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动漫 >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四十四章
    能让贾琏看好戏或是避开的闲人,也不过就那么几个,贾家,或是王家。

    一想到王家,王家的顶梁柱王子腾已经被贾琏一剑斩了,而且斩了以后贾琏还什么事都没有,如今更是司徒煦称帝,这件事就更是不了了之了。

    “说起来,王熙凤她现在可好?”

    司徒煦一挑眉:“怎么,又想起你那个前妻了,说起来,我倒是听说你那前妻长得可是和神仙妃子一样,你要是喜欢,我可是赐婚,让你们再续前缘的。”

    贾琏瞟了司徒煦一眼,低头打量手里的龙吟剑,然后,拔出一截,司徒煦闭上了嘴,收敛了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皇上要是喜欢,可以召她入宫,想来她是很乐意伺候皇上的,只要皇上不嫌弃她嫁过人、生过孩子就行。”

    司徒煦被哽了一下,摸摸鼻子:“好吧,不消遣你了,你那个前妻的日子也不好过,王家女儿因为她的事情多半找不到好婆家,而还算护着她几分的王子腾也被你给杀了,她在闹了你两次没有结果以后,被王子腾的遗孀送到城外庵堂去了,如今,不过是个代发修行的姑子,和她那个随身侍婢一起,也算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贾琏点点头,拿出一块洁白的帕子,仔细地擦拭着宝剑:“想来王家也会派人看守住她们,让她们跑不掉吧。”

    司徒煦挑眉,这个贾琏有时候心也挺坏的,看到还是对当初王熙凤离间了他和张馥毓的感情有些介怀。

    司徒煦也不言语,抬手亲自为贾琏倒了一杯茶,看着贾琏擦剑,贾琏擦剑很是赏心悦目,那肃穆认真的表情让他觉得天地都仿佛静止了一样,就像那些纷纷扰扰都离他远去,让他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很久,司徒照求见,司徒煦不得不叹了口气,摆摆手让他上来。

    “臣,拜见皇上。”司徒照来的时候,就看见贾琏坐在司徒煦的对面,手里慢慢地擦拭着一把宝剑,眼睛都没有看他一眼,他不满地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开口。

    司徒煦看到了司徒照的表情,想起一开始司徒照就对贾琏的目中无人很是不满,此时也就不再开口介绍两人,直接问道:“四弟啊,你这次来,是户部收银的事情有了进展?”

    司徒照站起身,立在那里表情严肃:“户部收银从荣国府和宁国府开始,本就存着杀鸡儆猴的作用,臣弟给了他们三天时间,哪知才过去一天,荣国府就派人通知说是银钱已经准备好了,让臣弟前去验收。”

    “一天就好了?”司徒煦挑挑眉,看向贾琏:“看不出来你们荣国府还是蛮有钱的嘛。”

    “我已经不是贾家人了。”贾琏停下手,把宝剑插/回剑鞘,看向司徒煦。

    “既然不是贾家人了,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和四弟一起去看看啊
武道禁书。”司徒煦继续挑着眉看着贾琏。

    贾琏直视司徒煦,良久,点点头:“也好。”

    倒是让司徒煦的表情有一些僵硬,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贾琏会同意去。

    贾琏看了司徒煦的表情,勾了勾嘴角,看上去倒很是愉悦:“我也是会记仇的,”说完,站起身,走到司徒照身前:“不走吗?”

    司徒照抬眼看了司徒煦一眼,发现司徒煦的脸上没有半点怒色,心里差异的同时倒是对贾琏的态度更加谨慎了一些,他躬身行礼:“臣弟告退。”

    “去吧,去吧,四弟啊,要招呼好贾庄主啊,可不要让贾庄主再受到贾家的伤害啊。”

    司徒照的嘴角一抽,这天下,还有人能欺负得了贾琏,不说贾琏的那神乎其技的身手,就是有皇帝这个大靠山,也没有人敢欺负贾琏吧。想是这么想,司徒照还是低头领旨,发誓绝对不会让贾家伤害到贾琏一点点。

    贾琏骑着马跟着司徒照来的荣国府,这还没被那门子恭敬地请进荣国府,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哭天喊地的声音。

    拐了个弯一看,荣庆堂前的院子了,荣国府的下人和另一伙人正对峙着,双方手里虽然没拿着刀剑之类的东西,但是也是各个拿了棍棒杵在那里。

    贾琏忍得那些人,那和荣国府的下人对峙的,正是望梅山庄的人,领头的,是张来,手里还牵着一脸泪水的张馥毓。

    张来一脸怒气地指着贾赦:“贾赦,你可把话讲清楚了,这望梅山庄的东西,当初是你要送给小主人的,这时候,你怎么能说拿就拿,说还债就还债。”

    贾赦为难地看了看一旁已经脸色铁青的贾母,再看看奇怪地看着自己的那些下人,一咬牙,说道:“那可是老子的钱,老子只不过是放在你们山庄而已,现在老子想要取回来了,你有什么权利阻止。”

    “好,好,好,贾赦你不在乎小主人,又想去做你的孝子,那是你的事情,可是你不能把小主人的东西也拿走啊。”张来气得咬牙,却只能这么开口,他本就是张家的下人,如今虽然脱了奴籍,也不过是个贫民百姓而已,是没有资格和荣国府谈条件的。

    贾赦哽了一下,看向贾母。

    贾母手扶着胸口,气得半靠在鸳鸯身上,看上去随时可以气晕过去。

    贾赦一咬牙:“你可不要忘了,毓儿可是我的亲孙女,她还小,我帮她保管财物又怎么了,等她要出嫁的时候,直接从我荣国府出嫁,自然就是无限荣耀,比你一个小小的望梅山庄好太多了,”说着这话,他把头瞄向了贾母,看见贾母点点头,底气更是足了几分:“到时候,我这个当爷爷的,自然会给她添妆。”

    “你,你欺人太甚,”张来指着贾赦,手抖啊抖的:“果然是个无赖,是个混不舍,竟然趁着我带着小主人去庄主那里求救,就派人强行把小主人的东西拿走,你,混蛋。”

    “你大胆,”贾赦眼睛瞪得远远的,满脸的怒火,像是要吃了张来一样:“你不过是个下人,有什么立场这么说,你主子都不敢开口,你还敢这么对我说话,”说完,他看着已经快要缩进张来怀里的张馥毓,语气放缓了一些:“毓儿,爷爷一贯疼你,现在爷爷有困难了,你帮帮爷爷可好。”

    张馥毓也就三四岁的年纪,但是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也被张来家的和李吉家的教导了很多,自然也明白了一些事情,她知道一旦自己同意了,那么自己以后可能连安身立命的钱都没有了,可要是自己不同意,那这个不孝的罪名压下来,她也是没有活路啊
无尽攻略系统

    张馥毓咬着唇,含着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贾赦看到张馥毓这个表情,心痛的同时也觉得恼火:“毓儿,爷爷平时对你多好,难道你还不能帮帮爷爷吗?”

    “为何帮?他都不是你贾家人,为何要帮你贾家还债。”贾琏冷清的声音响起,让僵持的双方都是一愣。

    张馥毓看到贾琏出现,大哭了起来,她手里紧紧地拽着张来的手,嘴里喊着:“师爹师爹。”

    张来也是热泪盈眶,激动地开口:“庄主。”

    而贾赦以及这边的贾家人,倒是变了脸色。

    贾赦抖着嘴唇,不可置信地看着贾琏:“贾琏,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然是来看戏,”贾琏瞟了一眼始终没说话的司徒照,冷笑道:“这场戏,倒是很好看,”他走上前,低头看着已经停下了大哭,只是小声哭泣的张馥毓:“这段时间,你倒是成长了很多。”

    “师爹,对不起。”小丫头带着哭腔地哽咽着。

    贾琏定定地看了小丫头片刻,这才点点头:“这一次,你倒是终于明白了些事情,但是,”他的语气一转,让本来脸上有些高兴的张馥毓又变了脸色:“诚心悔改,也是要承担后果的,你,还是叫我庄主吧。”

    张馥毓抿抿唇,使劲地吸着鼻子,把差点夺眶的眼泪给吸回来:“庄主,还有,我错了。”

    贾琏点点头,转头看向贾赦和贾母一众人:“今天,我是来陪廉亲王收荣国府的欠款的。”

    贾母皱着眉头看了贾琏一眼,点点头,看向司徒照:“王爷,这欠款荣国府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王爷过来清点了。”

    “这欠款准备好了,自然是好事,但是,拿我的钱去还你荣国府的债,这事情,就有些不对了吧,”贾琏上前一步,站在张馥毓的前面,冷冷地看着贾赦:“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的山庄抢东西。”

    贾赦被贾琏的冷脸吓得后退了一步,他是知道贾琏到底有多厉害的,这个时候,他看到贾琏的脸色,隐隐觉得自己有些腿软。

    贾母也察觉到了贾琏的退缩,她特意在贾赦面前哭诉,而且也不让贾政出面,就是为了能让贾赦听自己的话,这个时候,可万万不能让这个已经被赶出贾家的不孝子出来捣乱了。

    贾母把拐杖往地上狠狠地一敲,怒瞪着贾琏:“你这个不孝子,自己忤逆不孝,难道还要让你父亲也跟着做不孝之人吗,如今是我荣国府生死存亡之际,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做什么了,”贾琏看着贾母,脸上有一丝疑惑:“贾赦想要替荣国府还债,做这个愚孝的冤大头,那是他的事,可是,他没有权利拿我的东西。”

    “他可是你的老子。”贾母怒道。

    “我不可不是贾家人。”贾琏对道。

    “你……”贾母瞪大了眼睛,气喘吁吁地看着贾琏,发现贾琏的脸上没有半点变化,瞟到始终站在一旁的司徒照,脑子一转,立马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来你还是恨我们当初逐你出族啊,罢了罢了,本来那件事也是王家人的错,不如,就开祠堂,让你重新入族谱算了,到时候,你就又是贾家人了
神权在握。”

    贾琏听了,冷笑一声,还没有开口,就看见贾赦一脸欣喜地看着贾母:“真的吗?老太太,要是这样,那毓儿是不是可以也上族谱。”

    贾母看了一眼贾琏身后小小的身影,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罢了,毕竟当初是我们先亏待了琏儿,就让毓儿也上族谱吧。”

    要知道,世家大族一般是不会把女孩子的名字记在族谱里的,除非是非常受宠的女孩子,像是贾敏之流的,才能上得了族谱。

    这让张馥毓也上贾家的族谱,显然是很给张馥毓面子了。

    贾赦闻言大喜,也不管什么惧怕贾琏了,连忙上前一步,笑容满面地看着张馥毓:“毓儿,你听到了吗?那你可以回来了,可以姓贾家的姓氏了。”

    张馥毓眯着眼睛咬着唇,低下头,手里紧紧地拽着张来,贾琏回过头,看到张馥毓这个样子,淡淡地开口:“凡事都应该自己决定,你虽然年纪还小,但是什么想要什么不想要,已经可以清楚地表达了,完没有为了他人,而委屈自己的道理。”

    张馥毓闻言抬头,双眼已经红肿:“庄主,真的可以吗?”

    “为何不可?我已经说过,会护你到有自保能力为止。”

    “那样我会被人说是不孝的,以后会嫁不出去的。”

    “被说不孝又如何?嫁不出去又如何?遵从本心,活得自在,才不枉来这世间走一遭。”

    张馥毓愣愣地看着贾琏,仿佛是被他这番话给震住了,然后,她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笑容,点点头:“好。”

    贾琏看着小丫头的脸上重新出现了自信的笑容,也跟着点点头。

    张馥毓松开张来的手,走到贾琏的身边,看着一脸期待的贾赦:“我不姓贾,现在不姓贾,以后也不可能姓贾。”

    贾赦的脸色变得铁青,他看着张馥毓,怒道:“毓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么做,是不孝,是忤逆。”

    张馥毓笑了:“我只知道,我的亲爷爷,要抢张家留给我的嫁妆,而我,姓张。”

    “你……”贾赦抬手指着张馥毓,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贾母皱着眉头铁青着脸,看着站在张馥毓身旁的贾琏,一时间也没了对策。

    贾琏转头看向张来:“还不派人把贾家抢了我们的东西带走。”

    “好。”张来立马点头答应,指挥着手下去搬东西。

    贾家的下人看着主家没有吩咐,倒是一时没有动作。

    突然,从荣庆堂里冲出来了一个身影,拦住张来面前:“不行,你们不能搬,这本来就是贾家的东西,你们没有权利搬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