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46章 小弟遇到麻烦了
    这一带目之所及到了成熟期的合生花全都被阿诺等人给收集了起来,那些还在生长期的则小心的避开了,如果下一届域外赛也是划在这片地区,那么别人也能有所收获。

    虽然从早忙到晚,一整天几乎就没有停下过,但今天的收获简直比这段时间的总和还要多,所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的愉悦。受到契约者心情影响的契约兽也欢闹的扑腾开了,你撩我一爪子,我甩你一尾巴,将跨越族群的友谊体现的淋漓尽致。

    唯独小白高傲的蹲坐在一边,用看愚蠢凡人的目光藐视着全场,只是当眼神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时,藏在爪缝中的尖锐指甲会下意识的伸缩一下
网游之数码暴龙。而那家伙简直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当小白看过去,阿诺便会回头朝他看一眼,见到那眯眼的小模样,安抚了一声传音道:‘很快就能吃了,再等等。’

    回应他的自然是小白的一记冷哼。

    两只抱做一团相互啃咬的兽从小白面前滚过,换来了小白不耐的一吼,那吼声虽然并不大,也没有震慑群兽的那种威严,但嬉闹的众兽瞬间便停了下来,只剩一只正在朝下坡滚去控制不住自己的薮灵猫哐叽一下撞到了树墩上,抬头小心看了一眼白老大,夹着尾巴匍匐前进的绕到了小白身后,趴在草丛中极力的隐藏自己。

    见到自家小家伙们原本玩闹的好好的,突然一个个或蹲或趴的在小白身后排一排,然后目光一致的看向自己等人的方向,正在整理东西制作晚餐的众人莫名感觉到不小的压力。

    被下属们用眼神谴责的阿诺只好上前将准备闹事的小祖宗给抱了起来,传音道:‘无聊了?吃完饭带你去玩玩机甲好不好?’

    只有在机甲里面,他们才会无所顾忌,甚至于好些天实际在操作机甲的一直都是白灼轻。

    白灼轻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个什么劲,反正从刚才开始,他就看这个家伙各种不爽了。不过再不爽他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就发脾气的(??),既然这家伙诚心诚意的邀请了,那他就勉为其难的带他去玩玩吧。于是阿诺提议之后,小白很是矜持的点了点脑袋,批准了。

    阿诺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以往几乎没有人跟他闹过小情绪,德蒙家虽然人多,也的确有不少跟他年龄相差不大的兄弟姐妹,但他们要么敬重要么畏惧,都不敢随意靠近。而他的下属那就更不必说了,只会听从命令,所以多了个小白,他感觉日子都过的鲜活了不少。

    在他们身侧,一锅鲜浓的鱼汤刚刚熬好,锅盖一掀,乳白色的热气喷涌开来,整个画面越发显得和谐而温暖。而在另一个小分镜中,一群刚与血虫血战到底的队伍狼狈不堪的结束了战斗,相互搀扶着寻了个较为隐秘的地方正在治疗。

    机甲已经报废了几架,好在他们不差星币,各自带的空间钮中除了必要的需求品,光是储备机甲就带了两架,所以对他们的战力消耗并不大,就是储备的能量石有些消耗过多,后面要么去抢别人的,要么就要节省着过了。

    莱尔森等人在一个山坳处安顿下来,各自的伤情也都控制住了之后,这才有人愤懑的开口:“一定是那群王八|羔子陷害咱们!说不定他们就是知道那血精砂墙后面都是虫卵,根本得不到血精砂,这才打算一拖一的拉咱们下水!要如果不是扛过来了,这次咱们恐怕就直接出局了!”

    如果连前十强都没进到就出局了,他们莱尔军的脸面那就全都丢光了!

    网友们又开始2333333刷屏了:

    【没出局就好,能从血虫群里奋战过来,已经很不错了。】

    【我怀疑里面其实是有血精砂的,只是提前被德蒙那群人给拿走了,不然他们凿壁开山的是为什么,如果真是那样,只能说莱尔森比起德蒙阿诺还是差了点火候。】

    【唉...这样相爱相杀的两人,到底怎样才能he啊?我不要be的结局啊!】

    【艾玛,诺诺在喂白坨坨喝鱼汤,那小傲娇放在碟子里居然不喝,非要诺诺用勺子喂,这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下午阿诺亲吻小白白爪爪的画面我已经高清截图了,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一个德蒙阿诺,我真是看错他了
蜜恋,豪门小贵妻!说好的铁血元帅呢?!】

    【可惜建国后不准成精,不然这一段人|兽之恋说不定能有个美满的结局呢!】

    【小妹新文发表#我家有个小妖妻#正在连载,以元帅和白白为主体,欢迎大家订阅收藏!】

    莱尔森正靠在一边擦拭着自己贴身的冷兵器,虽然如今科技发展的相当发达,那些冷兵器再锋利,都比不上各种激光器,但他从小就习惯带一把这样的匕首在身边,如果所有的能量石用完了,所有的机器设备被毁了,他还有匕首可以防身。虽然这种如果未必会发生,但说不准有个万一呢。

    在如今的帝国,冷兵器已经变成了应该被收藏的文物,所以对于他这种特殊的癖好,有些人并不是很能理解,但他却将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下来。凡事遇到让他情绪不稳定的事情,他就喜欢擦拭这把匕首,看着那泛着冷冽的银白光泽,自己就能逐渐的冷静下来,理清那些想不出的头绪。

    血虫洞中的血虫是他们引诱出来的,在他们去之前,血虫洞绝对没有被别人踏入过。而且被他们打出局的那支队伍,他们都检查过对方的空间钮,根本没有血精砂这种东西,所以有人提前一步将里面的血精砂弄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是事实是,里面绝对有不少的血精砂,虽然之前很匆忙,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地上明显有被搬走过东西的新印记,那些可能就是之前凝结血精砂晶块的地方,看那痕迹的新旧程度,绝对是刚搬走不久,最多不会超过一天。但是这个推理又无法成立,难道现在有什么办法在不惊动血虫的情况下,将血精砂搬拿走?

    有人见莱尔森皱眉凝思的模样,就朝他道:“大少,您也不必费神去想了,血精砂如今没有了是事实,等域外赛结束,咱们自然就能知道这当中有谁来过。”到时候,他们莱尔军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莱尔森没有做声,只是将匕首重新放入自己的靴子中,然后双手环胸的靠在一旁闭上了眼睛。这次域外赛,真是各种不顺啊,虽然他不信那些莫须有的东西,但域外赛结束后,他还是想要去找个庙拜拜。

    另一边,吃饱喝足的小白被阿诺带进了机甲,这一带基本都是密林,也不可能撒丫子狂奔,所以小白直接展开神识,发现哪里有看得上眼的异兽就往哪里冲。

    遇上了直接就是踹一脚,要是一脚没有踹到位,那就再打一拳。那些比较弱的基本两下就能搞定,如果遇到个稍微强一点的,那么小白就会像猫捉老鼠一样慢慢玩死。

    如果曾经那些被他玩死的异兽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大概会劝诫同类,别挣扎了,越挣扎死的越痛苦,还是干脆点早死早超生吧。

    刚开始这明显不属于德蒙阿诺的画风很是惊了不少人,但他们发现,基本这样类似抽风的状态,一定都是小白跟他一起在机甲里面,所以众人无形中又被洒了一把狗粮。

    【元帅真的很宠小白啊,大概小白喜欢这么玩,元帅就开着机甲这样带着它玩,能够做元帅的契约兽真幸福!】

    【上一次我也是将域外赛从头观战到尾,那时候的德蒙阿诺简直就像个机甲男神,永远那样强悍凌驾众人之上,就是距离太远了,只能奉为男神,现在......我更崇拜将我男神打下神坛的小白了!】

    【希望诺诺跟白白一直都这么好,感觉他们之间要是插入任何一个第三人,这份美好就被破坏了
明末火器称王。】

    【我该说幸好那个白莲婊被撕破了真面目了吗,再也没人能插足他们之间了233333。】

    【楼上说的是那个虚伪的帝国第一美人吗,其实我真不觉得那女人有多漂亮,那假仙的模样倒胃口极了,真不知那些奉她为第一美人的人是不是个瞎的。】

    【说起来那女人还以为德蒙阿诺彻底没救了,于是忙着找下家,结果呢,真该说,恶有恶报啊。】

    【谁知道那女人现在的情况啊,好久没看到她蹦跶了,真想看看她被打脸后的凄惨生活!】

    网络上又开始歪楼的找不到正题了,在一颗遥远的星球上,一个满脸裹着纱布的女人同样看着一频道,看着那屏幕上各种恶毒而幸灾乐祸的评论,白皙修长的手紧捏成拳,手背上暴起的青筋破坏了那份美感。而看着那她曾经无数次远远遥望的黑色机甲,眼中更是闪过一抹恨意。

    只不过那人已经是她遥不可及的存在,原本已经渐渐拉近的天堑再次划下一道永远都无法跨越的鸿沟,所以无论她心中如何愤恨,再也影响不到那人的一丝一毫。

    猎捕了好几头异兽,将每头异兽身上最鲜嫩的部位割取下来之后,有用的皮骨让小白暂时先收着,剩下的直接收集到一起集中处理。好在机甲可以传导精神力,只需要呆在机甲里面就能将东西收进空间钮中,不用他们从机甲中出来,所以那些东西到底是谁收的,对外人而言,只能是阿诺。

    就在他们打道回府准备洗洗睡的时候,小白突然咦了一声,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阿诺见状问道:“怎么了?”

    白灼轻并不怎么重视的随意道:“那只胆小的狐狸在附近,大概察觉到我的气息了,正在呼救呢。”

    阿诺神情一凝:“呼救?是方世修的那只契约兽吗?”

    白灼轻有些疑惑道:“不应该啊。”

    阿诺不解:“什么不应该?”嘴里问着话,一边朝着小白指出的方向过去。好兄弟有麻烦,既然碰上了,自然不可能见死不救。一边给罗兵他们传讯,让他们赶紧过来。

    一般契约兽不会轻易离开契约者身边,如果有这种情况,那么一定是契约者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不得不跟契约兽分开让它们去寻找助力。所以他一个人也许帮不上多大的忙,还是将队友都叫过来更保险一些。

    而白灼轻则是奇怪道:“那只小狐狸身上应该沾染了我的气息,越是强大的异兽越是不会去招惹,但是它现在已经重伤了,看来遇到的麻烦恐怕不是一点小。”

    白灼轻一边说着,一边将自身气息完全的收敛了起来,还抹去了阿诺身上可能沾染上的,等下罗兵他们到了,也要将他们身上的抹掉才行。先看看情况再说,万一遇到了超出他预料的,好歹也能出其不意。虽然白灼轻觉得这个异世什么都不好,全都弱的要命,但他不会因此自大到小看这里的一切。

    阿诺却是揉了揉他的脑袋,微微眯眼道:“有时候危险的并非异兽。”如果是人为的,他们当然不会害怕,因为人类根本察觉不到兽类身上那神秘的气息。

    白灼轻一听,表情瞬间变得不善起来。虽然那狐狸又蠢又笨又胆小,但好歹也是他嫌弃过的,怎么能让这里的人类给欺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