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47章 起因只是一颗蛋
    小狐狸的方位很好找,几个呼吸的功夫,白灼轻就驾驶着机甲飞到百米开外了,果然见到一团浑身沾染着污血已经奄奄一息的蠢狐狸。阿诺抱着小白下了机甲,从空间钮中拿出随身光疗机,温和的柔光打在小狐狸身上。

    那原本闭着眼睛只剩出气的小狐狸颤颤巍巍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那个站在它面前的大妖,顿时连害怕都忘了,简直就跟见了亲人一样哼哼唧唧热泪横流。

    见到那蠢样,白灼轻嫌弃的一哼,那小狐狸下意识一缩。阿诺抬手在小白的背上轻抚着,他知道小白对于其他的契约兽向来不怎么耐烦。等小狐狸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白灼轻低吼一声,然后小狐狸就开始呜呜呜了。

    阿诺在一旁看的神奇,却也只是继续举着光疗机给小狐狸治疗,没有打断两只兽之间的交流。等了一会儿,小白又是一哼,那小狐狸缩了缩,安静了下来,小心忐忑的偷瞄小白。

    白灼轻这才朝阿诺传音道:‘它说有好多黑色很硬的虫子,它的契约者也受伤了,他们被围住了,逃不出来,虫子越来越多,它就被它的契约者给丢出来了。’

    这时他们后面传来声响,是罗兵他们到了。阿诺让知秋继续给小狐狸治疗,光疗机只能稍微缓解一下伤情,要想得到稳定的治疗,这时候就少不了治愈系的异能者了。

    知秋等人跟了阿诺这么多年,当然不可能不认识方世修,对于这只小狐狸他们都很熟悉,见它伤的这么重,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

    罗兵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老方他们人呢?怎么就剩小瞳了。”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小狐狸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湿漉漉的小眼神越发显得可怜极了。

    德蒙阿诺自然不能将小白告诉他的跟罗兵他们讲,只能含糊道:“就只见到了这个小家伙,等知秋将它治疗一下,看它还能不能带路。”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因为谢亦将精神力铺设开,没有发现他能探查的区域内有其他的队伍存在,如果他们盲目的去找,谁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

    在他们几人说话的时候,白灼轻已经展开神识,很快就发现方世修那群人的所在了。十个人的队伍,如今已经死了三个,还有七个正在奋力拼杀。一群黑丑黑丑有着大钳子的虫子络绎不绝的围攻过来,好像怎么杀都杀不完一样。

    而离他们并不算太远的地方,还有一群人正隐在暗处,他们所站的角落很刁钻,在被另外一群人吸引了战火和目光之后,就连那些飞行摄影机都没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白灼轻顿时怒了,那个方世修再没用,现在好歹还是他公会的副会长,临到域外赛之前,还给公会的仓库填充了一大笔的物资
[HP]蛇院式爱情。他们自己没用招惹了那些黑丑的虫子被打的这么惨那是他们自己活该,但惨归惨,那也不能让别人看了热闹!

    白灼轻瞬间变大了身形,在月光下,那仿佛散发着光晕的白简直耀眼夺目极了。

    【卧槽说变身就变身!好歹给点心理准备呀!】

    【美惨了!有生之年又见男神!】

    【每次看小白变身就有种兽血...啊呸,热血沸腾的感觉!燃炸了!】

    【嗷嗷嗷我家白白这是要给小伙伴去找回场子么!好有爱啊啊啊啊啊!我也想做被白白护短的兽!】

    阿诺下意识蹙眉喊了一声:“小白。”

    白灼轻回头朝着阿诺叫了一声,然后翅膀一扇,眨眼间就飞的失去了踪影。

    德蒙阿诺:......兽语没过关,不知道刚才小白在跟他说什么。

    罗兵等人眼眸晶亮的看向德蒙阿诺:“元帅,小白这是去救人了吗?”可惜不能亲眼看到小白拉风的出场,真想看看小白闪瞎人眼的威风模样!

    以对小白的了解,阿诺觉得小白肯定不是去救援的,但是他还真不知道小白这么急吼吼的到底是去做什么。对于下属的询问,他只能沉默以对。

    小白呼扇着翅膀飞走之后,好几架飞行摄影机也跟着后面呼呼的追了上去。

    罗兵等人:......合着他们这些主要参与成员,都只是小白的陪衬是吧。

    以白灼轻妖修的速度,想要去到方世修那边,能够快的犹如一道光。但那实在是太显眼了一点,于是他只好慢慢的飞,但他再慢,翅膀都没扇两下就到了。

    不过小白的慢却让那些跟拍快的找不到踪影,工作人员急忙调转后台沿路的摄像这才捕捉到镜头。

    白灼轻没有去到方世修的受难场,而是来到费俊轩等人的藏身之地。没错,那一群藏在暗处的人就是费家的人。要如果不是发现费家的人在这里暗中偷窥幸灾乐祸,他才懒得管这档子事。

    小白一靠近,费俊轩等人就发现了,没办法,不管是气息的威压还是那庞大的身型,完全无法隐藏。突然出现的白色巨虎令费俊轩等人惊骇不已,看那气息并不像暴躁的异兽,但这种契约兽他们又从未见过,来不及多想,连忙应战。

    一时间众人的异能纷纷朝着白灼轻喷发过去,吓的电脑前端的网友下意识尖叫出声。

    【费家的怎么会在这里!!小白不是去救人的吗?!】

    【啊啊啊啊啊我的白坨坨要小心啊,那火要是把漂亮的白毛毛烧到了就不美了!!】

    【咦,白白这是在干嘛,就算德蒙家跟费家向来不合,但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把那个落单的队伍救出来再说?】

    【诺诺诺诺,快来救你家小白白啊,它被一群可恶的人类群攻欺负了!】

    面对群攻而来的异能,白灼轻虎口一张,一声虎啸顿时震荡开来。那些异能的攻击直接被这声虎啸打散,费俊轩等人更是受到一股更大的冲击,从他们隐藏的大树上再也稳不住身形的跌落在地
都市超级召唤师。不等他们拿出机甲,也不等他们的契约兽展开兽态,白灼轻尾巴一抽,地上两个人直接被他给抽飞了。

    方世修等人距离他们原本就不太远,本来就疲于应付黑甲虫,眼见着伤亡越来越多,心中开始犹豫是否现在就退出比赛。这时一声虎啸传来,方世修等人纷纷变了脸色。

    他不知那是别人的契约兽还是异兽,但他所认识的人当中,除了贺新宇的契约兽是一只虎,就没有虎类的契约兽了。但这声虎啸,又绝对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只小天虎的声音,所以来的人到底是敌是友情况不明,如果万一是异兽,他们恐怕连弃权的机会都没了。

    方世修明显感觉到,那声虎啸传开之后,那些黑甲虫的有了一瞬间的停顿,似乎畏惧的想要退去,但仇恨占据了上方,没有迟疑多久,再次攻击了上来。能够震慑住黑甲虫的兽,星级绝对不低。要如果是契约兽倒还好,只要他们认输弃权,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不会有性命之危。但如果是异兽,是否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援恐怕都难说。

    就在方世修准备放弃的时候,从天而降的两个人掉了下来,直接压死了好几只黑甲虫。一个很幸运没受什么重伤,另一个很倒霉,大腿刚好被黑甲虫的角给刺穿了。

    眼前的事情还没令他们反应过来,又有两个人掉了下来,同样刚好掉进了他们的战斗圈当中。接连掉下的四个人方世修都眼熟,那是费家的人。可是现在他们全都憋着一口气在斩杀黑甲虫,连多出一丝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而且眼前的形式也容不得他们去问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想要不被淘汰,想要不对不起死去的兄弟,除了杀还是杀!

    一个又一个人从同一个方向甩了下来,全都准确的落在了同一个地点,其中更是有费俊轩。

    方世修尽管现在很惨,但还是不免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如果他们注定无法继续走下去,拉着费家的人一起淘汰那也赚了!

    十个人,一个不差的全都集齐了,白灼轻在空中悠哉的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只要有人想要离开战斗圈,送给他的就是一尾巴。

    当那只白色巨虎跟着过来并且盘旋在天空中似乎监视着他们时,众人已经彻底懵了。费家的人更是怎么都摸不着头脑,这家伙到底是哪儿来的,如果要对付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将他们全都弄到这里来,是想要给那些黑甲虫喂食吗?

    黑甲虫的战斗圈自然不能多待,哪怕它们仇恨的目标并不是自己等人,但混战久了,就会被它们一同视为敌人。之前是那只白虎来的突然,他们甚至来不及拿出机甲。这会儿费家的人纷纷穿上机甲,腾空飞离了战斗圈。

    白灼轻哪能让他们跑了,飞起来一个就拍下去一个,一个巨大的机甲落下,还能砸死不少的黑甲虫呢。

    【传说中的打地鼠2333333。】

    【虽然不太明白小白这是在干什么,明明可以将方家队伍救上来,却偏要把费家队推下去分担火力,但是看得莫名欢乐。】

    【费家的也是倒了血霉,不过他们之前貌似一直都在那个角落偷窥来着,也合该他们活该。】

    【费家跟德蒙家向来不对付,虽然争端常有,费家也的确有几个草包,但费俊轩却是难得的聪明人,现在看来,这费俊轩也不怎么样,行事一点都不光明磊落,那黑甲虫的事,说不定八成就是他们的手笔。要如果不是被小白发现了,他们完全可以作壁上观,幸灾乐祸看方家是怎么惨死或者淘汰的
斩龙。】

    当德蒙阿诺等人好不容易跟着小狐狸的指引寻着大概的方向过来后,老远就看到天空中站着的一只白虎。目标太大,他们不用继续找了,战局恐怕就在那一片。

    小狐狸到底是别人的契约兽,所以没办法被他们带在机甲里面飞行,只能展开战斗兽态在陆地奔跑。其余人为了抓紧时间,自然就是驾驶着机甲在空中飞行。所以当德蒙阿诺的机甲群到的时候,小狐狸还在远处朝着这边赶过来。

    空中虽然有个虎视眈眈,但那白虎似乎也没有对他们出手的意思,加上战局中多了费家的人,多少也分担了一点火力,方世修和他仅剩的队友自然也稍微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必死之局,他们都想要撑下去。

    网友们猜测的并没有错,方家之所以会惹上黑甲虫,的确是费俊轩的手笔。他们原本是想等到万无一失再离开,没想到就是晚了片刻,就莫名杀出这么一只虎来。只能说事态的变化太快,超出了他们的计划。

    十架机甲笼罩在了上空,下方的人自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方世修抬头一看,那是德蒙阿诺的机甲,刚想开口让他小心那只虎,却见阿诺伸手摸了摸那巨虎的背毛。

    方世修灵光一闪,还没等他想清楚心中一闪而过念头,从其余几台机甲中甩出绳臂,将他和他的队员全都直接捞出了战局。

    但是他们一离开,那地上的黑甲虫纷纷展开翅膀追了上来。

    这也是为什么方世修等人穿着机甲,却无法飞走的原因。那群黑甲虫完全不死不休的追赶,不管他们在天上还是在地上,一直紧咬不放。

    费俊轩看到德蒙阿诺赶了过来,来不及去想他跟那白虎的关系,见方世修被他们拽走后黑甲虫都追击了过去,连忙准备离开这里。但关注着他们的白灼轻又不是摆设,一尾巴又把他们给抽了回去。

    费俊轩:......你他妈有完没完啊!!

    拽着方世修等人的几台机甲也被动的陷入了战局,不得不一边防守一边攻击。于是一拨人在天上打,一拨人在地上打,再加上一只只顾着拍打费俊轩等人完全不管其他人死活的小白,整个场面彻底的混乱了起来。

    这混乱令德蒙阿诺头疼不已,一面展开层层雷电之力将所有追上来的黑甲虫击落,一面吩咐亚索给方世修等人身上喷洒药剂。他们身上一定沾染上了黑甲虫锁定的气息,否则不会这样纠缠不休。好在来到域外赛之前,一些去除味道的药剂准备了不少,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然而那药剂将方世修等人淋成了个落汤鸡也没用,阿诺蹙眉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被悬吊在半空中的方世修有气无力的开口道:“我们就只是吃了个蛋。”谁知道那是黑甲虫的蛋。

    黑甲虫体积不算小,跟成年人差不多大小,全身坚硬的黑色护甲,两只钳子尤为凶狠。它们公虫无数,全都是母虫产卵所出,而只有母虫寿命将近,这才会产出虫蛋,虫蛋内只有一只母虫,破壳后继续承担着繁衍的任务。所以当方世修等人吃了那虫蛋,对于黑甲虫来说,根本就是灭族之祸,它们会放过那才怪。

    那黑甲虫蛋的蛋液只要沾染上,一般的药剂根本祛除不掉,所以他们想要摆脱这个局面,恐怕只有将黑甲虫全都赶尽杀绝。但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黑甲虫,众人心头忍不住笼罩出一片阴影,这麻烦,可惹得太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