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34章 前往域外赛战场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34章 前往域外赛战场

    一片灰色朦胧之中,阿诺只觉得自己犹如一叶浮萍,又似一根羽毛,摇曳飘荡,起起伏伏,飘渺不定。周身满是浓郁的能量之气,充斥着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涨满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一抹鲜活的晶莹绿意飘荡在气海,从零星一点逐渐分离,然后变得越来越多,直到整个气海随处可见的绿意星光。

    这时,一道强劲有利的心跳声似乎穿过重重壁障,开始在气海中震动起来。那满目星点的绿意仿佛受到了召唤,一点点朝着跳动处凝聚。

    啪,啪,啪,一声声爆裂开的清脆声响从阿诺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一旁正呈大字型趴在软垫上,力求让温暖的阳光晒到自己每一根背部毛发的白灼轻撩起一只眼皮瞄了一眼,随即又舒服的闭上,身后的尾巴一扫,换了一面继续迎接阳光的洗礼。

    日夜不缀的修炼,如此勤奋,居然也耗费了将近三个月,到现在才突破心法三层,而且还吃了他不少的灵果才有了如今的成果。白灼轻嫌弃的喷了鼻息,翻了个身,肚皮朝上的继续晒着暖阳。

    阿诺结束了修炼,一睁眼就看到面前仰躺着的白团子,那满身的白毛在阳光下仿佛晕开了的柔光,带着说不出的灵性。看起来那样一个柔软无害的小家伙,谁又能想得到那粉嫩肉垫中藏匿的尖锐指甲有多么锋利。

    脑中不期然的想到那个眉眼精致的少年,那样尊贵优雅的模样,却是个不说就直接动手的暴脾气。好在也只能在全息世界维持人形,否则等在现实世界接触的人多了,一个不合心意就直接动手,那不知要得罪多少人,他恐怕收拾摊子都收不过来。

    不过心中莫名有些遗憾,似乎如果可以那样跟着收拾烂摊子,也不是一件恼人的事。随即阿诺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些奇怪,摇了摇头将那些杂念抛开,朝着小白开口道:“我突破了心法第三层,感觉我的异能也有所松动,也许很快,我就能突破六级异能了。”

    异能分为十二级,至于十二级以上是否还有更高的存在,没到那个程度,谁也接触不到
潜规则之皇。异能的每一次升级突破都是一道天堑,难度相当的大。别看阿诺如今才五级异能,但他连百岁都没有,这已经可以算是天才了,不知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不过三级。

    如果他能在五十岁之前突破到六级异能,这恐怕会是史无前例的成就。不说那些普通群众,历史上天资佼佼之人,也仅仅只在百岁之前突破到六级。不过现在说那些为时尚早,谁知道明天或许会出现什么意外或者机遇呢。

    白灼轻闻言只是闭着眼睛轻哼了一声,然后侧身一翻,直接背对着阿诺。

    阿诺轻笑了一声,上前将垫子上的白团子抱了起来,摸着身上带着阳光暖意的白毛,轻哄道:“过两天就要前往域外赛场了,等域外赛回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到时候让你在全息世界玩个够好不好。”

    白灼轻一个翻身,两只爪子抓着阿诺胸口的衣服愤怒的指责:“你修炼的时候凭什么也不让我玩!”

    阿诺心道,如果放任你独自在全息世界玩,到时候也不知道会收到多少张罚单,说不定到时候账号都会被永禁。更重要的是,有方世修那家伙跟着一起上蹿下跳的撺掇,小白只会被引导的越发无法无天。

    全息世界里倒还好,不管怎么为祸也出不了大乱子,要是将这习惯带到了现实世界里,那可不是一般头疼的问题。所以在小白还没有习惯人类世界的种种约束之前,还是先拘着吧。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慢慢来吧。

    不过这些想法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嘴上还是要软话哄着:“我对心法还没有领悟的那么透彻,如果没有你在一旁看护,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怎么办,而且有小白在我身边守着,我修炼的时候自然也安心一些,所以只能委屈小白了,以后我会尽力补偿你可好?”

    白灼轻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轻哼道:“你们人类真是没用!”修炼个心法还需要看护,要是没有他,这家伙果然成不了大器!不过算了,小弟不够厉害,带他出去也是自己丢人,看着每次事后都伺候的更尽心的情况下,勉强的委屈委屈自己好了。

    见小白顺利的被顺了毛,阿诺对那本饲养守则更满意了几分。饲养守则第七条,尽量体现契约兽的重要性,让它有种被需要被依赖的感觉,这样更有利于两者培养感情。

    晚上阿诺正一筷子接着一筷子朝小白投喂烤乳猪的时候,数月未见的父亲德蒙赫突然回来了。见到父亲,阿诺也并没有多少意外,两天后就要出发去域外赛场,这时候身为父亲的德蒙赫,定然要回来看看儿子的情况。

    见到儿子气息浑厚,气色红润,德蒙赫眼中的担忧自然轻了几分,整个人的凝重也减缓了不少,看向他手边坐着的被儿子喂食的小白团子,眼神微微有些复杂:“没想到,原本的绝路因为这只契约兽不断的逢生,也该是你福泽深厚命不该绝,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变数,原本你说这只契约兽非比寻常,我还有些怀疑,现在见你异能已经完全平缓下来,也由不得我不信了,只是这意外实在是太过神奇,简直匪夷所思。”

    谁能想到,一个意外结契的契约兽居然会是一只十二星契约兽。

    阿诺抬手在小白的头上轻揉着,眼中也泛着笑意:“小白就是我的小福星,有了他,什么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白灼轻得意的扫了他一眼,微微挺了挺小胸脯,遇到自己,可不就是你这个土著最大的福气吗。

    德蒙赫在阿诺的肩膀上拍了拍,看着那只小小的看不出丝毫威慑力的小家伙,很是郑重道:“域外赛场危险重重,虽然我不建议你这次参加,但你既然决定了,我自然会尊重你的决定,小白虽然是十二星契约兽,但也无法保证在遇到突发状况时能够安然度过,既然你决定要带它去,千万要保护好它,有时候那些暗中算计的危险,比起凶残的异兽更加可怕
网游之杀神崛起。”

    说完,又忍不住有些遗憾的看着阿诺道:“我用军方的系统跟你妈联系上了,她已经尽快赶回来了,不过恐怕又要错过了,这次她打算回来后暂时不离开,等你到了域外赛场她应该正在回来的途中,到时候你试着联系一下,要是能够见一见最好让她看看你,得知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一直寝食难安,看到你恢复的这么好,她也能安心的等你回来了。”

    想到母亲,阿诺眼中一暖,带了几分思念道:“这次能够去龙坎星一直都是妈的心愿,好不容易千里迢迢的去了,为了我又提前返程,恐怕会让妈遗憾不已。”

    德蒙赫却没觉得遗憾,反而有几分迫不及待:“早就该回来了,没事跑那么远干什么,等以后我退下来了陪她再去就是了。”

    阿诺笑笑没说话,父亲就是这么离不开母亲,之前母亲执意要去龙坎星的时候,父亲是反对的最厉害的。要如果不是域外需要驻守,他恐怕也会跟着去了。

    虽然阿诺已经有了一次域外赛的经验,但德蒙赫还是详细的叮嘱了一番,又直接给了他满满一空间钮的东西,都是域外赛上可能会派上用场的。而阿诺也没有不耐烦,那都是前人的经验之谈,多听听总归没有坏处。

    不过他怀里的小白却已经听的不耐烦了,不断地在他身上挠爪子,虽然没有刻意的伸出指甲,但他身上大概也被挠出不少的红痕了。

    看着儿子努力安抚着越来越躁动的契约兽,德蒙赫笑了笑,这才起身道:“好了,说来说去也就那些,万事小心就行了,带着你的小家伙回房去吧,趁着最后两天好好休息,把精神状态调整到最佳。”

    虽然知道那是传说中的十二星契约兽,但是面对那么小一只白团子,实在令他升不起仰望的念头。这就像是面对一个十二级异能者,可是他却是六七岁的小毛孩,明知他非常的厉害,但总有种令人无处下手的感觉。也许等小白再长大一点,能够彻底展开兽态,他大概才会升起一些敬畏吧。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白灼轻自然忍不住开口道:“你们人类真是啰嗦,干脆点不好吗?!”

    阿诺道:“那是我父亲,担心我自然免不了多叮嘱两句。”

    白灼轻一爪子拍开又想来摸他耳朵的手,他尊贵的耳朵是可以随便摸的吗!不就是要出门去比个赛,还是去曾经去过的地方,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刚能化形不久,他爹就叼着他的后颈毛直接将他甩下山了好吗!要不是甩的那么急切,他会毫无防备的撞进两个渡劫期修士的打斗中,能悲惨的来到这个灵气稀薄的异世么!算了,想到那个令人糟心的爹,白灼轻也不知道是想念多一点,还是嫌弃多一点。

    被阿诺伺候着洗刷刷上了床之后,白灼轻趴在阿诺的胸口犹豫着要不要先抽取一点虫皇的能量,之前一直没有动作是因为阿诺的状态并不稳。如今突破了三层,已经能够负担他的吸取了。虽然他的实力在灵石的堆积下正一丝一丝的在恢复,但肯定不会有直接吸收虫皇能量来得快。

    不过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住了。听他们把那个什么比赛说的那么严重,还是等回来再说吧,免得他一个不小心抽多了让他内虚扛不住比赛,那就太惨了。

    不知道小白决定暂时放过了自己,阿诺躺在床上,一手轻轻抚摸着胸口的那一坨温热的小团子,一边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紫檀木梳

    .................

    域外赛所有参赛的人员会统一集结在一起,然后一同乘坐宇宙飞船飞往举行域外赛的星球。这时众人的底蕴就能很明显的看出差别,不说身上配备的各类装备,光是神态举止都能看出强弱之分。哪怕所有的队伍全都是统一的十人,但四大军团的参赛者明显就比其他世家或者财团,还有一些零散的小队伍看起来更强悍几分。

    有四大军团的人在前,其余人自然不敢上前争锋,以这四支队伍为首,其余人的站队也能看出亲疏关系。像是方家则是理所当然的站在了以阿诺为首的队伍中。贺家也是四大军团之一,以贺家长子贺哲翰为首,站在了德蒙家的另一边。两家人的关系向来十分要好,这次域外赛将会守望相助也是理所当然的。

    两家的对面所站的自然是另外两个军团,一个是以费俊轩为首的费家,一个是以莱尔森为首的莱尔家。但费家跟莱尔家的关系也不算好,只是没有如同德蒙家那么恶劣。贺家跟德蒙家关系亲密,自然不会跟费家为伍,那么莱尔家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当做是跟费家一路的。

    帝国人口数以亿计,想要拥有更多的修炼资源,来参赛的人自然不少。虽然条件限制的比较苛刻,但所有人员加起来也有十多万,因此一共分了五艘飞船才够装。

    四大军团的人相互打了个照面,就各自领了房卡散去。就算关系不和睦,他们也不会不分场合的对持起来。域外赛场上才是他们的战场。

    不过随着阿诺的露面,这其中的暗流自然又凶猛了几分。原本以为今年会少个强大的劲敌,虽然早有传言说德蒙阿诺依然会参加这次的域外赛,但谁都知道,他正处在异能的暴动中,已经是性命堪忧了。但是现在,看德蒙阿诺周身的气息,哪里有半点暴动的痕迹,似乎比之前更加强悍了。

    莱尔森看着那一行人离开的背影,朝着费俊轩笑的意味深长:“看来你上次说的的确不假,真没想到,他的异能居然能平息下来,真是令人感到遗憾。”

    费俊轩微眯着眼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并没有接话。莱尔森也不在意,继续道:“你说他带着那只低级的契约兽是有恃无恐还是另有谋算?”

    费俊轩这才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想知道,就自己去试探,我没那个兴趣替你打前锋。”说完就带着人朝着自己划分的区域离开了。

    他跟德蒙阿诺交手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他们身为两家最被看重的继承人,少不了也要相互对比。只是德蒙阿诺年纪轻轻就突破了异能五级,加上身后有德蒙军的支持,这才坐上了元帅之位。而他却一直滞留四级巅峰未能突破,即便在战场上磨砺了数年,却没有真正的实权。这份不甘,也令他越发重视这个对手。

    他了解德蒙阿诺这个人,他从来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得知德蒙阿诺今年依然会参加域外赛,足以证明他的异能暴动已经得到了控制甚至可能已经解决了。现在他敢带着白灵兽来域外赛,恐怕也有把握能够护它周全,在没有弄清楚详细情形之前,他绝不会轻易出手。

    而且关于那只白灵兽,也让他有了怀疑。德蒙阿诺的转危为安且不说其中的具体缘由,之前他弟弟身上发生的意外,真的是意外吗?十一星契约兽会控制不住尿在契约者身上,那白灵兽随便选择的一只异兽偏巧赢了能够让独角王蜥感觉到最大压力的异兽,这一切的意外,似乎太巧合了点。也许摸清事情的关键,就在那只白灵兽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