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三十三章
    回到家的第二天,祁明诚起床的时候就见着祁二娘站在厨房门口发呆。

    “姐!”祁明诚和祁二娘打了个招呼。

    祁二娘回过神来,欲哭无泪地说:“你带回家的那四个人哎……他们把我要做的活都抢光了!我原本打算做饭的,结果他们抢了;还有磨豆子、煮豆浆的活儿,他们也都抢了。那我还干什么啊?”

    “你就坐这儿等着吃吧。”祁明诚笑着说,“他们不做点事,心里会不安的。以后就好了。”

    祁二娘叹了一口气,说:“还有那个年纪最小的……我见厨房里实在没有我的位置了,就想要背起筐子去山上打猪草。结果,那小子非要和我抢这个活,他还说他能够辨识草药,总之很厉害的。”

    祁二娘都没反应过来,能辨识草药和打猪草之间有什么直接联系?她的背筐就被阿顺抢走了。

    等祁二娘追了几步,阿顺已经一阵风似的跑出院子,就着唯一上山的那条路,跑到山上去了。

    祁明诚想象着那样的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声地对祁二娘说:“姐,他们以前没有家……其实现在也没有家。因为我们对他们好,他们很珍惜,并不想失去这一切,所以他们会努力地干活。”

    祁二娘懂了,愣愣地看了祁明诚几秒,道:“……都是苦命的人,是该对他们好一点。”祁二娘信这个世界上有因果循环,那如果她对这些人好一点,在某个地方,会不会有人对四妮、五妮好呢?

    祁明诚打算把三郎、四郎抄的书给妹夫纪良送过去。

    祁二娘心疼他,赶紧说:“哪里用得着你去送?你在家里歇着就行了,让大郎去!”

    祁明诚摇摇头,笑着说:“姐夫每天挑着担子去卖豆腐,你还舍得让他翻山越岭?就我去送吧,顺便我还能看一看小妹。”他现在对着赵大郎总是“大哥”、“姐夫”混着叫,反正都能说得通。

    “小妹挺好的。两个月前,我刚叫你姐夫给他们送过一回辣豆腐。”祁二娘说。这样的走动在这时候已经算频繁了,很多女人嫁到婆家后,娘家从此就对着她不闻不问了,更别提还会主动去看她。

    纪良家距离赵家不算远,要翻过两座大山,如果半夜开始赶路的话,那上午九十点钟就能赶到。

    祁明诚打算在纪家住一晚上,因此他吃过上午那顿饭以后才带着王根一起出门。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祁明诚都已经出去走过商了,但祁二娘似乎一直都不放心让他独自出远门。再说,书籍这种东西确实有一点重。王根陪着祁明诚一起去,半路还能帮祁明诚接把手。两人换着背书,就不觉得沉了。

    山路之上非常安静。因为这不年不节的,很少有人走亲戚,因此某些路段又被植物覆盖住了。祁明诚需要一边走一边开路。他再一次想要对着这个时代的道路交通竖起一根中指,真是太不方便了。

    可惜,祁明诚造不出汽车来。早知道会穿越,他当年就应该去收集这方面的资料的
斗擎

    祁明诚漫无边际地想着,王根见他心情不错,主动开口问道:“老板,我想要唱歌。”

    “老板”是祁明诚自己定下来的称呼,比起“主人”什么的,他果然还是听着老板更顺耳。

    祁明诚点了下头。

    王根准备了几秒钟,一开口就把祁明诚惊艳了!这哪里是在唱歌啊,分明是在啸歌!要是王根生活在现代,他去参加个什么选秀节目,都不需要有人特意为他包装,就能凭着自己的实力一炮而红。

    等到王根唱完,祁明诚毫不犹豫地给他鼓着掌。

    王根本来没觉得什么,见祁明诚如此大力地表扬他,他这才终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赶在下午那顿饭之前,祁明诚终于带着王根走到了纪良所在的村子。他以前来过这里,有几个村里人还认识他,纷纷向他打招呼,说:“你是纪秀才的大舅子吧?唉,他最近一直被人堵着大门!”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这些人的语气中听不出多少焦急来。祁明诚猜测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等到祁明诚走到纪良家门口,果然看见大门处正躺着一个人。

    纪良没有在屋子里待着,而是在他家旁边的一棵树底下坐着,手里捏着一本书。

    见祁明诚来了,纪良脸上露出了惊喜:“阿诚哥!”

    祁明诚顾不上寒暄,指了指那个躺着的人。

    纪良对他解释说:“他是纪家那边的人,是个混子。之前他们还来找过我,苦口婆心想让我再回宗族去。只是,我都已经出族了,哪有再合族的道理?上个月,这个混子跑去了县衙,大约是想要拿着我被出族这事来说嘴。他们以为自己对着县令将上下嘴皮子一碰,县令就会把我的功名给夺了。”

    祁明诚觉得纪氏宗亲真的是太无耻了,不仅无耻还很险恶。

    纪良忍不住笑了起来,继续说:“结果,也是那么巧了,何三叔……何三叔是何家的人,跟我继父有那么一点点亲戚关系,他在县里有两间铺子,算得上是何氏宗亲里较为富裕的人。他有个女儿嫁给了县令的师爷做妻子。所以,这混子筹谋的事情,在师爷这里就被拦下了,根本没让县令知道。”

    何三叔把这件事情传回族里时,大家都愤怒了。

    纪良算是半个他们何家人,欺负纪良,不就是和欺负他们一样吗?

    于是,族长的儿子召集了族里好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个个拿着棍子,就找上纪氏宗亲去了。

    他们当着那些多姓纪之人的面,把这混子从家里拖出来,二话不说先打一顿,然后放了话:“纪秀才不和你们一般见识,那是他读书人有气度,我们却都是半个字不识的庄稼汉,什么样的大道理都不懂。总之,你们要是敢让我们不高兴了,我们就能让你们更加不高兴!别以为我们何家没人了!”

    混子被打了个半死,纪氏宗亲确实老实了。不过,这混子就此赖上纪良了。

    “他只说自己被我们打坏了,非要叫我拿出钱来赔他
重生豪门千金!我不应,他就三天两头来我家门口躺着。再打也没有用,就算再打他,他也还来。虽说没有造成什么坏的影响,我却被膈应到了。”纪良说。

    “那你就让他这么下去?”祁明诚问。

    “怎么可能!他让我不痛快,我让他断子绝孙!”纪良说。

    两人正说着话,那在纪良门口瘫尸的混子估计是被尿憋着了,因此慢腾腾地爬了起来,走到一边去撒了泡尿,然后提着裤腰带又慢腾腾地挪了回来。最后,他用一种很不走心的演技再次躺了下去。

    几个围观的孩子拍着手说:“哦哦,他又死掉啦!”

    纪良对着孩子们招手,把他们都聚到自己身边,笑眯眯地说:“你们想要他重新活过来吗?”

    “想啊想啊!”孩子们嘻嘻哈哈地笑着。

    纪良心里似乎已经有了什么坏主意。祁明诚只管站在一边看着。纪良指着这群孩子里面的一个傻大个,说:“石头,你过来!我教你个方法,你只要照着我说的做了,保管他第一时间能醒过来。”

    “真的吗?”石头用手背擦了一下自己的鼻涕,兴奋地问。

    这石头估计只有七/八岁大,但长得极为壮实,都快赶上十几岁的孩子了。

    纪良纯良得就如同一只小白兔,说:“当然了,我怎么会骗你呢。”

    躺在地上的混子估计听到了纪良的说话声,怕纪良真出了什么坏主意,赶紧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纪良认真地教育石头,说:“你呀,去按他的人中。只要用力按下去,他立刻就会醒了。”

    混子放心了,重新闭上了眼睛。不就是按人中么?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不痛不痒啊!

    “人中?”石头迟疑地问。

    “对的!”纪良说。

    石头觉得委屈极了:“真的要按那里吗?按别的地方不行吗?”

    “如果你想要让他醒过来,当然要按人中了。”纪良揉了揉石头的脑袋。

    石头磨磨蹭蹭地走到了“尸体”身边,他绕着“尸体”转了一圈,似乎是在观察。然后,他仿佛想通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种终于做了一个极大的决定的决绝表情。动手前,石头又看了纪良一眼。

    纪良鼓励他说:“人中!”

    石头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瞧我的吧!”他狠狠地对着某个地方按下去了!

    “尸体”理所当然地诈尸了,捂住身体的某个部分,在地上哀嚎着打滚。

    小孩子们拍着手说:“哦哦哦,他又活过来咯!”

    “啧……”祁明诚仿佛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某个关键部位也跟着痛了一下。

    太字中间一点,人的正中间。

    人中,没毛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