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23章 元帅无限心塞中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第23章 元帅无限心塞中

    现场的气氛诡异的寂静无声,眼前发生的状况实在是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契约兽能够时刻被人带在身边,出入任何的场合,足以证明它们十分的温顺,并且有一定的自律性。像是这样契约者在战斗时契约兽私斗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就算有契约者在战斗时暗示契约兽,但也绝不会是眼前的情况,要是将那噬金豹和白灵兽此时的状态对换一下,他们一定豪不怀疑绝对是赛迪斯暗中搞鬼!

    可是问题是,一只八星契约兽被一只宠物兽抓伤不说,还被逼至角落不敢还手?要不是那能量罩挡住了去路,看那小黑豹子的反应,估计会毫不犹豫扑到他的契约者怀里求保护?你这特么是逗谁呢?!不说现场的观看者,网络观看直播的群众也是懵逼的,谁来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神马事?

    阿诺是最先回神的,轻咳了一声走上前将能量罩打开,那黑豹一下子蹿了出去连抓带爬的扑到了赛迪斯的身上,还委屈的不时的呜呜两声,像是在跟主人告状自己被欺负了一样。阿诺将一脸无辜的小白抱了起来,看了眼那沾染了几根黑毛血红的一只爪子,从空间钮里取出一块布巾给他轻轻擦拭着,转过身朝着赛迪斯道:“很抱歉,你的契约兽治疗费用我会全额承担,后续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尽可以来找我。今天这一战意外被打断,今后随时欢迎你来跟我切磋。”

    赛迪斯看自家契约兽伤的并不深,只是表面的伤痕,喷两天药就能痊愈,一手在它身上安抚着,盯着对方怀里那只看似乖巧温顺的白团子看了几秒,这才开口道:“我输了,很感谢你今日的应战,让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五岁小萌妃。”

    一旁同样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意外的老师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学校派他们过来是护持这场比斗的,结果两个对战的人没什么事,契约兽却发生了这样的状况,怎么说他们都有些责任。但是眼前的情况实在太诡异,让他们相信一只白灵兽抓伤噬金豹,那简直就像是一只猫抓伤了老虎一样稀奇。

    波尔宁学院的金恩老师略带抱歉的朝着赛迪斯道:“这是我们的疏忽,如果需要,我们事后可以调转监控看看事发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只契约兽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打起来,但这其中的原因,金恩并不希望赛迪斯继续追究。阿诺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要不是当初星联军校抢人,他自己也有意愿,阿诺说不定就是自己的直系弟子了。阿诺的品性他很了解,绝对不会暗中示意契约兽做出偷袭的事情,而且就算他让自己的契约兽攻击,白灵兽能打得过噬金豹?明显不可能,那么这件事的问题恐怕就出在那只白灵兽身上了。

    金恩话里的意思赛迪斯自然听的清楚,如果是别人被老师明显包庇的维护,赛迪斯哪怕撕破脸也不会同意。但他也相信德蒙阿诺的人品,本来也没有打算深究。

    “不用了,只是一场小意外而已。”说完看向德蒙阿诺,余光不经意的扫了眼小白:“下一次,我们带上契约兽再斗一场如何?”

    阿诺摸着怀里的小兽心道:要是带上小白,那画面恐怕美到无法想象。嘴上应道:“好。”

    就在赛迪斯抱着小黑豹转身的时候,小白开口准备吼叫一声,却被安诺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阿诺低头看着瞪着自己的小白,平静中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咬牙切齿道:“打完了,可以带你去玩了。”

    听到可以去玩,白灼轻立刻欢腾起来了,他赏赐给那小黑豹却没有被带走的果子也不计较了。

    一场众人期待,结局却神转折的挑战就这么落幕了,虽然输赢在比斗的过程中已经成了定局,但没有看到另一方惨败到底总觉得意犹未尽,不过经此一战,德蒙阿诺重伤垂危异能暴动不受控制的传闻也不攻而破。能够将自己异能精准的压制在了四级,还将另外一个实力并不算差的对手吊打,说元帅异能暴动,糊弄谁呢。

    网络上除了对这一场对战中招式的探讨,话题最多的还是两只契约兽。

    【求真相,噬金豹到底是怎么受伤的,真的是白灵兽抓的吗?表示不敢置信。】

    【从那一晃而过的镜头中我居然看到了小黑豹眼中的畏惧,严重怀疑自己眼花了。】

    【难道契约兽也是看人而定的么,别人家的白灵兽只会卖萌,元帅家的白灵兽除了萌,还辣么凶!】

    【靠近小能量罩最近的就是那四位老师,除了两只契约兽,能动手脚的就是那四个老师了,金恩老师跟兰石副院长是世交,不可能做这种事陷害阿诺,波尔宁的卓瑛老师是德高望重的药剂师,向来最温柔,也不可能是她,星联的老师就是广舒阳和费杰曼了,楼下的,告诉我你看出了什么!】

    【细思恐极,赛迪斯如果成长起来,未来说不定也是一个人物,如果现在就跟德蒙家因为契约□□恶,那么德蒙家未来就多了个敌人,如果那契约兽真有什么问题,赛迪斯的未来也止步于此,那岂不是将德蒙阿诺恨到骨子里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费家好心机啊!】

    【大家是否还记得第二个视频中跟尤佳尔厮混的貌似就是费家的一个公子哥儿,先不说尤佳尔这个白莲婊,只说抢女人抢到元帅手里了,看来费家的野心不小啊
风云之幽若天下。】

    虽然这些留言完全就是凭空猜测,但是比起宠物兽抓伤战斗兽,他们宁可相信这是费家的阴谋!躺着中枪的费家真是欲哭无泪,虽然他们恨不得时刻将德蒙家算计一把,但这次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好吗!

    阿诺直接抱着小白回到了悬浮车上,关上车门,将小白放到对面的椅子上冷着脸问道:“好好的为什么动手?”

    白灼轻才不怕他的冷脸,直接将爪子朝着阿诺伸着。

    阿诺不明所以,以为是受了伤,仔细捏在手心查看了一下,锋利的指甲,粉色的肉垫,没有丝毫的伤痕。

    白灼轻见他这么笨,忍无可忍道:“我要洗洗!”

    阿诺顿时一口气梗在胸口,简直哭笑不得。只好拿了一瓶水帮他将两只爪子全都仔细的洗了一遍:“以后在外面不要随便的动手,那只黑豹怎么惹到你了,抢了你的食物?”

    白灼轻轻哼了一声:“我好心给它吃,它居然敢不吃!”

    清洗的动作瞬间一僵,阿诺只觉得一阵头疼,该怎么教一只会说人话的兽竖立正确的三观,这真是个没有先例可以借鉴的问题。

    想了想,阿诺放缓了声音道:“可能是那只豹子不喜欢吃呢,你喜欢吃的东西不表示别的契约兽也喜欢,如果别人将他喜欢的东西但你不喜欢的强加给你,你会怎么样?”

    白灼轻理所当然道:“打死他!”

    阿诺憋了三秒钟,又道:“那万一遇到你打不过的呢?”

    白灼轻立即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阿诺:“怎么可能有这种万一!”

    两只爪子全都洗干净还被热风吹干了,白灼轻立即蹦跶到了后面宽敞的椅子上,熟练的打开了电脑,点进了他最喜欢的一款游戏,然后专注的开始刷新纪录了。

    前座的阿诺没有急着开车,而是拿出了自己的智脑,匿名在一个百兽论坛上发了个帖子:

    #家有一只三观不正又十分中二的契约兽,请问该怎么教?#

    【楼主的契约兽是哪种类型的,类型不同性格偏向也不同,有不一样的教育方式,不能一概而论。】

    【楼主家的契约兽喜欢吃什么,用食物引导是最好的办法之一,它做对了奖励它最喜欢吃的东西,做错了就不给它吃,时间久了慢慢它自己就会意识到怎么做才有好吃的,自然不会去做那些让它没了好吃的事情了。】

    【很好奇楼主家的契约兽如何中二又三观不正?】

    【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习惯就好,只要不闯大祸,随它去吧,因为你永远没办法跟一只兽讲道理,除非你能狠下心惩罚它,兽奴的我表示它少吃一根肉条我都要心疼半天,闯了祸那无辜的眼睛看着你,就什么火都发不出了。】

    【兽奴+1,没办法狠心教育它啊,忍忍吧,习惯就好。】

    阿诺看着下面一排的习惯就好,只觉得心更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