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33章 一言不合就动手
    方世修下意识的拉扯了一下身上并没有褶皱的衣服,露出一抹自认为修养良好十分得体实际上在白灼轻眼里非常傻缺的笑容,目光黏在了白灼轻身上,却朝旁边的阿诺小声问道:“这是你的朋友吗?”然后礼节性又带着不可抑止的微微激动朝着白灼轻伸出手道:“你好,我叫方世修,是阿诺的好兄弟。”

    白灼轻看了眼那伸出的手,虽然面貌似乎经过系统的调整,跟原本的模样有了很大的差别,但声音却没有什么变化,所以那人一开口,他就听出来了,这是那只胆小狐狸的契约者,然后十分嫌弃的偏过脑袋,轻哼一声,双手附于背后,转身进了最近的一家商铺中。

    被如此落面子的方世修不止不恼,还觉得这个神情傲的不得了的小少年说不出的撩人,尤其是那一声轻哼,居然让他心尖微微发麻!于是方世修彻底不打算挣扎的......坠入了爱河。

    阿诺扫了眼似乎不太正常的方世修,一手挥开他依旧伸着的手,跟着小白一同进了店铺
狐迹仙踪

    方世修哪里会放过这相互认识的机会,连忙腆着脸跟了上去,并且私敲了好友:老实交代,你上哪儿拐来的人,他叫什么?是哪里人?成年了吗?今年多大?你们怎么认识的?

    阿诺瞥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了他的私戳。

    方世修不死心继续往死里戳:说话啊兄弟!别不搭理我啊!那小家伙喜欢什么?我要怎么才能讨他欢心?

    看到这句话,阿诺才给了他一丝注意力:你要讨他欢心干什么?

    方世修十分的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他啊!

    阿诺立刻冷冷的回应:他不喜欢你。

    方世修还没来得及说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就见那原本在看着一株株植物药材的少年猛地回头,方世修觉得被他视线扫过的肌肤都灼热的发烫,连忙摆出最迷人的姿势含笑望去。

    可惜白灼轻懒得在他身上多浪费一秒的眼神,直接看向阿诺:“你们在说话?在说什么?”

    方世修一愣,他跟阿诺正私戳中,没想到这个少年这么敏锐,这都能发现?阿诺看了眼方世修,开口道:“没说什么,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不等白灼轻说话,方世修连忙道:“你喜欢什么植物?我对植物还是有些了解的,可以帮你介绍,这家店是老店,有不少有些年份的药植,用来制作药剂都很不错。”

    他们进来的这家店是以药植物为主的店铺,有不少具有观赏性价值的植物,也有很多用作药剂的草药,虽然价格上比市面上稍微贵了那么一点,但绝对的货真价实。

    白灼轻只是被门口一株迎风舞蹈的植物吸引进来的,不过看了两眼,发现根本没有一点灵性,自然也就没了兴趣:“没什么看得上的,走吧。”

    阿诺并不觉得奇怪,他家小白拥有的好东西可不少,所以一般的物品恐怕还真入不了他的眼。而方世修......沉迷对方美色中,自然少年说什么就是什么。

    本来只是随口的一问一答,根本没别人什么事儿,偏偏有人找事的嗤笑了一声道:“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还没什么看得上的。”

    白灼轻头也不回的一扬手,凌厉的掌风啪地一声,快狠准的打在了那个说话的人脸上。紧接着,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感觉他只是随意的两指并拢地一划,那个原本坐在柜台前发出嗤笑声的人不止被甩了响亮的一巴掌,整个人甚至直接的倒飞了出去,刚好落在了白灼轻的脚下。

    摔在地上的人想要爬起来,却又被白灼轻一巴掌打的趴了下去。

    原本白灼轻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因此那人落下的地点自然刚好就在正门口处,来往的人并不少,门口的动静自然吸引来了不少的围观者。不过热闹虽然是要看的,但很多异能者脾气暴躁,随随便便就会在全息世界动手,为了不被波及到,即使围观也靠的并不近。

    目睹整个事情经过的方世修忍不住微微张大了嘴巴,刚刚那出手的速度要不是他靠的近,差点就没看清!而且,那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嚣张模样,好...好帅。他感觉心跳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一旁的阿诺莫名有几分无奈,感觉小白在全息里以人的形态之后,脾气更加不好了
女仙养成记。不过算了,有点脾气总比一点脾气都没有被欺负的好。

    白灼轻看着地上的人,冷冷的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倒霉催的挑事者:“你...”

    啪!

    根本不给那人说话的机会,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来,白灼轻继续道:“我年纪大不大干你何事?”

    倒霉催的挑事者:“我...”

    啪啪两声响,左右十分对称。

    “这店是你开的?我看不看得上碍你事了?”

    “你...”

    “你什么你,嚣张霸道还有理了?”

    地上那人简直要一口血喷出来,他不过就是嘴贱了那么一下,这特么到底是谁嚣张霸道了?连话都不给机会他说,就算认错赔礼好歹也要他能开口才行吧!还说他嚣张霸道?还有没有天理了?!

    围观的人也是满脸无奈的哭笑不得,这样压着人家打,还说别人嚣张霸道,看在你长得那么好看的份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啪啪啪,巴掌的数量不断地递增着。

    由始至终,白灼轻就没有直接动手扇他,可是随着白灼轻慢慢适应了系统的调试,打出的掌风越来越带劲,因此落在那人脸上的巴掌是越来越重。

    地上那人不过被扇了几下,但两边脸颊却肉眼可见的迅速肿了起来。虽然这是全息世界,并没有伤到现实世界的身体,但回到了现实世界,少不得也要头疼个几天。

    所以除非在特殊的比斗场经过系统的限制,像是这样在街上随意斗殴,尽管如果被人直接打死并不是真的死,但精神力却会有不小的损伤,那也是个非常麻烦的事情。

    不过哪怕在全息世界也是不提倡暴力的,如果遇到非要暴力并且等不及转移场地的情况,比如现在,被系统的巡警发现,会被扣除昂贵的星币。那是真的,整个帝国通用的星币。如果交不出来,那就会被关禁,关禁期间是无法登陆全息的,而这一关,少则三四个月,多则好几年都有。

    见教训的差不多了,阿诺这才上前道:“走吧,趁着时间还早,我们还能多逛一些地方。”至于地上躺着的被打的家伙,那是他活该。反正小白不教训个够是不会顺心的,而且那人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被打也就被打了,大不了就是多罚点款。

    与其让小白不顺心最后来折腾自己,还是让他直接这么发泄出来的好。憋屈沙发的滋味,他并不是很想尝试第二次。

    白灼轻原本打算就这么算了的,但是看到地上那人眼中的恶意,忍不住又是一巴掌:“谁准你这么看我的!”

    这时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出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看着被打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人,焦急的想要上前搀扶起他,又担心惹怒这个一看就是硬茬子的少年,只好苦着脸赔礼道:“这位先生实在是抱歉,我大哥他性情本不坏,就是嘴巴有些不经遮拦,还请先生高抬贵手,大人有大量。”

    白灼轻冷哼了一声:“我又不是他爹,他本性坏不坏关我屁事,惹得我不爽了我出手教训他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有那个本事嘴贱,那就有本事别被人打得翻不了身
[白蛇聊斋]情缠。”

    眼见这人不愿意就这么善了,年轻人一脸肉疼地从空间钮中取出一个木盒:“这是我大哥冒犯先生的赔礼,还请先生高抬贵手。”说罢直接打开盒盖,露出里面的物品,一股浓郁的参味飘散开来,引得一些人惊呼出声。

    【看那根须,这参少说也有好几百年了吧?】

    【不懂别瞎说,看那枝干的粗细程度,还有近乎于人形的体态,绝对上千年了!】

    【不是吧,用一支千年参赔礼道歉,是不是太过了啊?】

    周围的言论声那年轻人充耳不闻,似乎只要少年手下留情愿意放过他的兄长,拿出再昂贵的赔礼都是值得的。

    年轻人刚想把锦盒递到白灼轻的手上,就直接被白灼轻一把甩开,眉头微蹙,无比的嫌弃道:“什么东西!这劣质参连我的宠物都不会吃。”那刺鼻的气味,令他原本就不爽的心情越发不好了。

    懒得再跟一个愚蠢一个虚伪的凡人计较,白灼轻一掌打在地上那人身上,一股强大的推力令他凭空飞起,然后狠狠撞在了年轻人的身上,两人滚做一团,更是直接吐出了一口血来。就算是全息,这两人回到现实世界,估计也有几天受的。

    围观的人又是一惊,这个少年到底是多少级的异能者,这手段未免太厉害了一些吧。

    没了眼前碍事的东西,白灼轻这才心情舒爽了几分,施舍般的回头朝着两个重伤不起的人看去,那个脸颊已经肿的不能看的人下意识瑟缩了一下,白灼轻鄙夷的轻笑了一声,看向他旁边的人道:“我看你在人群中围观了很久才出来,这可跟你宁愿送参赔罪的举动完全不符啊,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算计人也要看清对象。”说完低头瞄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千年参,道:“既然这是你赔罪的礼物,那我便收下了。”

    说完,一团灼热到令周围人瞬间退避的火球从他掌中飞出,直接轰在了那人参上,那一支价值不菲的千年参瞬间化为灰烬,只剩夹杂着火热气息的参味慢慢从空气中淡去。

    解决掉眼前一个麻烦,白灼轻心情转好,正欲去别的地方逛逛,结果被阿诺一拉,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围观的人太过热情,阿诺直接设定了坐标带着小白瞬间离开了这条街。被独自留下的方世修傻眼的怒骂了一声,然后忙不迭追着好友的坐标继续跟了上去。今天不把那少年的名字弄到手,他绝不会罢休的!

    见到追来的方世修,阿诺莫名感到有些嫌弃了,虽然这情绪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不妨碍他对着方世修释放冷脸。

    早就习惯面无表情的阿诺,那点冷脸对方世修来说根本就不算冷,完全没有感受到好兄弟的嫌弃,殷勤的凑到了白灼轻跟前,每路过一个店铺,他都能介绍一二。哪里有特色的小吃,哪里有新奇的游乐设施,他全都了若指掌。

    无意间提到了全息网游,见白灼轻特别感兴趣的样子,方世修瞬间犹如被打了兴|奋|剂一般,极力邀约道:“没玩过那个就不算玩过网游,就算没玩过也没关系,很容易上手的,我有个公会,你到我的公会去,我带你玩。”

    阿诺再也忍不住上前拦在两人的中间,朝着小白道:“时间不早了,该下线了。”然后不等小白反应过来,直接拉着他下了全息
游戏旅途。幸好当初他设置了监护人,可以随时控制对方的使用。

    见到好友的名字已经变成了灰色的,方世修差点就破口大骂了。这什么兄弟,不做神助攻就算了,别拖后腿好吗!差点就问到美少年的名字了,差点就加了好友了!

    而有人将怒扇巴掌的视频传到了自己的好友圈,那嚣张的美色引得一干颜狗垂涎不已。虽然知道那容貌肯定是有系统加成的,但能加成到这个程度证明底子肯定不错,不管是不是见光死,先添了再说。

    【玛蛋那张扬的小模样,看的劳资都硬了!】

    【其实也没多好看,我就重复看了百来遍而已。】

    【2333333被打的那个人我认识,是我们这儿一个富豪家的大少爷,平时的确嚣张的不要不要的,现在遇到个比他更嚣张的,我只想说,打得好哈哈哈哈哈!】

    【只有我在惊叹那个少年的手段吗,他是怎么让那倒霉鬼倒飞两次的,最后一次还直接撞得另一个人都吐了血,这不科学啊?】

    【武痴滚出,这里颜既王道,只要颜值够,什么都科学!】

    【跪求嚣张少年的真实身份,再不然网络身份也行,我要去加好友,然后每天舔舔舔!】

    不知道自己出场一次火一次的白灼轻,被顺了好半天的毛才原谅了这个土著不经他允许就随意将他带出来的举动,要是再有下一次,他一定要他好看。

    而阿诺一边亲手给鱼身上涂抹酱料烧烤着,一边想着待会儿要给方家去个电话,域外赛在即,哪能那么闲散整天的玩,为了兄弟的安全,还是督促一下他的兄长给他加急训练吧。

    于是第二天兴致勃勃再次上了全息之后,白灼轻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找到方世修,说好带他玩游戏的呢?!食言的人类最可恶了,等下次见到他,一定要让他家那只胆小的狐狸挠死他!

    看着气鼓鼓的少年,阿诺微微勾了勾唇角,安抚道:“那个网游我知道,你想玩的话,我带你玩,你可以建立自己的公会,招揽人手,然后发展自己的势力。”

    白灼轻顿时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这个主意好!”

    阿诺看着忍不住想到,这要是在现实世界里,大概尾巴都会欢快的摇起来了吧。

    数月之后好不容易在域外赛之前结束了地狱般的训练上一次游戏的方世修赫然发现,自己的公会被攻击了无数次,因为他这个会长不在,副会长孤立无援,资金短缺,装备不足的情况下,公会变得摇摇欲坠,随时都会散伙。

    仔细一问才知道,那是个才新建立不久,叫什么白虎堂的公会。这自古以来四大神兽的名字早就被叫烂了,那是最没什么特色的取名废会取的。副会长在一旁哭唧唧道:“公会的人走的走,散的散,现在仅剩的百来人连每月的薪资都付不出来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公会的基地恐怕就要被人取代了!”

    方世修大手一挥:“不用担心,有我在,一定打的那家伙分不清东南西北!”

    于是在副会长满心期待公会的再次崛起之下,看着会长雄赳赳气昂昂带着队伍攻打过去,然而最后却是会长被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叫嚷着要加入对方的公会还被嫌弃的熊样,副会长已经彻底无力吐槽了。什么叫美|色|误|国,看他们会长就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