道些消息。”

    目前看来似乎只有这个办法了。

    赵成义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对祁明诚说:“让你见笑了。我、我不孝啊,一走就是这么多年,本以为回来能见到我娘了,谁知……对不起,我那时还骗你说我不是源兴省人。”

    结果他们不仅同省,还同县,还同镇,还同屋……这都是些怎样的缘分啊!

    祁明诚赶紧说:“能理解能理解!实不相瞒,我还有两个姐姐也是自幼离家的,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但我们都没有放弃。我想你的家人也是一样的,他们肯定在某个地方等着你。你不要难过。”

    阿顺终于听明白了,把糖水递给阿灯说:“是啊,好人有好报,阿灯哥你一定能找到家人的。”

    为了能够早点到家,赵成义也是日夜兼程赶得路,在路上休息的时间少得可怜,结果到家以后却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赵成义现在确实又累又渴又饿。他之所以还能撑着,全是因为他本人意志坚定。

    赵成义没有多客气,直接拿过阿顺手里的碗,咕咚咕咚就把整碗糖水喝完了。

    祁明诚随手从炉子边的筐子里拿了一个柚子,拿刀子划了口子,说:“这是院子里那棵柚子树结的果子。那棵树天生天长,我们平时都不去管它。这柚子不甜,不过吃多了还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你说得这些我都知道……赵成义在心里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柚子的味道了。

    祁明诚有心要安慰阿灯,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把阿灯当成是那种三四岁就被卖掉或者被拐走的小孩了。也许他日日夜夜都在想着要回家,结果回来时却已经物是人非,这真是太虐了。

    总觉得在这种时候,任何语言都很苍白无力。于是,祁明诚只是吩咐了阿顺去给赵成义做饭。然后,他就一声不吭地陪着赵成义坐着。哦,他还在剥柚子,打算在饭做好之前让阿灯先填一填肚子。

    赵成义慢慢地把所有的情绪都收敛了,对祁明诚说:“谢谢你!”

    “不用,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对了,你的那些事情解决了吗?”祁明诚主动起了另一个话题。

    赵成义点点头
吾家有妻骄养成。镇国公的女儿“病亡”了,结果国公爷又多了一个儿子什么的,这种事情肯定不能让一般人知道。于是,赵成义非常有技巧地说:“我……实不相瞒,我原本在一家大商行打工。”

    祁明诚抬头看着赵成义。

    赵成义叹了一口气,说:“我就是一个小伙计,上头还有好多小管事、大管事。我们那位大管事一直忠于主家,老东家也还算信任他。只是,老东家的儿子为了继承家业,却视大管事为眼中钉,用了些歹毒的法子把大管事弄死了,一时间我们这些底层的小伙计也受到了影响……这才使得我颠沛流离了几年。你那回把我从突丹族人手里买了回来,我后来就去找了大管事身边原本的心腹人……”

    祁明诚听得很有兴致。他想着哪家商行的东家这么傻逼啊,那他是不是可以去挖角?

    不过,眼看着阿灯要说到一些隐秘之事了,祁明诚赶紧说:“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于是赵成义就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说:“你是不知道,如今商行里其实早已经乱作了一团,新东家以为他任命的新管事们都是好的,实则这些管事欺上瞒下贪污受贿,再这么下去,老祖宗留的家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散了……我一个小人物,看着这些都觉得颇为心痛。”

    祁明诚问:“哪怕家主只有一个,但你们东家本家应该有不少人吧?就没想过换个新东家?”

    赵成义心里一跳,换个皇帝岂是这么容易的?不过,他面上不显,说:“那都是他们的事了,我是个什么位分上的人?我能守好自己的本心,能影响我身边的兄弟,做决定的却都是那些管事们。”

    祁明诚想到后世的那些办公室哲学,也觉得赵成义现在这情况有些头疼,只好干巴巴地说:“总之,你问心无愧就是了。”他其实还想问一问,哪家商行的决策人这么胡来,他能去分一块蛋糕吗?

    只要阿灯透露一下他那东家的姓氏就可以了……祁明诚想着自己应该如何开口问才不显得突兀。

    想着想着,一颗柚子剥好了。

    祁明诚手上全是柚子的酸涩味儿。

    祁明诚把柚子递给赵成义,说:“那个……对了,现在叫你赵明吗?”

    赵成义觉得自己再瞒下去似乎有些不厚道,于是说:“以前用化名,只是为了自保。如今倒是不妨碍什么了,其实我叫赵成义。我家中有四个兄弟,名字是按照礼义仁信排下来的。我排行第二。”

    赵!成!义!

    礼!义!仁!信!

    排!行!第!二!

    祁明诚下意识地朝供在桌子上的牌位看去,脑海中一片空白。

    赵成义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赵老太太在赵家很有分量,她说的话,赵家人都会听,但如今赵家的主事人其实应该是赵大郎。赵成义当年的葬礼就是赵大郎一手操持的,那时冥亲还没有开始结,因此牌位是以大哥的名义立的。

    于是“亡弟赵成义”几个字就直直地戳进了赵成义的眼睛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