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28章 操碎了心的主子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28章 操碎了心的主子

    原本光洁如新的机甲,等到站到了冷军的面前时已经有了不小的磨损,部分地方甚至被砍得凹陷,可见即便是白灼轻,整个下午的打斗也挨了好几下子
白莲花掘地大反攻。不过那些所有打到他身上的家伙,最后都是缺胳膊断腿的被抬下去的。

    阿诺微眯着眼看着心满意足终于兑现下午挑战承诺的小白,眼中隐隐有些笑意和自豪。无论跟冷军的对战是输还是赢,今天这一趟机甲斗战场来的很值。不过回去后还是需要联系机甲大师,专门为小白制作一架适合他用的才行。小白比较适用轻巧类的机甲,像是这种缩小在最小状态也有两米的机甲显然笨重了些。最好还能变幻出兽态,这样他那熟练的踹人动作才能发挥到极致。

    冷军看着明显伤痕累累的机甲,知道这小家伙在短时间内赚取那么多积分肯定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于是好心道:“看你今天恐怕已经战过很多场了,我明天也会在这里,不如明天等你消耗的全都恢复了我们再战?”

    白灼轻直接亮出已经用的很顺手的长剑,干脆道:“不用,说好今天就今天。”

    那长剑有型无质,周身散发着氤氲之气,很明显是一股强大的能量凝结而出的,冷军瞳孔一缩,这才收起那所谓指点后辈的心态。不只是他,就连场下围观的人看到那挑战者的武器,都忍不住心惊,有人更是小心的朝身边的人问出声道:“那挑战者是谁啊,居然能精神力成型,看资料才二十岁,这么小莫非异能已经突破三级了?这也太天才了吧,当年的德蒙阿诺都没这么天才的。”

    有些下午围观了那场邀战的说道:“这小家伙是兰蒙带来的,没见名叫兰小白吗,估计是兰蒙家的亲戚,下午一来就说要挑战冷军,我还当是少年意气呢,看来的确有两把刷子啊。”

    又有个人凑上来道:“你们不知道,这小家伙可不止有两把刷子,整个下午在自由赛上就没有输过,挑战金从十万一直累积,已经累积到一百万了,可惜却没有一个人能从他手里赢走。”

    “这年头年轻人都已经这么厉害了?”

    “看他出手这么阔绰就知道是不差钱的啦,从小药剂里泡着,各种好东西吃着,加上天赋本来就不错,自然不是我们这种平民能比的。”

    听到一些人的酸话,旁边的人都没怎么接话,投胎也是个技术活,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台下的言论台上对战的两人自然是无|暇去关注,在冷军为白灼轻的天赋惊讶凝重的同时,白灼轻终于从冷军身上找到了一丝机甲的乐趣。异世的人类不像他们那个世界的修仙者,想要腾空飞行除了借助一些科技根本别无他法,而机甲就是为此诞生的科技。

    原本将近三米高的红色机甲,在白灼轻亮出武器的下一瞬间,直接转换了形态,变成了一只有着翅膀的豹型。这种兽态能够让人的速度,敏捷度提升一大截,对战中如果抢先速度,那无疑加大了胜算率。当看到白灼轻可以直接精神力拟态之后,冷军再也不敢掉以轻心,而且还十分期待那个少年会给他怎样一个惊喜。

    而白灼轻更是眼前一亮,之前所有对打的都没有变成兽态的,他这时才知道机甲居然还可以这样变换形态,不过可惜的是,阿诺的这台机甲貌似并不具备这个功能,当他想要通过精神意念变换形态时,机甲纹丝未动。不过就算这样,对面那家伙也不是他的对手。

    冷军的确是个强劲的对手,当然这只是对比之前所有对手而言,不管是防御还是攻击,的确十分的精妙,每次都选择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切入。如果是一开始的白灼轻说不定已经被他变换了兽型机甲的爪子挠了好几次了,不过跟人类打斗了那么多次,他早已习惯了人类的攻击方式,来来去去无非就是那些招式,所拼的只是个人力量的底蕴而已。

    这时场下突然有人轻咦了一声,朝身边的人道:“你们发现了没有,黑色机甲的那个小子,他的步伐似乎都有意落在某个点上?”

    听到这话的人连忙仔细看去,可是片刻后全都忍不住眼晕的移开了目光,部分异能低下的人甚至脸色都有些苍白,像是被吸走了血气一般
星际奴役那些囧事。众人心中顿时一凛,这是什么功法,如此厉害?那少年到底想要干什么,那步伐的用途又是什么?

    阿诺实际早就发现了不同寻常,他一路看着小白打过来,自认对小白的一些招式已经眼熟了,当小白踏着不一样的步子去攻击防守时他就发现了其中的异样,不过他并没有像周围的人那样,看入迷后会有些不适的症状,但是他也看不出这步伐的意图。

    灵活的避开了冷军羽翼暴风,那如钢刀一般的羽翼直接被白灼轻手中的长剑轻巧的划开,而就在下一刻,白灼轻站在原地看着猛地朝他飞扑而来的利爪无动于衷。所有人都忍不住提起心脏,这一爪要是抓实了,那机甲的脑袋绝对会被直接扭断!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冷军飞到半空的时候,地面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一道道由能量凝结出来的无形锁链刷刷刷的冲上了空中,将恰好飞在上空的冷军牢牢困锁住。红色的机甲重重的跌落在地,整个斗战台都狠狠一震。

    那台黑色的机甲背着双手,倨傲的走到了红色机甲前,一声清脆的少年声音响起:“认输了吗?”

    冷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不知道压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越是挣扎,压的他越重,最后整个机甲与地面牢牢贴合,完全无法动弹。

    “这这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冷军突然不能动了?”

    “是刚刚那少年的步伐!这到底是什么功法?我刚才只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这冷军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那到底是什么?”

    台下的阿诺目光灼灼,看着场中那意气风发的小东西,心口微微颤动,下意识将那白团子在脑海中幻化成了一个少年的形象,那一定是个傲气十足潇洒肆意的小家伙,性格肯定很傲娇,也很馋嘴。若是惹他不快了那应该不会再伸爪子挠,而是不客气的一脚踹过去,一定还会理所当然的让人为他做这做那。想想那令人头疼的性子,阿诺居然还觉得有几分可爱,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可惜那是他的契约兽,永远变不成他所想象出来的少年摸样。

    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落败,但冷军也不是那种无法接受自己失败的现实的人,实在无法反抗身上压制的力量,冷军很是干脆道:“我认输。”

    白灼轻手一挥,冷军身上压制的力量瞬间消散了,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古怪的四处看了看,又看向对面的黑色机甲,疑惑道:“不知道刚才将我压制住的到底是什么?”

    白灼轻心道:当然是阵法啦,你个没见识的异世土著。不过这话不能说,而且关于阵法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说,于是手一指,朝向台下的阿诺道:“问他。”反正有什么麻烦,他家土著负责善后就行啦!

    阿诺无奈的看向小白,不过他向来面无表情,即使无奈别人也看不出来,见众人好奇的目光都投向自己,只好开口道:“是一种能凝结能量的功法,家族传承,请恕我无可奉告。”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这么说总没错。

    打赢了对手,今天玩得十分愉快的白灼轻欢快的跑到阿诺的身边:“我赢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阿诺眼中泛着笑意,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很厉害,还玩吗?不玩了我们就回家了
圣战之歌。”

    白灼轻摇了摇头:“不玩了,没意思,都打不赢我。”

    四周的人全都忍不住哽了一口血,这仇恨拉的,谦虚二字请问会不会写?!

    目送着两人的离开,周围人都在小声谈论着,而落败的冷军已经没有任何人去关心了。要说挫败自然不可能没有,他原本还期待能够与兰蒙一战,现在看来,自己远远不够。果然是困在这一方天地里眼界小了,赢了几场机甲心就膨胀了,想要继续成长,只能离开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

    所有人都当小白是个人,他也不好再把他带到练习室,否则待会儿出来只有他和一只契约兽,被人看到总归不太好,于是直接带着他上了悬浮车。好在车身足够大,容下两米的机甲完全没问题。一上车,白灼轻就迫不及待的从机甲里面跳出来,抖了抖浑身凌乱的白毛,拉长着身子伸了个懒腰,朝着正在设定回家路线的阿诺道:“我饿了,我要吃鱼,吃大鱼,还要吃好几条!”

    阿诺启动了悬浮车后,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盒小鱼干喂到小白的嘴边,见他舌头一卷就吞了下来,连着喂了好几条,这才开口道:“最后那个制服住对方的是什么?”

    面对阿诺,除了自己的来历,白灼轻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于是道:“是阵法。”说完又吧唧了一条鱼进了嘴里,那满脸的白毛随着他咀嚼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吃完一条还要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两下,然后眼巴巴的盯着下一条,丝毫没有下午在机甲中的气势和威风。

    阵法是什么阿诺自然知道,甚至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兵书依旧是他们必不可少的课业之一,阵法进可攻退可守,对付没有智慧却极其强大的虫族,取胜的关键往往就是灵活运用各种阵局,行兵布阵,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用能量摆出的阵法,不过往深了一想,似乎也不是不可行。只要能够算计好其中的诀窍,相辅相成,自然就能将能量激活运用到极致。古往今来,这一论点很多人都在研究,有的质疑有的推崇,有的耗尽一生想要证实出能量阵的可行性,可惜至今都没能成功。

    一边快速席卷着小鱼干,一边看阿诺似乎若有所思的模样,白灼轻道:“你想学吗?”

    要说不心动自然是不可能的,阵法可以将对手控制的动弹不得,那如果扩大,是不是同样也可以将虫族控制住。

    还不等阿诺表态,白灼轻接着道:“可惜你现在没办法学,实力太弱了。”

    阿诺被小白嫌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没有那么直观的感受,但是今天,他发现自己的确太弱了,以往的优势只是在同样年龄层中的其他异能者对比出来的,但是显然,他所看到的世界依旧是太小了,或许在这个世界很多神秘的地方,有着他所不知道的强大生灵,小白正是其中的一种。

    看着沉迷美食的小白,阿诺微微勾唇一笑:“为了能配得上你,我一定会努力强大起来的。”

    白灼轻听着这么肉麻的话,整个脸都忍不住烧起来了,人类什么的,就是矫情。不过小弟有上进心,他这个老大自然该感到高兴。下意识在洞府里翻了翻,找出了一些炼气期入门的阵法,然后一爪子按在了阿诺的脑门上,哼哼了两声道:“虽然高深的你还没办法办到,那就先学入门吧。”

    小弟的实力差,还是个文盲,唯一好的就是还算听话,他觉得自己这个做主子的简直要操碎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