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30章 最危险的在身边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30章 最危险的在身边

    那灵果一入喉,且不说那从未尝过的鲜甜美味,就那浑厚浓醇的能量都令阿诺惊诧不已,那就像是从无数个能量石中提取最精纯的一缕糅合而成,却偏偏柔软又温和。阿诺只觉得自己四肢百骸全都被能量轻抚过了一遍,若非定力十足,险些就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声了。那滋味,真是吃一百颗药灵果都比不上。

    当手中最后一口八神果被吞入腹中,阿诺只感觉那满溢的能量简直要爆发出来了一般,连忙闭目运转心法,将所有的能量慢慢炼化,收为己用。

    白灼轻见他入了定,在一旁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纵身一跃直接就从桌子上跳到了沙发上,然后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爪子一点,电脑一开,进入了游戏的沉迷模式。

    一个早上的时间一晃而过,阿诺从入定中醒来时已经大中午了,感觉到自己即将突破心法的第二层,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一丝喜意,之前小白就说了,如果突破了三层,那就能自己将那股能量暴动控制住了。只要他能控制住体内的暴动,那么很多事情就不至于太过被动。

    阿诺走到沙发前,也不打扰正在玩游戏的小白,坐到一旁拿起那两枚储物戒端详。两枚戒指造型古朴,模样相似,戒身上都印有类似的图腾,应该是出自同一个大师之手。里面的空间大概有数千平米,十二级的空间钮也不过如此。这样空间储物器随便都能卖出好几亿,尤其现在域外赛即将开始,只要有点能力的,都会为家里参赛的人尽心的准备物品,恐怕价格会炒到更高,而小白却这样随意的丢给了他
皇上,国库需要资源

    空间技术虽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也并非人人都能用得起的,就连最低级的一级空间钮,价值都要好几万,而那只能放置一般的随身物品,小到连一架机甲都装不下。而九级以上的空间只有大佬级的空间异能者才有能力制作,空间异能是个十分稀有的异能,能够有那份悟性将空间异能修炼到八|九级以上,那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十二级空间钮的数量简直屈指可数。若非他的父亲是大元帅,德蒙家的地位又过于显赫,即便是有星币,没有机遇恐怕都弄不到一枚。

    “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听到询问,阿诺侧头,看到小白依旧玩的头也不抬,便笑道:“非常好。”想到小白那馋嘴的性子,居然把那么好的东西留给自己,心中莫名有些酸胀和心疼:“以后这些东西你留着自己吃,我慢慢修炼就好,这些外物有没有并没那么重要。”

    小白终于从游戏里抬头,赏赐给了阿诺一个嫌弃的眼神:“给你的你就拿着,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再说了,那些我从小就吃,早就吃腻了。”再好吃的灵兽珍馐,天地灵果,吃了近百年了,舌头都要吃麻木了好么。

    阿诺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简直都要怀疑自己跟小白到底是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物了。不过很有可能还真不是,说不定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人类进不去也触碰不到的地方,就像曾经许多小说里写的,在同一个星球上,一个神奇的结界中,生活着普通人类从不知道也未曾发觉过的神秘世界。

    阿诺在小白身上轻柔的摸着,感叹道:“真希望有天能去你的家乡看看。”

    小白轻哼了一声,心道在这里你是人人敬仰的元帅,如果真的到了我的家乡,连做我的人奴都不够资格。

    阿诺收了小白给的储物器,当然也不是白拿,而是直接从自己私账上划了数亿星币的高精纯能量石,数量多到直接用货车运送过来。小白既然能拿出那么高级的储物器具,那么他自身拥有的自然不会比这个更逊色。果然当那一箱箱的能量石运送到了阿诺专用的私人仓库后,小白直接白爪子一挥,所有的能量石全都给收进了洞府。

    那些灵石在他的洞府内都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幸福的小白整个下午心情都是明媚的,有了这些灵石,他整年的修炼分量估计都够用了,晚上更是难得的让阿诺睡了个好觉。

    尽管阿诺得了两个堪比十二级空间钮的储物器,但是拍卖会他还是去了。除了压轴的物品,拍卖会上还会拍卖各种奇珍异果珍贵的异兽,阿诺想要带小白去看看,如果碰到他喜欢的,自然给他买下。

    白灼轻并没有怎么在人类的世界待过,像是拍卖会这种东西,他也只是从族中长老嘴里听说过,那些在拍卖会上捡漏的传奇他更是听得不少,虽然这里拍卖的不是修士需要的物品,但去见见所谓的拍卖也是好的。

    原本以为他会跟阿诺呆在一个单独的包厢里面,那样他就可以随意的开口说话了,不过他们刚坐下没多久,又有两个人进来了。一个叫方世修,一个叫贺新宇,同时还有一只胆小的狐狸,和一只蠢得要死的老虎。

    白灼轻神情木然的看着阿诺,大概接触多了点,有了初步的默契,阿诺知道小白肯定是不满了。他也没想到贺新宇和方世修也会来,但总不至于请他们出去或者自己另开包厢,只好不断的安抚小白,将一旁碟子中的雪木果剥了喂到他的嘴边。

    坚硬的壳子中是一颗浑圆雪白的果肉,口感咸中带甜,带着果味的清香,很是脆爽。这雪木果产自高原雪山之上,并不是他们星球的产物,所以在主盟星这个还是挺少见的
暮然回首之君还在

    白灼轻瞪了阿诺好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的将喂到嘴边的东西张嘴吞下,随后放软了身子,在阿诺腿上选了个舒服的姿势侧卧了下来。阿诺知道这是喜欢吃的意思,于是将整碟的雪木果全都拉到了自己的手边。刚准备去碟中拿果子吃的方世修眼睁睁的看着阿诺霸占了所有,立刻不满道:“喂喂喂,吃独食啊你!”

    阿诺手轻轻一捏,那坚硬的外壳顿时四分五裂,取出其中的果肉继续投喂腿上闹着小情绪的小家伙,头也不抬道:“想吃再叫一碟进来。”

    见他不是自己吃,而是伺候着自己的契约兽吃,方世修直接傻了眼,好半晌才吐出两个字:“兽奴!”

    一旁的贺新宇也是诧异不已,虽然那天中午吃饭他就已经见识过阿诺对契约兽照顾的无微不至的一面,但每次见到还是令他有些恍惚,而看向他腿上那只白灵兽,眼神更是充满了探究。他从小到大的好友,他的性情自己自然算是了解,究竟一只什么样的契约兽会让好友这般喜爱,难道真如别人猜测的,其实他的好友原本就是个隐形的兽控?还是说这只契约兽,有什么他们没有发现的特别?

    想了想还是无解,便说起其他的话题:“前两天听说你直接从矿脉购买走了大量的能量石,就算是为域外赛做准备也用不着那么多吧,还是有别的什么用途?今天拍卖的空间钮,你的资金够吗?”

    十二级空间钮可遇不可求,如果不是好友比他们更需要多带点保命的东西,哪怕是好友,他们也是会争一争的。不过显然阿诺更需要,他们自然也就退让了。所以今天来,纯粹只是看热闹的。

    阿诺摇头道:“那空间钮我不需要了,你们如果想要,就去竞拍吧。”

    贺新宇蹙眉,方世修更是直接道:“是不是星币不够?你放心,我这儿有不少,临到出门前,我嫂子还直接给我划了一大笔,拍下绝对够了!”

    阿诺道:“不是,我是真的不需要。”

    阿诺说话向来不容更改,而他也不是做事没有计划性的人,说不需要就是真的不需要了。方世修知道他不是在客气,于是笑眯眯朝着贺新宇道:“阿诺不用,那我就下手啦,贺老弟不会跟我争吧?”

    贺新宇自然想争,如果方世修不说这话,本着公平竞争也是可以喊一喊价的,但是他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道:“我的储物器尚且够用,你尽管去拍吧。”

    方世修哈哈笑出声,拍着贺新宇的肩膀道:“好兄弟,如果我拍到了,请你们吃饭!”

    一阵优雅的音乐声响起,众人知道这是拍卖开始了。除了公众拍卖场,每个高级包厢中间的桌子上显现出了投影,投射的正是可以竞拍的物品。白灼轻顿时安诺的腿上坐了起来,他还以为会是将包厢的一面窗户打开去看着楼下的拍卖台呢,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竞拍方式。

    前面几个物品都是热场子的东西,虽然也是难得一见,但对阿诺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自然没什么稀奇的。而那些所谓攻击防护的器具,白灼轻更是看不上,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他只怕轻轻一捏就能捏碎。

    就在白灼轻专注的看着那些拍卖品的时候,自己的尾巴被什么东西轻轻碰了一下,白灼轻低头一看,又是那只蠢虎,正蹲坐在地上眨巴着晶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刚想抬起尾巴将它抽飞,阿诺已经将他整个的抱了起来,一手还将那小老虎往贺新宇那边推:“去找你的主人。”

    贺新宇闻言一看,见自家的又蹭到别人家去了,顿时哭笑不得,摸了摸被赶回来的小老虎的脑袋,道:“看在我家这个这么喜欢你家那只的份上,你跟它说说好话,让它陪我家郎朗玩一玩
大漠邪皇——万岁万万娷。”

    阿诺直接拒绝道:“小白有洁癖,在外面从来不下地,而且他怕生,还是不要了,以后再熟一点再说。”

    另一边的方世修直接将趴在他腿上睡觉的小狐狸丢了过来:“让我家小瞳被你的郎朗玩,它虽然胆小但不怕生。”

    原本睡的好好的,莫名被腾空的雪狐惊叫了一声,还没落地,一脚踹到了那只仰着脑袋的老虎脸上,借力一蹬,再次跳上了桌子,然后奔回了方世修身上,接着就是毫不客气的一道利爪。

    雪狐:它的契约者一定是有毛病啊啊啊啊啊!

    可怜无辜被踹的小老虎有点懵,新朋友不跟它玩,旧朋友还踹它,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自己傻头傻脑的契约兽,贺新宇也忍不住有些心累,这一定是基因突变的产品吧?

    这时,台子上被人抬上了一口水缸,里面一尾散发着幽蓝光泽的小鱼。具体大概也就成年人巴掌那么大,通体幽蓝尾巴奇大,在水中游走时有种翩翩起舞的感觉,美不胜收,因此这鱼也叫蝶舞鱼。

    阿诺见小白目不转睛的盯着,于是摸着他的小耳朵解释道:“这是观赏鱼,据说这种鱼若是养在家里能改善环境,不能吃。”

    白灼轻自然知道这鱼不能吃,但异世的人居然拿仙灵鱼当观赏鱼,真是暴殄天物。只是没想到,在这个基本没有什么灵气的异世,居然有仙灵鱼,那是在修真界都难得一求的好东西。

    白灼轻二话不说拍着阿诺的大腿传音道:‘要买!必须要!这个比你那个什么十二级空间钮珍贵多了!’

    阿诺虽然不明所以,但小白这么说了,他当然也不会反对。不过这蝶舞鱼也是非常受欢迎的,而且同样的十分难得,竞争的人还不少。但到底只是观赏类的东西,当价格拍到了八十万的时候,竞拍的人就慢慢变少了,最后阿诺以一千两百万的价格拍下了这条鱼。

    等到物品落定竞拍成功,方世修才忍不住道:“世界变化之快,我已经越来越不了解你了,你这是给你的宠物买宠物吗?”

    宠物?白灼轻刚从拍到仙灵鱼的欢喜中回神就听到这句话,于是朝着那家伙身上挂着的小狐狸看了过去,漆黑的眸子一闪,暗示道:挠死他!

    雪狐整个一僵,再次感受到了那恐怖的大妖气息,然后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了,它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扑到了契约者身上,然后开始拼命的抓挠,感觉身体都不是它自己的了Σ(°△°|||)︴!!

    原本好好的,自家契约兽突然跳起来就给了自己一爪子,而且速度之快,爪子之尖锐,就算条件反射的避开,方世修的胸口还是被划伤了一道浅痕。看自家契约兽不依不饶,方世修哪里还敢继续坐着,连忙跳起来闪躲,还一个劲求饶道:“小瞳停下!小瞳小瞳!我的小祖宗你这是又怎么了?我又是哪里惹到你了?别抓别抓,哎哟!!!”

    大概是方世修经常被他的契约兽这样折腾,不管是阿诺还是贺新宇都没觉得诧异,十分淡定的喝茶。贺新宇看了片刻还感叹道:“世修的契约兽是不是又成长了,感觉速度和力度都快了一些。”

    阿诺嗯了一声,手上却轻柔的抚摸着小白的爪子,那软软的小肉垫随着他的捏放,里面的指甲也一伸一缩
绝世傻王妃。比起那边的鸡飞狗跳,果然还是自家的最乖了。

    最后以报废了一件衣服和十多道伤痕为代价,总算是压制住了突然炸毛的小雪狐。方世修简直像个受气包一样,被小雪狐这样欺负,还得小心的哄着,乖乖的给顺毛,生怕惹得他家小祖宗又炸了。虽然契约兽被安抚住了,但这到底为什么炸他实在没想明白,算了,反正他家的雪狐就是这样傲娇,时不时炸一炸他都习惯了,就是今天炸的狠了点。

    后面的拍品都没什么新奇的,贺新宇拍了一套护甲,那护甲上散发着凡人肉眼看不见的淡淡荧光,并不是一般的东西,不过在白灼轻看来,也只是比那些一捏就碎的凡品多了一道能量护持而已。

    方世修原本想要留着星币专攻最后的十二级空间钮,结果被另一个家伙截胡了,虽然贺新宇说借星币给他让他将空间钮先拍下来,不过方世修并不愿意欠他的人情,于是恶意将空间钮抬高了价格才放弃。反正这家拍卖行有金家的股份,就当是给朋友家创收益了。

    而阿诺倒是拍了不少的东西,不过除了一些肉质鲜嫩的异兽,就是各种市面上少见的能量果,零零总总加起来,竟然不比贺新宇的那套护甲便宜,这还不包括他最初拍的那条鱼。

    拍卖结束,见小白不愿意跟他们一起用餐,阿诺只好婉拒了好友的邀约,一行人走向停车场准备各自散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费家老二和老三,而费家老三手里正好拿着那个装了十二星空间钮的盒子。

    费家老三费俊彦看到方世修和贺新宇都朝自己手中的盒子看了一眼,挑眉道:“刚才有个家伙在跟我争这个空间钮,该不会是你们吧?”

    方世修嗤笑了一声:“我十八岁的礼物就是一个十二级的空间钮,怎么可能稀罕一个我本来就有的东西,你不会现在才有空间钮吧?”说着,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鄙夷道:“不过也是,到底是最好的空间钮,也是不多得的,就算有,肯定要先给有出息的子弟,那些混吃等死的,当然没那么好的命了。”

    费俊彦怒斥道:“你说谁混吃等死!”

    方世修贱贱的轻笑了一声:“谁的反应最大当然就说谁。”

    费家老二费俊轩一把将费俊彦拦住,对于挑衅的方世修他看都没过多的看一眼,而是一直盯着三人当中气势最不容忽视的德蒙阿诺,如尖刀般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过,当感受到那平和的气息之后,微不可见的眼神有了些变化,最终目光却是落到了德蒙阿诺怀中抱着的契约兽身上。

    静静的打量了片刻,气氛更是凝固到一触即发的状态,而费俊轩却只是道:“域外赛上见,到时候我们再一较高下。”说完直接带着费家的一行人擦身离开。

    阿诺对此自然是没什么回应,不用他说,域外赛上,德蒙家跟费家,最终必有一败。而谁也没有发现,就在刚才两帮人对持的时候,一根细小的白毛轻飘飘的从那盒子中穿了进去,落在了那十二级空间钮上。想到不久之后会发生的时,白灼轻忍不住坏笑出声。

    已经上了悬浮车,车中也没有第二个人,于是阿诺很是自然的开口问道:“笑什么?”

    白灼轻忍不住笑意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阿诺也不追问,一边设定好行程,一边吩咐管家准备晚饭,天大地大,喂饱自家契约兽最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