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40章 为元帅撑腰的兽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40章 为元帅撑腰的兽

    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那只从未见过的契约兽,机甲十人组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当意识到自己等人的举动,机甲内的人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比眼前这只白色巨虎还要大的契约兽甚至是异兽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而死在他们手中的异兽更是多不胜数,可是从未有过像眼前这只这般,令他们还没动手,就已经感到了畏惧。

    而屠申等人有多么的凝重,罗兵等人就有多么惊喜!他们知道元帅的契约兽很是不凡,但到底没有直观的视觉冲击来的更加震撼而真实。不过惊喜过后,却意识到了一丝异样。

    战态的契约兽尽管变换了形态之后,跟平日的感觉肯定会不一样,但也总会有一些熟悉的影子在,虽然小白并非他们的契约兽,但朝夕相处了大半个月,天天吃住都在一起,不说了解的多么深刻,但起码不会感到陌生。但是当看到战态的小白时,他们却没由来的觉得那不是他们所认识的小白。

    无论是眼神还是周身的气息,没有一丝白团子的影子。最明显的差别是,白团子是任性而骄傲的,而眼前这只白虎,是睥睨而霸气的。那种感觉完全不像是一只契约兽,更像是一个从恒古走来的王者,一个将人类视为蝼蚁的神祗。

    罗兵等人猛地一惊,他们总算是明白了为何会有这样的违和感,因为那只白虎的眼睛里,没有感情。那双原本漆黑有神,透着古灵精怪的眸子,此刻只剩一片漠然。

    众人不由得朝着元帅看去,却见他向来古井无波的眼中,明明灭灭的闪动着复杂的神色,没有他们以为的骄傲和激动,没有丝毫的欣喜,冰冷的脸上是他们看不懂的种种情绪
商女千月

    小白的战斗兽态无疑是令人惊艳的,甚至让人有种恨不得跪地膜拜冲动,但这一刻的小白,让德蒙阿诺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种,他失去了他的白团子的错觉。

    而白灼轻此刻并不知众人所想,原本将近五米多高的机甲,此刻在他面前简直显得娇小可怜。见到自己朝他们走去,一瞬间将机甲的防护开到了极致,完全不在意能量石的消耗。

    屠申等人到底也是经历过各种厮杀绝地的,克服住了心中的惧意,十人连忙拉开阵型,只要能扛过一人一招,他们今后看到德蒙阿诺一定会绕道走!

    【我以为我出现了幻觉,眼前所见简直就跟做梦似得,谁能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品种的契约兽?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兽,我觉得我或许见到了。】

    【如果这不是实况直播,我一定会以为这是哪个电视剧的宣传片!】

    【美翻了!!!我知道自己在痴心妄想,但我还是好想要好想要啊啊啊啊!】

    【为什么我有种这是屠申等人自己作出来的死的感觉,如果他们不拿出机甲,诺诺家的小白是不是就不会直接展开兽态,那我们是不是就见不到这么美颜逆天的契约兽了?!不得不说,屠申这个死,作的好!】

    【我感觉自己见证了传奇。】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白坨坨啊啊啊啊啊!你明明可以靠卖萌圈|粉,为什么偏偏要靠实力!今后只要一想到你的战态,那么可爱亲密的昵称顿时叫不出口了!】

    随着白灼轻就这么毫无顾忌的展开了身形,整个帝国都被他给震惊了!而原本正在陪着妻子一起关注着儿子的德蒙赫,见到小白的战斗兽态,同样变了脸色。比起那两个巴掌大的白球,现在这只白虎显然更符合十二星契约兽的珍贵,但就是太过珍贵了,麻烦恐怕也不会小。

    果然,还没来得及朝妻子说些什么,就接到了总统秘书长的电话。看着妻子担忧的神情,德蒙赫笑着安慰道:“放心,他们现在叫我过去,大概也只是想要询问一下关于小白的事情,出不了什么大事,如今小白已经是阿诺的契约兽了,哪怕就是总统,也没有强占的道理,有我在,谁也不能动德蒙家分毫!”

    对于丈夫的能力,兰石馨自然是放心的,这帝国虽然是总统制,但真正的实权往往掌握在手握重兵的人手中,暗中的算计要小心防备,但明面上,除非另外三大军团联手,否则还真撼动不了德蒙家。驱赶般的挥了挥手,别打扰他看儿子,儿子家的小白要发威了,可不能错过了!对了,录下来录下来,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要录下来!

    离开了房间的德蒙赫,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倒要看看这背后的算计者到底是谁,敢动他们家的人,就要好好承受他的报复。

    域外赛场上,被网络另一端无数人关注的画面中,屠申等人重重防护着,虽然说是一人一招,但他们也不会就这么被动防御,几个驾驶着重型机甲的超级防护肉盾将攻击手护在身后,几个身型灵巧的静待时机打算伺机而动。

    然而那些防守也好,攻击也好,在白灼轻眼里简直犹如小孩过家家一般。哪怕他现在实力根本没有恢复,但是凭借妖修的强大肉身,对付几台机甲完全的是绰绰有余。没错,白灼轻根本没打算用任何术法,而是迈了两步就到了屠申的跟前,然后抬起爪子重重一拍。

    咔咔咔,能量罩碎裂的声音对屠申等人而言简直刺耳极了
烂片之王

    能量罩并不是无形的,而是能看到一层光芒流转的弧形罩子笼罩其上,所以当白灼轻徒手,不对,是徒爪将那厚厚的罩子给拍碎了,隔着一个网络的人都仿佛清晰的听到那令人心惊的破碎声。

    白灼轻的速度极快,当那透明的龟壳被他拍碎之后,根本没给他们第二次发动防御的时间,一爪子顺势将离他最近的那一架机甲迎头拍下。

    而那个倒霉鬼正是刚才被白灼轻挠破了脸颊的人,那巨大的白爪子落下的时候,心理阴影再次浮现,这让他发动攻击的速度慢了一瞬。而就是这错过的一瞬,当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机甲已经被那白爪子给压在了地上。

    然后白灼轻十分不客气的直接拧掉了机甲的脑袋...就这么直接给拧掉了......

    【求那位队员的心理阴影面积,整个机甲脑袋被拧掉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这个画面莫名熟悉,我家崽崽破坏我毛绒玩偶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爪子将玩偶压在地上,一爪子扯掉它的脑袋!】

    【我说这画面咋这熟悉呢!我的机甲模型昨天就是这样丧生在我契约兽的手上的!!】

    【明明应该很可怕的画面,为什么那么喜感?难道当真是颜既正义颜王当道?虽然小白白变大变威武变得帅炸了天,但依然挡不住萌货的本性,哎呦不行了,我异能天赋不好原本没打算契约的,我决定我也要去契约一只萌兽来!】

    机甲的核心枢纽在头部和心脏的主控室,所以当整个脑袋被这么干脆利落的毁了之后,这台机甲也算是报废了。一台最次的机甲也要好几十万,而能够参加域外赛的自然不可能用到最次的,网络上顿时有人眼尖的发现了这个型号机甲的价格,价值好几百万。好几百万的星币就这么轻轻松松被扭掉了,顿时觉得肉疼不已。

    就在白灼轻扭脑袋的时候,剩下的九人再次展开了防护阵型,而这次他们主动出击,三台攻击性能强悍的机甲胸口伸出一只能量炮,这要是打在身上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三台同时攻击,六七星的异兽都要重伤。

    白灼轻可是自己驾驶着机甲浪过的,机甲的原理尽管他不清楚,但除了一些出其不意的隐藏式攻击手段,其他的招式基本都清楚的很,看到他们的动作就知道他们打算发什么招,抓起地上那个没了脑袋的机甲就朝着那群人丢了过去。

    屠申自然不可能对自己的同伴出手,那诺大的机甲砸下来冲击力就不轻,他们也不会傻得硬抗,于是一个闪身朝着两边退开躲避。而白灼轻一尾巴卷起一个离他最近的。

    那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但依然反应极快的发动异能攻击,紧接着展开飞行模式打算离开白灼轻的攻击范围。

    然而那些攻击对白灼轻来说,根本毫无效用。他好歹也是经历过雷劫洗礼和虚空冲刷的,他身上的一根毛甚至都能当材料炼制成武器。至于飞,笑话,不说他有一双翅膀,能够化形的妖兽都是可以直接御空飞行的好吗,所以人类真的是个傻的,打架不会,连逃跑都办不到。

    于是将那人抛上天空之后,不等他飞离战斗圈,直接迎接着他密集的异能攻势,一尾巴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身上。于是乎,当那机甲重重的砸落在地,轰地一声响,烟尘四起,一个断成两节,无数内部零件外露的机甲,彻底废的想修都修不好了。

    仅仅两招,直接弄得两台机甲报废,当那白虎的目光再次扫了过来,连同屠申在内,都禁不住心中一寒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

    当屠申等人尝试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防御手段均以失败告终,而他们每落败一个成员,就报废一台机甲。不是被生生扯成两半,就是直接被拍的差点就跟地面持平,飞天的能直接给拽下来,遁地的那就更简单了,利爪一挠,整片土地直接给掀翻了!

    当最后仅剩的五人完全是被动防守,连进攻的姿态都有了怯懦之意后,屠申直接看向德蒙阿诺道:“我们认输。”

    德蒙阿诺却是道:“我们并没有在比试。”

    屠申一顿,这话的意思明显就不打算和解了。屠申也实在没想到,事情居然变成了如今的局面。

    之前他们的确发现了这边还有另外一支队伍,但具体是哪个队伍他们确实不知道,等到靠近后他们才发现居然是德蒙阿诺他们。知道这荒原熊大概是无法得手了,一个队员提议出手试探一下对方的虚实。毕竟之前德蒙阿诺异能暴动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探一探对手如今的实力对他们也没有坏处。

    结果哪知会闹到这个局面,关键是,从头到尾德蒙阿诺根本没有出手!什么情况都没探出来,自己等人却损失惨重,他已经可以想象,他们这个队伍只怕已经沦为了全帝国的笑柄!

    就在双方算是彻底撕破脸的时候,那白虎一个尾巴扫来,以横扫千军之势,将他们重重的抽开,其中两人更是生生将两棵粗壮的大树给撞断了。然后白光一跃而过,那只巨大的白虎再次缩小了形态,精准的朝着德蒙阿诺扑去。

    阿诺下意识的伸手抱住,待看清怀中那只白团子后,周身的冷气消融了不少。目光扫了眼那片狼藉之处,直接转身:“走。”

    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但下次遇见,就是将他们逐出赛场的时候。一个已经结了怨的队伍,自然留不得。

    见小白并未露出什么疲态,阿诺微微松了口气。

    白灼轻更是炫耀般的朝他传音道:‘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其实我原本是想将他们所有人的机甲全都毁掉的,但想想还是算了,跟个弱小的人类计较太掉价了,要是以后他们再敢惹上来,我一定一巴掌拍死绝对不客气!’

    阿诺道:‘嗯,小白很厉害。’

    听到赞美,白灼轻心情自然更好道:‘虽然你没我厉害,但到底是我罩着的人,放心好了,以后谁敢欺负你,有我帮你撑腰!’

    阿诺的脚步微微一顿,低头看着眼眸晶亮,依旧是那熟悉的骄傲模样,那一瞬间,天壤之别的隔阂似乎消散殆尽,那还是他熟悉的小白,还是他熟悉的样子。陌生散去,阿诺微翘嘴角:‘有了小白,我以后也是有人撑腰的人了。’

    白灼轻哼哼两声,又道:‘今天我要吃鱼。’

    ‘好,我让杜谦去捉鱼,他水性好,让他给捉一条最大的。’

    ‘可惜吃不到熊肉了。’

    阿诺摸了摸他的小耳朵,轻哄道:‘没事,以后还会遇到的,还有熊掌可以吃。’

    罗兵等人小心的跟在身后,见到小白变回了他们熟悉的模样,见到他们元帅也跟着春暖花开了,警报解除,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明明是赢了的那一方,怎么感觉自己比输了的那群人还要憋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