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26章 脚踢北海幼儿园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26章 脚踢北海幼儿园

    机甲如同契约兽一样,是如今人们战斗时不可缺少的伙伴之一,只是跟机甲不同的是,运气好的话,在野外能捕捉到一只成年的契约兽,只要你能将其压制便能契约。而机甲除了花星币去买,想要意外获得,那就只能像在这种连锁机甲斗战场打出一定的名次来换取。

    不过这些对于像阿诺这样的世家子当然无须如此费劲,就如同他们的契约兽,哪怕他们的异能根本配不上契约兽的星级,但他们有那个条件在契约兽刚诞生的幼崽状态时契约。所以契约兽和机甲在很大程度上也相当于世家子的脸面。

    阿诺早期并非排斥结契契约兽,只是他很反感这种世家子的作风,一只契约兽幼崽,未来能够成长到怎样的地步谁也不知道,就如同人一样,出身高贵也并不代表会能力非凡。原本他是打算等到未来自己的异能与高星级的契约兽匹配时,自己去臣服一只来契约。谁料世事多变,种种意外造成如今的局面,不过好在因祸得福。契约兽并非他亲自选择的,但是作为战斗中的另一伙伴,不管是练习用的机甲,还是真正在域外赛场上的机甲,那绝对都是他自己精心挑选养护的。

    若非是小白,阿诺绝不可能让除他以外的任何人踏上他的机甲。

    一架浑身泛着幽冷金属光泽的黑色机甲静静的半蹲在面前,面对着站起来约有五米高的机甲而言,两个巴掌大小的小白完全小的不能看。阿诺轻柔着他的小脑袋道:“机甲分为两种,一种是最古老的手动操作,一种是凭借精神力操作,待会儿我会告诉你如何动作,现在先去熟悉一下机甲的内部。”

    看着比屏幕里看到的还要大的家伙,白灼轻狐疑道:“这么笨重的东西真的可以带出去打架吗?感觉就是将自己保护在一个封闭的铁坨子里。”也不知道那铁坨子是否经得起他轻轻的一捏。

    阿诺道:“自己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土豪娶我可好。”说着一个示意,那巨大的机甲眼睛处红光闪了两下,然后灵活的伸出一只手臂。阿诺抱着小白踩着机甲的手臂直接进入了机甲内部。

    机甲内部十分的复杂,起码对白灼轻而言,那复杂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一张高级符箓的图纹结构。机甲里面有两个座椅,当阿诺将他放到其中一个椅子上时,那椅子瞬间变换了大小,变得刚好适合他身体的标准,然后直接推送到了阿诺的身边。一旁的阿诺还在给他一个个详细解说着那复杂的按钮满屏的显示代表着什么,白灼轻已经不耐烦听了,直接道:“我要精神力控制的,那个怎么玩?”

    阿诺朝他那小小的身子看了一眼,大概也觉得让他充分理解机甲内每一个详细的结构是个很不容易的事情,于是也不强求。想着自己在旁边看护着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就直接将他的爪子按在了一处屏幕上:“我已经抹去了机甲上残留的精神力,只要你的精神力跟机甲链接,机甲所能看到的一切就会真实的体现在你眼前。接着你只要用精神力操控机甲的动作就行了,刚开始可能会不适应,慢慢熟悉就好。”

    就在阿诺解说的时候,原本眼前只是一片复杂的操作台,瞬间变换了视线。虽然周围物品大小的变换让白灼轻有片刻的不适应,但他还是很快的调整了状态。要知道他如果放开兽型,也不比这个机甲要小。

    从外面看上去,一架十分华丽威风的机甲,却在一步步磕磕绊绊的从半跪努力的站起来。就像个蹒跚学步的小孩,每一个动作都颤颤巍巍。不过就算是这样,小白的聪明也让阿诺心惊。且不说控制机甲需要极其庞大浑厚的精神力,就说这用精神力直接控制机甲的动作,都不是那么好掌握的。可是这才片刻的时间,小白就已经尝试着自己操作着机甲站起来了。看来他家这只契约兽还真是不得了。难怪十二星契约兽是传说,要是契约兽都聪明到这个份上,那人类还有什么活路。

    当白灼轻可以控制着机甲跑动弹跳的时候,这间练习室已经容不下他了。念念不忘那积分兑换机甲的事情,强行要求阿诺给他去找了个对手挑战。可惜哪怕阿诺隐藏了身份,他在这家斗战场也是非常出名的,积分也相当的高。他能挑战的都是差不多相同级别的对象,自然不是小白这样才刚刚接触机甲可以对抗的。

    阿诺原本想着自己用另一台机甲接受小白的挑战,然后输给他积分,让他去换那台他想要机甲。但显然白灼轻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我要的是别人的,你的本来就是我的,这有什么意思!”

    阿诺直接无视了那句你的就是我的霸道的宣言,见小白这么坚持,只得给他重新开了一个身份,然后带着他从最低级的开始挑战起。

    机甲当有了精神力的操控是可以随意变换形态的,当然前提是你的机甲具备这个功能,并且支持你所想要的形态。阿诺的这台练习机甲飓风可以缩小,从身高五米的状态缩小到两米,略微比阿诺高出那么一些,然后跟着阿诺重新走回服务台登记。

    重新输入了身份,成立了一个新的账户,阿诺给小白交了一大笔的星币。每挑战一次,都需要交纳挑战金的,如果你赢了,挑战金会从新划回你的账户。办好了手续之后,阿诺朝身边‘变大’了的小白道:“如果你账户里的星币花光了我们就回家了。”

    小白很是不屑的轻哼了一声,输光,怎么可能!

    那个替他们办理手续的服务员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伪装来的阿诺,见状笑道:“第一次见兰蒙先生带朋友来,希望二位玩的愉快。”

    白灼轻跟着阿诺往斗战场走的时候,传音问道:‘我在机甲里面他们是不是就看不出来我的身份了,我是不是可以直接说话了?’

    阿诺道:“没错,但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发现了
星际第一伪娘[ABO]。”

    白灼轻心道就算被人发现了,大不了他换个地方化成人形就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得重新找个人类调|教很麻烦就是了。或者干脆收两个聪明伶俐的小弟赏两颗化形丹?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考虑。

    完全不知道他家小白已经在规划万一被人发现,离开他之后的生活的阿诺,一路叮嘱着对战时可能突发的意外状况。不过他替小白报的是看护战,一般这种对战都是有长辈带领来熟悉实战经验的,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斗战场就像是一个独立开辟出来的空间,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斗战台错落的交织着。白灼轻一进来就看到最大的那个斗战台上,一架红色的机甲将对面那台银白的机甲踹飞的画面,那重重撞击在能量罩上轰隆的一声响,直教人听的肉疼。而白灼轻兴奋的手一指,朝阿诺道:“我要跟他打!”那家伙看起来貌似是这里最厉害的。

    白灼轻话音一落,不少人纷纷朝他看了过来,有些对‘兰蒙’还算面熟的有些意外,向来独来独往的兰蒙居然这次带了同伴过来。而台上刚赢了一场的红色机甲同样也听到了白灼轻的话,看了眼他旁边的兰蒙,抬手朝着那个居然用着兰蒙专用机甲的人示意了一下,接受了他的挑战。

    而阿诺面色不变的朝小白指了另一个方向:“你的等级还没办法越级战,想要挑战他,先打够一万积分再说。”而阿诺指的方向正是一群有家长看护的小朋友斗战的地方。

    众人这才意识到,也许兰蒙带来的只是家里的一个小辈,大概看到冷军很厉害,于是想要挑战强者。家里很多的少年大概都是这样,于是有些人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白灼轻丝毫不觉得自己会打不够一万积分,于是大声朝那个红色机甲道:“那你等我,我很快就能来跟你打的!”

    在机甲内的冷军也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道:“好啊,那你可要尽快了。”说完,又朝一旁的‘兰蒙’道:“不知道兰先生什么时候有空来跟我切磋一场?”

    不等阿诺说话,白灼轻就直接道:“等你赢了我再说!”

    冷军闻言又是一笑,见一旁的‘兰蒙’并没有出声反对,于是就当他默认了。听从那台机甲中传出来的声音就知道是个年龄并不大的少年,甚至还有几分稚嫩,冷军自然不会认为他有多厉害。等他能越级挑战的时候,就当是指点后辈了。跟兰蒙的战斗,才是他期待的。

    在御甲门混了将近五年了,自从三年前这个兰蒙来了之后,就看他的战绩一路飙升,从未一败。如今他的斗技分已经超过了自己五年的积攒,这让他一直想要跟这个兰蒙切磋比试一下。可惜两人总是无缘错过,如今碰上了,当然是要约战一番的。

    于是当小白在十分钟内一脚踹翻了五个对手之后,周围的目光越发不善了。其中一个被踹翻了孩子的家中终于忍不住走了过来朝着阿诺说道:“先生,这里都是初学者,你家孩子是不是走错场了?”那出脚的干脆利落快很准,可千万别给他们孩子留下心理阴影!

    以德蒙阿诺那强大的心理素质,也忍不住表情有点裂。刚接触机甲不到两个小时,这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了。

    再次一脚踹翻了一个白色的小机甲,白灼轻环视一圈,被他目光扫到的都下意识的退后,表现的十分拒绝。白灼轻谴责的看向阿诺,这么弱让他怎么好好的玩耍?

    阿诺:呵呵,怪我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