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十九章
    女人在很多时候好像都是弱势群体,不是因为她们自身弱,而是因为社会一直对她们存在偏见。

    在纪良母亲改嫁这件事情上,她可以说是一点都没有做错,但世人却要说她错了。不认同她改嫁行为的人,说她给前夫抹黑。认为她改嫁没有错的人,因为纪良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又忍不住对祁氏说:“你啊,当年就该忍一忍的,要是当时你退了一步,纪良留在了纪家,何至于现在这般艰难?”

    然而,祁氏始终认为自己没有错。纪良也认为自己的母亲没有错。

    祁明诚更不会觉得他们错了,颇为感慨地说:“很多时候,当事人是不能退的。她若退了一步,他们就会逼近一步,最后她会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很多权利。纪良母亲做得很对。”

    如果纪良当初留在纪家,孩子的三观其实会受到周围亲近人的影响,那么纪良会成长为一个怎么样的人呢?现在的纪良仅是被出族之事影响了前途,如果是留在族中的他,说不定压根就没有前途!

    跳开祁氏改嫁这件事,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说,也许一开始男人对女人的要求仅仅是贞静,女人如果毫无反抗精神地遵从了,最后就会演变成,当她落水时,有陌生男人为了救她,扯了一下她的胳膊,而为了保持自己的贞洁,她就必须把这一截胳膊砍掉扔了。这自然是不对的,这也是不公平的。

    景朝的女子虽能改嫁,但这种情况在平民中较多些。说白了,是因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比如说像纪良母亲这样的,改嫁才有活路,那肯定要嫁啊!达官显贵中却已经隐隐出现什么贞节牌坊了。若没有人对此进行反抗,那么过上十年、二十年,上行下效,民间女子的生活也会变得越来越艰难。

    望门寡、裹小脚等陋习,难道在女性地位非常高的时代,能忽然冒出这玩意来吗?

    不是的。

    这里面存在着一个过程,不管这个过程是长是短,总之是男人对女人循序渐进的压迫。

    赵大郎不知道祁明诚已经想了很多,见他不像外面那些人一样说三道四,就觉得祁明诚合该是要嫁到他们家来的,没看见他们想得都是一样的吗?这种心情就是所谓的“三观一样才能做盆友”啊。

    纪良是赵家看好的潜力股。

    这种“看好”是不带任何功利心的看好。说白了,赵家看中的就是纪良的人品。

    世人不看好这门亲,原因有三。其一,纪良是出族之人,这是他一生的污点,一个被出族的人是绝对不能嫁的;其二,时人都需要宗亲帮衬,赵小妹嫁去了,她日后生的孩子都是没有族亲帮衬的;其三,纪良奶奶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因此赵小妹这门亲事有些匆忙,她前头还有两个哥哥没娶呢!

    赵家人却很看好这门亲,原因则有好多了。出族算得了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不定再过一些年,人们不会觉得纪良是被出族的,反而是那些族人被纪良给出族了。没有宗亲帮衬算得了什么?那样的宗亲不要也罢,更何况赵家的兄弟多,随时能够照应自家小妹
清官吟!亲事匆忙又算得了什么?只要纪良是良人,再匆忙点都没事,而且赵小妹若能伺候纪良奶奶过身,纪良不也要高看她一眼?

    还有,赵小妹嫁过去立马就能当家做主啦,纪良幼年多病如今身体很好啦……这些其实都不用说了!赵家人最最看重的就是纪良的人品,别人为纪良出族可惜,他们却因此赞他一句好男儿有担当!

    先前纪良在时,赵小妹羞涩地躲了;如今家里人都在谈论她未来的夫婿,她虽说一直脸红着,却并没有躲。赵小妹剥了一个栗子攥在手里,细声细气地说:“他……他自小见多了世人对他母亲的苛责,能够明白女儿家的不易,日后总不会用这样那样的规矩来苛责我。他是能容得了女人出头的。”

    赵小妹很满意自己的婚事,她或许有这样那样的理由,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刚刚说的这些。

    纪良的经历使得他肯定会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传统男性要更尊重女性。

    这种尊重非常重要。

    维系一段婚姻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有些人说是金钱,有些人说是爱情,但在祁明诚看来,想要让一段婚姻保持长久并且和谐,最重要的因素是尊重,要学会尊重自己,同时也要尊重自己的伴侣。

    祁明诚笑着说:“小妹这说法我赞同。而且,我方才瞧着纪良那样子,分明对小妹很上心啊!”

    赵小妹把手里剥好的板栗朝着祁明诚丢了过来,有些羞恼地说:“明诚哥快用栗子堵上嘴吧!”

    大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天气越来越冷,年味却越来越足。祁明诚对此最深的感触是,原来过年会有这么多好吃的,自小年后,几乎每天家里都会做一些新鲜的吃食。每次都会多做一些。这种季节也不怕吃不完的会坏了。

    此时的人对于“过年”一事真的很重视,祁明诚原本没什么概念,不过他总是能认真地照着大家说的做,让他祭祖他就祭祖,让他拜神他就拜神,让他守岁他就守岁……等到凡事都经历一遍后,他就能觉出其中的意义了。过年,是辞旧迎新,是团圆,是对现有一切的感恩,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正月里,人们照样是忙碌的。初一做什么,初二做什么,规矩都是定好了不能错的。

    沈顺以他个人的名义叫人给赵家送了年货过来。一并送来的,还有祁明诚托他弄的东西。

    祁明诚翻了翻年货,发现沈顺算是用心了。就拿他送的布料来说吧,沈顺没弄什么华而不实的绸缎,送来的都是厚实的棉布,很适合赵家人裁成衣服。其余的米、盐、糖等等也都是赵家用得着的。

    啊,最让祁明诚觉得惊喜的是,沈顺还送了一些用盐腌好的海鱼过来。这是梨东镇上买不到的。

    祁明诚把历年科考的卷子直接给了三郎、四郎,至于都城中的势力分析谱,他却留着先抄录了一份。祁明诚喜欢未雨绸缪,了解形势是很有必要的。哪怕不做官,他也得知道什么人是不能得罪的。

    当然,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其实权贵都得罪不起。

    别家忙着拜年的时候,赵家的人都非常闲。

    赵家本身没有什么亲戚,祁二娘和祁明诚也只是去了吴顺家里走动
离婚后再恋爱。长姐如母,吴顺这个姐夫家如今勉强能算祁二娘和祁明诚的娘家,因此赵老太太仔细备了一份厚礼,叫他们出门时一定要带上。

    赵老太太还打趣说:“等到明年拜年时,就该去新妹儿的婆家走动咯!”

    三郎、四郎对着自家妹子笑。

    赵老太太转而看向两个儿子,说:“你们也快了,娶了媳妇,就该去岳家走动了!”

    好啦,这回轮到赵小妹对着两个哥哥笑了。

    其实吧,祁明诚他们还应该和祁氏宗亲走动的。但是,用祁二娘的话来说,这些人一个个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平时虽不做什么恶事,等他们想要寻求帮助、谋求公正时,也根本指望不上他们,否则他们后娘前头生的那个儿子明明是吴家的人,怎么他犯错了逼死姑娘了,却让祁家人拿钱出来填呢?

    所以,祁二娘只带着祁明诚去了一位还算不错的堂爷爷家拜了年,其余的人全部没理。

    祁二娘站在堂爷爷家门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对着来来往往的村人倒苦水,说:“若明诚现在是祁家的当家人,那他肯定要和祁家宗亲多亲近些,哪怕家里已经空了,就是拆了他的骨头卖了他的血,他也得凑点年礼出来,向宗亲们表表心意。可惜啊,明诚嫁了!现在是赵家的人了!嫁出去的人就是泼出去的水,祁家宗亲肯定都拿我们当个外人了。既然如此,唉,我们就不上门讨这个嫌了。”

    她虽话中带刺,但大体上并没有说错。祁明诚听得哭笑不得,偷偷对着祁二娘比了一个大拇指。

    正月初八,祁明诚几个人又去了梨东镇上给三妮拜年。冬日不便上京,周老夫人这个年是在别院里过的。她的儿孙们,除了身负要职离不开的,都在年前年后赶过来了。因此别院中显得格外热闹。

    三妮白天要跟在老太太身边伺候,有时晚上还要值夜,费了好些功夫才做出几样给小孩儿穿的衣服鞋袜,此时一股脑儿地塞给了祁二娘,道:“等开春天气暖和了,老夫人就动身回京了……日后再有机会见到姐姐时,只怕姐姐肚子里的小外甥都会喊人了。姐啊,你可得告诉我外甥,姨疼他呢。”

    小孩子的衣服做起来比大人的衣服费力气多了。娃娃的皮肤嫩,衣料要用好的,线要劈成很细的,线头什么的都需要处理得很好。而且,小孩的衣服上还需要绣上那种寓意很好样式特别的图纹。

    瞧着三妮累得连眼睛都有些红了,祁二娘毫不客气地在三妮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你……你叫姐该怎么说你好呢?这孩子还没有从我肚子里出来,就让他的姨累成了这样,可见是个讨打的。”

    三妮笑了笑,说:“这有什么累的……我这眼睛啊,是陪着老夫人念经时,被檀香熏的。”

    刚刚穿越的时候,祁明诚特别怀念他曾经的八块腹肌,如今祁明诚最怀念的却是他那件品牌羽绒服。祁明诚在冷风中哆哆嗦嗦地说:“三、三姐啊,我、我大约夏天会去一次京城,去、去看你。”

    “好啊!”三妮对着祁明诚眨了眨眼睛。

    祁二娘看看了弟弟,又看了看妹妹,故作夸张地扑进了祁大娘子的怀里,说:“弟弟妹妹们都开始瞒着我们有秘密啦!”祁大娘子只抿着嘴儿笑,见弟弟实在是冷得不成样子,就把手炉递了过去。

    一家人在巷子里笑作一团。辞旧迎新,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