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31章 小白火爆全世界
    网络上开启了疯狂的寻人模式,起因只是因为一个斗战视频。那机甲战斗的招式虽然新奇,但网络上什么新奇的东西没有,自然不可能因此而火爆。令它火的是最后那一招能量锁
[HP+阴阳师]科学什么的弱爆了。在不知道那一招名字的情况下,众人直接根据那一招的威势叫它能量锁。

    能量阵一直都是较有争议的话题,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但是多年来,经过无数的推敲演化,反复的实验,可是一直都没有成功。但总的来说并不是毫无进展,至少现在有部分人已经触摸到了阵法的边缘,只是没有前例,一切都靠着自己的想法去摸索,因此走了不少的弯路。只是没想到,一直苦心研究,在有了丝毫进展就喜得恨不得普天同庆的东西,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已经可以借此御敌了。

    看那少年精准的走位,根据能量监测,他每每落下的一个脚步,所打进地面的能量凝而不散,并且精确到分毫,每一团能量不多一丝不少一缕。富有奇特韵律的步伐走完,那看似散落在不同角度的能量团瞬间如交织的密网,相辅相成的形成一个更大的能量网,就在能量网成型的瞬间,几个主要的连接点猛地冲出一道道能量链,然后恰好将正飞在它上空的那台红色机甲重重困住,死死的压制在地面。肉眼所看不到的画面中,无数的能量锁覆盖在努力挣扎想要爬起来的红色机甲身上。

    原本只是普通的视频,有个围观者将这个画面拍摄下来然后放到网路上去询问广大网友是否见过如此古怪的招式,以求解惑。结果被分析帝后期处理,将所有的能量波动全都显像化,于是这个视频彻底火爆了。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能量阵,简直有生之年都值了!

    【牛逼大发了!这是哪个不出世的古老世家出来的少年吧,真想看看机甲中的人长什么样。】

    【那天原本跟朋友约好去御甲门的,结果中途有事没去,不然说不定就能亲眼在现场见一见那能量阵了!!!】

    【现场目击者之一,真的是太神奇了,原本两人交手其实已经不相上下了,不过那少年想要取胜也并不太容易,毕竟年龄摆在那儿,而且那人其实是第一次去御甲门,挑战冷军,冷军就是那个红色机甲,挑战他之前,还是从零积分一步步打上来的,从头见证到位,后悔没有冲上去跟他要个签名啊啊啊啊啊啊!!】

    【我会说,我就是那个提供积分的踏脚石么...想到那小子踹人的动作,依然心有余悸,我该谢谢他没有一上来就用能量阵锁住我往死里踹吗,想想那个画面,不行...有点毛...】

    【羡慕楼上,居然都亲眼见过了,能量阵啊,要是学会了能量阵,我一定要把我的对手往死里虐!】

    【那双手放在背后,抬起下巴问红色机甲认不认输的小姿态真是萌死人了,我敢赌一根黄瓜,黑色机甲里面的人一定是傲娇属性的!】

    【视频重复看了无数遍,不是为了能量阵,那深奥的东西哪怕都显示出来了依然看不懂,只是为了听声音,那声音简直声控的福利啊,太好听了,真想听听从那嘴里说出的情话,一定会让我软成一滩水的!!】

    【带着那个少年来的人叫兰蒙,也是一个传奇,自从来了御甲门,就没有一场败绩,而那少年叫兰小白,虽然这名字很像假名,但姓兰应该是真的,所以有没有一个神秘又强大的兰家族?星盟这么大,一定还有很多游走在至高权利之外的强大家族吧。】

    网络上各种言论,各种扒,不过阿诺原本就是御甲门的高级客户,资料是受到保护的,而且之前为了不泄露身份,他用的资料原本就是假的,这样越发就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了,所以那些想要把黑色机甲少年找出来的人也仅仅只查到了年龄和名字。可越是这样,群众挖掘的心态越是强盛,简直不查出真相誓不罢休。

    那些所谓的民间高手在网路上闹腾闹腾也就算了,御甲门的经理伺候着几位泰山级别的人物简直提心吊胆的
综漫 中二治愈计划。十级的异能者,那完全就是传说中的存在好么,哪怕是他们御甲门这么大的势力,一生都未必能见到一两位。可是现在,一来就来了四个,然后就像个门神一样天天都来报道,他生怕一个没伺候好就被抹了脖子。

    四位泰山将御甲门内更加清晰更加全面的视频仔细的看了又看,其中一位忍不住感叹:“后生可畏啊,看那小家伙从第一场开始,其实对机甲的运用很是生疏,许多动作并不连贯,因此他唯有以最快的速度将对手踹下台,再看他后面,一些动作中都有些前对手的影子,可以看出这是小家伙一边战斗一边模仿学习,而这个精神力凝结出来的长剑,这恐怕就是他能如此轻松制造出能量阵的原因了吧,底蕴强大而浑厚,怕是一般人根本无法企及的。”

    旁边一个面容儒雅的人接着叹了一声:“也不知是哪家的少年如此出色,姓兰,有哪个兰姓家族有如此能耐?”

    就在两人感叹两人沉默不语的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个精英模样穿着军官服的男人,那人进来直接看向候在一旁的经理,那经理连忙会意,很是体贴的转身出去还给关上了门,并且站在门外守着不许任何人打扰。

    屋内没了闲杂人等,那年轻军官朝着四位泰山道:“已经通过军方系统查到了,插手删除相关视频的是德蒙阿诺元帅的人。”

    除了网络上现在已经满天飞的对战视频,御甲门内自然还有从化了妆的阿诺带着小白进去,却又带了一个机甲离开的视频,所以那天离开了御甲门之后,阿诺直接用特殊手段和权限将视频删除了,事后哪怕就是御甲门的负责人都没那个权限找回视频。至于战斗中的影像,毕竟看到实战的人也不少,若是删除就显得太过刻意,反而引人注意。而且就算他删除了御甲门的,谁知道有没有人私自偷拍了视频,干脆不去在意就好,反正有能力查到是他动作的人,也用不着对其继续隐瞒身份。

    不过阿诺料到了小白使用的阵法会引起一些注意,却没想到被引起的人来的那么快。

    在全世界都在讨论能量阵的时候,小白正趴在一处人造的小池塘边,里面绿叶低垂,一簇一簇漂亮的水系花在水中摇曳,一条泛着幽蓝光泽的鱼正在池水里欢腾的游着。而趴在池边的小白一只爪子挂在池中,刚好触碰到水面,那水中的小鱼时不时摇摆着大尾巴游过来,像是亲吻,像是轻点,用嘴巴碰了碰那爪子,然后再次游开。

    白灼轻从水中收回爪子,那刚刚碰到水面的爪子却半点没湿,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又将尾巴放进水里,引得鱼儿过来之后,轻轻一甩将它打开,当尾巴再次放到水中之后,那鱼儿不记打,又朝着白尾游来。

    阿诺正坐在一旁闭目修炼,四周放置着好几块能量石,从能量石中缓缓飘出的能量正被阿诺吸入体内,白灼轻能看见他吸取的速度正在逐渐递增,感叹不愧是有用那么庞大丹田的人,这修炼速度,都快赶上他们妖修了。虽然还是比不上自己,但也不是差的不能看了。至少比他见过的人类修士都强了那么几分,除了那两个将他弄到这个异世的混蛋之外,虽然他见过的人类修士加起来大概也没十个多。

    就在白灼轻被太阳晒的昏昏欲睡的时候,感觉到尾巴被人拎起来了,连眼睛都没睁开便一尾巴甩了过去。

    阿诺早有所料的避开,别看那小家伙浑身柔软,感觉用大点力气就能直接掐死,但那只是错觉。那尾巴真要甩到身上,绝对的皮开肉绽,那一根根柔软的白毛,要是小白动真格的,都能直接化成钢针。

    白灼轻当然知道靠近他的是谁,不然他哪会那么容易让人近身。

    阿诺将他从地上抱起来,看了眼池里的鱼,问道:“这鱼有什么特别的,居然比十二级空间钮还珍贵
我的男友是丧尸。”

    小白轻哼了一声,无知的凡人,虽然心中嫌弃,还是开口解释道:“那鱼还有个名字,叫仙灵鱼,能够自然吞吐天地灵气,只要有这鱼在,这一带的灵气便会越发浓郁,所谓的灵气就是你们这里的能量。”

    白灼轻将尾巴一下一下的拍打在阿诺的手臂上,说道:“所以这鱼你要好好养,有事没事多丢几块能量石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你的庄园里那些所谓的草药,那些异兽,整个环境都会变得越来越好。而你生活在这里,长期身处在浓郁的灵气之中,修炼起来也会更加顺畅。”

    小白说完,就察觉到管家正在朝这里靠近,便没再开口。片刻后,管家果然过来了,习惯了元帅时刻抱着他的契约兽,见怪不怪的无视了,直接道:“能量协会的四位大师突然来访,正在会客厅。”

    阿诺瞬间便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只是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抱着小白一边朝会客厅过去一边问道:“来的是哪四位?”

    管家跟在阿诺身侧道:“古大师,东方大师,鲁大师,马大师四位。”

    阿诺一到会客厅,那四人齐刷刷的将目光凝聚在了他的身上。阿诺淡定的走上前,朝着四位一一问好。

    马瑟跟德蒙家关系一向不错,他是十级木系异能者,虽然不是治愈系,但异能最为柔和,所以当初阿诺异能暴动时,德蒙赫也曾找他来帮忙想办法,而阿诺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算是一个亲近的晚辈。见到阿诺神色无恙,气息浑厚,马瑟有几分意外,连忙道:“过来我帮你看看,最近异能是否有所异常?”

    阿诺很是顺从的伸手过去给马瑟检查,一边回答道:“还好,暴动已经慢慢被压制。”

    一旁性子稍微有些急的古啸有些诧异道:“被压制住了?是不是那个神秘少年帮的你?”

    能够造出那样的能量阵,那在能量运用的造诣上绝对不一般。整个帝国上千年来对异能暴动一直十分的被动,根本没有十分有效的解决办法,这就像个无解的癌症,但是有的人运气好,通过契约兽将其压制下去度过了难关,但是有些人则没那么走运,最终死于暴动中。当初德蒙阿诺的情况可以说是绝症中的绝症,根本没有半点治愈的希望。但是现在他的情况明显有所好转,除了那个使用出能量阵的神秘少年,他们想不到第二个可以解决他问题的人。

    阿诺也不隐瞒,直接点头道:“没错,正是他帮了我。”

    古啸闻言更是急不可待,直接将马瑟给挤开,抓住阿诺的手问道:“他在哪儿?!”

    话音未落,一道凌厉的掌风袭来。到底是十级异能者,那掌风虽然凌厉,但却没有杀意,若是挠在了别人身上绝对会见红,到了他们身上,大概就是抓了一下痒?不过这一下还是转移了古啸的注意力,低头朝着刚刚挠了他一爪子,阿诺怀里抱着的契约兽看去,疑惑的问道:“它这是护主?”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白灼轻直接跳起来想要去挠他的脸,结果被阿诺十分手快并且早有预料的一把懒腰抱住,然后压在了自己的怀里。手上暗中用力,脸上却是一片平静道:“大概是您刚刚冲过来吓到他了。”

    古啸这才略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惊奇的多看了那只契约兽两眼:“你这个契约兽可真不一般,它真的是三星契约兽?被吓到了不往你怀里缩居然敢对我亮爪子,这可真有意思。”

    阿诺揉着小白,却没有继续顺着古啸的话说,而是说道:“那人来历很神秘,不愿意透露太多,每次都是他找我
虚拟之洪荒界。”

    古啸闻言自然是无比失望,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今天肯定是见不到人了。却还是不死心道:“那如果他下次找你,你能否替我们转告,关于能量阵,我们十分希望能跟他交流一番,有很多问题需要请教他!”

    身为十级异能者,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被人仰望的存在,能从他们嘴里说出请教二字,足以见得他们对能量阵的渴望,以及对那个神秘少年的重视。

    阿诺既然没有否认那神秘少年的存在,对此当然也不会拒绝,只道:“如果下次他来了,我一定将转告带到。”

    古啸满意的拍着阿诺的肩膀道:“那就靠你了。”

    一旁一直没有做声的两位这时才出声道:“今天得知那少年与你有关,所以匆忙就赶过来了,这是凝骨剂,原本就是替你准备的,今天正巧就顺道给你了,现在你异能暴动虽然渐渐在平复,但修炼也不可操之过急,不过你的性子也不是不懂分寸胡来的,我放心。”

    阿诺看着桌上一排十二支碧绿色的药液,神色微暖道:“谢谢东方叔,您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鲁俞虽然跟德蒙家接触的并不是很多,这次更是第一次来到德蒙庄园,但论辈分他也算是阿诺的长辈,虽然来得匆忙,但礼数还是不能少,于是也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精纯矿石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机甲,这块石头用作机甲的原料还算不错,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长者赐不敢辞,阿诺也不是那种推让两下再收下的性子,很是干脆的收了鲁俞的见面礼,礼貌的道了谢后,开口留了四位大师一同用晚餐。四人知道今天不能达成所愿,自然也就不再过多的打扰,再三叮嘱那少年来了,一定要帮忙将人留住后,这才乘车离开。

    几人一走,白灼轻一口咬在了阿诺的手上,都是这只手,刚才死死的压着他,不然他一定将那个老头子挠个满脸花!

    阿诺无奈道:“他们都是我的长辈,而且没有恶意,你看,他们还送了礼物给你。”

    白灼轻嫌弃的瞟了一眼:“那群老头子能有什么好东西送。”

    三百岁正值壮年时期却被叫成老头子,阿诺也懒得纠正他,反正纠正了估计也不会听,解释道:“凝骨剂是专门为契约兽炼制的药剂,每月泡上一次,能够帮助身体骨头的强壮,幼年时期用是最好的,这样长大了以后会越发的强大,那黑色的石头是一种十分稀有的精矿,用来制作机甲,对于精神力的传导力会增强,会让使用者轻松很多,正好我准备给你定制一台机甲,这精矿能派上用场。”

    白灼轻听后越发的嫌弃了,就那所谓的药剂要是真能让他骨头再强壮一分,他就不姓白!还有那什么精矿,能有他洞府里用作炼器的各种灵材好吗?

    不过他也知道,这里的人类也没多少好东西,这些对他们来说应该都是很好的吧。他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既然送了礼,那就原谅他们的言语冒犯好了,不过阿诺这家伙绝对不能原谅!居然敢拦着他,简直找打,今天晚上别想睡好觉了!

    离开了庄园的几人上车后都各自的闭目养神,古啸突然开口唤出自己的契约兽,朝它问道:“刚刚是否察觉到什么异常?”一只黑鳞小蛇在他指尖饶了几圈,嘶嘶的吐着信子。古啸眉头微蹙,随即又松开,喃喃道:“难道是我多心了?”一只敢攻击他的白灵兽,呵呵,有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