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动漫 >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四十章
    贾琏给新的山庄起名忘梅山庄,并不是说山庄里就没有梅花,反而是各色花卉都有,到了如今三月,山庄里的桃花开得真好。

    三月桃花开,正是好时节。

    贾琏经常站在桃花树下,静静地看着树上的桃花,没有半点动作,让庄里的下人一时摸不到头脑
重生之请爱我

    其实,那是贾琏在练剑。

    当贾琏把自己的剑道往心剑方向发展的时候,这时间万物在他看来,都是剑。

    天地本就有其道,贾琏只是在观察并探索这个道而已。

    贾琏微微垂下眸子,转身看着来人。

    庄里的大总管杨开云,正带着司徒煦的一个侍卫,而这个侍卫也恰好是贾琏认识的人,柯立秋,进来。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贾琏对于柯立秋的到来有些疑惑:“司徒煦有事情交代?”

    柯立秋点点头,有些谨慎地看了杨开云一眼,杨开云立马领会地行礼退下。

    柯立秋这才看向贾琏,表情慎重:“太子要动手了?”

    “嗯?”

    柯立秋皱眉,看着贾琏半点没有波澜的脸,有些急了:“贾庄主,太子殿下把你当朋友,你不能不帮他啊。”

    贾琏定定地看了柯立秋一眼:“我帮不上他什么忙?”

    “怎么会帮不上?”柯立秋上前一步,急道:“太子要在这次皇上出宫狩猎的时候,行刺皇上、逼宫谋反,你是太子认定的朋友,难道这时候不应该助太子一臂之力吗?”

    “司徒煦逼宫?”贾琏轻哼一声:“皇上狩猎一直都在秋季,如今不过是三月春起,何来狩猎一说,”说完,贾琏的目光变得冷冷的,盯着柯立秋:“你最好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柯立秋愣了愣,他是知道贾琏的经脉尽断的,而经脉尽断的人,即使恢复地再好,也不可能重新习武,可如今贾琏身上的气势,却让他也有些招架不住:“这是太子的计划,太子撺掇皇上在春季狩猎,然后想在皇上狩猎的时候谋害皇上,把一切都弄成意外,那么太子就可以成功上位了。”

    贾琏点点头:“既然如此,司徒煦已经计划好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可庄主武功高强,想来也可以帮到太子,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是半点都马虎不得的啊。”

    贾琏静静地听着柯立秋讲完,这才转过头看着身边的桃花:“你应该搞清楚,我经脉尽断,此时并帮不了司徒煦什么,这种时候,我还是乖乖地留在山庄比较好。”

    柯立秋眯了眯眼睛,像是在思考贾琏是否说了实话:“贾庄主,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你可不能欺骗太子啊。”说完,他拔/出剑飞快地向贾琏冲了过去。

    贾琏身形动都没动,就从角落里闪出一个人影,把柯立秋的剑挡了下来。

    柯立秋皱眉看着挡住自己面前的人:“太子殿下的暗卫,他连这个都给了你几人?”柯立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拱手对贾琏行了一礼:“是在下的错,打扰到贾庄主清修了,在下告退。”

    贾琏这才转身,看着柯立秋离开:“太子让你带的话已经带到了,你可以回去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暗卫低头行了一礼,几个起跳就消失在原地,贾琏勾了勾嘴角,继续看着眼前盛开的桃花
重生未来之药膳师

    贾赦皱着眉,看着跪在地上一脸哭求的人:“我说,王熙凤,你也要点脸面好不好,这可是我娘子的陪嫁庄子,你有什么资格留在这里?”

    王熙凤一身素衣,容颜憔悴,早就没了当初的明艳张扬:“大老爷,大老爷,算我求求你,要是你不肯收留我,我这次就要被王家送到庵堂里去了。”

    “送去就送去,关我什么事?”贾赦瞪了王熙凤一眼:“你当初不是很横,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个时候倒是知道来求我了,凭什么,你被怎么处理是你王家自己的事情,可和我贾家无关。”

    “可是,可是我是毓儿的生母啊,”王熙凤哭喊着,‘碰碰’地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就算是为了毓儿,也请你不要狠心地分开我们母女,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贾赦后退了一步,即使心里对于王熙凤对自己示弱这件事让他有些沾沾自喜,但是还是有些不适应:“你不要在这里求我,你已经被琏儿给休了,就不是我贾家的人了,没脸赖在这里。”

    王熙凤的头低着,听了贾赦的话,反而笑了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看得贾赦都不安地瞪大了眼睛:“你笑什么?”

    王熙凤抬起头,扶着平儿的手站起身,一脸狠狠地看着贾赦:“你还有脸说,若那休我的人真是贾琏,我也认了,他不过就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占了我夫君的身子,转头就把我给休了,凭什么,凭什么,”她冷笑一声,脸上也没了之前的软弱祈求:“而且,我还知道,是你亲手打死了我的夫君,怎么,你们这对假父子是合起伙来要掳走我的女儿不成。”

    贾赦咽了咽口水,怎么,怎么这件事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一样。

    他张张嘴,想要辩驳些什么,却听到了一个质疑的声音:“爷爷,母亲说的是真的吗?”

    贾赦的身子僵住了,他慢慢地回身,就看见张馥毓咬着嘴唇、眼中含泪地看着自己:“爷爷,母亲说的话是真的吗?是你亲手杀了我的父亲,而现在这个父亲已经不是我的父亲了吗?”

    “当然是,”王熙凤看贾赦愣住了,冷笑一声:“你这个好爷爷,亲手杀了你的生父,然后和个孤魂野鬼串谋在一起,休了我出贾家,骗了贾家的大笔钱财,还把你我母女分开,真的是残忍到了极点。”

    “爷爷,”张馥毓大喊一声:“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

    贾赦的眼睛变得通红,他狠狠地看着一脸得意的王熙凤,咬牙:“都是你这个贱女人,你竟然离间我们爷孙的感情,自己生不出儿子来还要带走我的孙女,我要你好看。”说完,竟像个泼妇一样,向王熙凤扑了过去。

    王熙凤本就被平儿扶着,这个时候看到贾赦向自己扑来,心里大惊。但是她素来就不是个软弱的女人,这个时候不退缩反而迎了上去:“我也要好好教训你,你这个杀了我夫君的杀人凶手。”

    平儿看着自己的主子扑了上去,嘴里也大喊一声,和王熙凤一起上前。

    一时间,这三个人竟就在望梅山庄的门口,打了起来。

    张馥毓满脸泪水,看着据说是自己这个世上最亲的人这般模样,惊得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喃喃道:“爷爷、母亲。”

    张来看着自己的小主子一脸受打击的样子,心里更是对贾琏的离开感到后退,他抱起张馥毓,一手捂住小丫头的眼睛:“主子,不要看了,以后,老奴会保护你的
韩娱之熊猫俘获季。”

    张馥毓把头埋进张来的怀里,蒙蒙地:“张来,我想师爹了。”

    张来叹了口气,安慰般地派了派张馥毓的后背:“主子,现在,要叫贾庄主了。”

    怀里,又传来张馥毓的哭泣声。

    皇帝出游狩猎,一般都是放在秋季,因为春夏为万物生发之际,不宜杀生,冬季万物萧杀,可是天气寒冷,很难捕到猎物。

    所以这一次,乾元帝司徒澜竟然会同意司徒煦的意见,在春季出猎,确实让人匪夷所思。

    司徒煦的眼睛眯了眯,看向自己父皇的眼神闪了一下,笑得更加意味深长。

    皇上狩猎乃大事,一旦动身就是劳师动众,即使这次是额外决定的,也是准备地非常充分。

    三品以上的官员悉数在列,各个皇子也一并出行。

    司徒煦勾着嘴角,骑着一匹浑身漆黑的骏马,走在皇帝身后半个马身的位置,回头瞟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众兄弟:大皇子司徒烈、三皇子司徒熙、四皇子司徒照、五皇子司徒焄。

    “好好好,”司徒澜看着骑在马上的一众宗室子弟和那些后起之秀,非常欣慰:“大家也别拘束,各展所长,这一次狩猎的冠军,朕重重有赏,”说着,他拉起弓,向侍卫专门赶过来的鹿上射了一箭,高喊道:“出发吧。”

    “是。”那些参见狩猎的年轻子弟,各个都是为了能在这种时候在皇上面前露脸,这个时候自然也是干劲十足,抽/打着马匹,向猎场不同的方向而去。

    司徒澜点点头,对于现在年轻人的热血很是满意,一转身,就看到自己的太子骑在马上,待在一旁,竟是没有出去狩猎的打算:“煦儿,怎么不去,这场狩猎不是你提议的吗?怎么你自己不去?”

    司徒煦笑笑,同样看了看那些策马奔腾的人:“父皇,这场狩猎,随时儿臣提议,但是向儿臣建议地却是另有其人,儿臣只是想看看,这朝堂,还有多少人,想要害了儿臣去。”

    司徒澜的眼神一凛,意味深长:“太子,这个朝堂,不会有谁想害你的,你可是朕亲赐的、大庆朝的太子,未来的皇帝。”

    司徒煦笑了笑:“父皇,儿臣明白,只是,儿臣如今已经三十出头,早已没有了那些年轻人的朝气,你看看三弟四弟五弟他们,都比儿臣要好得多,”说完,司徒煦叹了口气:“就连大哥,因为常年在军中,这体魄也比儿臣强健得多,儿臣却一直待在宫里,慢慢没了这些东西了。”

    司徒澜的眼睛眯了眯:“煦儿觉得是父皇束缚了你?”

    “不,这是父皇赐给儿臣的荣耀,儿臣铭记在心。”

    司徒澜定定地盯着司徒煦,半晌,笑道:“煦儿这么想,自然是最好了。”

    两人相视一笑,又各自说了些有趣的话题,就看见不远处一个侍卫浑身血迹地骑马奔了过来。

    “报,”他侍卫几乎是从马上摔下来的:“皇上,围场有埋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