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之福临门> 第一章
    祁明诚穿越了。

    说到祁明诚,那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孤儿,学霸,白手起家,千万富翁,环保主义者,慈善家……这些标签全部属于他。如果不是疾病阻碍了他前进的脚步,他一定会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

    比起小说中那种上一秒遭遇车祸死亡下一秒睁眼就发现自己穿越了的常见剧情,祁明诚的穿越过程其实相当不顺利。他在穿越时被迫干掉了一个灵魂,耗尽了力气,才终于在现在这具身体里重生。

    不过,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不顺利的穿越过程显然给祁明诚带来了不小的益处。

    原身也叫“祁明诚”,但被/干掉的灵魂却不算是真正的祁明诚,姑且以明真道人来称呼他吧。

    “祁明诚”的这具身体是天生的魂体不全,这样的孩子往往不能平安出生,而就算他们被母体生下来了,也会从离开母腹时就频繁生病,然后在三五个月大时夭折,绝对没有机会长大。原身之所以活了下来,是因为在他三个月时,一缕从修真/世界来的灵魂凭着一样天级的法宝进入了这个身体中。

    这个异界灵魂就是明真道人。

    明真道人也称明真老魔,他在自己原本的世界中被正道围剿,不光肉身被迫化作尘埃,灵魂也变得极为虚弱,虽然他有机会在此方世界中重生,却记忆尽消,就像其他土生土长的孩子一样长大了。

    然而,就算没有了记忆,明真道人骨子里的自私自利却也没有改变。

    他被姐妹们养大,却辜负了姐妹;他接受别人的善意,却做尽恶事。最终,他的结局肯定不好。但是,在他死亡的瞬间,那样天级的法宝又护了他一回,竟叫他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并且还重生了。

    明真道人重生到了“祁明诚”十五岁的时候。

    当然,刚刚重生的明真道人又被祁明诚干掉了,此刻在这具身体中活着的是从现代来的祁明诚。

    祁明诚接管了这具身体,获得了明真道人两世的记忆,还把那个天级法宝认主了。

    只是,明真道人第一世的记忆对祁明诚而言没有用,因为,此方世界中虽然也有灵气和生机,凡人们却因为天道限制而不能修真。那样天级法宝也没什么用,在它带着明真道人的灵魂穿越到此方世界时就严重受损了一回,在它又逆转时空让明真道人重生时又受损了一回,如今已差不多成废品了。

    不能修真,法宝也没什么用了
悬崖上的酒中仙

    若现在活着的是明真道人,估计他得疯了不可。好在祁明诚原本就没指着这个过日子,倒也不觉得有多失望。对于一位想拼命活下来却争不过疾病的人来说,只要他还活着,就已是最大的幸运了。

    祁明诚是个利己主义者。虽说因为明真道人的缘故,这具身体才能长大并活到十五岁,也就是说明真道人在这具身体里活得比他名正言顺,但考虑到那人实在太卑劣了,祁明诚就重生得心安理得。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所知,“他”现在刚刚成亲,“嫁”给了一个死人。上一世,明真道人虽然没有恢复记忆,就和其他土生土长的人并无什么区别,然而因着自私自利的本性驱使,他会在明天卷走家里全部的钱财跑路,即使这个家里的人从未对不起过他。而重生的他竟然还想如法炮制再跑一回。

    当然,现在这具身体内的是祁明诚了,祁明诚不打算跑路……

    而这原因则是……

    “小弟,你醒了吗?”一个嘶哑中略显爽利的声音在门边响起。

    原因就是这个了。

    祁明诚起身朝门边回了一句:“姐,我好些了。娘如何了?”

    祁二娘听见弟弟的声音,撩起帘子便朝屋里走来。她是祁明诚现在这具身体的亲二姐,因为嫁到了同一户人家,现在也是祁明诚的亲大嫂了。二娘对原身极好。如果祁明诚卷钱跑路,那么二娘肯定会被这家人埋怨到死,考虑到她成亲两年多还没有生孩子,这家人就是休了她,都不用顾忌什么。

    明真道人版的原身太自私了,根本就没有给祁二娘这个一母同胞的姐姐留条活路啊。

    祁二娘走到床边,见祁明诚倚床坐着,叹了一口气,小声地劝着说:“姐姐给你张罗这门亲事也是迫不得已。咱爹不是东西,留下了这么个烂摊子,你若是不嫁,以后的日子怎么过?索性小叔已经死了,你嫁给他不过是替他守三年孝而已,待三年时间一过,日子也没这般艰难了,你就自由了。”

    这是一个类似于华国古代的时空。不过,男人间竟然可以嫁娶,这太出乎祁明诚的意料了。

    “他”的丈夫叫赵成义,早年当兵去了,数年未归,但每隔几月都会把饷银寄回家。上月同乡有人递了消息来,说赵成义战亡了,尸骨无存。赵家老太太立时就晕了,等她醒来,半边身子瘫痪,已是不能下床。老太太哭了几天,想到儿子客死他乡,都不知道能不能魂归故里,便打算用喜事招魂。

    这时代的人大都迷信。赵成义未婚就死了,如果魂魄归不了家,留在外头就成了孤魂野鬼。周遭的人都说,若是在老家给他寻门亲事,再寻神婆把这个消息捎给赵成义,他就能循着喜音回家来了。

    赵家老太太疼儿子,便想要给儿子办一场冥婚。

    按照当地的风俗,冥亲分两种。一种是死人和死人结,一种是生人和死人结。

    祁明诚遇到的就是第二种。

    赵家老太太寻了活人来和儿子结亲,倒不是嫌弃死人不好,而是因为只有活人才能帮赵成义点祈福灯,这灯是召唤赵成义魂魄归家用的。只要祁明诚能给赵成义点上百日灯,赵家就会一直感激他。

    如此,祁明诚再帮赵成义守三年,三年后他是嫁是娶,赵家人都不拦着,甚至他们还能再给祁明诚弄一份嫁妆或者聘礼出来
军宠,少将冷妻。当然,在“嫁”给赵成义的牌位时,其实祁明诚已经收过一份聘礼了。

    可以说,在结冥婚这件事情上,赵家确实是仁至义尽了。

    而且,在这事情的最开始,赵家也不是非祁明诚不可的,偏偏是祁家有求于赵家。

    祁明诚心里转过诸多想法,脸上却透出了些许笑意,说:“二姐,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娘现在如何了?我怎么说都已经进了赵家门,前些日子病着也就算了,现在病好了,总要起身服侍娘的。”

    他口里的娘亲就是赵家老太太。

    祁二娘见祁明诚表情真挚,便知道他是终于想通了,心里跟着松了一口气。她红着眼角,压低了声音说:“大夫说,娘也就这样了……日后都起不了身的,只叫我们平日里伺候时都精细点。”

    祁明诚跟着祁二娘到了赵家老太太住的屋子。老太太中年守寡,一人把五个孩子拉扯大了,可见是个厉害的。不过,她厉害归厉害,却不刻意折腾人。祁二娘在她手底下当儿媳妇,日子并不难过。

    见着祁明诚走来,老太太强打起精神说:“六小子来了?身子可好些了?”

    祁明诚在祁家排行第六,前面有五个同父同母的姐姐,小名就是六儿。

    祁明诚走到床边坐下,道:“亏得娘怜惜我。其实我也不是病了,而是被吓着了,谁能想到我亲爹会做这种事?唉,这一次若不是……我真是要叫那些人给逼死了,偏偏我还不能说他们的不是!”

    老太太在祁明诚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说:“糟心的事情莫要想了,都过去了。”

    “是啊,明诚哥就安心在我们家里住着吧。谁都知道那些事情是吴有福折腾出来的,那可是吴家的人,和你、和大嫂都没有什么关系!”赵家三郎也在一边劝着。他的年纪其实比祁明诚要大,喊祁明诚为哥哥,是因为祁明诚毕竟嫁给了他二哥。若祁明诚是女性,家里的弟妹都该要叫他一声“二嫂”的。

    身为大嫂的祁二娘闻言立刻感激地看了夫家三弟一眼。

    祁明诚也装作感激地对着赵三郎笑了一下。在明真道人的记忆中,他卷钱跑路后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后来更是遇人不淑入了贱籍,多年后在外地被赵家三郎认了出来,赵三郎就以偷盗的罪名把他送进了监狱里。他是死在监狱里的,就此便恨上了赵三郎,重生时还打算设计把赵三郎的脸给划花了!

    赵三郎这么一个俊俏的小郎差一点就要倒了大霉了啊!祁明诚心里叹了一回,又转头看向赵家老太太,乖顺地说:“娘,我念书时曾看过一本小册子,认得些许穴位,晓得一些通经活络之法,不如现在给您按一按?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只能做这些许事情,娘便赏给我一个孝敬您的机会吧!”

    老太太知道祁明诚刚到赵家,心中只怕还有些惶恐不安,自然不会不给他这个表孝心的机会。

    更何况,祁明诚这话说得实在好听。

    老太太活了半辈子,知道他是有心要好好过日子的,便也乐得配合。

    “好好好,娘知道你们都是、都是好孩子,咳咳。”老太太现在只要多说一点话,就容易喘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