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四十一章
    待在门口偷听的祁三娘蹑手蹑脚地离开了。然后,她红着脸飞快地跑去了厨房。

    包春生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汤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样子主家马上就要办喜事了呢!

    虽说隔着一扇房门,祁三娘并没有看到沈顺的脸,但是她辨认出了沈顺的声音。

    祁三娘知道沈顺这个人,要说有多熟是不可能的,身为丫鬟总不能随随便便和外男搭话
魔女来袭。因此,她仅仅是知道沈顺的身份。当初表小姐还在世时,沈顺总是替表小姐往周老夫人这里送东西,老夫人每次都会给他厚赏。这种明摆着在主子面前长脸的活都派给了他,可见沈顺在镇国公府中很受器重。

    祁三娘是大丫鬟,常在老夫人面前伺候。沈顺来个十次,他们两人总有八次能打个照面。

    周家这种书香门第是很重规矩的,当着老太太的面,祁三娘、沈顺间甚至都没有过眼神交流。

    所以,祁三娘从未想过,这沈顺竟心悦自己。

    如今知道了,祁三娘有些羞涩,有些慌张,但更多的却是茫然。她在这些日子里已经慢慢打定了主意不想要嫁人,偏偏这时候沈顺来了,带着真心和诚意,仿佛在告诉她,她眼前还摆着另一条路。

    祁三娘摇摇头,想着自己应该是要拒了的。

    没得男方才上门,女方就立刻羞羞答答要答应的。

    祁三娘不是矫情,她只是有些现实。与其去一个不熟的家庭中挣扎过日,她立个女户反而自在。

    沈顺并不知道祁三娘已经知道他来祁家的目的了,于是他死皮赖脸地在祁家住了下来。他对祁明诚说自己两天两夜没合过眼了,这话并没有作假,匆匆洗了个热水澡以后,他连头发都没有擦,就像猪一样地睡了过去,直接睡得昏天暗地。等他醒来,已是第二天傍晚,饿得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顺一顿饭干掉了祁明诚一天要吃的食物,他才终于有了一种自己再次活过来的感觉。

    留着沈顺住在自己家,其实祁明诚一开始是想要拒绝的,他很担心沈顺会在半夜去爬祁三娘的窗户。好吧,就算古人含蓄做不出如此夸张的事来,那沈顺也会找各种机会去祁三娘面前刷存在感吧?

    结果,沈顺竟然一直躲着祁三娘走。

    一开始,沈顺的理由是这样的:“我跋山涉水满面风霜,如今样子实在不够讨喜。若是三姑娘瞧见我,觉得我太粗糙了,岂不是冤得很?舅兄,你容我再养几天。”就算养不成小白脸的样子,应该也能白回几分。周府的老夫人是风雅人,三姑娘当年常跟在她身边,心里肯定更喜欢儒雅书生一些。

    祁明诚默默在心里比划了一根中指。这沈顺根本就还没有取得合法地位,没资格叫他舅兄。

    几日后,“男为悦己者容”的理由过后,沈顺是这么说的:“那时我接到弟弟寄来的信,心中太过着急,什么都没准备就匆匆往你家赶来了。如今我可是知道错了!若我冒昧地出现在三姑娘面前,她因此要怀疑我的真心该怎么办?若我为女子,一定会把像我自己这样的男人误以为是负心汉的!”

    仿佛说得很有道理。

    若祁明诚不是穿越的,又见沈顺没去祁三娘面前做些不规矩的事,一般人早就把沈顺打出去了。

    只是,就沈顺这有贼心没贼胆的样儿,活该他打一辈子光棍啊!

    祁明诚叹了一口气。

    又几日,“自我厌弃”的理由过后,沈顺知道了姚财主做下的恶心事,为此大发雷霆,道:“该死的,此人竟然敢无端毁女子清誉
逆袭天下凤不可挡!合该用针线把他臭嘴缝起来!对了,还要打断他的第三条腿。”

    祁明诚颇为赞同地点着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正打算找他算账,只是还在寻思方法。”

    沈顺一把抓住祁明诚的手:“舅兄,此等小人哪里值得您来动手,留着让我来教训就可以了。”

    “你去教训了恶人,成了英雄,然后由我说给我三姐听?”祁明诚以为自己明白了沈顺的思路。

    沈顺摇了摇头,严肃地说:“这种事情就不用让三姑娘知道了,没得坏了她的心情。”说了他教训姚财主的事,就必须要解释他出手的原因,那三姑娘岂不是知道了那人坏她名声的这些糟心事情?

    沈顺宁可祁三娘什么都不知道,他悄悄地把这些事情解决了就好了。

    祁明诚见沈顺说得认真,心里竟然难得有些感动了。

    可是,他感动没有用啊!他三姐至今还不知道沈顺这怂货是为她而来的!

    “你有胆子叫我舅兄,你倒是有胆子去我三姐面前打个招呼啊!”祁明诚忍不住说道。

    沈顺犹豫了一下,问:“我把父母请来,让他们领着媒婆上门,这样会不会正式一些?”

    “别别别!”祁明诚非常好心地劝了沈顺一句,“在你没有取得女儿家同意的时候,不是把场面弄得越盛大就越好的。这不仅没有显出你的正式,反而更像是一种骚扰,懂不?我三姐现在或许连你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结果你母亲却忽然上门来相看了,她若是心里觉得困扰,岂不就成坏事了?”

    祁明诚这种观点当然是远超于这个时代的。此时的很多女子往往对自己的婚姻没有自主权。因此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即使真有那种疼爱女儿的父母,也仅仅是让她隔着屏风偷偷看上一眼而已。

    沈顺虽然很怂,但他对祁三娘的心应该是真的,所以才会表现得如此患得患失。既然如此,那祁明诚就打算借机给沈顺一些来自于“舅兄(单身狗)”的“爱”的教育,至少要让他更为尊重女性。

    不是说现在的沈顺就不尊重女性了,只是他身为这个时代的人,有时看问题会存着某种局限性。

    当然,也是因为沈顺可堪调/教,祁明诚才会把自己的一些观点慢慢地灌输给他。如果沈顺是那种冥顽不灵的人,祁明诚自然就不会对他推心置腹了。不然要是沈顺曲解了祁明诚的话,又是个麻烦。

    “舅兄,那我到时候就让我母亲在梨东镇上赁个屋子,只说是见着了这里山好水好,才会想要来这里住上一段时日的。新来了住户,自然要上门拜访各位邻居。等我陪着母亲上门拜访时,你一定要给我创造巧遇三姑娘的机会啊。”沈顺立刻有了主意,“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解决那个姓姚的。”

    “别叫我舅兄了。”祁明诚有气无力地反驳说,“叫人听见了,肯定要坏了我姐姐的名声。”

    “我就在你面前叫叫,当着外人的面,我都是在心里叫的。”沈顺说,“放心,我有分寸。”

    祁明诚在坑一个人时,不喜欢直接真刀真枪地顶上去,而是喜欢在暗地里先拿捏住那人原本就有的把柄(没有把柄就制造把柄),然后再高举着正义之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惩治”那个人
盲夫

    总之,在这种事情上,祁明诚喜欢把自己塑造成一朵在风中无辜摇曳的白莲花。

    姚财主这个人本来就不是很干净,小辫子是一抓一大把的。只是,祁明诚虽说收集了不少关于他的黑料,如果在现代早就找个媒体曝光了,等到事情得到了一定的关注度后,就立刻把黑料往各种官方举报机构一塞,那么姚财主肯定是要进去吃牢饭了。可是现在,祁明诚不确定衙门会秉公执法啊。

    这种时候就轮到沈顺出马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沈顺甚至没有拿出镇国公府的名号,只拿出了一位府官的名帖,事情就变得非常顺利了。姚财主身上的罪名做不得假,什么奸/淫/人/妻,什么贿赂去乡间走动的税官每年交税时都在秤上动手脚,什么喜欢说“个皇帝老儿”等对圣上不恭敬的话……总之罚款打板子一个都不能少。

    姚财主顺风顺水这么多年,第一次在阴沟里翻了跟头。还罚了那么多钱,他的家产几乎都要空了啊!好在自家的地还在,大不了再涨涨租子,再涨它一倍!姚财主趴在床上的时候,还这么想着。

    谁知见他半年一年下不了床,姚财主的正妻终于硬气了一回,火速给自己的傻儿子聘了一位她早早就看好的姑娘。那姑娘是心甘情愿嫁给一个傻子的,不光是这样,她还生得五大三粗,就是姚财主没有在衙门里挨上那顿板子,估计他都打不过这姑娘,更何况是现在屁股都烂着只能躺在床上的他?

    正妻和刚进门的儿媳妇联了手,直接把姚财主架空了,任由他下半辈子都在床上躺着。

    祁明诚又借机推动了新的流言的传播。

    其实这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姚财主为富不仁,那为什么他以前一直没事,直到这时才受到了如此严重的惩罚呢?因为,他对祁家的三姑娘不恭敬了,竟然对着那位姑娘说了好些不恭敬的话!三姑娘瞧着不显山不露水,命格却颇好,当年虽卖身为奴,但贵人都说了,这位姑娘的命格能延寿增福!

    人不能和老天作对,诋毁了这样一位好命格的人,姚财主可不是马上就倒霉了吗?

    当然,有人又要问了,既然是这样的好命格,那祁家人的命为何还是这样苦?马上就有人回答这个人了,天上的神仙下凡来是做什么的?不是来享福的,是来历劫的。不过,他们到底是神仙,历完了劫,马上就该享福了。所以,三姑娘前十八年的日子过得有些苦,可她马上就要迎来好日子了啊!

    人们一想,确实是这样的。三姑娘的二姐家如今有两位秀才公,亲家老太太竟还活着,大姐家似乎也开始发达了,她的亲弟弟更是直接在镇上买了房子。这岂不是都应了她的命格能延寿增福的话?

    等到爱摆弄是非的丁媒婆在家门口摔了一跤,把胳膊都摔折了以后,大家更相信这样的流言了。

    “好了,事情办得很顺利。我三姐现在的名声好极了。你还有什么可着急的?”祁明诚问。

    “可是,媒婆们上门了啊!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三姑娘的好,他们都来求亲了。”沈顺觉得祁明诚这个舅兄真是把他坑惨了,“镇上的媒婆都不够用了!一个媒婆竟然接了三家的生意,太荒唐了!”

    祁明诚慢悠悠地说:“为着命格上门求亲的,以后的生活中但凡是遇到了点什么波折,肯定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我三姐的头上。这样的人家,我能把三姐嫁过去?我三姐也不傻,她能乐意嫁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