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49章 扑倒元帅的白虎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49章 扑倒元帅的白虎

    在这种激烈对战中,不管是谁都是高度集中的,毕竟一个不慎,那是拿着小命在玩。如果换做以前,德蒙阿诺自然是绝对的专注。但大概是这段时间已经形成了习惯,不管他在做什么,都会分出一分心思注意着小白,所以当眼角余光看到小白正在吃的东西因为机甲的动荡而掉落到了地上之后,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想要伸手去安抚
父子仙途

    结果还不等他分出心神去安抚,就听到小白那杀意十足的话,一股熟悉的无奈浮上心头,只好道:“乖,待会儿我会下手重点,帮你好好教训它好不好。”

    至于杀了那只契约兽,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自然是不行的。

    倒不是他打不过,哪怕小白不出手,费俊轩联合他的契约兽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最多就是这一战打的辛苦点,但他却不能那么做。

    他可以抢在莱尔森之前将他们目标抢走,费俊轩可以算计方世修惹上黑甲虫,如今他可以趁着费俊轩等人陷入虫战之际逼他们主动弃权,这一切哪怕在全帝国的旁观之下,谁也不会说他们做的不对。比起其他队伍杀人夺宝,明面合作背后下黑手,翻起脸来六亲不认,这些动作完全可以称之为阳谋。

    他们可以无所顾忌的打杀比他们低层次的势力团队,但面对同一个体系当中的世家对手,他们可以借助各种算计,借助异兽来杀人,却绝对不能自己亲自动手,哪怕是杀他们的契约兽。

    这就像是全世界都看得到的那一层虚伪的遮羞布,这就是所谓世家的脸面。除非他能彻底的无所顾忌,让两个庞大的家族连面上那层和谐的面|具彻底破裂,否则这种明面上不死不休的仇绝对不能结。

    都说这个世界绝对的自由平等,但这个世界其实,从来就没有平等。

    身处在这样的社会当中,他恐怕永远都没办法像小白那样,喜欢了就喜欢,不喜欢了就直接表示讨厌,甚至毫无顾忌的发泄出不满,不管对方是谁,那样简单而直接。有时候虽然会显得有些任性,但不得不说如果能这样活着,这样肆意随性,真的很好。

    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他并不太愿意委屈小白,但这关系到他背后的家族,由不得他放纵。

    白灼轻不满的看向阿诺正要抱怨两句,而他们对面的费俊轩根本不给他们时间这样交流,很快新的一波攻击攻了过来。甚至费俊轩的队伍中只留五人在下面扛着黑甲虫的攻击,另外四人飞身而起,将德蒙阿诺团团围住。

    白灼轻哼了一声,然后卷着尾巴趴在了椅子上,他才不要帮忙,等这个臭土著输惨了来求他再说!

    看着空中五对一的战局,众网友一颗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德蒙阿诺到底在干什么!这个时候为什么不把大白虎放出来啊啊啊啊啊!!这么重要的时候,放老虎让它一翅膀送他们去天边啊!

    【搞不懂,费家的都放了他那只传说中的神猿了,为什么我诺不放白白!】

    【感觉阿诺在拿对方练手,大概觉得还不是放大白的时候吧。】

    【我赌一根黄瓜,虽然五对一,但最后赢的肯定是德蒙。】

    【不用赌了,一根黄瓜拿去,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感觉下面那群人加上那群黑甲虫全都不是白白的对手,所以哪怕阿诺最后输在了对方的人多势众,最后他家白白也会给他找回场子的。】

    【已经脑补白白看着输了的阿诺,小模样傲娇的看着阿诺道:看吧,没我不行吧,快躲我身后来,我保护你!】

    【只有我觉得是阿诺使唤不了白坨坨,白坨坨又闹小情绪所以不愿意出来了吗?】

    【不,你不是一个人,以我这段时间日夜不间断的观察,这个原因才是最有可能的,那就是一个不可控的因素
宇宙狂徒。】

    不仅是网友们在猜测德蒙阿诺不放契约兽的原因,就连费俊轩也在防备着。想到那只白虎,他又是一阵肝疼。现在根本不用怀疑了,那白虎就是阿诺一直亲手抱在怀里那只长得像白灵兽的契约兽!而且这契约兽恐怕很有可能是十二星契约兽,当那白虎出现的时候,缩小藏在他胸口神猿居然感到了畏惧。

    神猿是他从小就契约的,如今相伴将近二十多年,他们之间的默契早已相当成熟。要如果不是他异能迟迟无法突破,导致神猿的修炼进展缓慢,神猿的威力恐怕还会更恐怖。尽管神猿如今还没有到达那个程度,但早已有了那份心性。面对八|九级的异能者神猿都不会犯憷,还保持着十一星契约兽的高傲。但是当白虎出现的瞬间,它竟然有了臣服之意。

    甩开心头的杂念,费俊轩专心攻击起德蒙阿诺起来。费俊轩是金系异能,当那雷电之力攻击过来时,被他迅速凝结的金盾给抵挡掉了。他的那些队员比起费俊轩的实力并没有差多少,也都是身经百战的,见缝插针的边防边攻。

    所有人都觉得德蒙阿诺面对这样强势的攻击应该会渐渐落下风,但随着双方的攻势越来越强,德蒙阿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攻击也越来越生猛。

    原本还在等着德蒙阿诺放白白的众人,渐渐在他的攻击之下连刷屏的手都下意识停住了,看的越来越专心。

    不熟悉德蒙阿诺的人看的自然是热闹,而熟悉德蒙阿诺的人,越看越是心惊。其中就包括了正在跟一群老头子扯皮的德蒙赫。

    阿诺的招式向来是大开大合,就跟他人一样,强硬干脆,有一股大将之风。但现在的阿诺一招一式都令人感到似乎多了些什么,就好像原本能够一目了然的人,突然笼罩上了一层薄纱,隐约可见,却又朦朦胧胧。

    德蒙赫是阿诺的父亲,阿诺的一招一式基本都是自己教授的,没人比他更了解阿诺。所以当发现阿诺的招数变得陌生令人看不透后,微微眯了眯眼,然后转头继续那群糟老头子扯皮了。

    自从契约了那只小白,那小子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不过看不透也好,只有变才会通,他不希望儿子一成不变,未来的路哪怕摸索中会摔倒,会遭遇各种风险,但熬过的每一道都是宝贵的经验和收获,他希望儿子能够走得比他远。

    白灼轻原本打定主意阿诺不来求他,他绝对再也不多管他的闲事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似乎天生就该是在各种逆境中成长的,完全属于遇强则强的类型。别人看不见,但他却能清楚的看见,阿诺的攻势越来越纯熟,那些原本还未融会贯通的力量正一丝一丝的融进他的经脉中,将其彻底的化为己用。

    这种人如果放到修真界,大概就是那种能够在一路追杀中越来越强的存在。

    白灼轻撇撇嘴,天赋好又怎么样,还不是个无趣的人类。而且他的束缚太多,太过克己,注定在修行的路上走不远。不管是异能者还是修士,所修的不过是将天地能量化为自己的力量,来达到长生的目的。说白的,修的就是心。心中的束缚太多了,又怎么可能走得远。

    这也是为什么人类比妖修来说有那么多不足的原因。妖修天性不受约束,不管是好妖还是坏妖,从来都是坦坦荡荡,不像人类那般虚伪,心思那么扭曲。侧头看了正在沉迷战斗的人一眼,白灼轻无奈一叹,好无聊。

    阿诺避过一波冰锥攻击,那神猿神出鬼没的闪现出来,正打算出其不意的朝他出拳,却不知它早已被阿诺用精神力锁定身影
灵魂密钥。而阿诺等的就是这一拳,一个翻身,机甲的手臂死死将那一拳握住,那强劲的力道令得阿诺的机甲狠狠一震,但他却依旧没有放开,再次一个用力,另一只手运起才刚修炼出不久的灵力朝着神猿的手臂用力一击。

    神猿一个剧痛长吼出声,费俊轩心中顿时一悸,急忙闪身想要上前去搭救,而另外围攻阿诺的四人也跟着冲上前去。阿诺一掌直接插|入神猿的胸口,那十一星兽血喷洒,引得下方的黑甲虫再次沸腾了起来。

    这时一道白影从阿诺机甲的侧边蹿出。

    费俊轩心中一凛,最棘手的来了!

    众网友眼前一亮,重头戏来了!

    阿诺见到那白色巨虎直接悬空而盘卧,身下一团白色的云雾将其托起,顿时有种兽神在上的错觉。还不待他开口,就听到小白的传音道:‘你们打,我就随便看看,保证不插手。’

    阿诺无法只好由他去,这时那只受伤的神猿已经逃回了费俊轩的身边。不过只是胸口那点伤口,对十一星契约兽来说并不重,很快血就止住了,伤口也开始有了愈合的趋势。

    下面正在斩杀黑甲虫的五人已经有了疲态,这样不断的斩杀,哪怕黑甲虫并不算多么厉害,源源不断的数量也足以将他们耗死。而天空中五人站成一排,只是戒备防御着不敢贸然行动。

    阿诺看着他们,也停止了出手,开口问道:“你们主动弃权,我不会再对你们出手。”

    费俊轩却是问道:“你结契的是十二星契约兽?”

    阿诺没有回答,费俊轩也没等他回答的意思,冷笑了一声:“倒是好命。”

    白灼轻趴在他们上空,轻吼了一声,意思是你们净聊天,到底还打不打。

    费俊轩眼神变了又变,随后将武器收了起来,按下了呼救器。就算那只契约兽不出现,他也已经败在了德蒙阿诺的手中,尽管不甘,但的确没有必要再比下去了。

    对方已经弃权,德蒙阿诺自然不会再紧咬不放,要如果不是因为留下费家对于这场比赛始终是个隐患,他也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们逼出局。他不傻,没必要在这场随时会危及到生命的比赛中给自己留个劲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防的是费家的暗箭。

    很快会有人来将费俊轩等人带走,阿诺自然也无须再久留,朝着空中的小白伸手道:“回来,我们走了。”

    白灼轻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刚刚还打的那么带劲,怎么他一出来就不打了!故意没有缩小身形,一个虎扑朝着阿诺的机甲扑了上去。那巨大的兽型比阿诺的机甲还要大上那么一号,阿诺可以扛得住神猿的冲击,却扛不住小白的飞扑。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黑色机甲被白色大虎给扑到了,然后轰隆一声,地上被砸出一个机甲外型的大坑。

    这点撞击对小白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悠哉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嗖地一下变成了一坨白团子,蹲坐在坑边看着阿诺从坑里爬出来,还嫌弃的传音道:‘真没用,抱不住还朝我伸手,丢人了吧!’

    机甲内阿诺似乎努力在克制着什么,尽量平静地回应道:‘你放心,总有一天我能抱住你白虎的兽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