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三十八章
    当年经手了三妮、四妮、五妮的牙婆子姓郑。

    三位姑娘到了郑婆子手上,第二天一早,四妮、五妮就被塞进一辆马车里带走了,三妮也很快被卖到了周府。祁二娘起初没料到妹妹被卖了,后来又不知道妹妹被卖给了谁,只好一家一家打探。等她追过来时,就只从郑婆子这里打探出三妮的去处,却怎么都问不出四妮、五妮到底被卖去了哪里。

    三妮那时也问过郑婆子,同样没有问出来。郑婆子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贵人的事情,你莫要再掺和了,别到时候送了命都不知道!”面对着三妮的苦苦哀求,她终究是一丝口风都没有透露出来。

    当时镇上的牙婆有好几位,这郑婆子算是外来的。

    其他牙婆子还有别的生计,只这郑婆子是专职的人口贩子。她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奔波在各地的穷乡僻壤,低价收一些穷苦人家的女儿,再带去繁华些的地方卖了,偶尔也会来梨东镇上走动。

    祁明诚原本是打算亲自去找郑婆子打探消息的,只是当他想要找到郑婆子时,才知道这人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梨东镇了。似乎在她收了祁家三位姑娘又卖出去后,梨东镇上的人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线索就这样断了,直到祁明诚在西北买了阿灯几位奴隶后,因着阿灯要赎身,他特意陪着阿灯去衙门中走了一趟,他才忽然意识到,不管祁家的两位姑娘被卖去了哪里,官方都应该是有登记的。这种登记的目的是保证纳税,只有官方在卖身契上粘贴“契尾”(完税凭证),契约才会具有合法性。

    但是,等到祁明诚深入了解后,他意识到这种登记制度并不完善。

    正常的登记过程应该是这样的,祁渣爹卖女儿时,他要和牙婆子去一趟衙门,在衙门中写下卖身契,然后祁渣爹交人,牙婆子交钱,与此同时还要缴纳一定的税收,然后官方盖章确保契约书的合法性
从奥特曼开始。但在实际操作的时候,平民百姓都觉得无端去衙门走一趟太让人心慌了,因此他们都从简处理。

    于是,祁渣爹卖女儿时,根本就没有经过衙门的见证,他只是把女儿推给了牙婆子,强迫着她们在已经写好的卖身契上按了手印,然后他收了钱就跑了。等到了郑牙婆倒手卖时,比如说要把三妮卖给周府,已经谈妥了买卖后,她才带着三妮和卖身契去衙门把盖章的程序补完,然后才送到周府去。

    也存在着那种买家急着要人的情况,那么他们会先把丫鬟领走,过些日子再去衙门补全手续。

    四妮、五妮这边当时的具体情况如何,祁明诚不得而知。

    不过,她们那时被卖得很急,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买了她们的那个人在把她们带走后估计会去自己当地的衙门登记。于是,梨东镇这边衙门中就没有她们的记录了。这种登记制度的不完善之处就在这里,毕竟它的存在是为了查税,而不是为了人口普查。现在的祁明诚就完全不知该去哪里找记录。

    如果能知道当时的买家是哪个地方的人就好了。然而祁明诚并不知道。

    于是,事情似乎又绕回了原点。

    祁明诚觉得很有必要找到郑婆子。他问了镇上的很多人,除了一个姓氏,好像问不出太多了。

    直到祁明诚买了房子,这房子的原主人也姓郑,他才幸运地得到了一点点线索。郑掌柜在镇上开了三十来年的铺子,镇上的什么事情都能知道一点。祁明诚和他聊天时,不抱希望地问起了郑婆子。

    郑掌柜沉吟半晌,道:“因着我俩同姓,算是个本家,她有时会来我铺子里歇歇脚。我婆娘死得早,家里就一个闺女,是我一手带大的。闺女刚出嫁那会儿,我浑身不得劲。郑婆子瞧出我心里不痛快,就宽慰了我几句,只说她自己有个养女,嫁去了……嫁去哪里来着?总之,她也很是舍不得。”

    “那到底是嫁去了哪里?”祁明诚追问道。说不定找到那个养女,就能找到郑婆子了。

    郑掌柜又想了半天,才说:“我真是想不起来了,只知道那地名仿佛是带了个‘橘’字的。我那时还觉得这名字和我们梨东镇挺配的,我们这儿不产梨却叫了梨东镇,也不知道那儿产不产橘子。”

    这时候是有地图的,但平民百姓轻易见不到地图。祁明诚只好把包春生派出去打探消息了。他只让包春生先在阳泉县内问一问。考虑到这个时代的交通,既然郑婆子以前每年总会来梨东镇一两回,那她的家就不会离梨东镇太远,同县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在县内找不到,就只能扩大到整个省了。

    祁明诚只让包春生去打听阳泉县内有哪些带了“橘”字的地名,或者也不一定是“橘”字,同音字如“菊”、“雎”等都是有可能的。等包春生打探到了,祁明诚就打算亲自去那些地方走一趟。

    包春生这次的任务虽说有些繁琐,但他只要多跑几个热闹的地方,最好是各地商人来来去去的地方,细心点还是能够收集到资料的。然而问到了地名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却比较难以展开了。祁明诚甚至不知道郑婆子的养女到底姓了什么,说不定是随了她夫家的姓,说不定是随了亲生父母的姓,总之不一定是姓“郑”的。就算顺利找到了“x橘”或者“橘x”那地,也不一定能找到郑婆子的养女。

    祁明诚耐心地等着包春生回来。

    在这个过程中,祁明诚当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
重生之我姐她……(GL)。他已经带着祁三娘搬到了镇上,也在打探那些诋毁祁三娘的流言最开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一查就查到了姚财主那里。说到姚财主这人,也许是因为他的生活水平比周围的人好太多了,平日里身边都是巴结他的人,因此人过中年还十分……蠢。

    对,祁明诚只能用“蠢”来形容这个人了。他莫非以为全天下都是绕着他转的吗?像这种人,别看他平时总是耀武扬威趾高气扬的,只要狠狠摔个跟头,他就永远陷在泥里,死活都爬不起来了!

    祁明诚正想着应该如何教训这个人的时候,包春生回来了。

    包春生此次出行时的运气很好,他刚离开赵大郎他们的船选择独行,就碰到了一个进城卖山珍的德橘镇人。见那人背着东西实在走得吃力,包春生就随手帮了他一把。此人很感激包春生,对着包春生千恩万谢还自报家门了。包春生一听“德橘镇”三字,心里乐了,这简直就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包春生顺便就想打听一下郑婆子的养女,他这个人也鬼,不说想要找一个养母是牙婆子的妇人,而是这么说的:“我此次出来主要是为了找我的妹子……她在小时候走失了,我打探了这么多年,才依稀知道她被一个牙婆子收养了,养母据说是姓郑的。可惜,我不知道我妹子现在叫什么,又打探了好久,却连那个牙婆子叫什么是哪里人都没有打探出来。好兄弟,你们那边可有符合我说法的人?”

    德橘镇的人很同情包春生,把镇上的人想了一遍,略带迟疑地说:“我们镇子上倒是有个三十来岁的媳妇,是旺生家的。她的养母确实是个牙婆子,只她不是自幼走失的,应该不是你家妹子吧?”

    包春生一拍大腿说:“我问了好些人,也就你说的这个稍微符合一点。好兄弟,不如你就带我去看一看吧。我那妹子长得极像我母亲,我只要在远处看上那么一眼,就能知道你说的这人是不是我妹子了。我妹妹走丢时那般小,还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自己不是走失的,这话不算数啊。”

    见那人还有些迟疑,包春生又说:“不瞒你说,我母亲躺在床上已经时日无多了,她只想在临死前再见我妹妹最后一面……”反正包春生的亲娘早就已经死了,他这么说也不算在诅咒自己的母亲。

    德橘镇那人听他把这说到了这份上,哪里能不帮他?

    待那人卖完了东西,就把包春生带回自己镇上去了。

    包春生又不是真的在寻妹子,他分明是想要替祁明诚寻人。因此,等他到了德橘镇上,由那人指着远远看了旺生媳妇一眼,就立刻一脸失望地表示,旺生媳妇不是他妹子。那人还颇为心疼包春生,又留他在自己家里吃了顿饭。包春生借机在镇上停留了一日,暗中打探了不少关于旺生媳妇的事。

    “……那妇人的养母确实是姓郑,也是个牙婆子,常年累月在外奔波,似乎都对上了。只是这位郑婆子早已经死了,据说是在九年前的那个春节,她许是多喝了几口酒,不知怎么的竟是晕晕乎乎一头栽到河里去了。那时的天气那么冷,被捞上来时,都不知道是淹死的,还是冻死的。”包春生说。

    九年前的春节……

    如果这个郑婆子就是祁明诚要找的人,那岂不是说等她卖了四妮、五妮后过了几月就死了吗?当然,这二者之间或许没有什么联系。可是,最关键的线索人物死了,那祁明诚接下去应该怎么找人?

    祁明诚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这个事情越发难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