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45章 总有刁民觊觎朕
    溶洞内血精砂的存储量以血精砂的珍贵程度来看,足以用庞大来形容了,就连悬在他们头顶的钟乳石上都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红色的结晶。亏得溶洞内空间足够大,让他们即便穿着机甲也能在洞中来去自如。

    虽然机甲看起来笨重,但却可以从胸口延伸出极其细腻的触须,一般这是为了自检内部一些极其细微的零件用的,但在特殊情况,也是可以经行一些细致的工作,例如现在,搜刮血精砂。

    尽管血虫的大部队都去‘对外抗敌’了,但这里身为血虫的巢穴,又怎么可能没有零散下来的,所以他们不得不在机甲内经行操作,为了以防万一
与光同行

    他们捡拾血精砂时,的确惊动了躲在石缝中的一些血虫,不过这种零散状态无法形成规模的血虫对付起来极其容易,火系的梁涛没有去捡拾血精砂,而是跟在队友身后,见到哪里有异动,便是一团火烧过去再说。

    血虫的可怕在于数量,如果不被血虫近身,还是很好对付的,它们的肉身十分的脆弱,被火一烧就成虫干了。所以梁涛一个人应付溶洞内尚存的血虫绰绰有余。而其他的成员全都快速而敏捷的将目之所及的血精砂速度收割,装入空间钮中。

    地上堆积如山的大块血精砂全都已经收了起来,就只剩覆盖在墙壁上还有洞顶的钟乳石上的部分。墙壁上的元帅吩咐了不能动,于是众人全都飞到半空去刮钟乳石上覆盖的晶体。

    知秋仰头看了一眼正盘旋在空中刮钟乳石上血精砂的几个队友,侧头朝着德蒙阿诺所站的方向看去,在机甲内公众台中带了些犹豫地问道:“大少,我们要将这里的血精砂全都搬空吗?”

    与知秋关系最好的谢亦轻笑了一声:“添加了一克血精砂的药剂就能帮助提高一成突破的成功率,大少手中有多少人,大元帅手中有多少人,除了这些,整个德蒙军有多少人,这些血精砂看起来很多,如果用到部队中,你觉得还够用吗?”

    知秋没再做声,倒是罗兵开口道:“知秋你是不是觉得这里本来应该是莱尔森他们该得到的,他们一开始愿意跟我们合作将这里的消息告诉我们,只是我们拒绝了,却又在拒绝他们之后,提前将这里的血精砂全都带走了,所以有种抢了别人东西的罪恶感。”

    知秋在他们当中年纪最小,还不到四十岁,但是异能天赋很好,已经是治愈系四级初期了,也许异能本身也跟性情有点关系,所以知秋很是心软善良,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于是罗兵又道:“那你知道莱尔森是怎么得知这里的吗?”

    知秋下意识问道:“怎么知道的?”

    “当然也是从别人嘴里得知的啊,否则他来到域外赛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来取血精砂,哪里还等得到我们现在才来。而且那个最初知道这里有血精砂的队伍,说不定现在已经出局了,是不是被莱尔森他们弄出局的我不确定,但将这里有血精砂的消息告诉莱尔森的那支队伍,肯定已经出局了。”

    剩下的话自然不用多说了,这只是个抢与被抢的关系,一切都凭自己的能耐和手段。而且四大军团虽然看似是帝国的顶梁柱,但相互间的竞争也不弱,他们跟莱尔家不像跟费家那般交恶,但关系也谈不上太好,所以将血精砂留给敌对的军团,那岂不是脑子灌了水。

    这也是为什么德蒙阿诺拒绝了莱尔森,他们会无动于衷完全不在意的原因。能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知,那么莱尔森绝对所图非小,否则莱尔森这样资敌,他们真要怀疑那个莱尔森是不是爱上他们家元帅了。

    德蒙阿诺听着下属在公共台中谈论此事并不插话,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地方,他们很有分寸的闭口不谈。侧头看了眼四仰八叉躺在副驾驶座上的小白,伸出手指挠了挠他的肚皮,然后在他爪子挠过来的前一瞬间收回了手。

    白灼轻微眯着瞟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还不快点,没见过来的虫子越来越多了么!”人类真是慢慢吞吞的,还要一点点的搜刮,直接整个柱子砍下来,整个石壁抠下来先带走了再说。异世果然□□逸了,连抢宝贝都不知道速战速决。

    阿诺从旁边一个小隔间取出一根腌制的肉条递了过去,小白十分配合的张开嘴巴,一口一口吃起来。阿诺这才打开机甲公共台朝着众人道:“最后十分钟,原路撤退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原本一边拾取血精砂一边插科打诨的众人立即安静了下来,加快了速度。当众人准备撤退的时候,白灼轻直接扑到了阿诺的手臂上,指着一面布满了红色的墙壁道:“那个呢?不要了吗?那么多,你该不会心软的给了那个什么鬼的吧?!”

    阿诺揉了揉他的脑袋,解释道:“墙壁上的血精砂里面包裹的是虫卵,这是血虫的习性,他们会将虫卵排在墙壁上,再分泌出血精砂将其遮盖住,如果我们动了那片墙,血虫只会追着我们不死不休,所以为了那么薄薄一层的血精砂,招惹血虫的不死不休,不划算。”

    见阿诺不是心软善良的将东西留给别人,白灼轻自然也就不计较了。

    十人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离开,只留了一些干瘪的虫尸在地上,不过没了光亮的照明,一切都隐没在了无声的黑暗当中。

    溶洞门口的莱尔森见出来的血虫越来越少,知道已经消灭的差不多了,于是让队员将防护开到最大,分编好了两个队伍,进去后一个队伍防御,一个队伍采集血精砂。

    溶洞内的地形虽然复杂,但只要朝着血虫飞来的方向逆行就错不了。当莱尔森等人好不容易进入到最深处的血虫巢穴,那满壁的红顿时照亮了所有人的眼。

    拼了一天好不容易进来了,看到血精砂近在眼前,后面还有追赶来的血虫,根据之前的编队全都各就各位起来。

    莱尔森下意识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一时却没什么头绪。采集血精砂的队员迅速上前,因为不断有血虫过来,为了节省防御的时间,他们自然不会慢慢一点点的将石壁上的血精砂刮下,而是打算整片的敲打下来,等以后再慢慢分离。

    当其中一个队员将那石壁敲下一大片,莱尔森瞬间叫喊出声:“退开!!全都退开!撤退!”

    然而等他喊出声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石壁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苏醒了过来一般,整个石壁嗡嗡的颤抖着,见识较广的队员已经惊恐的拉着身边最近的队友飞速退后了,但是下一瞬间,扑面而来的血虫直接将他们所有人都覆盖住了。要如果不是他们提前将防护开到最大,那一瞬间他们就直接变成干尸了。

    莱尔森这才意识到那石壁内恐怕全都是虫卵,而让他感觉到异样的则是这里太干净了。血虫分泌血精砂的时候喜欢扎堆,可是这里只有石壁上有覆盖虫卵的血精砂,那么地上的呢?

    “该死!”

    莱尔森低声咒骂了一声,也顾不得思考其他,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再说。

    当那些虫卵因为人为的惊动直接破茧而出,这时候的它们是最为饥饿,最需要食物的。但是地上积攒的那些血精砂全都没了,于是眼前的所有散发着能量的物体就是它们的食物。于是乎,那一个个将防御开到最大的机甲,自然成了它们眼中丰盛的美食。

    从溶洞入口跟着进来拍摄的飞行器将这可怕的画面真实的反馈到了网络的另一断。有些人捂着眼睛尖叫,却依然开着视频舍不得关掉。有些胆小的甚至直接换了频道,却又好奇接下来的发展,又时不时的转换回来。

    【刚刚德蒙阿诺那一行人是从这里出去的吗?他们没有遇到这些血虫吗?】

    【啊
种豆!有个人的防护罩越来越弱了!!】

    【血虫是直接啃食能量石的,通过能量石发挥出来的防护罩本来就带着能量,这在那些血虫眼里岂不是等同于食物?!】

    【可是不开的话,就算是这样的高级机甲,也会轻易的被啃食一空的!】

    【我的天啊,吓得我不敢看了,好可怕!!】

    【从教科书还有探索节目中曾经看过血虫,但对血虫的认识是从今天这一幕开始的,以后如果我出去历练,听到哪里有血虫,我一定不会过去凑热闹!】

    【难怪血精砂那么难得,从这群虫子里弄到血精砂这得要多大的勇气?!】

    莱尔森等人进来了片刻,飞行器才跟着过来拍摄的,这导致前期画面并没有被拍摄下来,所以一拍到的画面就是莱尔森等人直接被血虫包围了。而飞行器也是靠着能量在支撑的,尽管后台的工作人员连忙想要将飞行器调离,却还是未能幸免于难。

    于是画面中断。明明那即将可能变得血腥的画面还是不看为妙,但自己不看跟想看却看不到完全不一样好么,虽然这是人为不可控的,但域外赛举办方的官方网站还是被炸了无数个雷。

    另一边离开了溶洞的阿诺等人并未走远,只是将被打开的山壁重新合上,避免有血虫从这里飞出来,然后一路顺着水源寻找合生花。

    合生花也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植物,提取的花液融合性极大,能将药剂的纯度提的更高,将药性发挥的更彻底。这种合生花一般生长在能量浓郁的地方,尤其是有血虫的地方,合生花出现的几率更大。但偏偏血虫喜阴,生存在阴暗无光的地方。而合生花喜潮湿温暖的地方,阳光多土壤潮湿,所以沿着水源找找到的可能性更大。

    黑狼沉稳的走在契约者旱魁的身边,那只黑猩猩去扒在武卿的身上要背背,死活不肯下来,即便是幼小状态的黑猩,重量还是不轻,武卿一边走一边抱怨,就他在负重训练,其他人都像郊游。

    罗兵不厚道的笑道:“你家黑黑也就让你背这么一会儿,元帅家的小白可是到现在都没下过地。”

    武卿翻了个白眼,小白那点重量算什么,能跟一只小猩猩相比吗?!

    大概察觉到契约者的不情愿,黑黑抓着他的头发呜呜叫着,武卿连忙讨饶。

    而水面上一只雪色的蝴蝶轻舞飞过,在它身后追着一只火红外型似蝶,但有着两条长长尾翼的火灵虫,一颗小小的火球从火灵虫嘴里喷出,飞在前面的幻雪蝶翅膀一扇,一道带着冰冷寒气的风刃将那火球打散,冰火交融的落到了水面上,如此反复的嬉闹着。

    白灼轻一爪子耷拉在阿诺胸口衣领的外面,脑袋挂在他胸前,闭着眼睛似乎随着阿诺行走的节奏晃动昏昏欲睡。那小模样看起来简直乖得不得了。阿诺时不时低头看他一眼,大概也只有吃饭和睡觉的时间,小白才是最可爱的时候。

    阿诺伸出手指颠了颠那掉在外面的一只小梅花肉垫,传音道:“天快要黑了,晚上想要吃什么,之前猎捕的异兽都有些存货,如果想要吃新鲜的,就让猫鬼和旱魁驾驶着机甲去寻找异兽,这里还有水源,说不定里面还有鱼。”

    白灼轻闭着眼睛哼哼了两声,这是鱼和肉都要吃的意思。那哼哼唧唧的样子通过拍摄的画面看去,更像是不满德蒙阿诺的伸手逗弄。刚刚被一群血虫吓的心肝颤的网友顿时被安慰到了
[茜茜公主]贵女启示录

    【看了众人的契约兽,虽然不乏可爱的幼小兽态,但没有一只萌的像小白白这样令人恨不得捧着它的小爪爪咬一口的!】

    【我发现诺诺最喜欢它的耳朵,总是无意识的在摸,其次就是那软软的爪子,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尾巴,那毛茸茸的样子,手感一定很好。】

    【不知道如果挠它的肚皮它会不会四爪朝天仰面躺下来呢,那任人采摘的小模样一定可萌可萌的!】

    【你们还记得被血虫包围的莱尔森么......】

    没等将第二台飞行摄影器送进溶洞,莱尔森等人就狼狈的从里面陆续跑了出来,但是血虫并没有放过他们,跟在后面紧咬不放。他们当中已经有两人的机甲简直可以用支离破碎来形容,这连十分钟都没有,碾压其他队伍的选手却抗不住血虫群的摧残,可见血虫这种生物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来到空旷的地方,莱尔森完全不顾消耗的拉开战阵,跟血虫再次火拼起来。而血虫受到阳光的影响,行动会变得稍微迟缓一些,这令莱尔森等人不再像在溶洞内那样只能被动防御。

    他们毁了虫卵的窝,不管是破卵而出的血虫,还是成虫,按照它们的习性绝对是不死不休。而自己等人身上恐怕已经沾染了不少血虫的气息,足够它们上山下海的‘追杀’了,所以莱尔森如果不想就此退出,那么只能带领队员只能正面硬抗,看谁能消耗到最后!

    那一边的德蒙阿诺在一处河道的分叉口选择了通往沼泽地带的那一边,然后很顺利的找到了合欢花。一朵朵粉白色六片大花瓣合开的花朵,一簇簇的生长在河道边缘,零星的阳光透过茂密枝叶的缝隙洒下,形成一幅空灵美丽的画卷。

    阿诺让罗兵带着其他人去采集,合欢花很温和,采摘也没什么难度,只要不伤到花瓣连根摘下就行。让两人注意周围的环境守卫,自己挽起袖子下河捞鱼。

    白灼轻坐在一处较高的石头上,可以居高临下的看清水中的动静,哪里有鱼直接传音告诉阿诺。不过就算小白不说,阿诺也能用精神力探测。但以免小白无聊,所以也就由他去了。

    阿诺的速度很快,小白说要哪一条,他就能快狠准的将鱼叉上岸。这颗星球没有被人类污染,天然环境相当好,所以不管是异兽还是普通兽类都尤其肥美。生长在这样水质中的鱼类,味道自然更为鲜嫩。每餐数条鱼,小白吃的很满意。

    捞够了晚餐的分量,阿诺直接湿哒哒的从河里走了上来,那笔直修长的大长腿被湿漉漉的布料贴的紧紧的,好身材展露无余。网络上又是一群狼嚎。

    可惜阿诺面对的是一只眼里只有鱼的老虎,满意的看到了新鲜的晚餐,在阿诺将他从石头上抱起来的时候,伸出爪子打算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嘉奖。

    阿诺刚好侧头,于是一爪子拍到了阿诺的嘴巴上。

    阿诺低头看着小白,小白抬头看着阿诺,然后小白看到自己的爪子被阿诺拿开,顿时不满的再次啪地一下又拍到了阿诺的嘴巴上,瞪着眼看着阿诺。他不主动拿开,别人居然敢动他的爪子,找打!

    阿诺无奈,只好握住他的爪子亲了一下道:“给你烤鱼吃。”所以别闹了。

    被亲愣住的白灼轻直到被阿诺放到软垫上才回过神,看着自己的爪子,忍不住激灵的一抖,真是,真是厚颜无耻的大胆刁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